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冒出来的小作家杨乐山水 — 魏心宏 2010/10/11

发布日期: 七月 11, 2011 4:00 上午

上海新冒出来的小作家杨乐山水

作者:魏心宏 2010/10/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294c290100lznm.html

———————————————————————————————————————

国庆节前,与陈村以及夫人一起接待一位从荷兰回来的朋友,席间听吴斐说起她的儿子杨乐山水竟然写起小说来。我不禁产生了兴趣,就让陈村兄把小说传给我看看。我把小说读了,感到这个孩子真的不简单。时间真是大师啊,当初吴斐生这个孩子的事情彷佛就在眼前,转眼之间竟然他都写起小说来了。

从机理上说,陈村的儿子会写小说这并不奇怪,他的父亲就是一个天才小说家,散文家。而且作为一个地道的上海人,陈村兄的文字和语言,更尤其是感觉,却没有上海人那种狭隘的毛病,非常大气,从容。陈村年轻的时候也写过一些记述青年时代的小说,与同时代的很多青年作家不同的是,陈村对生活的理解和感受往往是非常具有着个人精神的,尽管都是一些非常常见和平常的事情,可是在陈村的笔下,却尽显出一种生活的魅力和趣味。随着年纪的增长,陈村似乎越来越喜欢写点随感之类的文字了,因为那样的文字不受小说讲故事的局限,可以更加随心所欲,也更加纯粹更加风趣一点。这一点上,陈村对中国文学也还是有特殊贡献的。他的散文和随笔,影响着很多年轻人,我看陈村主持的小众菜园网站上,很多人发展到后来也都有了点陈村的味道,说话写文章都是这样,这说明陈村的影响力还是深入人心的,这也是我对陈村兄敬佩的一点。

杨乐山水这个孩子自然就是陈村的最大最先受益者了。尽管吴斐和我说,他并不看多少父亲写的书,其实,你怎么知道呢?看不看和看不看得进去是两回事。杜甫诗句叫做“润物细无声”,就是这个意思。从杨乐山水的小说当中,我就看到了这个孩子对写作的一种从容大气的心态,可不要小看了这一点,这可是不简单的事情。我们每个写点东西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写作起点是怎么开始的,最早的文字都是很可怕的。可是,这个孩子却不是这样,文字从容不迫,而且关键在于没有那种我写了一定要你当回事的心态。随便你爱看不看,我都是这样写。这就是一种境界。这很好,很难得。

必须说明的是,我还不是什么文学发轫学的专家,或许我把问题看得太乐观了,也有可能。尤其是,今天这个时代的特性是我们这些上了点年纪的人不能把握的。孩子们自有他走向未来的路子,他们的未来或许并不像我们这代人那样机械,可以干很多事情。而艺术创作的道理也处在千变万化当中,谁也不要把人说死。

不过,我还是要确认这个孩子身上所具有的某种天才的。现在文坛上有所谓文二代的叫法,莫言的女儿,苏童的女儿,池莉的女儿,李锐蒋韵的女儿等等,不一而足。蒋韵和我说她不喜欢这个文二代的叫法,笛安们也不接受。但这也还只是一个叫法,他们的未来究竟能给中国的文学带来什么,现在谁都不好说。不过我们还是对他们有所期待的。尤其是,中国现在把任何事情都经济化了,文化的真正属性就产生了一点问题。中国不能都成了富人之后再去发现自己的文化丧失了,那就来不及了,因此,他们在这个时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来,这个我看是好事。我们欢迎这样的声音,因为这当中有着未来生活的希望和乐趣。

以下是我写给陈村夫妇的信:

陈村兄:贵公子的小说我看了,对这个孩子能在如此年纪就写出这样的文字多少还是让我感到有些吃惊,从小说的角度看,故事似乎还显得平淡了一点,少年的世界里也就是那么点事情,但是,让我感到难以理解的是,这个孩子是那样地具有着描述事物人物的欲望,尽管很多描写只是触及了人物的表象,如果能再深入一些,如果能再运用一些细节而不只是语言对话闲聊那样的语言去交待,如果能把故事能真正地说起来,那么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小说就好看极了。让所有生活在这般孩子周围但对他们的世界一无所知的人们都能通过小说知道这个世界里正在和即将发生些什么,他们每个内心世界的蠕动是怎么回事,那就可以说实现了创作这个小说的目的。

另外这个孩子的语言非常老练,很沉稳,很有练习,我估计这是受到了你这个作家父亲的影响,他所掌握的语言能力使很多人三十岁都无法做好的事情,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才能,这样的才能今后将很快地放大,很快地加深,很快地融合,逐渐地形成了属于他的个人的语言。除了语言之外,这个孩子从容讲述故事的心态也让我感到很佩服,这么一个小小的故事,还分成了章节,不紧不慢地讲给你听,关键的厉害在于,他尽管就是故事的讲述者,但他并没有想用这个故事去感动你的意思,你随便看就是了,我只是在说我那个世界里的一件事一个人。尽管的到了故事的结尾加上去的那种祝福式的尾巴多少还有点概念,多少还离开了小说本身,但是,我说的是这个心态太厉害了,因为他毕竟还那么小,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获得的这样从容大气的心境的呢?这个问题让我最感到兴趣。

我必须向你以及吴斐指出,这个孩子几乎就是天生的作家的材料,尽管他现在写的还不多,还稍稍有点浅,但是,这个孩子是绝对有未来的,他的未来将会为上海这个曾经出生他的城市写出点什么真正有分量的东西,这一点我现在一点也不怀疑。

这个小说先在我这里放放吧,我看看能不能安排得出版面来发表,我曾经写过文章,专门论述发表的意义。发表作品与作品是不是成功不是一个概念,发表不能说明就成功了,因为发表里面的确无法摆脱的是个人的眼光,刊物或者出版者的眼光,但是发表又是具有着其他任何力量都无法替代甚至模仿的功能,那就是具有着传递作家能力促进作家成长的功能,我是想以我们的力量来推动这个孩子的进步,鼓励他不断地尝试着书写各种他所看到听到或者想到的人和事,把思想和感觉用自己的文字和语言记录下来,把散乱的印象和对人的短浅的兴趣用艺术形象固定下来,这样他就有了继续往前攀登的勇气和兴趣,我说的传递作用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为你能有这个儿子而感到羡慕,这是非常值得庆祝的事情,因为他发轫的时间是在他还未及成年的时候,这个记忆与书写的起点是最值得纪念的。他会逐步地放大放大再放大,他将欲行愈远,一定的。

你们的朋友 心宏

2010年10月11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