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神化的破灭是中国教育的福音 — 水博 2012/1/30

发布日期: 一月 30, 2012 5:00 上午

韩寒神化的破灭是中国教育的福音

作者:水博 2012/1/30

http://zbt92.blogchina.com/1240329.html

———————————————————————————————————————

新年伊始,网络名人韩寒被打假专家方舟子盯上了。即麦田怀疑韩寒的成名作是其父代笔之后,方舟子连续发了几篇文章,质疑韩寒的作品,可能不是他自己独立完成的。方舟子不愧是打假的专家,所发的文章确实很有说服力。看过方文之后,难免让人感到韩寒的作品确实与他本人表现出来的实际能力相差甚远。再加上韩寒作为当代具有典型意义的文学天才,居然在上学期间经常是语文不及格;韩寒和其父在很多具体问题上相互矛盾解释;以及在媒体记者问韩寒其成名作的小说《三重门》的名子的寓意时,韩寒居然说他自己给忘了。所有这些,都不能不让人怀疑,韩寒的成名作,确实不像是他小时候自己写的。

然而,对于这样一件引人关注的打假事件,社会上的反响确实非常不同。有的人认为这是方舟子博士对社会进步做出的又一重大贡献,也有人认为方舟子不该打一个孩子的假。例如,一位名叫解滨的网友所发表的《看韩寒方舟子掐架有感》文章,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他的理由是中国社会造假,已经相当的普遍,所以没有必要跟一个孩子过不去。用作者解滨的原话来说“这年头中国的事情有几个不是假的? 只有造假这件事是一点也不假的。”。解滨还认为:即便韩寒的背后有一个炒作的团队,也不值得去深究。因为,为了出名和获利,进行商业炒作的行为在中国已经非常普遍了。特别不能让人理解的是,作者竟然还故意以“文人相轻”来解释方舟子的质疑和揭露造假的行为,完全混淆了社会的正义。

客观的说,方舟子与韩寒的论战,对我们这个造假成风的社会有极其特殊的重要意义。社会造假成风,并不能代表造假,就是合理、合法的。韩寒的造假(尽管目前还不能完全认定)决不仅仅是一个孩子的问题。要知道,他不仅曾经是很多当代青年学生的偶像,而且还是一个批判应试教育的典型。可以说,韩寒的成功曾经颠覆了整个中国教育的理念。自古以来的提倡的“头悬梁,锥刺股”的勤奋学习方能成才理念受到了严峻的挑战,“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警世名言,成为了一句笑话。似乎韩寒的神话已经证明了:学生不学习,考试都不及格,也可以有才华,也可以成功,也可以赚大钱。然而,当我们今天突然发现,所有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商业骗局,我们当然要震惊,当然应该反思。原来不学习,玩出来的不可能是天才,只能是骗子。

从这一点上看,我倒是觉得方舟子质疑韩寒,恐怕是他比以往任何一次揭露造假,有更重要的社会意义。这将是一场拯救我们下一代被“天才”欺骗的重要战役。尽管目前关于韩寒的成名作是否存在造假,还没能得到最后的认定。不过,各种迹象已经表明,所谓玩出来的“文学天才”的确是不存在的。特别是韩寒在遭受到质疑后的某些表现,已经明显的让人们感觉到,他的水平和素养确实不太高。否则,也用不着靠“骂人”来为自己辩解。更可笑的还有,最近居然还出现了,韩寒要起诉方舟子名誉侵权的怪事。根据双方的言论内容,在常理看来,应该是方舟子起诉韩寒骂人才对。

不过,当前利用司法的腐败,达到为造谣和造假者“正名”的事情,在我国还是屡见不鲜的。武汉某法院就曾经判决方舟子揭露肖传国造假的行为违法、侵权,最后还是肖传国自己不争气,在暗地里顾人行凶,以至于把自己送进了班房。如果韩寒肯把2000万的悬赏金,投入司法运作,这结果还真有点难预料。

总之,我觉得搞清楚玩出来的“天才”是否存在的真相,关系到我们教育下一代的方向。韩寒神化的破灭,绝对是中国教育的幸事,也可以说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幸事。我们应该明确地告诉我们的下一代,不勤奋学习、玩出来的“天才”很可能是骗子。“名人”、“偶像”神马都是浮云,在我们这个造假成风的环境里,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附:参考文章《看韩寒方舟子掐架有感》

文人相轻,国人挥之不去的麦田怪圈

作者:解滨

新年伊始,网上无大事,大家都闲的无聊。天王巨星赵本山被踢出春晚,革命教授孔三妈骂人是狗,反美斗士司马南在美国被夹头,都没有让网民们high起来,大不了就是一点瞎起哄而已。 但最近几天有一件事确实让网民们high起来了,这就是这几天疯传的“2012年开年大戏”。

