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韩仁均∶论韩寒之父韩仁均才是《三重门》作者 — 诗人小郑 2012/2/5

发布日期: 二月 5, 2012 5:00 上午

围猎韩仁均∶论韩寒之父韩仁均才是《三重门》作者

作者∶诗人小郑 2012/2/5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1/1/450590.shtml

———————————————————————————————————————

想起一首古诗《夜上受降城闻笛》∶“回乐峰前沙似雪,受降城外月如霜。不知何处吹芦管,一夜征人尽望乡。”作为倒韩阵营的第二号人物,大概再过一些日子,诗人小郑就有资格享受这场围猎的果实了。

这几天在各种视频采访中,韩寒展现出一个熟练的无耻的弱智的信口开河的毫无羞耻心的骗子的种种特徵。而大家似乎忘记了韩仁均这个总导演,这个更加无耻更加熟练的大骗子。

如果我们不了解倒韩派已提供的各种考证与间接证据,一定会觉得他们是被冤枉的。但实际情况却是,韩寒与韩仁均总是睁著眼说瞎话,十句话里至少有五句,都是“谎言”“故意误导”“避重就轻”。

这里,我提出三个新论据∶

第一关於韩仁均会不会英语。

由於《书店》《杯中窥人》《三重门》中都飙过英文,甚至拉丁文,所以韩氏父子一口咬定韩仁均不会英语,这样他就不可能是这些作品的作者了。

1月27日,韩仁均在《说说我自己》中说∶“我根本不会英语,我们那个年代,从小学到四年中学到自学专科,从来就没有英语这门课。”对此,韩寒插话说∶“我的父亲刚才经过回忆纠正了一下,说他们好像在四年中学里有过几节不正规的英语课,但是好像只学会了字母,他本人几乎不认识一个英语单词。”

但是诗人小郑在韩仁均的微博上,看到2011年9月14日的一条微博∶

“统一回复。1、韩寒很好,一切正常。不更博可能是他暂时无活可说。2、这个微博是我注册的,有人“分析”韩寒用我来做马夹这还真是韩寒智商以外的事情。3、感谢大家关於视频编辑软体的建议,我只是业馀玩玩,比较後选用了windows 自带的 movie maker(w7是windows Live影音制作)。”

这里出现了四个单词,其中“windows Live”,W小写,L大写,这不符合英文的书写习惯,可以肯定不是从别的地方复制粘贴上去的,显然是韩仁均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敲的。这足以证明韩仁均会英语,搞不好英语还不错。

他显然在撒谎!大骗子总是能够很熟练的撒谎!

第二关於韩仁均能不能写校园小说。

在《说说我自己》中韩仁均说∶“我以前写的也只是一些农村题材的故事和一些应景宣传用的东西”。似乎这样一说,韩仁均就不可能写《三重门》这样的校园小说。

但是我在“金山文化资源资讯共用网”查到,1988年金山成立了金山县儿童文学协会,韩仁均是核心成员之一。次年编成儿童故事集《阿毛探长》,韩仁均的作品赫然在列!实际上直到2006年,韩仁均都有儿童文学作品发表。

此外,後来曾任金山区儿童文学协会副会长的张更生,就跟韩仁均关系不错。我想你经常参与儿童文学的活动,写一个校园小说总不是很难的事吧?

第三关於“韩寒”作品的讽刺与幽默。

讽刺与幽默是韩寒作品的一大利器,也是他被吹捧为当代鲁迅的原因之一。然而种种迹象表明,韩寒的幽默其实是韩仁均的幽默。

韩仁均在《故事会》等刊物上发了六十多篇短篇小说。那麽他的风格是什麽呢?诗人小郑看了其中八九篇,我可以确定韩仁均是一个幽默作家或者讽刺作家。

他的那些小故事大多是幽默故事。例如《排队奇闻》讲一个男的帮他母亲去女厕所排队。《争取》讲一个人到办公室听到一句什麽东西只有一个名额,心想不能吃亏,就奋力争取,最後发现竟然是献血名额。他的获奖作品《临时爸爸》《局长下乡》《养猪难卖》也都是幽默小说。

又如韩仁均在微博上公布的《抢夺冠名权》一文,讲一个村集资建了个小学,出钱的人都可以给物品冠名,例如给桌子冠名,给书包冠名。有个人来晚了,所有东西的冠名权都被占了,他一看厕所还未被冠名,就以自己的名字给厕所冠名“某某厕所”。

这样的故事都令人忍俊不禁,显示出韩仁均是个幽默作家。

我们再看韩寒“创作”的《书店》《杯中窥人》《三重门》,这三个都是幽默作品,或者讽刺作品。这显然是韩仁均一贯的风格!

根据诗人小郑的经验,一个幽默作家通常在生活中是个幽默的人,不可能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能够写成功的幽默作品。

然而怪就怪在,韩寒竟然是个没幽默感的人。

2007年6月,韩寒做客《凤凰卫视非常道》与主持人何东面对面聊天长达四个小时。采访中韩寒说∶“我其实也不是那麽一个幽默的人,我只是觉得我很怕人家在看的时候会觉得很ku燥、很乏味,我只是想不让大家觉得那麽乏味而已。很多时候都是在那儿故作幽默,但是因为这麽多年了,所以故作幽默也还比较自然。”

本来前一天晚上,何东读了韩寒的作品大笑不止,为其作品的幽默所折服,但韩寒竟然说自己生活中不怎麽幽默。这让何东有些失望,一年後何东在一篇文章中说∶“韩寒平时接人待物,完全不同於他文字的锋利和俏皮,他性格内向而且颇为羞涩。”

由此可以肯定,所有署名“韩寒”的非常幽默的文字,都应该是出自幽默作家韩仁均手笔。连那次韩寒在易中天面前念的非常幽默的演讲稿,也是韩仁均的作品。因为韩寒根本不幽默,何来幽默作品之有呢!

以上三个论据,足以击碎骗子韩仁均的伪装!大梦已醒,各奔前程吧!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