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必须拿草稿救自己 — 萧夏林 2012/2/1

发布日期: 二月 1, 2012 5:00 上午

韩寒,必须拿草稿救自己

作者:萧夏林 2012/2/1

http://xxlmc1855.blogchina.com/1241133.html

———————————————————————————————————————

韩寒因为“人造”,他这个巨大的文化泡沫这个巨大的商业泡沫无可挽回地破灭了。他起诉方舟子无疑是最后的告别,最后的商业炒作,也是最彻底的破灭。

韩寒团队的危机公关非常的愚蠢和弱智。当然,他们没有做好韩寒泡沫破灭的准备。韩寒泡沫破灭危机突袭,导致韩寒团队手忙脚乱,错误连连,每招都是烂招。当然,他们无力阻挡韩寒泡沫的破灭。

韩寒团队选择上海法院,起诉方舟子是最愚蠢的阻挡,也是最可能的阻挡。中国法院有没有公正,韩寒知道,全国人民知道。否则,韩寒以前的革命话语(也是装出来的)就毫无价值了。法院可以搞定一切。

韩寒向过去的“敌人”求爱了。韩寒很可能在法院胜诉。但是胜诉不意味着胜利。谁相信法院?谁相信中国法院有何公信力?

韩寒向法院求救,是在向主子求救。这是韩寒的归宿。这也意味着韩寒向言论自由开战了。其实,韩寒过去的自由价值也是假的,只是韩寒神话的商业炒作的工具。

这只是来得早了点,太难看。危机太突然,没有办法。只有法院和主子最有可能救韩寒。或者,先搞一个胜诉再说,管他什么正义非正义。

我有言论自由,我们权贵资本主义有言论自由,你们没有言论自由。韩寒向言论自由开战,向自由民主开战。韩三篇出笼了,该用法院出案例了,为权贵为主子服务了。

韩寒团队露出了伪自由主义的真面目。

韩寒起诉方舟子,拿出所谓的《三重门》“手稿”非常可笑,比出2000万元悬赏还可笑。这些“手稿”即使全是韩寒笔迹,也不能充分说明《三重门》手抄本是就是韩寒手稿,《三重门》是韩寒创作。

上大学时,我有一个同学因为字写得漂亮,经常给老师抄论文。这是帮老师抄论文,不是写论文,抄完的论文不是我同学的手稿。既然韩寒是代笔搞人造,既然韩寒是他爸爸韩仁均的“笔名”,当然要做好被戳穿的准备。韩仁均写完之后,韩寒誊抄,然后,署上韩寒的名字,给出版社审查出版。如果真是这样,韩寒亮出来的所谓“手稿”,不是韩寒的“手稿”,而是《三重门》手抄稿。如果方舟子在法庭上质疑韩寒,说韩仁均写完,韩寒誊写,署了韩寒的名字,是韩寒的抄写稿,笔迹再对也不是手稿。韩寒如何回答,如何让方舟子哑口无言呢?很显然,韩寒没有办法。韩寒无法否定这种可能性。除去言论自由不说,韩寒要考所谓的“手稿”战胜方舟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当然,可以与法院勾结,法院可以就此硬判。当然,上海法院要承担巨大风险。如果法院受理,大家一定要把上海法院法官和法院院长的名字和照片贴出来,严格监督。

所谓手稿,作者亲手书写在纸张、布帛或者竹简之上的原稿。对于文学作品来说,就是自己在纸上创作作品的原稿。稿纸上的作品是自己创作,才能说这是自己的手稿。手稿,分为草稿,一稿二稿三稿等等,过去有的作家诗人一部(篇)到最后完成,往往需要需要几十稿,这些都是手稿。不同的作家诗人创作,成稿修改次数不同。

很显然,手稿可以伪造。因为你看着作者的手稿抄写一遍就可以了。不过,根据创作者与抄写者心态的不同,仔细查看,也可以看出端倪,只是难度比较大而已。当然,草稿也可以伪造。伪造者一般伪造定稿,很少伪造草稿的。草稿伪造也比较费劲。

手稿是创作出来 的,不是抄写出来的。当然,手稿属于谁,证明是谁的,而草稿最具证据力。

韩寒口口声声说用手稿打官司,而且胜券在握。但是,我们看到韩寒亮出来的手稿,看其“齐清定”的样子是《三重门》的定稿。很显然,这个“手稿”是抄写稿,还是手稿,是谁的手稿都是问题。韩寒无法回答,方舟子和公众说这个“手稿”是假手稿,是韩寒爸爸韩仁均写完,韩寒誊写,最后属名的抄写稿,不是韩寒的手稿。很显然,这个所谓的“手稿”经不起质疑。

韩寒要想获得“手稿”的合法性,必须拿出来草稿来,拿出一稿二稿三稿,甚至更多稿来,才有证明自己的某种可能性。你拿一个真实性最差的“齐清定”的稿子来证明“手稿”,证明自己,忽悠大众,不是弱智,就是绑定吃定了法院。当然,公众只能相信后者。

法院可以对韩寒这个“手稿”进行鉴定,但只能鉴定这个《三重门》手抄本字迹(这很可能是韩寒的字迹)是不是韩寒字迹。即使法院根据鉴定机构(还必须保证公正)做出韩寒亮出的所谓手稿字迹是韩寒的字迹,也只能说韩寒手里《三重门》手抄本字迹是韩寒字迹,不能证明这个手抄本是不是韩寒《三重门》手稿,不能判断《三重门》小说是不是韩寒写的。所以,法院没有资格和能力鉴定这个手抄本是不是手稿,是不是韩寒手稿。

字迹只是手稿的可能性,不是手稿的必然性。所以,韩寒字迹不等于韩寒手稿。

法院无法鉴定韩寒亮出的手抄本是不是手稿,法院要接这个不属于法院职权的案子,帮助韩寒胜诉,我们只能说这是政治和官商勾结的案子。这不仅严重侵犯中国的言论自由,法院也会自己吃不了兜着走,留下深刻才耻辱

韩寒一案,向上海法院提出了极其严峻的考验。

韩寒所谓“手稿”定天下,一出手就输了天下,是打肿脸充胖子,是绝望的哀嚎。除非他拿出当年的《三重门》最珍贵的手稿——草稿。否则,只能贼喊捉贼了。

韩寒这些天一再说自己,写文章不修改,一次成文,所谓草稿,就是出版定稿,把自己塑造成天才,目的是为自己所谓手稿的合法性辩护。如果你写首短诗,说一气呵成,可能有人信,过去有这样的神童,像曹植。现在恐怕没有了。如果说一部20万字的长篇小说,一气呵成,直接送给出版社,这太荒唐了。何况还是一个语文不及格的中学生。这只能说明韩寒作品是大家所言的代笔,他父亲韩仁均代笔。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