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芽这样问韩寒之单月半年小结 —-《萌芽》2011年《读者问韩寒》

发布日期: 七月 9, 2011 7:57 上午

2011年7月刊《读者问韩寒》

叫乌鸦的少年在海边 问令狐少侠韩寒同学:对于有头脑无思想的人,如何才能有思想?

韩寒:他们不需要有自己的思想。我们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有思想,而他们的**想法也可以是思想。就好比解放全人类是理想,上网打魔兽也是理想。

王堃:万一哪天韩小野在外头惹事什么的,突然冒出句“我爸是韩寒”,你会怎么处理?

韩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问的太好了。所以别人从小教育司马光砸缸,我从小就得让她知道李刚的故事。我得教育她,只有做了好事,才能说我爸是韩寒。

垄谷源美:他是为了赚钱而答应做客你们,还是为了好玩,还是啥都不为,又想起一出是一出了?

韩寒:我怎么看不懂你的问题

黄宏敏:我想追你女儿可以吗?

韩寒:不行,你都会写字了,而且看你的文笔已经差不多六岁了,你大太多了。

画小姐:韩寒最近肿么啦。今天看娱乐星闻说他女友,现在又说开专栏。赛车需要小休了吗?

韩寒:我看成了韩寒最近肿啦么。

贺小蛮:你吃醋会是什么样的?印象最深的因为女人吃醋是什么情况?

韩寒:我觉得现在吃醋的情况越来越少了,因为感情是得之我幸,不得非我不幸,所以没有什么可以吃醋的。我想我的女人应该很得体,在各方面都不会让我吃醋的,她自己会知道怎么做。

2011年09月刊《读者问韩寒》

安小静Almitra:韩寒,为什么《1988》开头主人公小时候爬上旗杆顶最后被逼跳下那段记忆,那么的像《他的国》里面爬上楼顶最后被逼跳楼的情景?真的很失望……你在《1988》里好像批命想要阐述自己的世界观,直观地表达使小说的叙事性淡化了,我以为是小说的败笔。另,你有没有绝对自己语言退化了?

韩寒:朋友,你一开始觉得我开得很快,慢慢的抛离了你,后来有一段时间你又看不到我。突然之间,在你的后视镜里,你又看到我了,那不意味着我被你甩到了后面,你看到我对你晃灯了么,我要开始对你套圈了。

Geek叶俊星:希望韩寒可以对“学校没收学生的手机,课外书,等”行为作出评价。

韩寒:你在上课的时候使用,并且妨碍到别人,就活该被没收。当然没收了以后还是要还给你的。如果不妨碍到别人,那你要小心一些,如果你经常被没收手机和课外书,说明你太吧机灵了,还是好好读书脚踏实地吧。

陈生的唱诗班:在电脑已经普及到这个社会,你还会保存有手写的习惯嘛?或者当初读书时课堂上的手稿?

韩寒:我还保存着手稿,有的时候也会练字。我觉得书法和摄影是写作爱好者两门必修的课程,一个可以让你自己不讨厌自己写的字,一个可以让你学会怎么观察这个世界。我很感激我的父亲让我写了一手好字。

王肿:韩寒,你曾经说要在博客里不定期发布一些著名官网上一页的调查投票贴,为什么到现在一次也没发布过?

韩寒:因为我发不过一次,但是由于投票的结果和官方那些网站的“民意”投票结果截然相反,所以被警告删除了。所以现在你知道了,你所看到的调查数据,只是他们希望你看到的调查数据而已。

堇陌七年:如果放弃大学不上,一路踉踉跄跄投稿写作生存,你认为有戏没?

韩寒:我认为关键是你写得好不好,这个年代信息发布那么发达,基本不会埋没一个真正的文字天才,如果你小有才华,建议可以在一个杂志社或者编辑部里兼职,然后同时写作。

龙雪瑞:游戏碟子买的正版的还是盗版的?

韩寒:正版的,但是好贵。

贺小蛮:关于达芬奇家具事件你有什么看法不?

