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撤销了巨额悬赏了吗?—- 作者:东綦潭 2012/2/5

发布日期: 二月 5, 2012 8:26 上午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2901390100x0hz.html

——————————————————————————————————————————–

韩寒在他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了他的《论自由》、《论民主》和《论革命》后,麦田提出韩寒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而是其他人代替他所写。面对麦田的质疑,韩寒立即予以了反击,并且提出任何人提供了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而是其他人写的证据,奖励二千万元。当代影视名星范冰冰力挺韩寒,在韩寒提出任何人提供了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而是其他人写的证据奖励二千万元后,也提出任何人提供了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所写而是其他人所写的证据奖励二千万元。尽管方舟子在接受有关视频采访时表示,质疑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是想打破韩寒制造的神话,铲除韩寒制造的神话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但是其在麦田退出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自己所写并道歉后立即替补而上,接过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自己所写的大旗,是否是为了获得了韩寒和范冰冰所给予的四千万元的奖励不得不知,他人仅能看到的是方舟子所说的质疑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理由及其质疑的行动。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在方舟子连篇累牍地抛出他质疑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后,几乎没有一个人怀疑方舟子是为那四千万元的悬赏所驱动而干劲十足地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自己所写,而是将方舟子疯狂般地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自己所写归咎于他那一贯的偏执。

姑且不管方舟子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自己所写的目的,虽然搞清楚方舟子的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自己所写的目的有利于确认方舟子是否侵犯了韩寒的名誉权,但是那是法院所做的事,现在所要研究的一个问题是,在韩寒向上海普陀区法院状告方舟子侵犯了其名誉权后,韩寒曾经提出任何人提供了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而是其他人所写的证据,都奖励二千万元的悬赏是否依然有效。在网络盛传韩寒向法院起诉方舟子侵犯了他的名誉权时,有人曾经提出,方舟子分析韩寒的文章和与韩寒有关的事物,企图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韩寒没有认可方舟子的所作所为,却将方舟子送上了法庭,起诉方舟子的所作所为已经侵犯了他的名誉权,以实际行动撤回了他自己作出的二千万元悬赏。网络盛传最初被上海法院证伪,不久又被上海法院证实,上海普陀区法院在二月三日回复有关媒体时,表示已经接收接到韩寒起诉方舟子侵犯名誉权一案的诉状,至于是否立案,将在七个工作日内作出决定。依据前述主张,不管上海普陀区法院是否决定对韩寒起诉方舟了侵犯名誉权一案予以立案,只要韩寒向法院起诉方舟子侵犯了他的名誉权,他作出的任何人提供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而是其他人所写的证据就奖励二千万元的悬赏,已经被他撤回了。如果真是这样,对于那些在正在磨刀霍霍,企图通过提供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证据获得二千万元奖赏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噩耗。

且住,韩寒向法院起诉方舟子,对于那些企图通过提供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的证据获得二千万元的奖赏的人来说,真是的一个噩耗吗?关于悬赏,理论有两种理论,却契约说和单方法律行为说。契约说认为,悬赏不是一种独立的法律行为,而是一种契约。因为悬赏人对不特定的人提出的条件是一种要约,此要约因一定行为的完成而成一种悬赏合同。日本和英美系各国大多数学者持此一理论,立法中也运用此一理论。例如,日本民法典第五十九条的规定:“以广告声明对实施一定行为人给予一定报酬者,对完成该行为者,负给付报酬的义务”。单方法律行为说认为,悬赏是一种单方法律行为,悬赏人对行为完成的人有单方支付报酬义务,而不需要完成行为承诺。德国和我国台湾地区大多数学者持此一观点,立法中也运用此一理论。例如,德国民法典第六百五十七条规定:“通过公开的通告,对完成某行为,特别是对产生结果悬赏的人,有向完成行为的人给付报酬的义务,即使行为人完成行为时,未考虑到此悬赏广告者,亦同。”虽然这两种理论有一些区别,但是也有一些共同之处,其中包括在悬赏撤销前,行为人都有权要求悬赏人支付报酬,悬赏人有义务向行为支付报酬。既然如此,只要韩寒没有撤销他作出的任何人提供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的证据,任何人提供了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他所写的证据,都可以要求韩寒支付那二千万的奖励。现在的问题是,韩寒撤销了他作出的任何人提供了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的证据就奖励二千万元的悬赏吗?

韩寒向法院起诉方舟子侵犯了他的名誉权,是因为他感觉方舟子没有提供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的证据,就随便断定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的。如果方舟子提供的证据让韩寒感觉证明了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韩寒一定不会向法院起诉方舟子侵犯了他的名誉权。也就是说,对于方舟子分析韩寒的文章,提出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结论,韩寒不认为是在完成他提出的提供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的证据,就奖励二千万元的悬赏,而是在侵犯他的权利。韩寒向法院起诉方舟子侵犯了他的名誉权,是在维护他自己的权利,而不是就他提出的任何人提供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的证据,就奖励二千万元悬赏作出撤销的意思表示。如果方舟子在提出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结论时,提供了让韩寒无法反驳的像铁一样的证据,估计韩寒不但不会向法院起诉方舟子侵犯了他的名誉权,还会将二千万元的奖励送到方舟子的手中。韩寒不仅是将自己的二千万元送到方舟子的手中,在范冰冰不向方舟子支付二千万元的奖励时,估计还会说服范冰冰也将二千万元的奖励送到方舟子的手中。如果范冰冰不愿意拿出那二千万元的奖励,有可能韩寒为了早日结束争论,将负面影响减少到最小,维护他在公众中的良好形象,甚至会主动代替范冰冰支付二千万元的奖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既然韩寒没有撤销他作出的任何人提供证明他的文章不是他自己所写的证据,就奖励二千万元的悬赏,想必有许多人为了得到这二千万元的巨额悬赏,要想办法提供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的证据。范冰冰在提出了任何人提供了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证据,就奖励二千万元的悬赏后,没有再就她的悬赏作任何意思表示。一旦有人提供了证明韩寒的文章不是韩寒自己所写的证据,不但可以得到韩寒的二千万元悬赏,还可以得到范冰冰二千万元的悬赏。二千万元再加二千万元,就是四千万元,如此巨额的悬赏,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就算韩寒起诉方舟子侵犯他的名誉权胜诉,方舟子不再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他自己所写,不排除有更多的人前仆后继地质疑韩寒的文章是韩寒他自己所写。马克思曾经说:“有百分之十的利润,资本就蠢蠢欲动;有百分之百的利润,资本就忘乎所以;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那么上绞刑架上的事都做得出来。” 韩寒起诉方舟子侵犯名誉权,只要求赔偿十万元,四千万元是四百个十万元,这何止是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啊。不知道韩寒在冲动之下作出巨额悬赏之后,是否立即肠子都悔青了,如果是立即肠子都悔青了,看着范冰冰加上的那二千万元的悬赏,不知道是否把范冰冰给恨死了,恨得将她送上绞刑架的想法都有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