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一个人造神像自我垮塌的终极启示 —- 江湖万寻欢 2012/2/2

发布日期: 二月 2, 2012 11:49 上午

来源: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73577.shtml

兔尾龙头,最热闹莫过方舟子与韩寒之间的一场大仗。双方参与人数之多,围观人数之众,影响波及之广,采取手段之杂,为近年名人论战所未见。

我不认识方舟子,也与他没有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交集。倒是与韩寒,有过非直接的联系。当初,《三重门》一出,洛阳纸贵,男女老少,皆以谈论几句韩寒为时尚。因此,韩寒新书《长安乱》面世,我马上购买到手,一翻阅,极其失望,但喜欢不喜欢一个作家的作品,向来都是见仁见智,我也就未往心里去,将那书束之高阁了事。后来,听说韩寒成为了“当代鲁迅”,并上了美国权威杂志,位列“百名思想家”。我想,韩寒能有今日,一定自有其道理,也是付出艰辛劳动的结果。

而现在,前有麦田揭露韩寒作品为人代笔,后有方舟子穷追猛打质疑韩寒作文造假。韩寒则先悬赏2000万巨款征集证据,范冰冰小姐加码2000万,“共襄盛举”;后是发誓要将死不松口的方舟子告上法庭。于是乎,双方支持者众,热闹非凡,打成一片,使广大网民免费目睹了一场另类春晚。

纵观网上各种言论,挺韩者也罢,挺方者也罢,相信其实一些基本的判断已经在各自心中成为事实。那就是,韩寒作为一个作家,一个领袖,一个偶像,甚至作为一座神像,其实已经垮塌。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集体,会继续将一位个人诚龘信与职业道德都如此大规模遭受严重质疑的人物供在神坛,顶礼膜拜。有人可能会说,美国总统的支持率也还不过50%呢!要知道,韩寒的被攻击与被支持,并不是民龘主国家或地区的领导人选举——在两个民选领导人之间,可能会有差不多各占全民一半的支持率,但是人们的分歧主要是集中在领导人之间的政见不同,而非各自的人品高低。其实,只要有一方的个人诚龘信被人提出有力质疑——仅仅是质疑,但是必须有力——那么另一方基本上就可以开香槟酒提前庆贺胜利了。

而韩寒,有那么多的人质疑或相信他连作品都由人代笔,那么他在这些人眼里就不是一个作家了。假如一个不是作家的人,却以别人的作品冒称是自己的创作,这样的人其实已经涉嫌欺诈,严重者就是犯罪。

韩寒的倒掉,或者叫垮塌,其实具有极其强大的时代标本意义与价值。

我想,一座人造神像的垮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不是会与不会的问题。中国人是非常有智慧的,“真金不怕火炼”,那是古语;“出来混,早晚都要还的”,这是今词。从一座人造神像的垮塌,可以得出诸多非常有价值的启示。我之所以认为这些启示是“终极”的,就是因为被垮塌的神像名称叫“韩寒”。他被高高的矗立在一个国度长达13年!

 

启示一:现阶段中国素质低的不是民众,而是那些权贵与既得利益者

韩寒无法有力解释他为何能够得到一次规格非常高的全国性比赛的补赛(补考)资格。

而从百度可以查到:

1998年,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启动。面向新世纪、培养新人才的“新概念作文大赛”由北龘京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山东大学、厦门大学等七所全国重点大学联合《萌芽》杂志发起共同主办。

10年来,“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参赛人数已经从最初的4千人次,逐年递增至7万人次。随着社会影响力的不断扩大,高校合作力量陆续扩大为13所,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山大学、北龘京师范大学、武汉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也先后加入了联合主办单位队伍。

 

第一届大赛,陈佳勇、宋静茹、王越、杨倩、吴迪、李佳、刘嘉俊分别被北龘京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免试录取;第二届怀沙、张懿璇、许人杰、陈凯、李一粟、周嘉宁、祁又一、李晶、张尧臣、蔺瑶、刘莉娜、应尤佳、周霓钦、陈安栋、孙佳妮等被北龘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龘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厦门大学等提前录取;中山大学为第五届获奖者王皓舒加20分,第七届又录取了黄锐杰,甚至有一名二等奖获得者也进入了中大。北龘京大学甚至通过自主招生,为新概念的获奖者预留名额,先后录取了张思静、钱好等文科可造之才。清华大学录取了南开大学破格录取了第五届获奖者王一波、第七届的一等奖获得者山西大学附中的张馨月。武汉大学录取了李遥岑、戴漓力、胡坚。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将一段百度百科的内容照录,就是想让各位网友清楚一个事实:当初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佼佼者,是可以免试被北大清华这样的中国顶尖级大学录取的!仅凭一篇获奖作文就能被大学录取,这和中国最神圣、最权威、最具规模也是中国最底层青年唯一一次最公平与富二代、官二代竞争的高考有何区别?