韩寒:我很庆幸我没有买达芬奇家具,但其实也没什么可庆幸的,因为以我的性格和审美,应该这辈子无论如何都不会买达芬奇家具的。听说我一位作家朋友买了达芬奇家具,也一直为什么样的电脑配这个家具而发愁,我只是想说,这个电脑品牌的公关公司真是太倒霉了,本来是送人家一台电脑,希望人家在微博上提及一下,结果真的是躺着也中枪啊。我当时觉得这应该是涉案金额数亿的诈骗案件,后来看新闻只是禁止销售相关家具,我觉得在中国这个地方不当一个骗子真是太浪费这片土地了。我是一个很老实的人,我的书开机印刷了78万册,宣传稿里说是80万册,我都很不安,觉得我在诈骗,后来定睛一看,一般开机30万册的,都宣称首印150万册,200万册,并且都是被预订一空。所以为了不浪费这片骗子骗傻子畜生配婊子的土地,我宣布下一本书的首印为70亿册。看谁还能超过我。

2011年11月刊《读者问韩寒》

贺小蛮:很多作者依靠“伤痕”写作,衰痛的往事成为他们宝贵的生活体验,当中一部分人会感谢这些不堪的遭遇,它们使小说更加丰富动人。但很多年轻人会将这些事直译为“生活越悲惨越有故事可写”,因而故事追寻一种“悲伤”的状态。苦难的经历对于写好小说是否必需?你怎么看待它们之间的关系?

韩寒:很多小说家生活优越,一样写出好的作品。苦难是一件自然的事情,执意受苦便会偏执。苦难是这个世界组成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大的一部分,蒂娜苦难和悲观不是全部,就想伤痕的面积不会超过你正常皮肤的面积一样。

项国托:在你的博文中,你出具了很多国民经济数据,我很好奇是怎么来的?可靠吗?

韩寒:谷歌搜索来的,基本可靠。

糖葫芦zx:寒哥,你说过你和孙强超越的朋友的关系,我看孙强的微博和博客感觉他也是个重义气很直爽的人,在各地比赛时候你被尖叫和掌声包围,孙强在一旁显得挺落寞的,他一直是你的领航,都七年了,在这种时候孙强的心里应该不好受吧,有没有问过他是什么感受?

韩寒:不不不,我和孙强还是朋友的关系,我们其实并没有超越,你不要误会。我还是直男一个,而且直到极限。我想你不了解他,你也不了解一种感受。我相信孙强是很有成就感的,他也非常自豪,你是在用女生心态代入了。

桔梗微凉:您认为中国的大学体制有什么勉强称得上可取的地方嘛?如果您在中国上大学,您愿意去哪所学校?

韩寒:毫无疑问,香港的几所大学。

程欣然cassie:韩寒如果以后你的女儿特别喜欢读郭敬明的书而且认为你写的不如他,不欣赏你,你会有什么感受和行动嘛?

韩寒:如果她长大了还这么觉得,我就带她到医院去验DNA,但我相信我的女儿在八岁左右的时候会比较喜欢郭敬明,因为十岁左右小孩子的认知能力和他的作品比较相符,我的女儿会更聪明一些,所以八岁的她应该会读郭敬明。我不会禁止她读郭敬明,人生总要有些阴晴圆缺。

洛米亚:韩寒,你觉得郭敬明那张威猛相片怎么样?你的胸大肌比他的大嘛?

韩寒:拜托,我是运动员。这些小肌肌都是雕虫小技。况且我为何要和他比这些,他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取悦我么。

2012年01月刊《读者问韩寒》

舞小汉:有没有时候,觉得自己做的事虽然吸引了很多目光,甚至招来了自称粉丝的“支持团体”,但是结果却不尽如意,虽然有舆论影响却没有实际意义,没有得到自己最想的结果。我觉得这种情况应该不会陌生吧,那么面对这种情况时会不会觉得很疲惫?有没有心理应对方法?

韩寒:我觉得你想的太多了,大部分人都不需要考虑这种情况,没什么粉丝不粉丝的,没什么舆论不舆论的,你如果有些小名声恰好又在特别虚荣的时期,这才是你烦恼的事情。

舞小汉:你怎样看待网上风起云涌的各种“造句体”?是否会把它视为一种群众性的语言缺乏现象?

韩寒:不会,大家闹着玩而已,产生新事物并不是因为老事物缺乏了。很多时候纯粹是乐趣。况且他们也没有能够代替老的语言。这就好比有一天你突然想横着睡觉一样,没有什么可以探究意义的。

L联联:你怎么看待人们对你的关注多于对你作品的关注?

韩寒:很多时候并不是对作品不关注。现在社会已经没有什么去评价评论一部小说一本书的习惯了。可能电影还有影评,但是对于文艺作品,连严肃的文艺评论界都越来越少去关注和讨论,你出书了就是出书了,恰好契合了时代的G点就被人讨论几句,没有人可以享受到作者不被关注而作品被广泛关注了。

莫君:如果当初小说没能出版,你没能当成作家,同时也失去了当车手的跳板,你会去做什么?没有生存技巧的你会沦落街头么?曾经有过对未来的恐惧和对生活的悲观么?

