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科普文才算是抄袭? — 许锡良 2012/2/5

发布日期: 二月 5, 2012 5:00 上午

怎样的科普文才算是抄袭?

作者:许锡良 2012/2/5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164560.html

———————————————————————————————————————

最近有人找出方舟子的科普作品《大象为什么不长毛》,提到方舟子在此作品中有抄袭的嫌疑。我看了一下那篇揭露文章,只是很少的一段文字介绍,列了两个曲线图表,一个是方舟子科普作品《大象为什么不长毛》里面的,而另一个表格来源出自于发表在2006年BIOL—LETT的一篇学术论文。两相对照,显然有雷同的嫌疑,但因此就判断说方舟子抄袭了人家的表格,其实这种说法是值得商榷的。批评方舟子的翻译可能有误是可以的,但是,指责这个为剽窃则需要仔细分析。如果,方舟子的《大象为什么不长毛》是一部学术专著,这样的图表雷同,而又不注明出处,那显然是有剽窃的嫌疑,但是,如果这只是一部科普著作,则不构成剽窃。为什么这样说呢?这里必须弄清科普文与专业学术论文的区别。

学术论文不同于科普文的地方就在于,学术论文要求除引文注明的资料之外,均被认定为作者的原创性研究成果,如果不注明他人成果,则有剽窃嫌疑。也就是说学术论文的研究成果必须表明,这里面的研究是首创的,如果与前人雷同,或者即使同时研究,但是,他人的研究成果公开发表在前,你的论文中出现与他人雷同的表述、公式、定律、常数与数据系列,或者相同的科学结论,即使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确实没有抄袭的主观故意,也仍然有抄袭剽窃的嫌疑,因为,专业论文要求的是首创性,只要这个研究有人做出来并且发表出来了(包括学术会议宣读交流过),那么第二个人就没有发表的价值,除非你在这个基础上又有新的发现与补充。如果,这个时候,你还要发表,而你又没有注明出处,那么,不论你没有看到,是不是故意,都可以列为有抄袭剽窃嫌疑。也就是一个科研成果来说,只认第一个,没有第二个。第二个就必须注明引用出处,因为知识产权已经归了第一个发现者与创造者。

但是,科普作品不同,科普作品主要是为青少年儿童或者非专业研究人员的外行群众介绍科学知识的。因此,除了科学知识之外,科普文还要求浅显通俗易懂,可读性强,妙趣横生,同时又严格遵守科学原理,是普及性的科学读物。因为,科普文不同于学术论文的地方就在于,科普文所介绍的知识与科研成果,都是非原创性的,如果是原创的则不是用来写科普文章,而是要写成专业学术论文了。而专业学术论文则有国际惯例的学术规范要求,比如引用资料必须注明详细的出处,实验数据必须经得住重新检验,即可重复性。论证过程必须严密,行文格式有严格的规定。等等。在这些方面,只要有一个方面不合格,此学术论文就不够合格。但是,论文不合格,还不一定算得上剽窃或者学术不端。如果一篇专业学术论文伪造实验数据,使用他人已经发表(包括学术会议上宣读过)的科研成果而不注明出处,有故意隐瞒的倾向,目的在于使人误认为这个科研成果是作者首创,这就构成了剽窃嫌疑。

而科普文没有这样的要求,否则就不容易通俗易懂,生动有趣。比如人们介绍万有引力定律,不必再去注明牛顿原著的出处。说到相对论,也不及再注明相对论出现在爱因斯坦文集哪一页,只需要将这个理论阐述清楚就可以了。科普文所引用的科学知识与科研成果已经是公开发表过的,而且已经成为专业研究领域里的常识,引用这些知识作为科普知识,不会再有专业人员会误认为这是作者原创的知识。这已经公开发表并且成为学术研究领域里公认的研究成果,甚至常识化的东西,再经过作者的消化之后转成通俗易懂的普及性读物,这就是科普创作的过程。因此,科普作品本身就说明一切科研成果与知识都非原创,因为科普文的目的不是向世人公布自己有新发现与新创造,而是向世人普及前人已经有的科学研究成果。

科普文的写作与科学教材的编写有类似的地方,教材中的知识一般来说也都是非原创性的,而是将已经得到比较公认的知识原理编入教材,以便让学生尽快掌握。教材许多时候就是形成书籍的科普,当然教材因年级的高低在难度上也有高有低,越是大学高年级的教材就越接近于科学前沿,但是,也仍然与专著有距离。一般来说教材不宜将尚且有争议的知识与尚在探求中的科研成果列入教材。而科普文一般也不涉及科学前沿问题。因此,科普文所引用的一切科学知识与科研成果,都是正当的,即使不注明出处,也不会引起误会。科普文对科学知识有一点要求是必须满足的,那就是必须准确叙述所介绍的科学知识,你可以尽量生动形象有趣,但是,不能够扭曲科学原理,误导读者。这是对科普文的正确性要求。

那么,科普文是不是就不存在剽窃的问题呢?是不是人家写好了科普文,我署上自己名也不够成剽窃呢?同样存在剽窃的问题。因为科普文也有创造性问题。那种原创性主要表现在科普文的文学表现手法上而不是科普知识的原创性。科普作家不同于文学作家的地方主要在于,科普作家不但要有较好的文学表现手法与文字表达能力,而且还要有比较准确的科学知识与明确的科学概念,在涉及科学概念时是不可以含糊其辞的,不能够因为文学性而扭曲科学知识。比如老一代科普作家贾祖璋先生的(1901——1988)《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开篇即这样描述:“花朵的红色是热情的色彩,它强烈、奔放、激动、令人精神振奋。红紫烂漫的春天,活力充沛,生气蓬勃。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人们一边赞叹,一边不免提出疑问,寻求科学的解释。”这样的表达方式主要是文学性的。但是,随后从花的物质基础、物理学原理、生理需要与进化论的观点几个方面来解释花为什么是红的,又为什么有白的花等等科学原理时则是要求有严肃的科学性的。不能够为了生动有趣,而把一个科学知识写得天花乱坠,误导读者。这篇科普文,在这里所展现的关于花是红的知识内容显然已经是生物界的常识,但是,怎样来用通俗的方式向非专业的外行人以及青少年儿童叙述清楚这些生物科学知识,则是有创造性的。如果把这篇文章的整个叙事结构与表达手术完全模仿下来,甚至抄袭下来,以致于造成雷同,那就构成了剽窃,而如果只是引用科学知识与与科学原理,甚至为了说明问题,而引用学术论文里的表格、数据与研究成果都不算是剽窃。因此,科普文的剽窃嫌疑不是在科学知识与科学成果上的,而是表达方式与叙事方式上的。

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