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纳方舟子的质疑要点,省得韩寒东扯葫芦西扯瓢 — 李钟琴 2012/1/28

发布日期: 一月 28,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归纳方舟子的质疑要点,省得韩寒东扯葫芦西扯瓢

作者:李钟琴 2012/1/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90ebff0100xlq1.html

———————————————————————————————————————

看了韩氏父子近日几篇博文,除了晒手稿,就是东扯葫芦西扯瓢,顾左右而言他。韩寒若真有面对公众洗刷自己的诚意,就应针对关键问题一一辩解,而不应该视公众为“笨蛋”,总是在避重就轻,言不及义。

为方便网友们了解韩寒事件的关键疑点,为方便韩氏父子答疑,兹根据方舟子博文和维基百科,归纳一下方舟子质疑韩寒的要点(截至2012年1月28日13时30分)如下:

一,韩寒的文史水平

韩寒在《第三个人》中说:“进了松江二中要住校,无父母管教,很幸福。我每天上课看书,下课看书,图书馆的书更是被我扫荡干净,只好央求老师为我开放资料库。中午边啃面包,边看‘二十四史’。”

在《正常文章一篇》中,韩寒称:“十七岁的我很幼稚,当时我崇拜钱钟书,梁实秋和陈寅恪。我从小喜欢阅读,小学的时候我的阅读量已经超过了五百本课外书。当然都是一些少儿科普和童话寓言,我几乎每两个晚上都要看掉一本书。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读各种书,这点我的同桌和老师都可以证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态,彻夜阅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法的精神》《悲剧的诞生》。”

方舟子质疑:韩寒高中只读了一年,就因为七门功课(包括语文)不及格被迫退学。《二十四史》并非一本书,而是24部历朝所谓正史的统称,共计3300卷,4700万字。韩寒以一年的时间阅读它,平均一天要读9卷13万字,而且是没有白话文注释的文言文,而且他还要上课,还要读其他的书。

方舟子谈到韩寒的成名作《三重门》的书名取自“王天下有三重焉”,那么“重”就应该读作zhong,《三重门》应该读做“三众门”。然而,韩寒在接受采访时,却把《三重门》读做“三虫门”。如果是别人,不知道《三重门》的用典,想当然地读成“三虫门”无可厚非。但是韩寒声称是知道《三重门》的用典的,为什么也读成“三虫门”?难道他把“重要”读成“虫要”?

二,韩寒的悬赏闹剧

韩寒提出悬赏2000万的博文,不断进行修改,修改后的版本与最早的版本出入较大,方舟子质疑韩寒没有诚意,而是一场闹剧。

在《我的父亲韩仁均以及他的作品》一文中,韩寒又称:“一开始,他们说我有团队,并重金鼓励网友举证,结果千万网友中没有人能举证出身边的亲朋好友属于我的写作团队……”由当初自己悬赏,说成是质疑者悬赏。

三,韩寒的写作能力

韩寒认为自己是“有特别天赋的人”(《南方都市报》2002年11月13日),这当然指的是写作的天赋。韩寒的父亲韩仁均也这么认为,在《儿子韩寒》一书中,他写道:“二三年级的时候,韩寒写作文就开始‘虚构’情节,他似乎从未为许多小朋友都感到头痛的写作文头痛过。”

方舟子质疑道:一个有文学才能的学生,如果偏科,一般也是理科不好,文科一般不会太差,语文尤其是作文更不应该差。小说、散文都写得了,还会怕命题作文?所以韩寒以前接受采访时,只说自己偏科理科不好,但是作文好。然而实际情况是,韩寒恰恰是语文比理科差,作文尤其差。请看韩仁均的回忆:“中考前是初中生最‘黑暗’的一段日子。尽管韩寒‘恶补’了几个月,而且数学还考到了114分(满分120分),但终因语文作文扣分太多而只得90多分等原因,总分只考了460分……”最后韩寒是作为体育特长生(曾得过金山区中学生男子3000米长跑第一名)上了松江二中的。上了高中后,韩寒的语文仍然经常不及格。最后因为七门功课不及格、语文只得40多分而退学。为什么一个文学天才的语文成绩、作文成绩如此糟糕?

四,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之谜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称是韩寒告诉他新概念作文大赛一事,并给他看参赛作文,最后韩寒将自己的文章寄给主办方。但韩寒2006年11月26日在东方电视台新闻娱乐频道《可凡倾听》节目的访谈中却称自己不知道新概念作文大赛一事,是父亲帮他把文章寄出的。两者说辞存在矛盾。

另外,出题人李其纲说是把一张白纸揉成一团塞进杯子,韩仁均称李其纲将一团很厚的道林纸捏成一团,韩寒说是一张布放进杯子。各方说辞不一,方舟子称即便是前两者所说的纸,经实验表明,放进杯子中也不会下沉。对于参赛的作品《杯中窥人》一文中将拉丁文Corpus delicti,错写为Corpusdelieti,方舟子由此怀疑韩寒是因默写错误造成。

《杯中窥人》一千余字,用较为工整的行书写成,即使照抄一遍,也要用到30分钟左右的时间,韩寒的实际的写作时间只有一小时左右。韩寒近来写作并不以手快著称,韩寒曾说一篇回应别人的2000字文章都要花上10小时,何以对比如此强烈?