韩寒:我一样会混得很好,可能没有现在这样好,可能比现在更好。因为这样的假设可以放在任何一个所谓的成功人士身上,你当时如果没有父母支持你赛车,你当时如果没有选择去这个公司,你会不会……这种假设的潜台词是,你的运气很好。是的,成功是需要运气的。但是你要再反问一下,把所有的运气和当时的客观条件都摆在你身上,你会怎么样,你会和他一样么。把枪给一个不会瞄准的人,把车给一个没有驾照的人,一样都是没用的。

永远十七岁半的吕寒冰:如果你可以复活一个人,你想复活谁?(活着的也可以)

韩寒:我一定会保留住这个名额,在未来的时候使用给我想复活的人。

Rural-Lee: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虚伪的一面,而这个也是公众人物最忌讳的,我曾经站在你的角度想过,像你这么一位频繁在博客里发表自己的心中的言论的著名人物,是否会惧怕有一天说错话,将自己虚伪的一面表现出来?

韩寒:所以我率先告诉大家,我的虚荣的,有时候是虚伪的。人在公众的场合永远是在扮演一个更好的自己。

寤寐初凡:韩寒同学,我给你提个犀利点的问题,你更愿意自己在赛车道上死掉,还是更愿意自己在趴在桌上写作时突然死掉,还是轻轻松松地老死掉。因为,就像以前古代很多的将军一样,他们更愿意自己战死沙场,也不愿意自己随便死掉。给你选择,你会怎么死?还有编辑大人,请不要因为是死的问题而把我的问题给枪毙掉!

韩寒:我更愿意在床老死掉,让家人和亲人都有思想准备,并且不是那么哀伤。在赛道上死掉很大愿意是意味着你烦了错,你失误了,虽然是一件看似豪迈的事情,但其实其起因并不那么伟大,说到底其实也是工伤工亡的一种。就好比你说一个工人因为操作机床失误导致自己身亡,你就不觉得多值得宣扬。也就无非是赛车手这个职业听着比较酷。其实都一样的。体育比赛就是比赛而已,不用把它意淫得太豪迈。

2012年03月刊《读者问韩寒》

普通读者零零伍:请问你会接受电台采访嘛?比如一档叫《小凤直播室》的节目,曾经采访过左小祖咒,沈浩波,陈丹青,等嘉宾。主持人会让嘉宾带一本书,一部电影,一段音乐,如果你是你,你会带什么书,电影,音乐?

韩寒:带台电脑,最好有宽带。

舞小汉:有没有什么问题是以前有人问,但是现在觉得当时的回答不够好,你又想到了更好的回答的?

韩寒:你这个问题很好,肯定经常有,但我现在一时想不起来。

澄子秋:哪天会不会心血来潮整理整理自己拍过的东西,出一本摄影集?

韩寒:会的,但是现在好的照片还不够,毕竟我没有陈冠希那么热爱摄影。

企小闹:如果在学校受到不公平待遇,我们需要反击嘛?

韩寒:看不公平待遇的程度,能忍则忍,不能忍则不忍,考虑好后果和退路就可以反击,但是不要伤害他人的人身安全。

坏牙:你认为,在你的学生时代坚定不移朝着梦想前进是一种白痴还是勇敢?

韩寒:肯定是勇敢。但一直坚持不如有条件以后重拾,不顾现实条件地坚持梦想会变成偏执和钻牛角尖,有时候不得不妥协,但你要记得你想要什么。

Nnie90aa:如果小野以后发个小感冒什么的,你是带她看中医还是西医呢?

韩寒:那肯定是西医,我觉得中医那些能毒死人的东西还是有道理的,至于其他的就不一定了。

正版何力:过完29岁生日的你,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杂志也办过了,赛车冠军也拿了不止一两回了。你对生活的激情有没有因此减小?

韩寒:没有,我越来越激情。对生活的理解每个时候是不一样的,不一定与异性有关的才叫激情,况且我和此有关的激情也没有减少。我还有很多的目标和事情尚未完成。

八月末:韩寒你以后还会不会尝试除了赛车以外的职业?如果会的话,什么样的职业可能会比较吸引你?

韩寒:会的,但请允许我先不说。

尼古丁的毒小屋:问一下韩寒,青春时期最重要的是什么?

韩寒: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发育好。否则过了青春期就发育不了了。

Black梁少波:请问在漫长的人生中我们在寻找什么?

韩寒:我?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

项国托:杂志《大方》被禁。你的《独唱团》被禁。假如有一天《萌芽》因为某种原因也被禁,你有什么想法?