也就是说,这不是一场一般意义上的作文比赛,而是另一种形式的高考选拔考试!

那么,韩寒,一个没有接到复赛通知书的中学生,他是如何取得补赛资格的?大赛的哪一条章程规定了何种情形参赛者可以补赛?如没有提前规定,可以视为遗漏,虑事不周,那么可以特事特办,但是召开听证会了吗?如开了,有会议记录并由参会人签字了吗?

一场稀里糊涂的补赛,其实已经将掌握资源的既得利益者(要知道《萌芽》可是官办杂志!)的伎俩昭然若揭!

在这样一个涉及到全国所有高高考生利益的作文比赛中,出现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补赛,上海市相关部门是应该立案调查的,国家教育部也应有所作为,彻查此事,给民众一个交代。

如果,韩寒或者其他参赛者确实与大赛组织者有幕后交易,则应该依徇私舞弊罪查处;如没有猫腻,那么组织方也至少犯了渎职罪,因为他们莫名其妙就为一个参赛者开了特例。关键是,萌芽杂志应该出面正式澄清,而不可以用个人名义躲躲闪闪,含糊其辞,欲盖弥彰。

现在大家可以明白了:韩寒成长于这样的一个令人生疑的环境,除非他背叛他的利益集团,否则他就根本不会代表民众,而是只会“杀戮大众”。那么,他的“韩三篇”的出炉,也就有了思想基础,他是既得利益者,维持现状最安全,最合算,他不会容许他人分享一点既得权益。

 

启示二:韩寒的彻底反叛教育就是反知反智,只会导致不学无术,对青少年毒害无穷

我本人由于家庭贫寒以及经济原因,未能读到大学。但是我坚决认为:知识改变命运,教育完善人生。

韩寒的成名,得益于他对于教育的批判。这也是我要写此文章的初衷。

正如我曾经所言:韩寒的出名是靠骂教育。问题是教育可以骂吗?教育是一个人必须接受教化的过程,现在全世界还提倡终生学习呢。所以,我们要批判的是教育方式,而不能是教育本身。套用现在通俗说法:我们反对的应该是应试教育,支持的应该是素质教育。但是,人必须接受教育,教育本身是不能否定的。

韩寒在小说中把教师与妓女类比,得出教师不如妓女的结论,令人愤慨!人说师恩比海深,这样的作品都能得以公开出版,实在悲哀。

 

韩寒的此次倒掉,恰恰证明了一个人拒绝教育,必定不学无术,如果还冒充学问人,当然就会成为笑柄。

青少年都有叛逆期,这个时候是正确引导还是顺其自然甚至骄纵怂恿从而渔利?答案当然是前者。我们的教育现状肯定是问题多多,但是如果彻底放弃或拒绝接受任何教育,其实就是一种极端、偏激与愚蠢。

排除韩寒雇佣的水军,肯定还是有一批数量可观的韩粉在为偶像摇旗呐喊乃至赤膊上阵。可是,看看他们的发言水准之低劣,就足以证明不接受教育真的不行,哪怕是接受应试教育。

 

启示三:群众不需要“公知”,而是需要“良知”

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是《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 公共知识分子50人”首先推出的一个概念,此后自2005年起“政右经左工作室”每年推举当年度富有影响的“‘政右经左’版公共知识分子”。

所谓公知,其共同标准为:

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

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

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我不否认中国以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所谓的公知存在,但是社会的进步不能仅仅依靠公知,而是广大民众的良知。公知在某一些时候是对的,在另一些时候就有可能是错的;公知在自己的领域应该是专家,可是在陌生的行业就可能是睁眼瞎。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公知是人不是神,是人就有局限性,就会犯错误。如果我们迷信公知,一切都要公知来指引前进方向,那么像韩寒这样的公知就会很惬意而且明目张胆地叫嚣着“杀戮大众”。

 

