骡乎?马乎? 方韩之争随感之一 — 戴建业 2012/2/1

发布日期: 二月 1,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春节联欢晚会一无可看,幸好方舟子与韩寒大战正酣。韩寒是超人气的“意见领袖”,方舟子是让人敬而远之的“打假皇帝”,他们之间的“笔墨征战”,真的是又热闹又好看,近两天我是这场论战的热心观众。这并不是他们个人之间的口舌之争,方韩质疑和反质疑的结果,将让韩寒露出他是骡还是马的原形,现出是天才还是草包的本色,既具有社会学的现实意义,也具有文学史的学术价值。由于马上要到台湾讲课一段时间,又急着要还朋友的文债,仓促之间写下了一些凌乱的杂感,到台湾以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写出对韩寒小说文本的长篇论文,现在只以杂感的形式发布。

(一)儿子喜欢理科,作文一直不好,我一直让小孩写作文要向韩寒学习,还给小孩买了《三重门》等书,我自己也带着极大的好奇和兴趣读了《三重门》,当时读后的感觉和曹文轩先生在本书的序言中说的一样:“感到不可思议。”文字老辣、机智、尖新,许多地方酷似钱钟书先生。当时只是惊叹而没有怀疑。

(二)韩寒博客中表现了一个80后青年深切的社会关怀和人文关怀,因我也喜欢对世道发发牢骚,过去我对韩寒十分欣赏。如今,看了韩寒与方舟子双方的论战文章,看了韩寒接受凤凰台采访视频后,我开始用一种新眼光打量韩寒,但愿署名为韩寒的小说杂文,的确出自韩寒的手笔。

(三)就我已经见过的几次韩寒采访视频来看,韩寒的表现太叫人失望了,他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笨蛋:毫无自信,毫无才华,甚至连吹牛也滑稽可笑,《三重门》和博客上的韩寒完全无踪无影。

(四)在这次“代笔门”中韩寒的表演让人大跌眼镜:先是骂街、悬赏,再是发誓、赌咒,接着是起诉、告状,叫我们这些过去喜欢韩寒的人看了干着急。韩寒,如果你像自许的那样是个“天才作家”,如果你真的无愧于“意见领袖”,就用自己的笔,用自己的口,真枪真刀地与方舟子们肉搏,露几手真功夫给观众看看!

(五)韩寒代笔门的焦点是质疑他的文学才能,现在韩寒的当务之急,是通过高水平的论辩文章来证明“我行”,不是通过悬赏告状来显示“我狠”,而韩寒现在展示出来的只是“我狠”——发誓、悬赏、告状,没有一样东西表现出“我行”——论辩文章荒腔走板,采访谈话笨头笨脑。现在正是韩寒用锦绣文章展示“我行”的时候!

(六)当年有人攻击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抄袭日本学者盐谷温,你看看鲁迅那种不动声色的底气,他相信自己长期的资料积累和独到见解,只说了一句天下自有公断;当年在文坛上打笔墨官司,鲁迅轻轻回几篇短文就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还赌什么咒,还悬什么赏,还告什么状?“天才鲁迅”是“打”出来的,“天才韩寒”是“造”出来的。

(七)歌唱家的阵地是舞台,征服观众的手段是音色;作家的阵地是文坛,证明自己的手段是文章。如果歌唱家求助于达官,如果作家求助于法官,这样的歌唱家和作家就完全“失身”了。人家说你不能唱歌,就唱几支妙曲让人听听;人家说你没有文才,就写几篇妙文让大家看看,所有的造谣者都会闭嘴,还上什么法院?还打什么官司?

(八)年轻朋友就公共事务应大胆发表自己的意见,不能只远距离地“围观”,不能只当一个冷漠的看客,不能只当“沉默的大多数”,不能太在乎“别人是怎么看的”,要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所爱、所恨、所思、所感。我们既是这个世界的“观众”,也是这个世界的“演员”,每一个人在人生和社会的舞台上都可以演得很精彩。

(九)昨天一个上海博友看到我对韩寒有点怀疑的文字后说,过去我特别敬重您,现在取消对您的关注。今天一个青年朋友说“看到我仰慕的戴教授支持方舟子,很无语”。我要告诉青年朋友,对任何一个作家、教授都不要崇拜,对你仰慕的对象要有理性的态度,理性质疑后的喜欢才是真喜欢。

(十)根据公开发表或发布的文字、图像、音响进行分析论证,理性地提出自己的怀疑和判断,属于正常的学术研究范围,即使对非公众人物也同样适用。目前方舟子对韩寒的质疑仍然限于文本分析。如果属于个人隐私,作者就不应该拿出来公开发表;如果质疑公开发表读物,是侵犯了私人生活的边界,那世界上就没有学术研究可言。当然,讨论和质疑必须在理性的前提下进行,污蔑和诽谤就属于人身攻击了。

(十一)我到台湾讲学期间如果不是太忙,我会就方韩之争写出我个人视角的长篇文章,让出来混的都摘掉假面具,让台面上的人都脱掉皇帝的新衣,“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0128650100xery.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