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忘与尴尬的韩寒 — 阳槟灿 2010/8/17

发布日期: 七月 17, 2011 4:00 上午

健忘与尴尬的韩寒

作者:阳槟灿 2010/8/17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cef1a30100k2jj.html

———————————————————————————————————————

人生最尴尬的事情就是自己揍自己一拳。

——韩寒

一、引经据典的问题

韩寒在《通稿2003·语文的问题》中说:“真正的好文字在说服别人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举例子玩数据,更不需要名人名言之类。……很多人无论写东西或者辩论什么的时候,特喜欢把一个七八世纪前就死了的人说的一些话拿出来想当法律使。”

可是韩寒忘记了三年前他曾在他的《三重门后记》中引用了一句鲁迅的话:“文章(指《穿着棉袄洗澡》——笔者注)发表后引起一些讨论。讨论的文章使我明白了鲁迅的一句话:这世上就是有些动物,好像自己中了中庸之道,凡是跟自己观点有出入的都是偏激。”

而且我还要告诉大家的是,这句话根本不是鲁迅说过的。当然,鲁迅是说过差不多同样意思的话,出自《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悠悠然摆出别个无不偏激,唯独自己得了‘中庸之道’似的脸来。”可是韩寒却轻轻地帮鲁迅的文字做了一次大修!

我觉得一个作者在引用到别人的原话的时候,最好是做到一字不差。而且我相信,你把鲁迅的那篇原文找出来也费不了你多少宝贵的时间。我以上引用的韩寒的原话可是拿着书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上去的。我这样做只为了对我的读者负责。

二、诗歌的问题,以及延伸

今年5月1日,韩寒在其博客上发表了《新杂志的征稿信,征人信,稿费标准,投稿邮箱》。文章开头第一句话就是:“我主编的杂志向大家征稿,接受各种稿件,小说,杂文,时评,散文,人物,新闻,记事,诗歌等等”请各位睁大眼睛看好了,韩寒的杂志要用诗歌!难道他忘记了他三年前干过什么事了吗?

相 信关注韩寒的人都会知道,三年前韩寒曾经与现代诗人开过笔仗,在他发表的那篇《现代诗和诗人怎么还存在》里开头就是:“前两天这里在争吵诗不诗的问题,没 看,觉得奇怪。因为我的观点一直是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的,现代诗这种体裁也是没有意义的。”并且韩寒也在众多的公开场合发表过类似观点。

另外,他还说:“这年头纸挺贵,好好的散文,写在一行里不好吗?”可惜韩寒这回自己讽刺到了自己了,不信你翻翻他的《光荣日》,字与字之间、行与行之间、小段与小段之间,大段与大段之间的间隔是不是比别人的小说都要大两倍以上。区区十万字的小说配上几幅插图居然可以弄成186页,定价可以卖到21块钱。郭敬明的《悲伤逆流成河》整整24万字才340页,并且只比《光荣日》贵3块钱。可是我们的韩寒还一再向别人说自己为了压低自己的书价所付出的劳苦。我没记错的话韩寒还讽刺过人家的书插图太多,可是《光荣日》开篇的插图就去了九张纸。

如果说《光荣日》的排版用韩寒自己的话来形容的话,就是“每个字都被撑得方圆 一厘米大,字距更是被拉得放一个手指盖不住一个字,两个字天各一方,看一页不过是扫一眼耳!”(见《零下一度·书店(二)》)

三、韩寒现在真的不看文学作品吗?

韩寒一再表示,他已经不看别人写的文学作品,同时也说他不关注郭敬明。可是我们来看看摘自《光荣日》29页的两句话:“她正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原来秦艺也是一个喜欢看窗外的忧郁之人。”

熟悉郭敬明的朋友们都知道,“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忧郁”是郭敬明早期的代名词,而在韩寒笔下秦艺是个女的,这不是很明显在讽刺郭敬明吗?而且更重要的问题是,如果韩寒不是看过郭敬明早期的散文,他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还有更明显的,2006年 他自己在博客中写过一篇《大变》,其中一些文字是讽刺郭敬明抄袭事件的:“虽然事情过去很久了,但我一想起来就哭,还是哭,停不住的哭。这场比赛在阴雨里 和我的心情一样阴霾。我有一些小脆弱,微小得难以名状,有时候却被扩大得无以复加。虽然我以第三完赛,但是,裁判还是加罚了三十秒。但是,但是,这不具备 法律效应,我申诉了。裁判说我黄旗超车,还给我看了录象,我又哭了。这次哭的赛服都湿了。这是一场陷害,那画面里鲜艳的黄旗肯定是电脑特技。飞机起飞了, 珠海的气味揉碎在我年华的纵逝里,等我,上海的香樟。”在这段文字中,韩寒用自己的理解来模仿郭敬明的写作手法,可是,如果韩寒不是对郭敬明的作品做过很 深入的研究,他能那么游刃有余吗?

