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即有其合理性,猪一样的队友呢?—- 免费写手 2012/1/30

发布日期: 一月 30, 2012 1:43 下午

现代综合进化学说认为进化是群体而不是个体的现象,物种个体的变异并不能代表整个物种的进化。

2010年,路金波在微博里说,他非常喜欢方舟子并且愿意盲目的相信方舟子,如果这个时代有1万个方舟子,这时代会更真一些。

同样在这一年,韩寒接受采访(貌仪是看天下),记者问韩寒如果有一天你俩打架了是什么场面。韩寒回答:我就直接道歉,甭管他说什么。

韩父在2000年的作品中所表述的内容和近期在博客上表述的内容截然相反,到现在也不知道是韩父先知道了新概念作文的比赛还是韩寒先知道了这个比赛,但我想说的是这一点都不重要,这个群体还有很多人。

赵长天06年接受了几次采访,分别表达了如下几点:1、和韩父很熟(韩父表示躺着也中枪,在韩父的文章中已经表态参赛前完全不认识萌芽的任何人)。2、为韩寒上大学保送的事情和韩寒谈过,韩寒也表示希望上大学。3、参加初赛和复赛的文章都是看着韩寒写出来的。4、而后的采访又说初赛的作品是寄来的,复赛的作品中午吃饭去了回来韩寒就写好了。5、韩寒的三重门的出版是其帮忙协助的。

韩寒说写三重门的时候路金波还在河南卖罐头,路金波说这事不对,98年的时候在西安搞网络呢,只不过老板旗下有个食品公司临时帮忙而已,韩寒就是随口一说。

韩寒的金同学文章里说,学校为了让韩寒更好的创作,在第二次高一时候给韩寒分了个单人宿舍。韩寒另外一个同学又说韩寒在第二次高一时是在肯德基里创作的,韩寒退学该不是因为学校没有给他一个肯德基而只给了他一个单人宿舍吧?

韩寒说自己的博客密码给别人,是因为自己经常写错“的得地”,在马日拉花了50元买来的金同学的文章中也说到了这一点,只不过这次分不清“的得地”的是金同学。

乾寒在采访中说不记得三重门什么意思,现在说当时不屑回答。

韩寒以前说从来不看名著,现在却不停的在证明自己看各种名著。他的周末不是在踢球就是在写作,至于是踢球还是在写作那要看他接受采访时候的心情。他说自己彻夜通读二十四史,后来又说读和看完是两回事。他在杂文集中说,中国的教育体制有很多的间题,讲述种种上学时遭受的对待以及应试教育的悲哀,在采访中说从学校退学是想在学校把他开除之前争取一个主动。现在他说想要回母校做个演讲,希望老师和同学们来捧场。

韩寒说悬赏两千万欢迎大家提供证据,方舟子拿着证据来了他却起诉了方舟子。

路金波说要是再提方舟子就是猪,韩寒说让方舟子孤芳自赏不再搭理他了。我觉得马日拉有一点做的很好,他从头到尾都在骂人,没变过,你俩也学学人家啊。哥(河南口音),你们到底想好要说什么了么?

当然韩寒也有没变的地方,就是在接受所有的电视访谈中谈论女性和泡妞心得的比例很高。只有在说到女人的时候韩寒的语速才会加快,基本上可以做到一气呵成,对于自己作品的内容一如既往的回避,这恐怕是唯一像马日拉的地方。

方舟子喜欢质疑,但现在韩寒和路金波以及马日拉也喜欢质疑了,这4个人终于在一件事上达成了一致。方舟子的质疑引用的是这哥仨加韩父的文字。这哥仨对于方舟子的质疑,也是同样是这么引用的。多年前有这么一则笑话,一个苏联人和美国人在一起讨论什么是言论自由,美国人说我可以在白宫门口骂美国总统,苏联人说这有什么,我也可以在克里姆林宫门口骂美国总统。

路金波这几年在出版界和文化界积攒的人脉很广,这次基本都动用了,相关联系人纷纷表态支持力挺,白莲教当年面对洋人的时候也高喊着白莲神教,刀枪不入,整齐划一的往洋人的枪口走过去。

说到喊口号我突然想起来电视购物里面经常会有人信誓旦旦大喊大叫的做着各类保证,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把卖罐头的换成电视购物那群人,是不是中国文艺出版界会引起一场革命呢?比如现时购书?新增了300组?还剩1分钟之类的(没看过电购的请在每天晚上12点之后打开电视任意换台即可。)

前年我有两个同事各自有了下一代,这些小宝宝们经常把自己幻想成奥特曼,拿着各类小玩具互相打斗着,幻想打败了手中的小怪兽后会很开心的大笑起来。

在韩寒发表声明要起诉方舟子后在路金波和马日拉的脸上,我也看到了同样的表情,我相信是发自内心的。路金波表示很后悔没有把诉讼金额上调至100万元,同时很担心方舟子败诉之后的生活,干脆不如游戏玩大一点,反正你们以后也打算把韩寒往歌手方面包装不让其出书了,如果这次韩寒败诉了干脆让他放弃所有的版权所有收入都捐给公益机构,怎么样?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