方韩之争 简史

2012年1月15日,IT人士麦田发表博文《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质疑韩寒作品代笔。这是方韩大战的起点。

在博文中麦田认为韩寒是由其父韩仁均代笔、出版商路金波包装、媒体无良吹捧而成的“人造神话”,并列举韩寒赛车与发博文的多次时间重叠质疑韩寒博文代笔。韩寒发表博文《小破文章一篇》回应,表示绝无一字代笔,并悬赏2000万人民币寻找代笔人。随后范冰冰发微博支持韩寒,加磅2000万。四千万天价悬赏吸引了大量网友关注。

1月18日,麦田发表第二篇博文继续炮轰韩寒,方舟子也发微博调侃。韩寒发表博文《正常文章一篇》回应,斥责麦田、方舟子诽谤并恶语辱骂麦田和方舟子。麦田在重重压力下贴出道歉信,退出质疑。而方舟子改变了起初不愿意介入争论的态度,开始关注此事。

同日,韩寒发表《超常文章一篇》,高调接受麦田的道歉,调侃方舟子被人切歌。方舟子发出方韩之争的第一篇博文《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回应韩寒的指责。之后韩寒挑战方舟子,发表博文《人造方舟子》,列举方舟子“断章取义、造谣、传谣、误导”等罪状,要求方舟子“逐条回答”。方舟子发表博文《造谣者韩寒》等两篇回应,澄清问题。

1月20日,韩寒发表博文《孤方请自赏》,宣布退出争论。

1月21日,方舟子发表第一篇质疑博文《“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方韩大战正式爆发。

至1月底,方舟子每天至少写一篇博文,连发十四篇质疑。彭晓芸、张放等其他质疑者的大量质疑文章也随之汹涌而来。韩寒不得不发表多篇博文回应。

2月3日,韩寒到上海普陀区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方舟子、刘明泽名誉侵权。之后韩寒从普陀区法院撤诉,改到金山区法院起诉。后来又以要改写诉状为由从金山区法院拿回诉状,至今未再递交。

在论战中,支持方舟子的质疑派人士发表了大量文章,从文学评论、逻辑论证、视频分析等角度提出质疑。质疑派与挺韩派鲜明对立和激辩,论战席卷整个网络,规模空前,涉及言论自由、逻辑思维以及求真精神等诸多论题。

 

我们如把延续至今的质疑作一回溯,可看到质疑韩寒事件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大约是1月15日至1月底,为质疑爆发初期,质疑者缺乏直接的证据,主要是文本分析和逻辑论证。但是在方舟子的精准打击下,韩寒之伪一经揭开,质疑的洪流便如万马奔腾再不可遏止。

第二阶段大约是2月初至4月初,这段时间质疑派找到了大量韩寒代笔的证据,写出连篇累牍、汗牛充栋的质疑文章。4月1日韩寒出版的《三重门》手稿为质疑派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据。这是一份明显的抄写稿,并且其中大量可笑的抄写错误表明韩寒并不理解所抄的内容,不懂得原文含义而机械地抄写。这份抄稿与之前的大量证据一同构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质疑派判断韩寒造假的主要证据可以总结为:第一、从文本分析,韩寒的早期作品《书店》、《求医》和《三重门》等反映出来的知识面、生活阅历和思想都明显不是少年人具有的。第二、从视频分析,韩寒在所有的电视访谈中都表现出对自己的作品、对写作非常陌生和隔膜,缺乏基本的文学、历史常识。第三、从事理分析,16岁语文不及格的中学生一气呵成地写出一部2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明显不符合文学创作的常理。第四、关于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创作《三重门》的过程存在诸多疑点和矛盾。第五、韩寒对麦田、方舟子等人质疑的回应气急败坏,始终回避正面的回答,宁可晒手稿、上法院,甚至是用抹黑、攻击质疑者的手段来解决。第六、韩寒自证清白的《三重门》手稿是誊抄稿。