《书店》一文:韩寒写于初二的《书店(一)》和写于高一的《书店(二)》中关于性的描写,都表现出了中年人的恶趣味,这与中学生韩寒的实际年龄不符。

五,韩寒创作《三重门》之谜

韩寒于2012年1月25日5时在博文《〈光明和磊落〉——我的手稿集》(未修改版本)中,声称自己17岁时为了此书,花了整整一年多时间,白天到深夜,课内到课外,周一到周日,甚至连体育课都逃了来创作。而2006年11月26日,韩寒在东方电视台新闻娱乐频道《可凡倾听》节目的访谈中却称课余都在玩,只在课内时间写作。

韩寒2012年1月18日16时59分发表的博文《正常文章一篇》中,称创作《三重门》时,周边的同学都知道,但在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节目中,却对陈鲁豫说是在无人的情况下创作的。

韩寒在接受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的采访时,被问及为被问及为什么《三重门》取这个书名,回答说“忘了”。对此他最近的解释是,他并不是真忘,“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帮笨蛋”。但是在其他场合,韩寒也经常用“忘了”来回应对《三重门》的提问。2005年11月30日《南方日报》报道:“昨日,中山大学附中的阶梯教室里挤满了300多名学生。……在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对话时间里,不断有学生请他谈谈此前写作《三重门》等成名作品的心得和体会。但韩寒大都以一句‘我忘了’或者‘我不记得了’含糊作答,这引起一位女生对其创作态度是否严肃负责的质疑。对此,韩寒仍然轻松回应:‘我记性不太好,写过的东西就忘了,但我对读者是很负责任的。’”

方舟子质疑:韩寒为什么大都以一句“我忘了”或者“我不记得了”回答对《三重门》等他的成名作品的提问?一个作家对自己的成名作品的记性如此之差,这不是很奇怪吗?

韩寒在2007年接受《南方人物周刊》以及凤凰卫视《非常道》节目中,称自己从来没看过《红楼梦》,但在《三重门》中却有对《红楼梦》的描写。

六,韩寒散文《求医》分析

在1999年韩寒上高一的时候,给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寄去两篇文章,受到评委们的重视,得以参加单独为他举行的复赛,获得一等奖。这两篇文章中有一篇是《求医》。韩寒的父亲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说,这篇文章是韩寒根据自己得疥疮的一次真实经历写成的。文中也有“她看看卡,认识我的名字‘韩寒’”的说法,说明叙述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经过。方舟子认为,这篇文章的内容却表明,这次求医不可能发生在韩寒身上,这篇文章更不可能是韩寒自己写的。

《求医》中说:“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上说,故意念错一个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场侮辱。”英语不及格的韩寒突然直书英文书名,书名中还有一个罕见的英语单词,似乎直接读的就是英文著作,可能吗?

韩寒在回忆中小学生活的小传《第三个人》中明确说自己不读中外名著,特别是这类翻译过来的长篇小说:“我无书不看,只是有一个怪癖,唯中外名著不读。那时我就觉得好些特被人推崇的长篇小说文笔拖沓,太强调思想性,而且有的翻译得半生不熟,读了几本后就觉得是浪费时间。直到现在,我还没读全过一本外国名著。”但是在《求医》中却引用了屠格涅夫两部长篇小说中相关的细节。

《求医》中有这么一句话:“我曾见过一个刚从大学出来的实习医生,刚当医生的小姑娘要面子,……”

方舟子认为,韩寒那一年17岁,而一个刚从大学出来的实习医生年龄应有23岁左右。一个17岁的人怎么可能称比自己大6岁的人为“小姑娘”?只有像韩仁均这样的中年人或更年长者,才会这么叫。

方舟子又从韩寒在《求医》中自述的症状,通过医学分析,得出结论:“文中所述的这种全身奇痒却又没有特定痒处的症状,更像是肝炎诱发的。肝炎造成肝功能损伤,导致血液中的胆红素升高,在皮肤下沉淀,刺激皮下神经末梢,导致全身上下都瘙痒难忍。”“所以该文所写的,其实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或更早)一位肝炎患者在一家小医院的求医经历,而不是韩寒作为疥疮患者在1999年的大医院的求医经历。作者的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