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式游戏规则(六评) — 余亮 2012/1/29

发布日期: 一月 29, 2012 5:00 上午

观察者-观察者推荐- 韩寒式游戏规则(六评)

作者:余亮 2012/1/29

http://www.guancha.cn/html/49898/2012/01/29/64770.shtml

———————————————————————————————————————

向法庭起诉这事,我看恐怕连韩粉们都会有些不知所措——原来韩老大还有什么事情要去体制内法院解决啊。以往一向在网上呼风唤雨的,这回也得钻进官家的龙王庙烧香,真是龙年新气象。

———————————————————————————————————————

年前写了五评韩寒。眼看这出大戏进入狗血剧阶段,也就不想继续写下去。春节期间专心陪家人、看好书,珍爱生命,远离网络。我早说了韩寒这人有无趣的一面,别看平时针对别人时候油嘴滑舌挺风趣,一旦轮到自己头上马上呼天抢地、狠劲毕露,甚至还要叫官府给自己做主。这种高级小市民作风我在上海见多了。至于质疑韩寒代笔这事,我本来就觉得不重要,谁爱玩玩去,只是希望韩寒得像赛车一样,要hold得住才有品。没想到春节回来一看,号称不再理睬方舟子的韩寒不但继续理睬,而且真把方舟子告到官府,对薄公堂。到底是韩寒,到底是上海人。

向法庭起诉这事,我看恐怕连韩粉们都会有些不知所措——原来韩老大还有什么事情要去体制内法院解决啊。以往一向在网上呼风唤雨的,这回也得钻进官家的龙王庙烧香,真是龙年新气象。

微博上每天那么多大大小小的质疑和造谣,还从来没人去告过状(范冰冰那事还不是因为网络先起的),南方有大报甚至宣称造谣有理,反对用辟谣抹黑造谣。造谣尚且如此待遇,更别说一般质疑了。这是第一次,由一位多年反体制的自由主义青年偶像把网上的质疑变成体制内的诉讼案。套用毛泽东当年的话:“事情正在起变化。”嗯,我使用这句话,一定让大家联想起1957年了。

1957年,那是一个春天,中央号召全社会向党提意见,帮助党进行整风,欢迎大鸣大放大字报。知识分子最来劲,提了很多好建议,也有不少夹带私货的,有些甚至要求轮流坐庄国家政权。毛泽东便起了警惕,说事情正在起变化,提建议变成了向党进攻。于是开始反击,很多放过炮的知识分子都倒了霉。这段历史后来一直被公知们诟病为政府“引蛇出洞”迫害知识分子的阴谋。历史很复杂,究竟是中央有预谋先放后收,还是部分知识分子得寸进尺招来反击过当,一言难尽,独立学者沈志华先生在《港版共和国史》反右卷里就详细梳理了当时的大小矛盾以及国内外急迫形势。我以前相信引蛇出洞论,但是这两年看了公知们的种种表现,类推当年就不免有些怀疑,指不定是谁惹事的呢。无论如何,今天的我们作为“打假韩寒”风波的亲历者,亲眼看见韩寒是怎样引蛇出洞的。

韩寒当然有权利走法律程序。麦田那种阴谋论的质疑,我一开始就不赞同(见三评),但是韩寒自己抛出了2000万的天价悬赏来鼓励大家查他有没有代笔,要知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范冰冰再加2000万,你们用4000万激起了大家的斗志,又正逢春节,群情高涨。虽然大家也知道你就是放个卫星而已——你有悬赏公证吗?你有冻结存款吗?不就是发狠赌誓嘛,连自己女儿都捎上了。大家也就当你抛绣球、玩声段,干脆一起陪你玩好了。4000万泡沫指引下的质疑取证就此展开。方舟子根据韩寒的文章细节做推理,他完全有这个权利,我也欢迎任何人根据文章细节质疑我的这六评都不是我自己写的。

但没想到韩寒现在突然不玩了,向法院起诉了,给别人画的2000万大饼要兑换成10万索赔了。是你放卫星吸引了别人来打靶,然后你又声色俱厉告到法院,这不是引蛇出洞是什么?这不是钓鱼执法是什么?韩寒以自己的作风证明,不但革命不能搞,连网络民主和言论自由都玩不起。

按照韩寒在《我的2011》里说的,他对这个政府的态度是“就要推翻它”。从韩寒以往博文来看,政府是危险的,体制是完全不可信的。现在韩寒竟然要走进体制内法院的大门,最终求助于体制。哦,对了,韩寒在《谈革命》里已经说了,他现在改变了,开始走稳妥路线了,这正好给了自己一个向法院求助的台阶。我觉得起诉对韩寒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韩寒输了,那韩粉们就可以说这证明了体制的黑暗,如果韩寒赢了,那韩粉们就可以欢呼这是法制的进步。韩寒永远是左右不吃亏的,可怜上海法院却要接手这么一件烫手活了。

看看今天的舆论形势,因为八卦和质疑就要进法院,因为批评了部分香港台湾人就被要求开除教职。明明我昨天刚听见台湾民主天后龙应台说过:“民主就是发表了任何意见不怕有人秋后算账。”可是刚过完年就开始算帐了。我认为,方舟子和广大网民不用担心,虽然韩寒们将率先走进体制的大门,但质疑者的守法程度一向是公知们不能比的,你去庙里烧香,我们继续在网络上依法毁神。

