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证明韩寒的真伪并不难 — 关中儒者 2012/1/29

发布日期: 一月 29,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其实,证明韩寒的真伪并不难

作者:关中儒者 2012/1/29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70109.shtml

———————————————————————————————————————

最近,关于韩寒的真假问题闹得沸沸扬扬,韩寒本人也开出了2000万元的悬赏以证明自己的作假。看的多了,忍不住自己也想开个帖子,说点想法、出点主意。

某不才,恬为一所大学教授。凑巧(或不巧)的是,多年来我也是酷爱藏书和读书。但近几年来,一是因为家里没地方存放,二是因为电脑技术的发展使部分纸质书籍成为鸡肋(尤其是工具书,如《中国大百科》、《汉语大词典》、《汉语大字典》等;真正需要深读的,还必须是纸质),三是因为新出的书往往水分和垃圾太多,四是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忙碌,买书的量大大减少了。但即使如此,我的藏书量在这所大学里也算是数一数二吧。

但惭愧的是,我的水平很有限。套用苏格拉底的一句话就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一无所知。”不过,常识告诉我,要想做好某些事情,总要花些时间的。比如,想把车开好,总要一天一天的练(或许跑车要容易些?);想要读书,总要一页一页的读。更重要的是,有些书,如果没有必要的人生经历,是不可能真正明白的。既然韩寒学贯中西,那就随便各举一例吧。

一个是我初三14岁时读托尔斯泰的《复活》,现在翻开还有当年随手在页边写的一些感想,现在看来真是幼稚的令人汗颜。当时买这本书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它的定价只有2元多,且书摊上只卖8毛。那是1986年的春天。最恼人的是那些拗口的人名。至少现在还记得男主角叫聂赫留朵夫,还有开篇那个炎热的夏天。当时的我,虽然幼稚,但至少到了青春期,隐约知道爱情的甜蜜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很难想象若是再早一些,说句难听的,还没有首次梦遗时,能把这本书认真读完。就像贾宝玉若是没有第五回的“初试云雨情”,便不可能有以后的故事。

这还是文学作品,若是更为抽象的哲学、史学、社会学、政治学(不是政治课)等,就更需要人生阅历了。大体说来,以著名的商务版“汉译学术名著”为例,不到25岁左右,是很难深入理解、甚至入门的,其中就包括孟德斯纠的《论法的精神》。

第二个例子,就说说儒家最重要的经典《论语》吧。《论语》里的话,从字面上理解并不是很难,因此往往被西方的哲学家轻视。但真的是如此吗?以其众所周知的开篇一段为例,“学而时习之……”,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论语》中那么多的经典语录,为什么要把这三句放在开篇?真的仅仅是偶然吗?还有,颜子之乐和曾子之乐,当如何取舍?没有做过饭的人怎么能理解“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真实思想?……等等。说实话,我甚至在30岁前都不怎么觉得《论语》有什么大不了的,真不知道一个高一的孩子如何真正读懂。难道就是高考中的古文翻译?亦或是靠于丹的讲解?这里不是讲《论语》的,有机会再专门交流吧。真是太为难一个尚未涉世的孩子了。

说这些,无非是想说明一个常识,即使是伟大如孔子、托尔斯泰、马克思、鲁迅等,其思想的成熟必须经过一个过程,5000年的人类文明史概莫能外。可以横空出世一个刘翔或丁俊晖(这也要艰苦训练),但不能横空出世一个孔子或苏格拉底。

其实,证明韩寒真伪的方法并不难:某虽不才,若是有机会和韩寒面谈2小时,基本能得出结论。若假,不会要他2000万的;若真,也算是人类一大奇迹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