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现象与偶像崇拜 方韩之争随感之二 — 戴建业 2012/2/1

发布日期: 二月 1, 2012 5:00 上午

韩寒现象与偶像崇拜

——方韩之争随感之二

作者:戴建业 2012/2/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0128650100xf07.html

———————————————————————————————————————

春节前后“韩寒代笔门”热闹非凡,不仅方舟子与韩寒吵得不可开交,韩粉和方粉相互叫骂也难分难解。一位女韩粉在我微博上跟帖说:“我多年的偶像韩寒眼看着就要倒塌,以后怎么过呵?”还有一名叫“@莫小二儿”韩粉说:“其实其实我们只是心里好怕韩寒是人造的……那么多年的偶像。”看到这样的微博我非常难过,韩寒已经成了她心中的“上帝”,看到韩寒偶像即将倒塌,就像当年欧洲人预感“上帝死了”一样惶惶不可终日。

中华民族大多数人没有宗教信仰,虽然新儒家谈什么“内在超越”,但事实上我们的精神生活基本上没有超越这一维度,我们没有超越于世俗之上的上帝。即使敬神,即使信教,即使礼佛,也有极强的功利目的,你看台湾各大寺庙信众大年初一抢头香的疯狂,更不要说大陆各地庙观承包经营的笑话,最低要求是图个辟邪消灾,最想要的还是升官发财。

总之,在现实生活中是否闹得“春风得意”,是评价我们人生成功与失败的最高标准,也是我们生活的终极目的。要实现这一世俗生活目的自然要使用世俗的谋略手段,于是,要想在社会上春风得意,可以下跪磕头,可以吹牛拍马,可以吮痈舐痔,可以出卖灵魂……1949年之前,中国人心中虽然没有上帝,但我们有传统的道德规范,“建国大业”成功以后,一手将所有人变成无神论者,一手摧毁传统的道德观念,一手抵制“西方腐朽思想的侵袭”,如今的神州大地“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没有宗教戒律,没有道德约束,没有思想引导,我们从没有人性逐渐变成没有兽性,为了春风得意,为了大富大贵,什么都敢干,什么都会干。

问题是,在我们这个赢家通吃的权贵社会里,极少数人才能“春风得意”,绝大多数人都“秋风失意”。芸芸众生都只能看着别人起高楼,看着别人包二奶,看着别人发大财,看着别人行大运……当我们精神极度空虚贫乏的时候,富翁可以靠数票子打发时光,贪官可以在二奶温柔乡中消磨岁月,穷光蛋只有在羡慕、嫉妒、诅咒、怨恨中度余生。这时候他们迫切需要自己心声的表达者,需要自己特别佩服羡慕的对象,恰恰在此时,宇宙虽然没有给我们创造上帝,但上帝给我们造出了韩寒,韩寒能满足我们所有的现实欲望和精神渴求——他十六七岁就写出了“让人不可思议”的“杰作”,随着暴得大名而一夜暴富——这正好满足了人们“名利双收”的宿愿;他初中升高中是凭体育特长生的成绩,高中因七门功课不及格而退学,最后居然成了学习成绩白痴式的“文学天才”——这正好满足了人们对应试教育的反叛;他在博客中时不时对社会发点牢骚,对权贵表达一下谴责——这正好表达了人们对社会的怨恨;他不必挤千军万马上大学的独木桥,不必在家黄卷青灯寒窗苦读,只须在户外开开赛车跑车,只须在家中逛逛网络,与明星名媛喝喝香槟,与同龄朋友聊聊八卦侃侃女人;不必天天在书桌前锤炼字句,就能每年一部长篇小说或一本杂文集,不必为文章绞尽脑汁,隔几天就有一篇博客杂文,每年的稿费、代言费、这个费那个费滚滚而来,青春、天才、成就、美貌、财富、盛名、爱情、刺激……凡人能够拥有的他样样不缺,凡人不能拥有的他也统统都有,他是天才中的超级天才,比神奇的上帝还要神奇——他正好满足了大众所有的幻想,所有的欲望,所有的企盼……所以很多人“心里好怕韩寒是人造的”,假如韩寒真是人造的而不是上帝造的,假如他们十几年来高大的偶像轰然坍塌,就是他们梦想的破灭,就是他们欲望的窒息,就是他们人生的尽头。

我们可以没有上帝,但我们不能没有偶像!

原因何在?

由于几千年来长期的专制束缚,世界上大概要数中国百姓最渴望自由,世界上大概也要数中国百姓最害怕自由。因为只有精神上的强者才能享受精神上的自由,精神上的懦夫则必然逃避自由,精神上的自由需要自己对自己负责的勇气,需要自己给自己作主的胆量。一个跪惯了的奴才跪拜更加舒服,叫他突然站起来他会感到又怕又累。所以,前天我说过,我们最喜欢的是偶像而不是真相,在偶像崇拜中精神上最轻松,偶像替我们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替我们想了自己要想的问题,替我们做出了所有人生选择。

我们不是跪拜权贵,就是跪拜富翁;不是跪拜天才,就是跪拜强盗,只有跪拜在偶像面前我们才能心安理得,才能精神舒坦。

你闲暇时不妨看看这种粉丝那种粉丝,他们在博客后面抢沙发时的激情,他们在跟帖中高喊“无条件支持您”的冲动,他们入主出奴的偏执,谁敢批评一下粉丝们崇拜的偶像,谁就会被疯咬乱打。见识了今天粉丝们的偶像崇拜,一定就会明白文化大革命中的狂热。在一个病态的社会环境中成长的人们(包括我自己),整个精神都是斑斑病态。

偶像崇拜产生于大众精神上的屈服和盲从,我们从小就教育要绝对忠诚,要坚决拥护,从来没有教育我们要学会怀疑,从来没有培养小孩们质疑的勇气,长大后要么就盲目跟风,要么就非理性叛逆,要么就精神颓废,唯独没有健康的理性反思,最多只能暗地里骂大街发牢骚,所以我们这里没有健康的舆论而只有流言,没有深刻的批判而只有仇恨。

由于我们任何民间组织都纳入当局的掌控之中,连大学生学生会也隶属于党团组织,连红十字会也是副部级;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学术机构,连大学也分为部级和厅级;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学术团体,连个专业学会也必须在D的监督之下。我们离一个公民社会太遥远了,从来没有自己管理过自己,从来没有自己给自己当家作主,所以我们很少有人能精神上自强自立,我们从来就不是我们自己。

朋友,推倒了你心中虚假的偶像,才会树立脚踏实地的理想。

做一次自己吧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