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语文知识先天不足 — 黎军 2012/1/31

发布日期: 一月 31, 2012 5:00 上午

韩寒语文知识先天不足

作者: 黎军 2012/1/31

http://lijun3517583.blog.163.com/blog/static/5996322120120318265149/

———————————————————————————————————————

春节期间,网络名人方舟子和韩寒展开一场难分难解的笔战。方舟子重炮出击,连续撰写博文,锋芒直指韩寒命门:《杯中窥人》《三重门》等文章,不是韩寒所创,而是捉刀之作。

韩寒身后是否有捉刀之人,我并不关心,但方舟子在《“天才”韩寒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之谜》一文中的一番话却引起了我的兴趣。他说,韩寒写博客文章“经常出现病句,分不清‘的、地、得’的用法,以致自称要找人来替他改错别字”。

我是个语文教师,由于职业习惯的驱使,我仔细阅读了网上风传的“韩寒经典语录”(粉丝从韩寒的文章里摘录的)。我想以此为参照,求证方舟子所言的真伪。

求证的结果,方舟子所言不虚:韩寒的语文基本功先天不足。

韩寒语录中,语病之多,惨不忍睹。例如,“我们要承认,有些事情,某些领域,的确不适合自己做。”“事情”可以“做”,“领域”怎么“做”呢?这类搭配不当的语病,在韩寒笔下比比皆是。“语文,‘秘诀’有二:一是不看语文书;二是不看作文书。” “不看语文书”,“不看作文书”不是“语文”的“秘诀”,而是韩寒“学语文”的“秘诀”。所以,这句话的主语不是“语文”,而应是“学语文”或“学好语文”。另外,分号用错了,应为逗号。“我看书有我的原则,我不喜欢语文书、作文课,因为我仇恨这些东西赚人的钱又扼杀人的个性和创造力。”真是奇怪,“作文课”不是书,和“我看书的原则”有什么关系!“女人下厨的时候很性感的,如果只穿着围兜的时候就更好了。”这个句子遍体鳞伤,韩寒想表达的是“女人……很性感”,主语却是“时候”,意思变成了“时候……很性感”。此外,“只”字用得非常拙劣,女人“只穿着围兜”几乎一丝不挂地下厨,那是怎样一种景象。再就是,围兜是戴的,不是穿的,而且围兜是孩子戴的,大人戴的是围腰或围裙。“思想品德不及格,总比没思想好。”这句貌似格言的语录,病情极重,症结有二:一是两面对一面,前面说“思想品德”,后面却只说“思想”,“品德”缺失,使二者没有可比性;二是偷换概念,句中的两个“思想”是不同的概念,前者指思想表现,如政治立场、工作态度、公德意识等,多用于操行评语;后者则是思考、思维、动脑筋等的同义语,多用于思想家。二者大相径庭,怎能往一块拉扯?

其次,结构助词“的、地、得”几乎是韩寒的死穴。他说:“我将继续不遗余力的说高考和大学的坏话。”第一个“的”应为“地”,“不遗余力”是修饰“说”的状语,“地”是状语标志词。顺便指出,“说坏话”用得很糟糕,这是个贬义词,是背地里造谣、诋毁别人之意,是一种恶劣习气,是内心阴暗的流露。韩寒把“说坏话”用于自身,无异于自毁形象,把自己矮化成了一个搬弄是非的长舌妇。“我……虽然自己了解自己,但总是拍不好看,要不就是笑的特猥琐,要不就是严肃的特装逼。”句中的两个“的”,均应为“得”。“得”后的“特猥琐”“特装逼”分别是“笑”和“严肃”的补语,补语与被补充说明的动词或形容词之间,常以“得”为标志。对“的”和“得”的区分,韩寒的知识几乎为零,错误的运用,随处可见,如“我看的一头雾水”“进入娱乐圈并不是长的帅就可以”等,“得”均被韩寒误用为“的”。这个“得”字,几乎是韩寒的死穴。在他的文章中要找到一个运用正确的结构助词“得”,近乎大海捞针。

除“的、地、得”外,一些常见而易淆的字也是韩寒的“克星”。例如“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部分前辈们应该认真写点东西,别非黄既暴,其实内心比年轻人还骚动。”句中有两个低级的文字错误。“部分前辈们”,触犯了“成分赘余”的禁忌,“部分”和“们”都是复数,前者不能修饰后者,应将“们”删除。“别非黄既暴”的“既”是个错别字,应为“即”。“非黄即暴”意为不是黄色就是暴力,“非黄既暴”是什么意思呢?韩寒能说清吗?看来,“既”和“即”的写法和用法,同样使韩寒犯迷糊。

汉语的语法是非常严格的,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文章没有语病。但是,韩寒的语病太多了。这与他如雷贯耳的名声,以及千万粉丝对他虔诚的膜拜很不相称。粗略看来,他的文字尖刻而机智、有几分俏皮,但经不起推敲,细究之下,便会从字里行间露出语文知识贫弱的马脚。显然,韩寒上学时贪玩成性,不思学习,尤其不喜欢学语文,为他日后的写作生涯埋下了祸根。少年岁月的蹉跎,使他语文知识先天不足。这种不足,在本文择要剖析的病例中,足以窥一斑而知全豹。

因此,韩寒的文章屡遭诟病,以致引发幕后捉刀的质疑,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不久前,北大文学教授张颐武说韩寒的文章只有中学生的水平,这是质疑韩寒的先声;拉开质疑韩寒笔战序幕的麦田,说韩寒写一篇千字文竟熬了一个通宵;方舟子抓住韩寒的软肋连出狠招,开辟了质疑韩寒的主战场,随着笔战不断深入,不少“韩粉”纷纷倒戈。

是啊,当“文笔中规中矩”、语法规范的《杯中窥人》《三重门》等文章,和硬伤累累的“韩寒经典语录”摆在一起的时候,人们怎能不疑窦丛生:文风迥异,它们怎会出自同一个韩寒之手?面对韩寒身后是否有人捉刀的问题,人们怎能不满腹狐疑:莫非那个写博客文章的韩寒才是真正的韩寒,而《杯中窥人》的作者则是假托韩寒之名的“韩寒”?

真相到底是什么?人们关注着,期待着……

近日,韩寒一怒之下,将方舟子告上法庭;方舟子胸有成竹,愿与韩寒对簿公堂。也许,法槌落定,真有那么一个或几个假托韩寒之名的“韩寒”浮出水面。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