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中窥人》,有没有内幕操作? — 微易 2012/1/31

发布日期: 一月 31, 2012 5:00 上午

《杯中窥人》,有没有内幕操作?

作者:微易 2012/1/3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601cd01013j7l.html

———————————————————————————————————————

秉承“诚信、公平、正义”精神,还原历史、事实真相!

韩寒参加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时,过程蹊跷,疑团重重,不能不让人怀疑有内幕操作。

1、胡玮莳几点打的电话?

3月27日的复赛,有134人参加,韩寒没来,很多人认为他是“文抄公”、不敢来了。

复赛下午1点30分开始,4点30分结束。

晚上阅稿,每份稿子至少由6人打分,14个复赛评委,134份稿子阅读打分完毕,肯定要在零点之后了。

3月28日上午大约9点,评委们再次集合,评议、确定获奖名单。由于优秀作品太多,不好取舍,原定的10-15名一等奖名额,增加到了19名。基本确定了一等奖名单后,已经到了中午10点左右,“当时有两个评委,我记得好像一个是叶兆言,一个是陈思和,他们说,韩寒文章真是很不错,如果真是他写的那没得奖太可惜了,是不是你们的复赛通知在邮递过程中出了问题,要不你们打个电话再确认一下?我们就问评委,你们同意不同意,因为这是首开先例,同意我们就打电话。评委一致通过。”(《萌芽》杂志主编赵长天语,见http://ent.sina.com.cn/x/2006-05-09/04421075318.html

于是,胡玮莳奉命给韩寒联系,了解韩寒为什么没有来参加复赛,并通知韩寒可以在中午吃饭前,来青松城大酒店评委会办公室参加补赛。此时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中午10点。

中午11点,韩寒父子来到评委会办室参加补考。《新民周刊》记者沈嘉禄在采写的《让孩子们写点真的--“新概念”苹果挑战语文应试作文教育》的新闻报道中写道:“编辑李其纲拿了半杯水,又顺手抓起一张废纸塞进杯中,‘就是这个题,你写篇文章’。”

韩寒家在金山区朱泾镇,评委会在青松城大酒店。当时金山到市区没通高速公路,车程大约63公里,开车在不拥堵的情况下,需要两小时左右。10点胡玮莳给韩寒打电话,11点韩寒赶到评委会办公室,是不可能的!

有没有可能胡玮莳打电话的时间在9点左右?评委夜里阅稿打分睡得很晚,上午开始评议、确定一等奖名单时,应该是9点之后,还讨论、确定了增加一等奖名额问题。评委们同意给韩寒补赛机会,胡玮莳给韩寒打电话时,应该在10点之后。

有没有可能韩寒赶到评委办公室的时间是12点?,评委去吃午饭、留下林青一个人监考时,是中午11点30分。此时,韩赛已经考了半个多小时。

综上所述,赵长天接受采访所说的10点左右提议给韩寒补赛机会,中午11点韩寒来到了评委会办公室,是可信的。

然而,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一书中说:大约上午9点钟左右,韩寒接到了胡玮莳打来的电话,解释了没参加复赛的原因是没收到复赛通知(挂号信还会寄丢?),表示愿意参加补赛以证明参赛文章是自己写的。胡玮莳说给评委汇报一下他没能参加复赛的原因,看看还有没有机会。没多久,胡玮莳又打来电话,说是评委同意他在中午以前赶到上海市区评委驻地进行复赛。这通电话至少需要10分钟吧,然后韩寒起床穿衣也需要5分钟吧,再出门来到金山汽车站也要用10分钟吧,花200元打黑出租2个小时赶到青松城大酒店,再下车、上楼、来到评委会办公室,最快也需要2个多小时吧。在11点来到评委会办公室,是不太可能的。

更可疑的是,9点左右评委才开始进行作品评议,还没人提议给韩寒补赛机会。此时胡玮莳打电话让韩寒来参加补赛,是不是有内幕操作?

补充说明:9点左右的说法,出自韩仁均《儿子韩寒》。10点左右的说法,出自赵长天的访谈。韩仁均与韩寒在同一个问题上的说法,如谁先看到的《大赛征文启事》上,互相矛盾,可信度比较低。另外,当天提议给韩寒补赛机会时,现场有十多名专家评委,在时间上不能信口开河。

2、一个人的补赛,合法、公平、公正吗?

按“首届新概念征文大赛”规定,“复赛设立考场举行,考题由发起暨主办的八家单位各出多套方案,在考前两小时由工作委员会当场拆封,以无记名投票方式决定,并由公证处现场监督和公证。”

1、按大赛规定,八家单位至少准备了16套考题,27日复赛用了3套题,还应该有十多套备选题。为什么不从备选题中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一个,而是让李其纲即兴发挥出一个呢?

2、按大赛规定,复赛需要由公证处现场监督和公证。韩寒复赛时,有公证处现场监督和公证吗?中午评委们出去吃饭,只留下林青一个人在现场,符合大赛监考规定吗?

