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事咨大先生 — 郭德茂 2012/1/31

发布日期: 一月 31, 2012 5:00 上午

韩寒事咨大先生

作者:郭德茂 2012/1/31

http://guodemao.i.sohu.com/blog/view/202442952.htm

———————————————————————————————————————

《 韩寒事咨大先生》

我走进大先生的书房,先生正手拿放大镜看一张报纸的副刊,见我过来,招呼说:“坐,坐这里。”说着,把另一只藤椅拉到他的对面。

“先生,韩寒出事了,您知道吗?”

“韩寒?韩寒是哪一位?”

“就是,就是写过《三重门》的,据说是神童,80年代人,是青年的意见领袖呢!”

“噢……哦?我有些孤陋寡闻了。那么而今又出了什么事呢?”

我把麦田质疑,然后方舟子发难,以及网络上人们争论“人造韩寒”的事对大先生说了,然后问先生的意见。

先生近来气管发炎,他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喉咙,然后说——

世上本没有神童的,所谓神童,也就是机敏一些罢了。中国的事,也真是愈来愈奇,愈来愈令人不解了。如果你说的是实情,那么竟不顾国际“友邦”的轻视耻笑!居然把个小孩儿作“质”,来“拔河”角力,甚至不惜动用拳脚乃至厮杀,我看大有尸骨遍野、血流成河之虞了!当今文人的要义,是要拿出思想,放出眼光,掂起胆量,攒起才思,写出警醒时代的文章,为时代做燧火,做先导呀!为这韩寒是否真假做论争,正表明我们没有更值得争论的人,才把“廖化作先锋”了!

“那么先生,难道这争论就没有意义了么?——”

“意义,总是有的。虽然是第二义,但也有它实际的必要。”先生站了起来,把长袍理了一下,又坐好。说——

辨明真假,让原形或者真相呈现,这本是显微镜和照妖镜的作用!当今中国,作假的太多,寻个真的反倒为难了!上下俱假,满场假话,真话反显得愚钝和鲁莽了。把皮袍掀开,露出麒麟皮下的马脚,或者把西装脱下,露出他和众人肥瘦并无二致的胸肋,这也是闲暇时上好的游戏,且于世道人心也是一剂去湿去热的猛药!

先生停顿了一下,接着说——

既然网络上如此热闹,我也想看一下,是,抑或不是真假悟空。我也寂寞很长时间了。

我对先生说可看“猫眼”。不好意思打扰先生太久,我说还要去看郎朗和李云迪的钢琴竞赛。道了谢,便匆匆告辞了。


补充:

几日后我又去见大先生,大先生说——

大概这寒公子和冰冰小姐,本没有要笃定实行那2000万 的主意,只不过是用大数字唬住人罢了。也不知将来该如何收拾这不虞的残局。

若把这说出来的话吞回去,也着实难为了二位。

画饼充饥,虽不能充饥,倒给众人一场力争上游的拔河游戏,甚或是考古发掘般的实地演练,也算是意义之一。

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韩寒有些落水狗的意思了。看看,我又说对了一回。


附两年前的一文:张悟本事咨大先生

(2010-08-09 21:23:34)

我弱弱地问:“大先生可为张悟本的事说些什么?”

大先生抽了一口烟,吐出烟圈,慢慢地说:“学生初对我讲,我不信的,世上竟有这等便宜事?也竟有这么多愚人相信?然而看了媒体面目正义的挞伐和达人掩口相传的讥笑,我便直觉事情并不如此简单。真话说,我不想公开评论,因为现在还断不是可以言说自由的盛世,然而有人如此标榜,我也只好恭行勿违了。这么说吧,倘使对于黑暗的主力,不置一辞,不发一矢,而但向弱者唠叨不已,则纵使他如何义形于色,他其实乃是杀人者的帮凶而已。张悟本虽是荒唐,但终究无益且无甚大害,无非教人注意饮食、素食养生、骗几两银子罢了。而官家的毒奶粉、坏疫苗却是要夺人性命的,数百倍的药价也是很会瓜分豆剖小民的,却不见媒体执正义之帜而穷追,亦不见所谓专家涌惜民之泪而死谏,更不见掌权者为民而罪己,痛改前非。所为者何?官家为扭转视线,转移矛头罢,而无良专家则也是为主分忧、舐痔有方的。须记得,愚民的发生,乃是愚民的结果,而官家的手段,百姓们也总是要吃一堑长一智的罢!”

沉默了片刻,大先生又缓缓地说:“我不喜欢以丸散膏丹骗人者,而张悟本乃是看准了穷人无钱看病,也是看准了当今的医德沉沦和医术无能,于是开发出一剂“心理疗慰汤”而已。张悟本迎合了时代民众困境,却闪失了当局集团利益,可知他的败局也就是必定的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