我相信良知。是人就会犯错,如果把一切就寄托在所谓的公知身上,那么我们又怎么判断与监督公知?请问,像于丹、易中天这样通过央视等强势媒体包装出来的所谓的公知,到底与韩寒有何本质的区别呢?可能只是知识深浅有所不同罢了。被包装与炒作出来的公知,其实就是既得利益者之一。玩得过火了,甚至就是骗子。

良知存在于广大民众之间,因为“真理在民间”。美国实行陪审员制度,而陪审员绝大部分根本不是所谓的公知,而是最普通的基层人民,但是他们能裁决谁有罪谁无罪。电影《十二怒汉》就鲜明地阐释了这样一个道理。

将一切交由精英来做定夺,本身就是一个谬误。像韩寒这样的所谓公知,假如不是因年前发表了“韩三篇”,那么他的欺骗性与隐蔽性会很强,从而误导民众,成为既得利益者的无间道,超级卧底。

就在不久前的某一天,领袖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重要的是要教育群众。这个教育,何止是教育,纯粹是愚弄吧?

试想一下:假如韩寒这样的所谓公知,掌握了对于普通民众的生杀大权,那么他会不会不仅在口头上要“杀戮大众”,而在现实中也要质疑者人头落地呢?

所以,我警惕公知。

 

启示四:自造的神像与被人为推上神坛者确实不可同日而语

我曾经发表过《从演讲水平揭穿自诩“当代鲁迅”的韩寒身上的华丽画皮》。文章原题为:《请自诩“当代鲁迅”的韩寒以及韩粉来看一看真实鲁迅的当众演讲水平》。

原文如下:

 

韩寒与方舟子的大战,堪称龙年开局一景。我不讨论双方是非,但就目前论战双方的表现而言,韩寒已经输了,至少输在风度——语言恶俗、卑劣甚至无耻。好吧,韩寒如果真是当代鲁迅,那么他一定知道鲁迅先生的名言: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 。悬赏2000万逼迫对方收声,又是威胁上法庭索赔10万巨款,韩寒父子以及韩粉或者水军组团辱骂恐吓质疑者,这是号称当代鲁迅的思想家、作家的所作所为?

韩寒一直辩解自己象孔子所言的那般“敏于行而纳于言”,其实就是说自己是“君子”。诚然,就当代一些耍笔杆子的名人而言,笔头健而口语纳者就有金庸和余&杰。这二位都有比较严重的口吃,但是他们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口吃只能使他们的语速变慢、罗嗦与重复,却不会使他们的思想变肤浅。也就是说,金庸也好,余&杰也好,他们在公众场合的辩论与讲演,如果将他们当时所表达的内容整理成文字,口语表述基本就是他们内心所想,其水准与他们一贯的文学水平没有任何偏差。

可是,奇诡的是一到韩寒这里,就成了一个特例了。世界上真的存在写作能力高超而语言能力奇差的天才吗?答案是否!

呵呵,要知道一个人的口头语言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文盲村妇也可以把故事讲得栩栩如生,把大道理阐释得鞭辟入里,可是要他们把所思所想写成文字,就是不可完成的任务了——因为,他不懂文字,也没有受过专业的写作表达上的训练。

反之,即使是一位具有深刻思想的哑巴,可不可以参加公开辩论呢?当然可以呀——他可以现场用笔写,也可以用手势打哑语。总之,只要肚里有货,就能展示出来。连哑巴都能做到的事,怎么一到韩寒这里就成了只善于写而不擅长说了呢?

韩寒不读书,没有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艰苦训练,却能够一边开赛车、泡妞、打电玩就成为畅销多产作家?方仲永的悲剧,一定足能作为明证了吧?古代大文学理论家刘勰已经有论断:“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积句而为章,积章而成篇。篇之彪炳,章无疵也。”

好了,说了这么多。现在言归正传:当年的历史上真实的文学小老头、思想与文字上的巨匠鲁迅先生,到底在公开场合的演讲能力如何呢?是不是也像“当代百名思想家”的韩寒一样一谈到自己的作品和涉及到稍微深刻一点的内容就木讷、猥琐从而回避、王顾左右而言他?

不!鲁迅先生不仅是一位伟大的作家,他还是一位伟大的演说家!

