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方学家”和方舟子的黑材料 — 这年头做老师真苦 2012/2/5

发布日期: 二月 5, 2012 5:00 上午

关于“方学家”和方舟子的黑材料

作者:这年头做老师真苦 2012/2/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dd97820100zimf.html

———————————————————————————————————————

在《请你们理解我的愤怒和无奈——韩寒答凯迪网友》中,韩寒讲道:

但是我不一样,我知道方舟子包括方舟子的家人也有不少的小辫子,他的有些行为就是他正在打的东西。我在这里也不能说的很透彻。但我相信一些网友知道。不过在这次的论战里,我对此绝口不提一句,我相信如果我也反咬他,对他的名誉至少不会有好处。因为我觉得这是他以前的事情或者他家人的事情,和讨论没关系。所以关于方舟子的劣迹,我从来不提一个字。

对于这种言论,恐怕除了最天真的人,不会有人认为韩寒真的是出于大度、就事论事而这样说的。事实上,在《正常文章一篇》中,韩寒也曾玩过这样的文字把戏:

你以前在百度工作,按照阴谋论,你应该是收了李彦宏不少钱来诋毁我的名誉吧。如果你结婚生子了,按照逻辑,你不能理解我第二天有工作夜里一点还在写文章,证明你无法这样做,证明你精力不行,证明你无法满足你老婆,证明你老婆在过去的两年里必然偷人。你长期做IT工作,证明你一直坐在电脑前,证明你受到很多辐射,证明你精子活力比较差,综合了你老婆必然偷人和你精子活力必然差,证明你孩子必然不是你的。这就是你的逻辑吗。不,我不会这么说的,也不会这样质疑你的,虽然这有一定的可能性。这段话是对麦田说的。韩寒说“我不会这样说”,难道这段文字真的没有在骂人吗?抱有客观之心的读者自会分辨。一个“天才”作家,还经常玩这种小聪明,真可谓是童心未泯。

不知是否纯粹出于偶然,总之,今天网上确实出现了关于方舟子的负面报道。比如说新华网的报道。其余类似报道还有许多,这里就不一一例举了。其实在方舟子质疑韩寒初期,就有韩寒的粉丝在网上搜出了方舟子的“黑材料”到处张贴,只不过今天不知为何,各大媒体也开始报道了。关于韩寒粉丝所贴的黑材料,方舟子早在1月25日在微博上就有一条回应:

韩家军真听话,果然在刻苦攻读“方学家”亦明的几百万字研究著作,要跟我算方舟子“抄袭”的老账。这笔老账我早就多次回应、澄清过(感兴趣的可以到我博客或微博上找找),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转移目标再来跟你们算。你们慢慢折腾去吧,即使能把方某抹得和乌鸦一样黑,也不能帮你们的少主洗下一丁点的污垢。【2月7日补充文字:由于多家媒体向方舟子询问此事,方舟子在土豆上公布了一段视频,对此事做了澄清。感兴趣的网友可以点击链接观看,韩寒也可以学习一下究竟该如何回应质疑。】

韩寒以及他的粉丝以前应该不了解方舟子,网上搜索看到这些东西,就如获至宝。其实这些材料在网上已经流传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方舟子坚持不懈地打假,使他得罪了太多的人,这些人为了报复,对方舟子潜心研究,到处搜罗方舟子的“罪证”,被方舟子戏称为“方学家”。这些罪证是否靠谱?方舟子在博客上对这些质疑早已做过回复,我曾阅读过部分,但不愿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大家身上,还请各位仔细阅读方舟子博文后再做判断。(新华网新闻说“对此方舟子暂时未作出回应”显然是闭着眼说瞎话。)我在这里只说两点:

1、方舟子多年打假,树敌无数,想把他打倒的人多了去了。考虑到人无完人,我也没有太多钻研过这些材料,不敢把话说太满。只能说,如果这些黑材料真的是致命的,方舟子也捱不到现在来打韩寒的假。

2、即使这些材料是真的,这也不妨碍方舟子此次质疑韩寒。正如韩寒自己所说:“这是他以前的事情或者他家人的事情,和讨论没关系。”希望韩寒能把这句话真正放在心里,正面回应方舟子对你的质疑,才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此次风波过后,韩寒如果无所事事的话,可以考虑加入“方学家”行列,投入亦明麾下,继续发挥写作特长。到时候你可以学学一个理直气壮的人在面对质疑时到底应该如何回应。

以下附几篇文章,供懒得搜索的读者观看。对学术界不了解的读者,建议先去了解一下学术界的规则。

《法制晚报》造谣

《法制晚报》实习生张岩,我让你自己去看我博客上对“方舟子剽窃美国教授”的多次澄清,你不看,还在继续跟着方黑造谣说“1600字的全文约有900字几乎原文引自罗伯特教授的《神创论是科学的理论吗》,但并未注明出处。”不是没有注明出处,也不是“几乎原文引自”。不造谣就没有饭吃吗?