韩寒:《萌芽》应该不会被禁止,对这种已存在的刊物发生问题的处理办法一般是换主编,所以我们敬爱的赵长天老师估计到时候就走人了,会被换上“可靠”的同志。《大方》和《独唱团》说明了出版自由形同虚设,也说明了恋爱前的承诺是不可信的,哪怕签订在婚前协议里。

2012年05月刊《读者问韩寒》

喜欢美丽的风景:一个作家(或者作者)的文笔被质疑为什么不做有针对性的回应?有什么可怕呢?

韩寒:文笔被质疑当然没问题,不可怕,文章是不是你写的被质疑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披着质疑的外衣的批倒批臭,如果一个人的质疑,用了断章取义,掐头去尾,深文周纳,百般找茬,暗示误导,控制信息,造谣传谣,牵强附会,恶意剪辑,篡改音频,构陷污蔑,对于对方的任何解答都不采信,对于任何的人证物证都无视,对于自己明显搞错的地方都不纠正,对于所有的造谣都不道歉,对于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东西都不采纳,不断利用当事人对十多年前的记忆偏差将人家定义为骗子,接到大粪,马上挑最臭的那一盘往外泼。如果谁认为这是合理质疑,我只能说,希望这样的合理质疑专案组不要降临到你的头上。

肇鱼:韩寒,你觉得到现在为止,作为一个作家,你笔下的人物都没有很让人印象深刻的,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韩寒:这的确是我的问题,我十三年,塑造的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形象就是韩寒。经过这次人情冷暖,世间百态,我会写得更好。

龚俊成Doraemon:前两天看了《活着》,小说和电影,感受很强烈。你如何理解那两个字?

韩寒:我喜欢电影的《活着》,很多人更喜欢小说。这是张艺谋最好的电影。

蓝苡仔仔:当初拒绝哈佛当真心甘情愿?只是迫于形势吧。都说你叛逆敢做敢为,有吗?会不会只是破罐子破摔,摔个正着?从初中知道有你的存在时便十分疑惑的问题,多年后能得到答案吗?

韩寒:是复旦。当时复旦邀请我先去旁听。说实话,任何人对大学都是心有向往的。我也一度摇摆,后来选择了走万里路,来到这个现实的社会里。

芝麻米饭:请问对于现在很多人向你提问:“社会形式,文学趋向”一类的华而不实的无脑问题你有什么感受?有多尴尬?

韩寒:你就直接问他人生的意义,文学的定义。两个人都卡死在那里算了。

树燕:韩寒会不会觉得自己的想法有时因为自己的性格而并没有正确地描述到本质,看似深刻却错误了?

韩寒:当然,时常。

瑾思奇:寒哥,我想代表广大青少年问你一句:你在青春年少时感到迷茫吗,会陷入一种对未来种种未可知事的困顿吗?

韩寒:最迷茫的时候是在北京的那些日子里。对于写作来说,书的销量下降得很厉害,而且我的人生阅历积累差不多用完了,社会经验积累又不够,文字风格也还没有定型,所以写作上很迷茫。对未来更迷茫,没什么朋友,因为岁数很尴尬,那么大的北京,也不知道来做什么,很多人都觉得你会江郎才尽。好在我走了目标,赛车。
兴趣是走出迷茫最好的武器。找一件爱的事情,找一个爱的人,你马上就不迷茫了。

皋陶孙:我是法学生,请教韩少:韩少曾不屑中国法律,于韩方之争中,其实本可以从头便不作解释,任凭无端质疑者的揣猜,但实际最终还是以中国法院来维护名誉,请问这种转变的促成因素是什么?韩少之于法律之正义内涵有何思考?PS:顶韩少,捍名誉!?

韩寒:我并没有不屑于中国的法律,想反,嗯渴望更加法制,司法更加独立公正,甚至党政的到来。之所以自证和解释,是因为我把一切想得太善了。包括出版手稿集也是这样。手稿是给爱的人收藏的,不是给恨你的人找茬的。不写错别字就是太干净,假的,写了错别字就是抄错了,假的。所以说,如果有人逼你自证清白,千万不要那么做,不搭理就完事了。逼人自证的人,一般都心怀鬼胎,而且已经想好了该怎么一步一步构陷和让你倒霉,以后对于这样的人,只用说一个字,那就是滚。而这样的人往往是碰瓷犯,他真的会满地打滚,大叫,你说脏话你说脏话。遇见碰 瓷,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满足他,真的给他一堆脏话,反正人家都那么说你了,你不多骂几句多亏啊。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千万不要像我这么老实,自证清白。人要是有了坏心眼,你的自证就是人家使坏的素材。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782d1701012bl6.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