 

随便百度一下“鲁迅 演讲”的关键词,就可以看到这样一篇文章(略)而且有图有真相:

有一位作家郑伯奇同志于一九三六年的回忆,题为《鲁迅先生的演讲》描写得很生动具体,原文很长,我就不原文照搬,而是请有兴趣的网友自己查阅。此类回忆文章很多,可以视为历史史料。

韩寒主动或默许自己的团队把自己包装炒作成为“当代鲁迅”,可是距离真实的鲁迅水准何止十万八千里!鲁迅被人质疑,或者说已经被人请下神坛,但是鲁迅的走上神坛是其死后,是被人出于政治目的而“被抬上神坛”。韩寒呢?作为一尊人造神像,获取的香火钱可是相当巨大,连悬赏都能一掷2000万金!

 

启示五:通过此次年度大论战,可以看出中国网民素质总体非常高

韩寒与方舟子论战,用词之恶劣,逻辑之混乱,前后之矛盾,实在有辱一个作家的职业,假如他真的是一个作家的话。

貌似支持韩寒者众多,但是只要一加以深入分析,可知水军比例很高。

判断是否水军,基本上要看以下特征:

不讲道理,一上来就骂人。要知道,水军都很忙,往往要同时为几个雇主做帮手,打手。他们不可能心平气和地研究对手的论点,然后逐一加以辩驳。水军之所以是水军,这种见不得光明的下作职业,就决定了他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有真才实学,谁不出像样的人话。试想一下:如果一个水军不骂人,又不能批驳对方的论点,而是很温柔地跟帖道“大哥,您说的俺不同意”,或者“大姐,别这么说好吗”,雇主会给他结账吗?因此,水军们上来恶狠狠地开口就骂人,不仅能把胆小者吓住,也能很好地为雇主出一口恶气。

依据这一标准,我们就可以分析韩寒到底雇佣了多少水军了。

反观质疑韩寒的网友,绝大部分用词温文尔雅,内容也是摆事实讲道理,还有网友牺牲个人时间,不厌其烦做纸张在水中会不会沉的实验,令人感动。我们知道,一个正常人与人有不同见解,产生分歧,不会一上来就气急败坏地骂娘,而是力图将自己的主张和见解摆出来,讲清楚。“倒韩派”的表现可以认为他们基本不是水军,而是真正的网友,而且是有水平、有素质的网友。

广大网友与韩寒没有过节,前日无怨后日无仇,但是能够像我一样站出来理性质疑一个涉嫌作假者,这就是一种社会责任。质疑不是谩骂,遭到谩骂也不以谩骂回击,而是继续讲道理。请问,这样的网友——也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个活生生的民众,真的像韩寒所说的素质低吗?

 

启示六:能否享有民龘主不涉素质,而是公民权利

韩寒之所以会自己垮塌,其实就是他过分自我感觉良好地把自己与一般大众割裂开来,也就是说如果他以前还在“装”,装大众的代言人,装为民请愿的先锋,现在已经明目张胆地撕下了伪装。

素质是个无可考量也就是无法量化的东西。大学生就是高素质?初中生就是低素质?达官贵人就是高素质?底层草根就是低素质?或者相反?那么你韩寒到底属于什么素质?用无法量化的东西来论证某种制度适不适合施行,本身就是荒谬的自欺欺人。或者说,叫愚弄百姓。

高度民龘主化的美国也不是人人都有高学历。有资料显示,美国文盲4000万! 这是一个超级有意思的问题,也是一个超级昂贵的问题。美国每年就花费150亿美圆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是,这些文盲与哈佛、耶鲁大学的教授们一样,在选择谁当总统的时候,一人一张选票,拥有同等的权力。

如果高素质的人就可以享有民龘主,低素质的人就不配享有,这就是典型的“精英暴力”。我们必须要警惕这种只有自己高高在上、无视人人生来平等的基本社会价值的精英优先理念。

 

结束语:所有的人,不论卑微者还是掌权者,都应该:认识你自己

一座神像的倒掉,有外力所致的原因,也有内在根基不稳的因素。韩寒的倒掉,主要还是触及了社会的基本价值底线,低估了人民的觉醒与需求,从而使得自己那些不能自圆其说、有些明显属于漏洞的辩护越来越遭到质疑,导致神像正在自行垮塌腐坏。

韩寒终于倒掉了,这值得所有人深思。世界上神像很多,最著名的莫过于德尔斐的阿波罗神庙,在那里刻着著名的一句箴言:认识你自己。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