3、大赛没有错过复赛能再补赛的规定,为韩寒网开一面单独出题补赛,是否符合公平、正义?没有比较,又怎么能确定,韩寒写的文章,肯定比其它参赛人员水平高呢?

由此可见,韩寒一个人的补赛,是违反大赛规定的,补赛过程也是有问题的。

更巧合的是,最后一等奖总计20名,最后一个名额给了补赛的韩赛。也就是说,在韩寒还没有参加补赛时,就已经为韩寒预留了一个一等奖名额!真的没有内幕操作吗?

是上门送稿,还是邮件寄稿?(保留)

(说明:这段博主考据不细致,引用的是央视对话的文字整理版,与视频原话不符)

2000年韩寒作客央视《对话》栏目时,发现韩寒的《萌芽》杂志编辑胡玮莳说,韩寒的初赛稿子“几乎是最后、最后一天来的”。胡玮莳用“几乎”和两个“最后”来强韩寒的初赛稿子来的特别晚,有两种解释:1、稿子来的再晚就截止了;2、在收到韩寒的稿子后还有人送来过稿子。可以确定的是:韩寒的稿子不是寄来的。《萌芽》杂志社每天都会收到很多邮寄稿件,如果韩寒的稿子是邮寄的,应该跟所有的邮件一起签收,胡玮莳不可能有“几乎是最后、最后”的深刻印象。

胡玮莳在《对话》栏目中还说:“我当时看到了以后,跟陈教授说的一样,震惊这个感觉,不得了。这个男孩子才16岁,我当时的确是非常兴奋,那个文章写得太老辣了,很有那种钱钟书的味道。马上大家都服贴了,知道这个文章不是别人代笔的,绝对是他自己写的,而且他的才能一下子就在我们那边得到了承认。”

胡玮莳和同事为什么这样确定“这个文章不是别人代笔的,绝对是他自己写的”?如果胡玮莳当时没见到韩寒,没跟韩寒当面沟通过,能这么确信是16岁的男孩子写的?

在《八〇后作家访谈录》一书中,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刘嘉俊说:“胡玮莳提起在初选的时候看韩寒的稿子,她就把韩寒的电话号码给留了下来”。请注意,是“留”下来。如果不是上门送稿子,还会发生留下了电话号码的细节?

韩仁均在《儿子韩寒》中说韩寒的参赛初稿是邮寄的。如果真是邮寄的,韩寒与胡玮莳在补赛前应该没有见过面的。复赛时很多评委都怀疑是代笔的,曹文轩在点评时,表示很难相信出自16岁的中学生之手,这也说明胡玮莳和同事见过韩寒,与韩寒当面沟通过,才会深信不疑(?)。

《新民周刊》记者沈嘉禄采写的《让孩子们写点真的--“新概念”苹果挑战语文应试作文教育》的新闻报道中说:“截止来稿的那天晚上10点钟了,还有一个学生在他父亲的陪同下扣响了编辑的门”。这对最后送稿的,可能就是韩寒父子,给胡玮莳留下了“几乎是最后”的深刻印象,也给胡玮莳留下了电话号码。

呼唤“良知、诚信”,还原事实真相!

当天在场的人员包括:

赵长天(上海市文联副主席、《萌芽》杂志主编)

李其纲(《萌芽》杂志编辑)

胡玮莳(《萌芽》杂志编辑)

叶兆言(江苏文艺出版社编辑)

陈思和(复旦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文学》主编)

王 蒙(中国作家协会主席)

王继志(南京大学教授)

方 方(湖北作家协会主席)

叶 辛(国作协副主席,上海市作协副主席)

许祥麟(南开大学中文系主任、教授)

林丹娅(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

洪本健(华东师范大学古典文学教授、文学与艺术学院院长)

铁 凝(河北省作家协会主席)

贾平凹(陕西作协主席)

曹文轩(北京大学教授、现当代文学博士生导师)

蒋子龙(天津作家协会主席)

这么多知名人士在场,完全可以通过回忆当天进行的事项,确定胡玮莳给韩寒打电话的时间和韩寒到达到评委会办公室的时间。你们能否出来说明一下,还原事实真相,解开团团迷雾?

参考资料:

一、2000年韩寒、胡玮莳作客央视《对话栏目》视频地址:

http://video.sina.com.cn/v/b/42243591-1694793355.html

二、2006年《成都商报讯》的报道(来源:四川新闻网《赵长天:韩寒越来越帅郭敬明越来越商业》

http://ent.sina.com.cn/x/2006-05-09/04421075318.html

三、2008年《现在快报》的报道(来源:现代快报《“新概念之父”赵长天:当年差点耽误韩寒》

http://ent.163.com/08/1024/07/4P0KC5RK00031H2L.html

四、2009年《晋江经济报》的报道(来源:晋江新闻网《“新概念作文之父”赵长天做客晋江》

http://www.ijjnews.com/channel/2009522/n96805563.html

五、韩仁均《儿子韩寒》(http://book.qq.com/s/book/0/14/14668/20.shtml

六、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征文启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601cd01013j3i.html

七、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组委、评委名单(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601cd01013j3i.html

八、《新民周刊》的新闻报道(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8601cd01013j3i.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