最终质疑派还原了真实的韩寒,其主要论点有:第一、韩寒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得一等奖存在严重舞弊,其获奖作文《杯中窥人》是抄写的,或者事先就准备好的。第二、韩寒的成名作《三重门》是其父韩仁均所作,韩仁均在1999年唆使韩寒全文誊抄一遍,并在课堂上表演创作。第三、韩寒的早期作品为韩仁均代笔,后期的其他作品和博客可能由其他多人代笔,在出版商路金波的包装下进行商业炒作,铸就“公民韩寒”。第四、南方周末等媒体不负责任的吹捧、运作把韩寒塑造成意见领袖。第五、韩寒本人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其写作能力至今仍停留在中学差生水平,且说谎成性,人品低劣。

质疑者的工作已经揭示了真相,然而公权力无动于衷,媒体颠倒黑白,使得这场争论在社会舆论上并没有得到答案。

第三阶段大约是4月初至今,以续约凡客诚品为标志,韩寒在官方的庇护和各利益集团的支持下危而不倒。此时质疑派经过两个多月的质疑工作,已经很难再像之前那样找出大量代笔证据,且分析文章早已堆积如山。而韩寒并不会因为质疑派多找到一条证据而良心发现,承认代笔。在公权力失职,主流媒体沉默的境况下,韩寒有恃无恐地把骗局继续下去,质疑进入了非常艰难的时期。

特别是5月3日,韩寒随李开复带队的创投人才团体赴台湾,受到马英九的接见。此事被媒体高调报道,“马英九看到韩寒直说‘久仰’,两人握手寒喧长达5秒之久”。此后不久,韩寒又亮相湖南卫视的成人礼,向青少年发表演讲。这些新闻使人感到愤怒,我们不能接受一个骗子继续拙劣地表演,受到重要人士的接见和媒体热捧,并且恶劣地影响孩子。

在这样的困境中,方舟子运用他的智慧巧妙地质疑韩寒身高,在“拔高门”中提高了人们的求真精神,揭示了韩寒习惯性说谎,连身高都作假。此后的“刘明泽事件”更是揭露出韩寒为了能赢得诉讼,不择手段找有关系的法院,弄虚作假做伪证,再次证明了韩寒的虚伪和无耻。但我们仍然感到沉重,韩氏代笔骗局时至今日还没有破灭,造假者依然逍遥法外,而质疑者正悲壮地前行。

 

【方韩大战时间表】

2012年

1月15日,麦田发表博文《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质疑韩寒作品代笔。他提出三点质疑:1)怀疑韩寒在1999 年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一举成名始于其父亲韩仁均利用大学同学熟人关系作弊。2)通过分析韩寒05 年之后博客内容的演变,认为韩寒博客得到广泛关注是路金波和媒体共同炒作的结果。3)在对韩寒赛车的时间表和韩寒多篇博文的发布时间对比之后,认为韩寒的博客是团队代笔。

1月16日,韩寒发表《小破文章一篇》回应,表示绝无代笔,并悬赏2000万人民币寻找代笔人。同日,韩寒出版商路金波发表《哭笑不得回“麦田”》,韩寒父亲韩仁均在新浪微博上回应麦田质疑。23点10分,范冰冰在微博上表示加2000万助韩寒悬赏[1]。

1月17日,《萌芽》副主编李其纲发表文章《对一种诽谤的严重声明》,亲笔为韩寒作证,声称从不认识韩仁均,提出要用法律工具来起诉麦田诽谤。同日,凯迪网友qybox用实验表明韩寒参加新概念大赛复赛时,考官扔进杯子里的纸团不可能在一个多小时内沉到杯底(与韩寒获奖作文《杯中窥人》里的描写矛盾)[1]。

