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学角度看“韩寒”《求医》真伪及评说韩方论战高下 — 2愣zi 2012/2/1

发布日期: 二月 1, 2012 5:00 上午

从文学角度看“韩寒”《求医》真伪及评说韩方论战高下

作者:2愣zi 2012/2/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a35c1e0100zzzs.html

———————————————————————————————————————

文学作品作者归属无法证明,所以不能质疑。

这是韩寒支持者们的一大“理直气壮”的论调。这种论调是对文学的无知,对文学研究者职业的否定,不可不以文学基本理论纠正之。

这种论调是阻碍业余文学爱好者及其粉丝成长的首重迷雾,不可不以文学常识拨散之。

下面,以《求医》为例,用文学解读的方式评判其是否为韩寒作品。其实,运用的一些例证已经由方舟子等网友指出。但议论文有论点、论据和论证。方毕竟是理科生,搜集证据很科学,论证方式却并未遵循文学规律,所以未能使韩粉诚服。故本帖重在展示文学论证方法,这种方法可证其伪,亦可证其真。本帖是为文学之为科学正名,非为韩或方正名。

一、时代背景对于文艺作品的决定意义

《求医》是文学作品,允许艺术想象,但越是精神财富,越会带有个人印记,而同时会沾染时代色彩。人的想象力可以延伸到任何一个时代,但其立足点肯定是作者当下的生活。

但《求医》中的医院是“华国锋时代的医院”(从医药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作者:馫朤)。从客观上,韩寒作为80后不可能对那个时代的医院有如此感性认识。从主观上,韩寒也不可能身处世纪末,去勇敢地讽刺已经一去不复返的弊端。

韩寒曾自以为巧妙地回避作品与作者经历的密切关系:“胡闹。吴承恩去西天取过经啊。”那么要给韩寒普及一些常识:

吴承恩没去西天取过经,这个客观条件造成《西游记》里描写的重点不可能是西域风土、印度人情,而从主观意识上,吴在西游故事的人仙妖关系中加入了他所观察的明代社会的种种人际关系。最近天涯上也有唐僧日记之类的作品,展示的是当代的社会人际关系,也是时代不同带来的主客观变化。作者是时代的传声筒。这是老套的但是很基本的文学常识。

当然,韩寒有机会反驳:我是听我老爸给我讲的过去的故事。如此一来,把时代背景归功于韩仁钧,把文字技巧归功于自己,无损文学天才之名。但韩寒之误就在总想借论战增强自己天才之名,不愿意作一点哪怕是无关紧要的以退为进。他咬死了是自己独立创作的,没有留下一点回旋余地。甚至用自己父亲文章不如自己之类的语言完全撇清韩仁钧与这篇文章的关系,大大不智。

二、细节与情节对作品主题表达的意义

《求医》中一个表现医生不学无术的重要情节是那个医生把韩寒的名字读成了“园寒”。已有不少网友指出这个误读只可能发生在繁体书写习惯的人身上,如《“园”来如此 — 为方舟子的〈求医〉考添块砖》(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8072264&page=1&1=1#8072264)。还有几篇不错的,有的里面还附有繁简比较的图片,很精致,一时没有找到,现在把观点梳理如下:

先破

韩寒从字音字形角度无论如何读不成园寒,这是从细节考虑

韩寒读成园寒,并不构成对韩寒的侮辱而表达出讽刺效果,这是从情节及文章主题角度考虑。

再立

韩的繁体“韓”与辕的繁体“轅”很接近,这是从细节考虑

韩仁钧如果误读,成为猿人君,极幽默,构成对韩仁钧的侮辱而表达出对医生的讽刺。

所以,韩仁钧是这篇小说,至少是这个情节的原创者。

有韩粉说这是咬文嚼字。胡闹,文学研究抛开文本还谈什么。

当然,韩寒有机会反驳:我当时装逼,在病历上写的是繁体字。装逼是韩寒使用过多次的借口嘛,这次怎么忘了用了?这说明韩寒现在都没有理解韩寒读成园寒是怎么回事。他老爸当年在文章里挖了类似“春绿”的坑,韩寒跳了进去。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枪手,就怕猪一样的抄手。现在,韩寒失去了解释的最佳机会。

以上仅就宏观和微观两方面考察了《求医》的真伪。可以说,疑寒者虽无文学修养,但以其科学精神为文学评论做好了准备,也能说明文学亦科学之一种,文艺与科技为邻,方法相通。而挺韩者因其无务实及诚实的态度,始终没有作出事实上有力、逻辑上合理的解释,由此说明文章以诚为本,修辞立其诚。

又回到了本人曾经一个帖子的观点:韩寒与方舟子之争不是文理之争,是无学者与有学者之争。有无学术不在知识的掌握,而在对于知识科学的信仰。韩寒一直想展示出的就是自己是个不学习的天才,比如:

·我不会分“的地得”

的地得的区分确实很让一些人头疼,但弄懂了这个,对于汉语语法学习是很有用的。韩寒敢于把这个弱点说出来,无非是认为很多人也像他一样讨厌这种区分罢了。

·我语文考不及格

这是迎合很多人对语文试卷检测一个人语文能力可信度的怀疑。持怀疑者大多是语文学不好的人吧。现在语文学得好的方舟子和语文不及格的韩寒在论战了,韩寒之失败,是不是可以打消一些人不学语文的念头了。

·我敢在化学试卷上调侃老师

那么多韩寒的字,为什么单挑写在化学白卷上的这段?无非是迎合那些为理科学习头疼的人吧。在这种风口浪尖了还在炫耀自己当年不好好学习,可见韩寒是个不知死的东西。哦,那张图是韩仁钧发的,也许是“韩仁钧”发的,抱歉。

最后还是想给韩寒支招

如果韩寒确实是文章作者,那么最佳的文学式的回应,就是简单说说这些文章的创作过程,那些的自己的经历,那些是听到的趣闻。《三国》都是先有历史,再有话本元曲,然后是罗贯中写成的,后代还有毛宗岗啥的修改呢。你谈谈那些文章里别人的功劳,只会让你的文章朝名著上靠。

如果韩寒确实有代笔,那就有多少承认多少。韩寒潜心把那么多年来的演艺生涯用他多姿的笔端写出来,会是揭示一个时代的大作。

但以上两条的前提都是韩寒要摆正自己的位置,但对韩少而言,太难了,刚在网上看到这张图片:

韩寒居然说自己是文科生!大笑话。不懂文科,又是退学的,早就放弃了“生”的光荣称号。

这次论争的目标,就如方舟子所言:打破韩寒神话。但破后有立,那就是建立对于学术或者学习的信仰。本文算是本人文学的学术思维的一次运用,也算是本人文学学习的一个作业。供大家参考,供大家批评。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