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质疑韩寒及解决“韩寒事件”的办法 — 疯疯癫癫僧 2012/2/1

发布日期: 二月 1, 2012 5:00 上午

再谈质疑韩寒及解决“韩寒事件”的办法

作者:疯疯癫癫僧 2012/2/1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080005&page=1&1=1#8080005

———————————————————————————————————————

近一个月来,关于韩寒的事在网坛上争论不休,疯疯癫癫僧亦不能免俗,也被卷入争论大潮之中。

近日,韩寒准备起诉方舟子,电视上看韩寒是在做准备工作,而方舟子呢,似乎让人感到没那么理直气壮,韩寒呢,似乎也让人感到准备的证据无法让人信服,因为韩寒写的字、纸完全经鉴定完全是真,也不能说明韩寒是《三重门》的原创者。网友讲了自已为女儿写作文后让女儿抄好后再公开,这些事常见。韩寒也可能是抄写后再送稿去出版社,也可能是韩寒本人原创的《三重门》的原稿。如今,疯疯癫癫僧体谅韩寒那叫全身是嘴说不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处境。

可是法庭不会判韩寒当场让方舟子出题作文,韩寒又拒绝网友们的建议:公开作文献艺以自证清白。

韩寒起诉方舟子了,结果不由我等网友所定。其实,法庭怎么样判,与我等网友没关系,韩寒与方舟子的输赢,我是不会掏一分钱。法庭判决韩、方哪个输赢,是解决不了“韩寒事件”的,因为韩、方之争已是一个社会性事件了,上海的法庭只能依事论事,依法办事,也不可能解决社会上此起彼伏的质疑浪潮。

疯疯癫癫僧还关心的是平民百姓能不能对党政官员,社会名人质疑与起诉的事,韩寒正好是眼下一个实例。对公权力者质疑,恐怕广大网友不会有多大争议,那么,社会名人可不可以质疑?一些人以为,只有公权力的官员应当受到社会公众监督,除此之外的公民不受监督,受私权保护。目前,公权力的官员,一些先富起来的社会名人们,还不见对质疑韩寒的明确表态支持,疯疯癫癫僧私下地小心眼猜度一下:是不是怕社会名人韩寒受质疑之后,再引火烧身,下一步就是网民要质疑我自已了?

有人说,你有证据证明韩寒的作品《书店》《求医》《杯中窥人》《三重门》是作弊、代笔的吗?疯疯癫癫僧直接回答:没有!

如果有直接证据,就不是质疑了,而是对韩寒进行指控了,这就涉及刑事案件问题了,拿证据公诉韩寒是公安局检察院的工作。

南云楼网友说:

“对于一个韩寒一类的公众人物,一般而言,不可对其私人事务方面的道德操守进行批评与质疑——除非其主动在公共平台宣扬某种不被他人接受的道德取向。而我们看到当前的方韩之争,方舟子质疑的只是韩寒的写作诚信,韩寒的作品公开销售,并因此获得社会声誉与财富,与公共利益相关无疑。因此,方舟子对韩寒写作诚信的质疑,属于言论自由,并未侵犯韩寒的个人权利。”“既然是“质疑”,就不包括必须拿出“铁证”,方舟子只是怀疑韩寒的作品不是其本人所为,至于究竟是不是、是谁写的,那只是质疑的目标,不是质疑本身——如果质疑必须拿出“铁证”,那一个社会中恐怕只有刑侦机关和法院才可以对他人开展批评与质疑了。”

社会名人特别是通过社会名声从社会活动中获取利益的名人,疯疯癫癫僧以为理应受到社会公众的监督,如演艺人员、律师、作家、运动员……。他们通过社会名声并从社会获得利益,还不让质疑,是不是非常地不合理?

对韩寒,也是一样的道理,公众有权关注韩寒的公开出版的盈利性作品,就好比消费者购买物质产品时,消费者有权知道所购产品的真实情况,如佳能照相机,是日本原产地生产的,还是异地装配的,消费者也有权知道每天吃的牛奶中蛋白质是不是用三聚氰氨配出来的。

就拿韩寒作品《书店》《求医》《杯中窥人》《三重门》而言,若这些是几十岁的成人之作,根本不会获奖并出名,也不会获取社会上的巨大收益。许许多多人,特别是当时的中小学生对七门功课不及格还拿全国比赛一等奖的韩寒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之后才去买他的书,韩寒从中获得巨大收益,这是事实,韩寒也在央视《对话》节目中坦诚地讲了有炒作的因素。

购买韩寒作品的消费者以前是不知道中学生韩寒之上还有一个老韩寒,而且擅长写作的老韩寒是七门功课不及格又夺得全国作文一等奖的小韩寒的父亲,人们在吃惊父子同姓同名的姓名共用的同时,质疑一下那些个小韩寒的文学作品是哪一位韩寒原创,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图书消费是知识精神类产品,韩寒向社会提供的产品不是免费的,是要卖钱获利的,那么,消费者可不可以质疑这个产品是不是原产的,还是组装的,或是套牌代加工产品?

作为消费者,有没有权利对韩寒及出版社的《书店》《求医》《杯中窥人》《三重门》的产品有知情权呢?而产品的提供方,韩寒及出版社有没有义务向消费者提供产品《书店》《求医》《杯中窥人》《三重门》的真实情况呢?

证明那几个作品是韩寒本人原创,这对韩寒本人及出版社而言,确实是个难题,-无法对已有产品进行自证,疯疯癫癫僧觉得应充分谅解韩寒及出版社这一点。

我们常人,几乎每一个人,包括韩寒本人都经过公开在教室里的命题作文语文考试,而韩寒又不肯用民间的最简单、最省时、最有效的办法,出来公开走上几步当场作文用以释疑服众。

问题就没办法解决了吗?不是。上海黑车断指案,老子单位查儿子单位,没用,第三方介入,仅凭一个单证,全盘翻身,社会舆论就太平了,社会就安定了。韩寒事件的问题也有办法,如:

1.消费者告韩寒及出版社,要求对韩寒及出版社提供产品的知情权。

2.政府公权力介入,立案侦查,之后还社会公众(或韩寒)一个真相。

3.社会第三方介入,独立调查。也可还社会公众(或韩寒)一个真相。

疯疯癫癫僧一人之言,供参考。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