1月18日,麦田发表第二篇博文《三重疑》继续质疑韩寒,进一步质疑韩寒的成名作小说《三重门》是其父亲韩仁均代笔。方舟子发微博在旁调侃。韩寒发表《正常文章一篇》,回应麦田、方舟子,称对方为恶意诽谤。随后麦田发表道歉信,退出质疑。路金波发表《发给韩寒的秘密电报:不要和麦田说话,不要和方舟子打架》。

同日,凯迪网友提出韩寒博文中的拉丁文corpusdelieti是一个拼错并且解释错误的单词[1];几天后由另一个网友发现这个解释错误的单词出自中文翻译版《马克思全集》第50卷[2],也有考证说出自1985 年版《欧洲名诗人抒情诗选析》。网友“南云楼”指出韩寒批评郑钧的文章有朋友帮忙修改,所以韩寒与范冰冰应该履行承诺,兑现悬赏。

1月19日,韩寒发表《超常文章一篇》接受麦田的道歉,并调侃方舟子被人切歌。随后,方舟子发出方韩之争的第一篇博文《答韩寒<正常文章一篇>》,回应韩寒的指责。韩寒挑战方舟子,发表博文《人造方舟子》,列举方舟子“断章取义、造谣、传谣、误导”等罪状,要求方舟子“逐条回答”。方舟子发表博文《造谣者韩寒》等两篇回应,澄清问题。

同日,韩寒好友马日拉发微博,回应代笔质疑。网友“诗人小郑”在天涯网发文质疑韩寒的《杯中窥人》是其父代笔[1]。

1月20日,韩寒发表博文《孤方请自赏》,表示不再理会方舟子。

1月21日,方舟子发表第一篇质疑博文《“天才”韩寒的文史水平》,方韩大战正式爆发。同日,路金波发表《“麦-韩-方”之战综述》,嘲讽麦田和方舟子的质疑。

网友“莫怒1979 ”在天涯杂谈发表方韩大战技术分析帖“深度解析‘韩寒挑战方舟子一战’究竟谁赢了?”(又名“破朔迷离楼”)[1],后成为论坛倒韩第一高楼。网络倒韩的主要阵地还有凯迪中间地带、打假网、韩寒研究网和倒寒先锋网等[1234]。

1月22日,方舟子发表博文《韩寒的悬赏闹剧》。

1月23日,正月初一,双方休战一天。

1月24日,方舟子发表博文《“天才”韩寒的写作能力》。同日,彭晓芸发微博正式介入质疑。

1月25日,韩寒发表博文《<光明和磊落——我的手稿集>》回应,贴出一张坐在满地手稿中的照片[1]证明自己,并决定于4月1日出版《三重门》手稿。

同日,彭晓芸发表博文《韩寒大作<书店>两篇的“文学评论”》,断定那是热爱看书的中年男性渴望进入文坛又不屑于文坛的心路历程。

1月26日,路金波发表《为什么蝴蝶和屎壳郎不能成为朋友—-正面回应方舟子》,代替韩寒正面回应方舟子。路金波此前多次声称如果再搭理、回应方舟子自己就是猪,但又多次食言而肥,网友笑称其为“路金猪”。

同日,彭晓芸再次发表博文《被“绑架”上文人之路的韩寒》和《【伪理想主义】和【硬质疑】》。

1月27日,韩仁均发表微博《说说我自己》,并展示《三重门》同时期他的作品。韩寒发布博客,介绍其父亲及其作品。同日,旅美作家曹长青发表文章《韩寒,中国文坛的最大骗局》,详细论证韩寒的少年写作天才是骗局。

1月28日,张放发表博文《我不信》,详细分析《三重门》,质问16岁文学“天才”是怎样炼成的。同日,韩寒发表博客《答春绿》,嘲讽张放的分析。

1月29日,路金波发表博文《1000页手稿书信素材。“被告”韩寒“自证”后,诉方舟子名誉侵权》。韩仁均在微博上展示韩寒高中时的家信(为证明作文大赛通知信没有寄到家里),此后又拿出韩寒的就诊记录(为表明《求医》是依据真实求医记录所写);