方舟子导师对所谓“方舟子剽窃”一事的看法

作为方是民博士读研究生时的导师,我愿意重申我对方博士在中国社会中的杰出地位的支持。

我对方博士的政治敌人试图诋毁他的那些做法毫无兴趣。

方博士在我的实验室完成了优质的论文研究,在1995年被授予博士学位。他根据他的论文研究在《生物化学杂志》发表了一篇高质量的研究论文。据我所知,他的论文工作经受了时间的考验,RNA聚合酶II的转录因子TFIIF仍然与TFIIB反应。

如果Root-Bernstein博士的指控有其合理之处的话,我没能看出来。方博士对Root-Bernstein博士已做出了合理而审慎的回应。

诚挚的,

Zachary Burton博士

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教授

As Dr. Shi-min Fang’s former graduate school mentor, I would like to re-iterate my support for Dr. Fang’s prominent position in Chinese society.

I have no interest in the efforts of Dr. Fang’s political opponents to try to discredit him.

Dr. Fang completed a good quality thesis in my laboratory, awarded in 1995. He published a high quality research paper in the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based on his thesis work. So far as I know, his thesis work has passed the test of time, and Transcription Factor for RNA polymerase II (TFII)F still interacts with TFIIB.

If there is merit in Dr. Root-Bernstein’s accusations, I fail to see it. Dr. Fang has responded to Dr. Root-Bernstein in a reasonable and measured way.

With best regards and sincerity,

Zachary Burton, Ph.D.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E. Lansing, MI 48824-1319

关于“方舟子剽窃美国教授”一事

这个事件涉及到我在16年前当研究生时写的一篇网文《科学是什么》,去年已经澄清过,今年三月份《法治周末》就此事造谣时我又澄清了一次,现在光明网又开 始炒作此事,造谣说《打假斗士方舟子16年前“借”用导师理论遭批评》,而植物所首席造谣员蒋高明也在其科学网博客上造谣说美国教授“呵斥自己的博士 生”。这两人在翻译所谓信件时都做了故意的歪曲。实际上此事当事人Root-Bernstein虽然是我的母校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教授,但不是我的导师,我 从来就不认识他,没上过他的课,没跟他见过面。我的导师Zachary Burton已经出来支持我,认为对我的指控是无理的。“方学家”们对他也进行人身攻击。Root-Bernstein发信称,他的本意只是要讨论我16年前那篇网文对其观点的使用是否恰当,不同的文化用不同的语言是如何对待这类问题,无意涉及我的人格。如果有人继续借此对我或Burton博士进行人身攻击,他将收回指控,结束讨论。

我16年前那篇网文本是网上和人吵架的文章,写得比较随意,复述Root-Bernstein的观点时没有明确注明出处,只是泛泛地说“根据科学学界的共识”,虽然是网文的通病,严格地说是不规范的,我愿意为此向Root-Bernstein道歉。但是我在1999年将此文修订收入《方舟在线》一书时,已明确说明是根据Root-Bernstein的归纳。2007年《批评中医》一书用到该观点时更是详细注明文献出处(“方学家”们正是根据我的注明找到了Root-Bernstein)。有图为证。所以根据学术界对剽窃的定义,我并未剽窃Root-Bernstein。Root-Bernstein认为即使引用别人的观点也必须预先征得原作者同意,否则也算是剽窃,那只是他个人独特的观点,我无意来跟他讨论如何定义剽窃。

曹明华造谣说我的一篇文章被密歇根州立大学校方认定剽窃

事实是,母校校长办公室接到葛莘(即写了百万字文章攻击、污蔑我的“亦明”)等人举报我剽窃,经评估认为虽然剽窃的举报符合启动调查的要求,但没有可信的证据,且与学校学习无关,所以不启动调查。葛莘等人不服该评估,上诉被驳回,该案已结案。