不过,我说事情在起变化,并不只是要大家想到1957年、想到钓鱼执法、想到秋后算账。更大的变化其实前面也说了,这里展开一下:曾几何时,意见领袖们在网络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要高铁缓建,高铁就缓建,要红十字俯首,红十字就俯首。意见领袖与有志青年们一起感受到了网络自由带来的力量,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所向披靡,若有神助。网络不需要任何外在法律规则,网络自己就是规则。网络拒绝接受任何外在权力的裁断,一人唾一口就能淹死你。网络世界可以裁断现实世界,网络政治可以影响现实政治。但是现在他们发现,网络之神并不一定只属于自己一方,说不定哪天野火会烧到自己。韩寒发现在网上明显搞不定方舟子了,于是要求助公堂了。这等于承认有一个可以约束网络的外在权力,这就好比承认有一个外在于宪法的权力,它有权对宪政搞不定的事情做出决断一样。这可是政治气象变化的风向标。这股风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尝到厉害的网络意见领袖们。

无论如何,韩寒都比同党聪明。他过去在诸如钱云会事件中就一直没说狠话,没有放纵自己本可以享有的网络任性,现在也就可以强调规则。相形之下,你看韩寒的双子对偶路金波就舍不得网络的野路子,他在博客公告韩寒起诉方舟子的时候说:“至于对方舟子该如何处置,请看韩寒明天的最后一篇文章。”这话真令小资们也有点害怕了,活脱脱一副黑老大口气,活像上世纪美国白人私下决定如何处置黑人——是上绞架还是进油锅一样。你有资格决定如何处置方舟子吗?我调查了一些办公室白领,他们一如既往支持韩寒,但是普遍认为路金波这次很掉价。所以,到底是中产阶级,还是要规矩的。

前些日子,《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发表杨文荣与李世默合作文章《中国的平行网络空间》,对中国的网络世界提出新观点。他们引用系统论里“个体发育机制”(ontogenetic)与“种系发育机制”(phylogenetic)的对比来解释中国网络空间:网络自由就像一个菌落种系的发育机制,各个细菌无规则生长。无规则也意味着更多灵活性与创造性,但这些灵活性要想获得长久的保存和发展,就要回归个体系统性,就像人的个体,各种生理器官按部就班互相配合,才能保证个体生命的稳定持续。他们认为中国网络空间一方面具有自由的种系发育机制,提供了较为宽广的言论表达渠道,高效地向政府传递社会信息、动向,一方面这种自由又不可以失控,需要有如同个体发育机制一般的规则来维持其稳定性,使其不至于发展成“推特革命”那样的菌落瓦解事件。

当然,公知们是希望充分发挥“种系发育机制”的瓦解功能的,他们以为瓦解的只会是政府,没想到也会瓦解他们自己。他们也没想到韩寒从革命、民主、自由三篇开始,主动要求一种稳定机制了。在面对麦田等的非常规攻击时,他也主动诉诸于法律管制,将意见领袖的裁断权力让渡给政府机关。网络政治将在现实政治中获得裁断。悲耶?喜耶?

我以为,如果这个规则是以韩寒们的方式建立起来,那么对公知们不一定是悲,对大众却绝不会是喜。这个我在五评里也谈过。赛车者、爱狗者、禁乞者的民主世界不是我们需要的美好世界。网络需要自由也需要规则,但我们必须参与到自由与规则中去。

对于那些被惯坏的小资皇帝,如果放任他们这样“处置”方舟子,以后处置我们这些小人物就更不在话下。有网友通过技术手段揭露,最近一直被方舟子打假的罗永浩有伪造“方舟子聘用网络水军合同”的嫌疑。是的,只是嫌疑,群众的心里有杆秤,一直在嫌疑谁是流氓谁是君子。他们的流氓在运用“自由”展开无规则攻击,他们的“君子”则运用法律展开规则强制。法院会怎样做,我们拭目以待。

数年前韩寒以一句“文坛是个屁”震慑作协,如今,作为这个“屁”的一部分,《萌芽》主编李其纲们也站在韩寒一边,向法院起诉麦田。没错,文坛是个屁,这个屁将载蠕载袅、余音绕梁地尾随着韩寒一路顺屁溜进法院。

商业作家系统原本看上去像个自由的“种系发育系统”,但是在韩寒事件面前,我们发现他们其实属于一个相当稳定的“个体一致系统”。石康、慕容雪村等小小资作家纷纷跳出来挺韩。

谁站在方舟子一边?我并同意方舟子的所有观点,我之前也从没有质疑过韩寒文章代笔,甚至为韩寒辩护。我比韩寒更早指出,很多作家在摄像头前的口才就是不如在写字台前的文笔,不能因此说韩寒的文章就是代笔(见四评)。不过现在我真希望我也曾质疑过韩寒文章有代笔,这样我也可以像麦田、方舟子和所有质疑韩寒的人一样共同面对着被起诉的风险,共同参与法律规则的博弈,构筑我们自己的个体发育机制和种系发育机制。所以我前面特意质疑了一句韩寒有代笔嫌疑,以方便韩寒起诉。所有质疑韩寒的千千万万网友们,你们也不妨主动要求被起诉,一起站在被告席上。当韩寒无趣地走向了公权力,我们却不能允许“无趣”发展下去,主动要求被起诉吧,就算上不了官方法庭,还可以办模拟法庭,演活报剧,让有趣继续。为了民主、自由、法制,我们愿意主动上钩!

作者为观察者网特约评论员,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新浪微博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