1月31日,韩寒好友马日拉翻墙挖出方舟子早年书信《凄风苦雨学彷徨》恶毒告密,但许多网友反而被方舟子的理想主义和对国家的深沉感情感动,250万韩粉倒戈[1]。

至一月底左右,方舟子连发近十篇质疑博文[12345678910],对韩寒家信、就诊记录、早期代表作、新概念大赛过程展开质疑。同时,其他质疑者的文章也疾风骤雨般涌来,如查证《三重门》引用之多[1],标点符号习惯用法前后不同[2],是”园”寒还是”猿”寒[3],新概念复赛到达赛场时间不符合现实[45],《求医》描述不符合医药学常识[67],韩寒家信疑为伪造[8][9],《三重门》多处时代背景[10],等等。韩寒发表多篇博文回应[1234567]。

彭晓芸、染香、木子美、madmadmadmad、王志安等人在微博上发表质疑韩寒的言论,与韩寒的支持者展开激烈交锋。

方韩大战在网络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之后几月陆续参与的),反对质疑韩寒的有:路金波、马日拉、沈浩波、作业本、李剑芒、萧瀚、陈有西、斯伟江、罗永浩、章立凡、姚晨、范冰冰、易中天、鲍鹏山、葛红兵、信力建、张鸣、章诒和、五岳散人、刘瑜、石康、慕容雪村、薛蛮子、宁财神、押沙龙、孙海峰、钭江明、陈玉明、潘衍江、熊培云、关军、石扉客、洪晃、陈朝华、左小祖咒、北京兵人、高晓松、胡紫薇、胡戈、六六、芦笛、变态辣椒、笑蜀、王利芬、严峰、饶雪漫、袁敏、袁莉、方绍伟、丛日云、阎连科、李海鹏、李铁、破破的桥、苏杰、陈村、方方等人,多数都是文学、媒体(尤其是南方报系) 圈内的名人。而支持质疑韩寒的有:方舟子、麦田、彭晓芸、张放、倍魄、仙人指路010、戴建业、肖鹰、染香、木子美、madmadmadmad、三思柯南、曹长青、赵鼎新、马老鬼、陈国恩、石毓智、刘戈、十年砍柴、何兵、崔卫平、薛涌、刘松萝、南云楼、懒熊梦话、方玄昌、黎明、王志安、吴稼祥、吴法天、司马南、欧阳贝丹、夏岚馨、柏林2011、虚逐子、莱茵兰、红水西三、孤鸿泽、无风即风、折花哥、兔主席、王增杰、林岳芳、阎延文、吴兴川、免费写手、硬壳笨蛋、点子正、蒋泥、醉鱼、东坡门人、o 小刘哥o、土摩托、eprom、IT 砖员、莫怒1979等人。参与质疑韩寒的更多的是大量普通网友(在此不一一列举,可参考倒寒先锋网精选站资料),在新浪微博、天涯论坛和凯迪社区不断提供新发现的代笔证据,和挺韩网友展开了持久的论战。


2月初,韩寒和方舟子分别接受东方卫视、凤凰网、土豆网等媒体的采访,论述对代笔事件的看法。

2月3日,韩寒向上海市普陀区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方舟子、刘明泽名誉侵权[1]。

2月9日,上海市普陀区法院正式立案。

2月10日,韩寒从普陀区法院撤诉,改到金山区法院起诉。后来又以要改写诉状为由从金山区法院拿回诉状,但未再递交诉状。

2 月15 日,新浪微博上出现一个ID 为“青春不再出发” 的网友,以章回体的形式开始连续发表数十篇长微博[12]。他质疑新概念作文大赛组织者、评委和韩寒的作品,质疑李其纲为了挽救《萌芽》杂志,发起并操作了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对韩寒复赛过程的高调宣传只是一种相互炒作,认为大赛评委们也是被组织者所蒙蔽。因其文字功底深厚,熟稔文坛,并且匿名发文,给新概念大赛组织者赵长天、李其纲以及大赛评委叶兆言、方方等人造成了很大压力。“青春不再出发”也因此被网友称为神秘“扫地僧”。