曹明华声称她将把造谣文章投给国内报刊发表。如果哪家报刊敢发表曹明华的造谣文章,我就起诉该报刊和曹明华。

曹明华曾因为发表迷信中医的文章和造谣攻击转基因食品受到我的批评。

更多的就不转了,想看的自己去方舟子博客翻。最后再转一篇刘菊花的博文吧。

问心无愧

作者:方舟子妻

如果不是被指责“涉嫌抄袭”,我不会再把自己的硕士论文翻出来看一遍,我甚至已经在作品存货里找不到它了,最近还是请朋友帮忙从网上下载一份寄给我重温了一遍。看完之后,心想:“原以为是此生最滥文章,没有之一。但是,似乎还不错嘛。”

我从没打算从事学术研究,也从未想过要发表这篇文章,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我当年写论文的心态是:通过了就好。我现在不知道为何82条注释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用来掩盖抄袭痕迹”(语出方黑报纸《法治周末》,此“报道”还说:“记者注意到,刘菊花的论文共有70多个注释”,数学没学好?还是心情太激动?)当时也没觉得自己是抄袭,我到现在都以为文科硕士论文就是综述一个问题,能说清楚就不错了,谁能指望一个硕士生有多么高深的理论水平要通篇原创呢?至少我没有这样指望自己。

我的硕士论文水平不高,但却是当天参加答辩的同学中唯一一个全票通过的。一位老师说:“你还挺能辩的。”因为当时我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也知道自己想说些啥,所以老师提出的问题我都能自圆其说。为此当时颇自豪了一小会儿。

《法治周末》“报道”还说,“据调查,刘菊花2000年至2002年就读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硕士研究生。”真不争气,又错了,我是1999年入学的,在网上很容易查到。连这简单的“调查”都据不准,贵报的黑方水平亟待提高,仅有迫切的心情和强烈的意愿是远远不够的。

说实话,我特别佩服那些细细梳理我那自己都不想多看的硕士论文的方学家们,这得需要多大的毅力、决心和耐心。如果他们觉得为此耗费几周的时间和精力很有意义有价值,那就随他们去吧,让方舟子再当一回精神病治疗药物好了,毕竟,把暴力用在电脑键盘上比用在羊角锤上更让我安心。鉴于方学家还散布了些相关的可笑谣言,我再爆个料,我的学士论文是优秀,要是也能证明这Top Ten是抄袭,不是更能表达对中国学术界的失望和对方舟子的憎恶吗?骨头已经抛给你们了,方学家和方黑们,去挖吧——谨以此表达我深深的怜悯之情。

此前方舟子一直没对这事表态,有人质问方舟子为何“装聋作哑”“视而不见”不打老婆的假?也许我的硕士论文有些引用不妥、不规范的地方,但像我这样的小蚂蚁遍地都是,方舟子穷其一生也打不完,所以让他格外关照一下我的凛然建议显然不太可能被接受。不是总有人质疑打了几十位部级高官、学界大佬假的方舟子只打苍蝇不打老虎吗?现如今又揪住个小蚂蚁非让他打,真是众口难调啊。还是让方舟子的宝剑去打老虎吧,毕竟纠正了中国的学术风气才好让那些“不抄”的老师别再对自己的那么多学生深表不满,还要在9年之后把其中的一个举报一下。

作为方舟子妻,我享受到了和方舟子一样的待遇,网上对我的谩骂、谣言无日无之,一一回应还真忙不过来。还有些事情,比如被“最后贵族”章立凡轻薄嘲讽的那件,我要真说出我做了什么,恐怕广大网友都得表扬我呢,但由于特殊的原因我现在还不能说,那么我就暂且一笑了之,等我老了,若还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再回忆回忆。

有网友针对此事感慨说,在中国做一个好人的成本远远高于做一个坏人的成本。我坦然接受这个高成本。无论此事结局如何,我都会全部笑纳,就算是为支持方舟子打假所付出的一点小小牺牲吧。这篇低水平硕士论文,应该是我唯一的弱点,此后更没有任何泼污抹黑能影响到我。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又有这么好的舆论监督环境,当我死去时,应该能问心无愧在天地间清清白白走了一回吧,呵呵。(完)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