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险恶,总有人为你担惊受怕——李波回应韩寒 — 李波 2012/2/2

发布日期: 二月 2,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江湖险恶,总有人为你担惊受怕——李波回应韩寒

作者:李波 2012/2/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ab78b0100wmhu.html

———————————————————————————————————————

韩寒贤弟(贤侄),

致你的公开信发表后(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ab78b0100wk3r.html),网络铺天盖地,好几家平面媒体整版报道,我留意到“东方卫视”和“土豆网”对你的专访。其中你在土豆网专访快结束时提到《扬子晚报》首发的那篇公开信,并要我“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想,问一问”,将你父子隔离、单独为你举行一场考试的建议是对一个作家是不是一个侮辱……如果一个作家就应该接受这样(文革般)的侮辱,那就太可悲了……

你讲得多好啊,你那动人的表情,小知识分子、明星加小流氓浑然一体的装扮,悲戚戚的语调,活像当代窦娥向全世界这个陪审团叙述自己的天下奇冤。在“东方卫视”里,你向女主持人发嗲讨糖果般的那副楚楚可怜状,说实话贤侄,那一刻,当哥哥(叔叔)的我都鼻子发酸,心想自己真不个是东西。

我一再反问自己是不是太残忍了?甚至几个好友都来信或打来越洋电话(含加拿大)百般为你辩护,劝我不要落井下石。的确,即使摧毁一个用过的茶杯,都会让人感伤,何况一个神话般的大活人。最终理智占了上风。泪水可以入侵情感,却终究无法占领真相。眼里有沙子,换了你,舒服吗?

先澄清一件事情,《扬子晚报》首发又被若干家转发的那一整版,提议为你单独设考场的馊主意是我想出来的。关于你作品的分析不是我,事实上我只看过你的两部作品《三重门》、《像少年啦飞驰》和《光荣日》,忙过这一段会补补课。分析你作品的那一部分,是一名海外知名人士写的。我因为很信服就附在公开信后面,报社有点疏忽(我的公开信在我的博客,有些修订)。但这并不改变我对你的质疑,而且变本加厉。

坦率说,看到深陷泥潭的你,作为你的“粉丝”(参阅公开信叙述)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看了那几篇分析你作品的文章,内心充满矛盾。就算我有窥视癖行么?我想起三个电影情节。老电影《芙蓉镇》(也许有误,欢迎纠错)里一个抗美援朝老战士,被诬陷犯了“作风问题”,老革命百口难辨,为捍卫尊严,怒而当众脱裤(他的小弟弟在战场上被美国鬼子打坏了),从而洗漱了污名,回到了党和人民的怀抱。周星驰的《七品芝麻官》里,一个想做太监净了身而又没被择优录取的做了个打更的,被污和少奶奶有一腿,脱裤验货,捡回一条小命。恰好去年超级大片《让子弹飞》又再现了类似情节,那个被诬陷白吃了一碗凉粉的糙汉,不也愤而剖腹了吗?戏外的永远比戏里的真实。哥哥(叔叔)虽偏安一隅,国内的热闹也不容错过,甚至看得更清楚。前两年闹得沸沸扬扬据说可以写进当代史法律史社会史经济史政治史农民史的开胸验肺事件不就如此吗?

深受太太和周围影响,哥哥也有些一根筋了,拿前江Core的话说,就是:too na?ve, sometimes, simple. 心想如果你能采纳我的建议,一来可以自证清白,二也为中国当代文学史文化史法律史流氓史心理学史留下——说句我能想起的最有文采的话——一串涟漪(或一段佳话或一朵奇葩,你看我这狗屁文思,动不动就掉链子,欢迎修正)。何况你是作家中的赛车手,赛车手中的作家,久经沙场了,赛车经历更连生死都置之度外。无论职业作家、职业赛车手、公民、公共知识分子的尊严容得下这种挑战吗?古代将领不敢或不能面对骂上门挑战者,会活活羞死的。换句话说,今天的你已经不是你自己了,你早就是大众消费品了。大家作为消费者买单,自然眼里揉不得沙子。

看你一家最近茶饭不思心急火燎进退失据不亚于阿萨德君,连藏在深闺、刚生完孩子的娇妻都挺身而出了(爷们掐架拉老婆出来是上海战法么?求证中!)。哥哥(叔叔)真的,既心疼又蛋疼。贤弟(贤侄),你费那么多劲干嘛,和一帮臭流氓瞎折腾犯得着吗?好钢用在刀刃上,浪费这么多脑细胞兼卡路里,足够你写几本《飘》,拿几回赛车冠军了,反正你不是一路考过来的嘛。就几个小时的事儿,没把你吓得尿裤子吧?

再说,国家行政司法媒体资源本来就稀缺,你就不能让出一些,给那些你曾经关注的叫亚历山大的同胞们松一口气吗?

再说,五星级酒店、专业保安监考、城管负责外围和摄像头多管齐下,你还担心你的安全么?你说我们用文革手法手法、延安整风手段整你,真是那年代,你现在还有个全尸吗?亏你说得出。这世界谁有被质疑的豁免权?哥哥有时去教堂,有些人连上帝都敢质疑。总统、州长、市长们无一天不被公开质疑。想来想去,我的建议,合情合理合法有案例,咋就叫残忍呢,充其量叫Sexy!

再说,哥哥宁愿为老不尊、晚节不保、干粮自带专程回国陪考,做你的绿叶,时间你定,地方我选。费用二一填作五。对了,因为我对郭小四也一直持怀疑态度,也敦促他参加(先丢他的脸)。退一万步,就算你“牵进去是马,牵出来是骡子”,你也别砸锅卖铁筹那2000万巨额赏金,我只拿十分之一就行。其实最能提供证据的是你老爸和你自己,原来你的悬赏还是肥水不留外人田啊,不愧我的贤侄,财商直逼发改委和中移动(如果现还双向收费)。至于范美人的那2000万,我就笑纳了,就当是天上掉馅饼,我捐给红十字会,或拿去买美债,行么?

如果你怀疑《我在北京有张床》不是我写的,我不会煞费苦心翻箱倒柜运筹帷幄绞尽脑汁眼泪汪汪地提供那些蛛丝马迹捕风捉影的半吊子证据。只要你给我租间房子,管饭,半年到一年内我就写出一本来,不一定好,但绝对保证自己的文字DNA。

别怪哥哥(叔叔)无情,我只是太浪漫,总想为你增光添彩。江湖险恶,总有人为你担惊受怕。

哥哥(叔叔)为你熬夜到午夜两点,明天还和一越战老兵出门打猎,我容易吗?这事离我十万八千里,八杆子打不着。方舟子和麦田我压根就不认识,倒是前两年和你的路老板通过几次电话。

所以,我比你还冤。不信可以向报社求证,我发稿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吃饱了撑的……”

我再次说一遍,你已经不是你自己了,你应该对你的衣食父母负责。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实验结果必将证明,如果我错了,就是你对了,如果我对了,就是你错了。加起来等于零,无害社会,多大的事儿。想十年前有人嫖了我(对不起打错了)30多页,我只是参照《治安管理条例》让他拿了几千嫖资(对不起又打错了),还欢迎再剽,相逢一剽泯恩仇嘛。

韩少,请拿出点体育和娱乐精神来,都2012Doomsday了,当不了宋江当林冲敢么?别拉稀摆带行么(四川土话,请向我的小老乡、和你男女有别的郭小四求解。)?

吃饱了撑的、仍为你担惊受怕的 李波

于威斯康星麦迪逊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