2月16日,南方周末发表《差生韩寒》,以头版头条和三个整版的篇幅力挺韩寒。

同日,李其纲发布博文《对“新概念作文大赛”的N 个问号的N 个回答》[1],针对网友的质疑回答“为什么可以把纸写成布”、“大赛组织者都不认识韩仁均父子”等问题。但网友们认为这篇文章回避了关键问题,而且李其纲的回答和事实多处矛盾,反倒使韩寒的新概念大赛过程更为可疑[1]。

同日,网友“道前子”发现韩寒代笔证据:在网易采访中韩寒亲口承认《就这么漂来漂去》中的一段话不是自己写的,而且也不知道这段话从哪里来[12]。此后韩寒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这段话是他所写,只是他并不赞成这段话的观点,当时采访时他觉得自己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才矢口否认[1]。

2月17日,石述思公布韩寒的微博私信,这封一百多字的私信逻辑混乱,语句不通[12],被网友们认为是反映了韩寒的真实写作能力。

2月18日,文汇网杂志《汇声汇色》创刊号推出“诚亡耻韩”专题,态度鲜明地指斥韩寒造假。

2月20日,曾被方舟子揭露论文抄袭的深圳大学副教授孙海峰发微博侮辱方舟子的女儿是自闭症儿童,第二天晚上韩仁均发微博转述孙海峰的言论并威胁方舟子女儿[1]。

2月22日,环球时报发表张放的方韩之争总结性文章《希望韩寒勇敢站出来道歉》。

2 月24 日,叶兆言在网友的舆论压力之下,发表一篇长微博《也算多余的话》[12],叙述自己在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上的经历,说对韩寒的文章并没有深刻的印象,韩寒得奖的排名也是靠后的;自己不是首先提议让韩寒参加复赛的人,只是随声附和;而且“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只看重征文来稿”,复试只是用来核实参赛者的写作能力。并提到在第二届作文大赛中,韩寒的复试作品并不好,只得到一个安慰性质的二等奖,“二等奖其实就是没得奖”。

2月25日,海外学者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赵鼎新发表文章《论方韩之争》,全面论述、评价韩寒事件。

2月26日,网友发现韩寒自述代笔的证据:在2009年中文网采访中,韩寒接到当时新浪编辑术术的电话,在约稿对话中自述“我发现不太好,再代写的话”,正好被采访者录下[12]。第二天,术术在网上表示电话中说的是“单写”而不是“代写”[1],此解释被网友嘲讽为“单写门” 。

229日,156人发表联名公开信要求中国社科院查处刘菊花(方舟子妻)十年前硕士论文“抄袭”[1][2]。这些人与肖传国勾结,多数曾被方舟子揭露学术造假、招摇撞骗,在韩寒事件中乘机攻击方舟子妻[1]。他们在方舟子身上找不到污点,就把报复的目标指向无辜的方舟子妻子。


3月5日,方舟子的妻子刘菊花发表《过洁世同嫌》一文,回应对其抄袭的指责。

3月8日,肖鹰教授在清华大学举办讲座《韩寒神话与当代反智主义》,剖析韩寒神话背后的社会思潮,抨击中国的反智文化[12]。

3月14日,《环球财经》发表封面文章《“作假”韩寒:草根启蒙公知 常识打破神话》以及《韩寒“造假门”大事记》,指斥韩氏造假、涉嫌刑事犯罪。

3月15日,网友“中财尚超”发布论文《<三重门>后的真相》,通过对《三重门》多个版本的比较,证明《三重门》原稿曾多次修改,并进一步论证韩寒《三重门》严重代笔。

3月19日,语言学家石毓智发表博文《韩寒的作品至少为三人所写》,运用“语言指纹鉴定法”判断韩寒作品《三重门》、《他的国》和《青春》作者分别为:韩仁均、路金波和韩寒。