这场戏是这样开演的:本月15日,一位叫“麦田”的发表了一篇长文《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质疑韩寒的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是因为其父韩仁均与考官李其纲是大学同学,而韩寒的成名作《三重门》是韩父代笔,韩寒2008年后的所有博文都是由枪手捉刀代笔,韩寒的形象是韩仁均和出版人路金波领导的一个团队打造出来的。换句话说,韩寒其实是一个虚伪的偶像,是一个团队包装出来的商业产品。

麦田的文章把韩寒推到放大镜之下,风口浪尖之上,很快就吸引几十万个点击,并被广泛转载。 竖日清晨韩寒发博文反击,悬赏2000万元悬赏任何捉刀代笔的证据。影坛巨星范冰冰则再添2000万元以表示对韩寒的支持。 在72小时内,打假天王方舟子加入到质疑韩寒的队伍之中,指责韩寒删除证据,缺乏诚意。麦田也发出第二篇文章,加强对韩寒的炮火,至此事态全面扩大。 18日下午,韩寒再发博文《正常文章一篇》,对麦田和方舟子予以犀利反击,并在博文结尾列出了欧阳梦粥统计麦田博文篡改数据、马伯庸科普“阴谋论”、路金波分析代笔可能性、新概念大赛考官李其纲回忆韩寒写《杯中窥人》详情等文章链接,特别是韩寒车队队友王帆的博文,针对麦田给出的数据,详细解释了韩寒在比赛期间到底有没有空写文章。

18日晚,战情急剧扭转。麦田发文对韩寒、韩仁均、李其纲等人致歉,承认对韩寒的质疑证据不足,并承认其“不专业”, “可能产生了误导”。 数小时后韩寒表示接受麦田的道歉。麦田的突然道歉使方舟子十分尴尬。 韩寒在博文中一边表示接受麦田的道歉,一边调侃方舟子:“我比较担心方舟子老师。因为方舟子老师登台唱了几句,刚准备要唱高潮部分,被人切歌了。” 对此,见惯了大场面的方舟子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越战越勇,连发十几篇博文深入分析韩寒背后有团队为其代笔和策划的可能性。 韩寒第四次更新博文,不但狠狠地反击方舟子的质疑,还列举了其五宗罪,甚至痛批其文字是脏的:“您作为一个打假者,为什么要造假和传假?” 韩 寒的《人造方舟子》一文,火力相当猛烈。 但国际知名打假勇士方舟子并非等闲之辈。此时此刻,方舟子几乎每几个小时更新一次微博,而其攻击韩寒的博文也越来越犀利。 “韩粉”和“方阵”之中本来有很多人同属双方阵营,但这一次他们反目成仇,同室操戈,大打出手,骂声震天。

中国的2012年网络大战开场了!

我费了两天的功夫,终于把双方的檄文读了一遍。 我的结论可用两个字概括:无聊!

这场网上掐架,既没有什么学术意义,也没有任何社会意义,更没有一点政治意义,纯粹是一帮文人墨客们吃饱饭没事干,搬弄是非。

麦田是谁? 我不知道,我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个人。 骂韩寒确实让他这个无名之辈出了大名。 这年头靠骂名人出名早就不是什么绝技了。靠骂名人打知名度,成名后再反戈一击,拨乱反正,将恶名洗白,这种把戏在中国的网络上不知上演了多少次。 方舟子这位网上巨侠岂能对此毫不知情? 居然那边一有人骂韩寒,方巨侠立即跟风。我说老方你打假起码也要看清楚了再打。 就算韩寒有假,那麦田就没有假吗? 这年头中国的事情有几个不是假的? 只有造假这件事是一点也不假的。 普通老百姓可以被蒙在鼓里,你一个国际知名的打假专业户难道对此基本国情也有所不知?

对,韩寒也许有可能是团队策划的产物。 韩寒的成名作也可能有点猫腻在里面。 So what! 那麦田靠骂韩寒打出知名度的那篇文章难道就不是团队策划的产物? 我就不相信他一个人能够把那么多的信息如此严丝合缝地弄到一起。 你方舟子的很多打假文章不也是参考了你的粉丝在你的网站上发表的文章而写出来的吗? 没有你那个国际专业团队,你的打假工程至少要缩水四分之三。

是 的,方舟子说韩寒的那些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你看韩寒的文章、作品和书籍,都是头头是道的。 但你一听他开口讲话,却很少听他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来。当然,你可以说这是因为他的演讲能力很菜鸟。 但我也许会理解为他脑袋里空空如也。 假如他确实脑袋里空空,却能写出那样出色的文章和作品出来,确实有点邪门。 有人说韩寒是一个赛车手,有人说他是一个作家。但不管人们怎么说,人们有一个映像却是挥之不去的,这就是他韩寒是个high school sweet heart。 无论你方舟子怎么说,韩寒他那张脸不是假的吧,他那个发型不是假的吧,他的微笑不是假的吧,他是一个high school dropout,这该不是假的吧? 这些就够了! 即便他是个傻瓜,人们还是喜欢他,还是爱他,人们就是喜欢这个high school dropout,你能拿他咋地?