其实明眼人早就看得出他一直很关注郭敬明了,可是他就是不承认,但是他去年为《他的国》在网上连载做解释的时候,他说了那么一段话:“如 果在网络上率先全文连载真的可以赚更多的钱,那郭敬明早就这么干了,哪轮得到我。他一直致力于研究如何用最少的文字赚到最多的钱,所以,他没干的事就说明 这是得不偿失的生意。在做文字生意上,我绝对相信他,他是我们的明灯和指路人。只要向着他的方向去卖,朝着他的反方向去写,就一定能成功。”(见其博客)

就连韩寒在其骂白烨的开篇之作《文坛算个屁,谁都别装逼》中,也陷入了此尴尬:“相反,很多书卖的不好的号称纯文学作家,必须时不时考虑,我要加点吸引眼球的东西啊,我第80页要上个床(还得野外)啊,100页要同性恋(并且3P)一下啊,200页得来点暴力(必须死人)啊,400页得来点乱伦(还是母女)啊。(通常种类作者写东西还特别长,没500页打不住),440页文革一下啊。评论家一看,惊了,我操,都是人性啊,都是社会的边缘啊,都是性格的错乱啊,关心人类啊,牛逼,纯文学。” 因为我没看过那些韩寒所说的老作家的作品,所以我不知道韩寒所说是否属实。如果是,那就证明韩寒肯定看过那些人的作品。如果不是,那你就更不应该乱写人家 了,况且你还在《专家的问题》里讽刺过“一些平时看起来很有风度的人再不知道我书皮颜色的情况下大谈我的文学水平”这种现象。

韩寒,你也应该告诉世界,什么是光明和磊落吧?(韩寒曾经写过《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一文揭露白烨的罪行)

四、黄色与暴力的问题

但是,村上春树的书有一个大缺点,就是性描写太占篇幅。我不是封建,如果我封建那世上就没人开放了。只是我觉得过分的性描写没有必要。一个作家更没必要去靠这个吸引读 者,靠性描写来吸引读者的作家都是下三流(又下流又三流的意思)的。

——摘自韩寒《零下一度·眼中的树上春树》

韩寒在《文坛算个屁,谁都别装逼》中写道:“部分前辈们应该认真写点东西,别非黄既暴,其实内心比年轻人还骚动。”

但是看过《光荣日》和《他的国》的人都知道,整部书完全就是性明示。

不信我们来摘抄其中较为精彩的一段:

“王智战战兢兢坐在床脚。

麦片道:开始吧。你躺下,把衣服脱了。

王智把衣服脱去,紧张得直咽口水。

麦片说:好了,放松点,我先帮你擦下。

……

麦片说:躺平,全套,两百,我先帮你吹。

王智说:别,别,北方人才喜欢吹牛,咋南方人……

话没说完,麦片就已送嘴过去。

王智强忍说:我也有个电视机,十二十五吋的,但看着就没你这个那么大,你这个二十一吋真挺大,挺大的。

麦片完全没有理会,履行职责。

王智边说边咳嗽几声,问:这什么牌子的电视机啊。我也去买……买……这个牌子……的电视……

麦片抬起头,看着王智,久久不语,然后冲去洗手间,一分钟后出来怒道:你有没有职业道德,你他妈逼要射也不说一声,非射我嘴里你开心啊,啊!?

王智边提裤子边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没忍住,没忍住。对不起,对不起。”

——见《光荣日》(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第81页

其实韩寒自己也早有一些防备的,他在《光荣日》的开头的《几点声明》中的第二点就说:“极小部分内容并不适合18以下小朋友阅读,如有不懂,以后再看,请千万不要咨询老师或家长,以免本书被没收。”

这回韩寒真的太谦虚了,明明就是整本的性明示,却说成是“极小部分”。

总结起来几个问题,简单说就是:

1、韩寒看不起写文章引用名人名言,那为什么自己还用?并且还用错了?

2、韩寒看不起现代诗,把现代诗批得一文不值,那为什么你办杂志还要征用诗歌?

3、韩寒说现代诗空格太多浪费纸张,那为什么你的《光荣日》要做的那么“牙龈萎缩”?你不怕塞牙吗?文字又不是你的阴茎,想拉长就拉长!

4、韩寒不看别人的文学作品,那他怎么对郭敬明以及那些老作家的写作手法那么了如指掌?

5、韩寒批某些老作家写东西非黄即暴,那为什么你的小说都是“性”始“性”终?

另外我还想补充一点:

6、韩寒在博客上公开说不帮别人写序,可是他出道以来已经有两次破格。一次是帮刘嘉俊和夜X的《高三史记》,一次是帮自己的老爸的《吾儿韩寒》。实际上还有一次,可是这次他实在是做得太无耻,在一本名为《七喜》的书上的封面明明写着是韩寒和其他七位作家合著,可是一翻开来他只是写了个序而已。写了个序就算是跟人家合著,这真是开创了古今中外的先例。

或许韩寒还有很多令他自己都难以自圆其说的事情,但是我一时能想起的也只有这些了。以上几个问题,还望韩寒不吝赐教,并好自为之。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