3月21日,土豆网发布《方韩之战真实记录》。对当事人的采访表明:韩仁均在1999年1月已将《三重门》书稿交给上海文艺出版社,而韩寒在1999年3月之后仍然在课堂上“创作”《三重门》。所以韩寒当时实际上是在抄写[1]。

3月27日,网友“倍魄”查阅1999年《萌芽》资料,发现韩寒在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名单中吊诡地出现在C组“除中学生以外30岁以下的青年人”[1]。对此《萌芽》主编赵长天解释是排版错误。

同日,天涯的两位网友“asmallboy”和“我爱图文”建立倒寒先锋网[1],收集质疑派的各类文章。

3月28日,罗永浩带人围堵方舟子,质问所谓的“方舟子基金欺诈”,彭剑律师阻拦住罗永浩并与之理论。罗永浩的诬告是为了报复方舟子年初对其英语培训机构非法办学、做虚假广告欺骗学员等的揭露。

4月1日,韩寒出版《三重门》手稿《光明与磊落》。这份长篇小说的所谓创作手稿中没有段落、句子的增删和改动,只有错别字的涂改和漏字的补写,并且出现大量可笑的抄写型错误。例如把“四两拨千斤”写成“四两拔干片”,把“硬着头皮”写成“破着头发”,把“功亏一篑”写成“功号一贯”等等[123],表明韩寒并不理解所抄的内容,不懂得原文含义而机械地抄写。方舟子与网友证明这是一份誊抄稿,而非韩寒声称的原创稿[12]。

同日,韩寒发表了博文《写给张国荣》,方舟子发现该文为代笔之作[1]。

4月3日,凡客正式续约韩寒广告代言。

4月12日,韩寒与罗永浩参加宁浩新片宣传会,宁浩送两人各一个“金砖U盘”,韩寒辱骂方舟子,“我最想对他说这三个字:U,SB!”[1]。

4月15日,网友“黄麟”在博客上向韩寒发出“死亡威胁”,韩家军、公知和媒体乘机抹黑质疑[12]。

4月17日,网友“严惩一切罪犯”发布论文《韩寒代笔出版三重门涉嫌诈骗罪的刑侦学分析》,从笔迹鉴定的角度判断韩寒手稿《磊落》为誊抄稿,并指出《磊落》中存在笔迹不统一的现象:第165页至191页与其他页面的字迹具有显著差异:稿纸与其他页面不同,使用大量繁体字书写,书写笔迹与其他页面明显不同。论文由此判断该手稿由韩仁均和韩寒共同抄写,并且还发现韩寒的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杯中窥人》手稿也是韩仁均笔迹。此后许多网友对此的分析都得出相同结论[123]。


53日,马英九在台北会见大陆高科技及创投人才访问团,其中包括韩寒[1]。

56日,湖南卫视播出“十八岁的选择——2012成人礼盛典”,韩寒亮相演讲[12]。

同日,方舟子质疑韩寒身高,认为韩寒宣称的身高173厘米为谎言,并根据韩寒与“九球天后”潘晓婷的合影照片判断其穿运动鞋的高度是164厘米左右[1]。网友也激发起求真精神,与方舟子一起质疑韩寒身高[12]。

515日,《人物》杂志刊出韩寒访谈,韩寒竟亲口承认起诉方舟子时另一被告刘明泽是“我自己人”,也就是托儿,是为了搭一个桥(去普陀区法院)。韩寒为了赢得诉讼不惜弄虚作假,试图利用普陀区法院的关系获得有利的判决。这种行为已经涉嫌做伪证与妨碍司法[1]。“刘明泽事件”反映出韩寒的心虚和对法律的无知、践踏。