去年韩寒的“三论”(《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确实也让俺惊掉了下巴,笑掉了大牙。 但俺转而一想,他不就是个high school sweet heart吗? 你也可以说他就是中国的Justin Bieber。 你老方跟他这么一个孩子较真,你不是吃饱饭撑的又是什么?歌手 Justin Bieber 难道没有一个团队在精心包装他? 那个Hannah Montana小MM,连名字都是精心包装出来的,你要不要打她的假? 你自己不靠你的团队作业,能有你的今天吗? 设想某一天霍金突发威,要对Justin Bieber打假了,美国的老百姓会怎么想?

我说老方啊,你就连韩寒那个即兴作品《杯里窥人》 里面说的是纸还是布,都要来个打假。 甚至细致到了调查当时扔进杯子里的是一张道林纸还是一张擦屁股纸的地步。 老方你有那个必要吗? 你也太低估网民们的智商和情商了。要顶真起来,你这个生物学博士,数理基础还真有些不过硬,你也十几年没做过什么像样的科研了,谁也没跟你顶真过,你就别 拿一个连高中文凭都没有的赛车手开涮了好不好?

叫我看,这个所谓的“2012年开年大戏”,还不如叫“2012麦田怪圈”更加贴切。 麦田,就是那个自称“本人从事IT行业,过去现在将来都不会靠文化吃饭,也不靠此文求名牟利”的一夜成名的混混。怪圈,就是那个中国的文人相轻的怪圈。

中国的文人,向来可以根据其习性分为四大类:御用文人、穷酸文人、清高文人、厚黑文人。 自 打盘古开天地,不管是哪一类文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散发着一种中国文人特有的酸臭或恶臭。国人都知道:同行是冤家。这个道理外国人也许不明白,但在中国却是 天经地义的真理。 文人靠笔杆子吃饭,就会有竞争,在中国这种竞争的产物之一就是文人相轻。这既是古今文化界的顽疾,也是文人酸腐本质的体现。这个词语最早见于三国时期魏文 帝曹丕的《典论·论文》: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固小之,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夫人善于自见,而文非一体,鲜能 备善,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理话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见之患也。” 曹丕贵为天子,说这话是中肯的。古代文人相轻的例子不胜枚举。 南北朝时期的溫子升、邢邵和魏收被称为北地三才,都在当时的文学界大有名气,但三人互相看不起,常常指責對方。甚至为文风上的模仿或者辞句上的一点异议, 例如,就为要说“偷”还是“作贼”,邢邵和魏收两人吵得不可开交。

历朝历代,文人们不论贵贱,大凡都跳不出相轻的怪圈。贵者如文豪班固,贱者如鲁迅笔下的文丐孔乙己,在穷愁潦倒性命难保之际,还不忘以自己知道“茴”的四种 写法而小看别人。古往今来,文人互蔑而引发的纷争多如牛毛。宋代的司马光、王安石和苏东坡就互相倾轧了大半辈子,秦代的李斯甚至囚禁并逼死了老同学韩非。 晚唐诗歌大家杜牧曾诋毁白居易元稹,李清照也曾攻击过苏轼等等。 鲁迅算是一个清高文人吧,笔下创造过阿Q、孔乙己那样的形象,但他自己同样跳不出那个怪圈。他和同是左翼文人的“四条汉子”(左翼文人阳翰笙、田汉、夏衍、周扬)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毛泽东可以算是一个厚黑文人吧。 他得天下后,整死了多少个文人? 就别提孔三妈了,他连文人都不是,最多只是个文痞。

方舟子在大众眼里本来不是一个文人,而是一位科学家。 但这次他是以“福建省高考语文第一名” 露面的,这就不能不让人对他刮目相看,重新认识了。既然你要当个文人了,就不免染上中国文化的痼疾,散发一点中国文化酱缸里的特殊酸臭。 谁要你不请自来,跳进那个大酱缸里的? 退一万步,就算你成功地把韩寒变成一根酸菜了,叫你这么一搅和,你自己也变成那个大酱缸里面的一块臭豆腐干了。 本来你老方也许是悬崖上的一座巨石的。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