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狼一样的对手 怕猪一样的队友 —- 免费写手 2012/1/28

发布日期: 一月 28, 2012 1:17 下午

韩寒的两个铁杆死党马日拉和路金波鞍前马后的忙活着,从之前的从容不迫到现在的手忙脚乱,先是路金波极力邀请方舟子参与讨论当面对质,本以为方舟子会无视他的邀请,谁知道方舟子的反应异常的快,当场答应并要求把对质的对象变为韩寒。方舟子这一招实在是够快、够稳、够狠。

首先方舟子知道和路金波对质是没有结果的,路金波并不能代表韩寒,韩寒写三重门的时候路金波还在河南的罐头厂卖罐头呢,一个卖罐头的销售,不卖罐头改卖书了,没有一个坚定的信仰是绝对做不到的,更做不到的是可以把书当成罐头一样来包装甭管原料是什么样,只要剥了皮塞到清洗池里冲洗干净,切块对上防腐剂和糖水,配合上漂亮的外衣一盒罐头就出厂了,当然还可以补充几句比如天山小产地之类的用干提高自身的价值和分量。

其次方舟子知道韩寒不会出来应战的,方舟子的质疑到目前为止韩寒还没有想出更好的解释办法,当年骂秃头一词时绝对想不到原来自己的屁股还有好多没擦干净的地方。出来应战面对一个博士,我想就算是韩寒没有代笼的团队也会被l句住,毕竟知识层面还是方舟子多读了几年书,多活了几年日子。一旦在电视机前面出丑,那就绝无挽回的可能性。

反观路金波在发了这个微薄之后发现有点不对劲,估计是有高人指点或被韩寒指点后删除了这条微薄,这条微薄确实是致韩寒死地的一步臭棋。还好更正的快,大家也会迅速的遗忘此事,更重要的是接下来需要转移视线,马日拉登场了。

话说马日拉是谁之前我还真不怎么认识,倒是经常和收购他时光网的继任CEO侯凯文打交道,一个典型的美国化中国人,以马日拉的阅历和智商估计是低价卖出了这个网站,现在时光网年营业额也在3-4千万左右人民币,接手了国外4大发行公司的中国官网,打算走国内代理发行的路线(这里不是打广告,只是太熟悉了忍不住随便说说)。

很多人都说马日拉是韩寒的写手,从我观察了这么久他的言论和微薄我觉得这点肯定是假的,他写不出来那些文章,但是绝对是和韩寒一个层次上的人物。出口成脏那都是家常便饭,气急败坏之类的行为也只能说明情绪控制的不好。说到情绪控制这里再插几句韩寒的几个视频里 1、面对东方卫视陈辰采访他和王朔的片段中,王朔的到来气场及其强大,一个标准的北京文痞的形象镇住了全场,韩寒为了不甘示弱,在陈辰问他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的时候,韩寒回答喜欢活好的(活,这里指的是口活或者是床上功夫之类的活)。陈辰尴尬的笑了5秒,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话,就连文痞王朔也在一旁抿嘴笑并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2、凤凰卫视采访韩寒的视频里,主持人问你喜欢安静的女人是什么意思,韩寒回答就是出去有了其他女人,她也不会说什么的那种就叫安静。

马日拉干的事情估计能把韩寒气死,韩寒多次说到有人知道其博客密码那是很正常的,绝对不是写手团队帮他写博客,是因为自己分不清“的”“得”“地”,所以需要有人帮他来改这些用词,,才会有人知道他的博客密码。但马日拉花了50元买来的文章中,韩寒当年的同学兼室友清晰的说明,韩寒从那个时候不仅自己能分清“de”,还能去帮别人写的文章修改“de”,原来人的能力是可以退化的,从小就分得清楚,大了就分不清楚了。那篇文章里也清晰的说明了韩寒在住集体宿舍的时候并没有创造三重门,是在搬到单人宿舍时写完的。这里有两个间题,不知道搬宿舍是韩寒16还是17岁的事情,需要有人考证下,因为韩寒他爸说是16岁写的,要是16岁韩寒还没搬宿舍,那就完全是扯淡了这个同学能作证。要是是17岁写的,那第二个问题就是韩寒写三重门的时候并没有人亲眼所见,也就形成了一个没有人证的死循环。文章里又说韩寒来回奔波上海和松江之间,不知道奔波的是家和学校之间还是上海和家之间又或者是上海和学校之间。但总之奔波完毕之后又和作者一起聊过三重门能火多久的间题。请问奔波是为了回去充电么?每次回去看一点,回来写一点?

韩寒要是将来倒台了一定是被这几个猪友害得,方舟子从头到尾的质疑都是用这些韩寒自己说的话,之前的采访,他爸说的话,好友的文章等作为证据,不是方舟子像狼一样的凶猛,只能是这些队友像猪一样一步一步把韩寒推向了深渊。

当然假期快结束了,我也不想把我的质疑带到工作中,不如我在这里临阵倒戈一下,如果韩寒拿出了那个用于创作收录名言的神奇小本本,我就认为是方舟子输了。我想这个小本本奠定了韩寒的写作神话,韩寒能找到从小到第三本书之前的手稿,这个诀定性因素的手抄本应该不会丢了吧,那里应该摘录了很多名人名言用于装B(韩寒的原话,我没说脏话)。所以我只要看到这个小本本,就老老实实的回去上班赚钱养家糊口。

这里说一句,如果韩粉们崇尚民主,那一定不会忘记民主的必要因素,法制和修正。修正的前提就是质疑。没有了质疑作为基础那民主也就不存在了。美国总统大选,每个候选人都要被人质疑,哪怕是小时候的事情也可能导致整个选举的失败,而那些质疑大多也都是没有实证的,老美给了一个词叫丑闻。

毛主席死的时候全国人民如丧考妣,抱头痛哭,捶胸顿足。农民放下手中的农活、工人扔下工具扑向电视机或者广播,呼天喊地。金正日的葬礼上,朝鲜民众脱下外衣给灵车铺路,以防灵车打滑,我相信这些感情都是质朴和真挚的,就如众多韩粉的表现,我可以理解。

美国有一个电影,叫楚门的世界,金凯利演的,楚门从小就活在演播厅里,每天过的一尘不变的生活也很快乐,但是众多事情的巧合让他生疑,正是质疑自己生活的真实性使得他划船最后划向了摄影棚的边缘。最后走出了摄影棚。很多人都说不管文章是不是韩寒写的,都要感谢他的文章,他的思想。我真的很想说,你们连谁写的文章都不知道,要去感谢谁去呢?如果非说有共鸣的话,那也得自己先有一部分的共,才会有鸣。非要感谢的话,不如感谢你们自己,因为你们会比自己想象的更伟大,韩寒在凤凰卫视采访中也表达了一样的观点。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