6月2日,网友“倍魄”发表文章《<磊落>韩抄抄就此“功号一贯”》指出韩寒手稿《磊落》中的书写错误不仅有像是拼音打字造成的错误,还有五笔打字错误,论证韩寒所谓创作稿是根据打印稿抄写的。

网友“勤劳十点”对韩寒作品《三重门》进行详细研究,先后发布多篇分析文章,论证韩寒不是《三重门》的作者,且《三重门》原创于电脑上,韩寒出版的《三重门》手稿是对着电子打印稿(或韩仁均的抄写稿)进行的二次抄写[123]。

6月4日,网友“五岭山人”发现韩寒博文穿帮最新证据[1]。韩寒在6月1日上午9时曾发表博文《儿童的节》,第二天此文神秘消失。根据韩寒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赛事安排发现,当时韩寒正在试车,不可能上网发博文。

6月7日,韩寒接受腾讯网采访,谈2012年高考作文[12]。

6月11日,腾讯网与韩寒合作,推出韩寒主编的电子刊物《一个》和韩寒官方交互平台《韩寒》[1]。

6月21日,《南方周末》以头版头条和四个整版的篇幅发表了两篇关于方舟子的报道《打假资金:没有时间表的“透明”》和《方舟子与他所影响的论战法则》,用造谣和断章取义的手段抹黑、构陷方舟子[12]。


7月1日,来自不同城市的十多个网友自发前往《南方周末》在广州的总部,在报社大楼前当场撕毁《南方周末》构陷方舟子的报纸,展示标语,派发传单,抗议《南方周末》对方舟子的攻击[12]。

7月6日,在北京朝阳公园南门口,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曾参与质疑韩寒)遭到四川电视台驻京记者周燕等二、三十人的围攻、殴打。事发后一些著名学者、媒体人等在微博上发表评论,歪曲事实,为吴法天被殴叫好[123]。韩寒发微博称,“一个男的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开侮辱一个女人,同意约架并欣然前往,这男的就欠抽”,歪曲事实,崇尚暴力。

7月7日,倒寒先锋网发布电子书《公痴韩寒——中国文坛最大骗局》第一版,汇总了近半年的质疑材料,全面披露了韩寒造假事件[1]。

7月14日,方舟子在科学公园和中华无神论者主题活动“无神论的未来”中发表演讲《中国需要一场新无神论思想运动》[1]。

7月15日,网友“聪明的一叔”开始发布系列分析文章《<三重门>密码》,对《三重门》进行研究、考证,判断《三重门》主创是韩仁均,前半部分初稿在1995年5月前(或更早前)完成[12]。8月份他又继续发布系列文章《<1988>解析》,深度解析韩寒作品《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提出为韩寒代笔此书的嫌疑人为盲人歌手周云蓬[12]。

7月26日,网友“沙子老七”开始发布连载文章《隐藏在三重门背后的罪恶》,对《三重门》进行详细地分析研究,证明韩寒不是《三重门》的原作者,代笔嫌疑人为韩仁均[1]。

7月31日,方舟子质疑文学天才蒋方舟(7岁开始写作、9岁出书并在南都开专栏、11岁出版长篇小说)作品为其母作家尚爱兰代笔[12345678]。

蒋方舟八岁时在文章《白字小姐》中称自己把“善”字写错竟然写了十年,在她出生前两年就已经开始写“善”字,明显穿帮了。她的第一本书《打开天窗》据称是在七岁时写的,蒋方舟承认当时还不识字,辩称是靠查字典来写作。但这是一个谎言,因为要在字典的同音字当中选中自己要写的字,就必须要能看得懂字的解释。蒋方舟代笔的证据众多而确凿,尚爱兰写的和以蒋方舟名义发表的文章有大量的雷同。此外,蒋方舟被清华大学降低60分破格录取的事件也被发现存在严重问题,有证据表明她提前一个月知道了清华大学自主招生考试题目并做了准备,涉嫌高考舞弊。

同日,第一部抨击韩寒造假的微电影《酒干倘卖无》发布[1]。


8月2日,木子美(曾参与质疑韩寒)因“蒋方舟是否抄袭”与方舟子的支持者发生争论,并在微博上攻击、侮辱方舟子的妻子刘菊花,方舟子对此予以反击后,她又以不堪的语言指名道姓地侮辱和威胁方舟子的女儿。

8月6日,韩仁均在新浪微博上设置一条置顶微博,列出数条关于方舟子的资料链接(均为造谣、抹黑方舟子的不实材料),并贴出公告称要和方舟子死磕到底,只要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他便用此置顶微博“揭露”方舟子[1]。

8月13日,方舟子决定停止新浪微博更新,宣布退出新浪微博[12]。此前新浪在方韩大战中有意偏袒挺韩方,打压质疑者,并且对方舟子的反对者在微博上造谣抹黑方舟子的行为视而不见,包庇、纵容别人肆意攻击、侮辱方舟子及其妻子、女儿,对方舟子的举报和投诉处理不公。

8月23日,天涯倒韩高楼“深度解析‘韩寒挑战方舟子一战’究竟谁赢了?(技术帖直播)”登上7000楼(即累计共有70万条回复)。由众网友不懈坚持打假求真而建造的“破朔迷离楼”超过此前天涯最高楼“理财前线”版块的一个股票交流的帖子,成为天涯第一高楼[12]。

8月31日,网上曝出韩寒与演员赵卓娜已有三年婚外情,更有传言韩寒的妻子金丽华正与韩寒协议离婚。此后路金波在接受采访时否认此事[12]。


9月1日,大学生杂志《赢未来》9月刊发表专题文章《方韩之战——那些配角的好声音》,刊登了方舟子对韩寒代笔事件的总结性评论文章《“韩寒神话”的终结》以及对倒寒先锋网的专访《对话倒寒先锋网:倒韩与仇富本质都是呼吁社会公平》等多篇文章[1]。

9月5日,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预告将用英文出版韩寒的文集《这一代人:中国最红文学明星(与赛车手)的博文》。韩寒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谈他成功后面临的风险、赛车中遇到的困难以及对中国言论自由的期望[1]。在采访中韩寒称“我希望可以自由地写作和说话。”

9月17日,方舟子先后发表博文《习惯性说谎者韩寒》和《韩寒是“作者”、“作家”还是“作假”?》,指出韩寒从少年时起就不断说谎,是一个习惯性说谎者:吹嘘长跑体育成绩、博客公告出尔反尔、采访时大谈抵制日货却代言日本车斯巴鲁、反复声明自己还没有资格叫“作家”的同时多次自称是作家以及大幅度虚报身高等等。

9月25日,《南都娱乐周刊》发表了对韩寒的专访,在采访中韩寒回应“婚外情”事件,暧昧承认婚后也会中意其他人,并且表示希望妻子和女友能“和平共处”[1]。但此文刚发表不久韩寒就在腾讯个人频道中否认,称《南都娱乐周刊》断章取义,自己的原意是表达对前女友的内疚,并希望太太和前女友成为朋友[1]。但韩寒回应还是激起了网友的愤怒和激烈批评。

9月26日,中国学术评价网发布一篇所谓千人联署的公开信,声称上书党中央、国务院,呼吁政府调查惩处方舟子,为“肖氏反射弧手术”正名。该文无耻地为毒害中国儿童的“肖氏手术”洗罪,污蔑方舟子,颠倒是非。其发起者、联署人依然有不少是那些招摇撞骗、被方舟子打假或者揭露过的人,其中包括孙海峰、韩仁均、李丽(木子美)、何楠(易天)等[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