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韩大战阶段小结兼评挺韩方公知表现 — 一生何求 2012/2/5

发布日期: 二月 5, 2012 5:00 上午

方韩大战阶段小结兼评挺韩方公知表现

作者:一生何求 2012/2/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46240100yxaw.html

———————————————————————————————————————

有人说韩寒祸起韩三篇,这话没错,韩寒用“切歌”来讽刺方舟子,但麦田说:““韩三篇”才是最大的“切歌”。那么多参与包装“公民韩寒”的朋友,都被“韩三篇”切到半空中了”。如果没有韩三篇,或许就没有麦田的质疑,也就没有后来方舟子的穷追猛打了。有人为“韩三篇”辩护,说韩寒的功劳是引发了广泛的政治讨论,本来自由、民主和革命在网上被讨论得如火如荼,可惜被方舟子的“质疑”所打断,这是五毛党的阴谋。这里误解了一个基本事实,关于自由、民主和革命的讨论在网上一直在进行,从2010年底开始的突尼斯抗议以来,这个话题更加火热,这和韩寒没有任何关系,而恰恰是在北非民主进程一日千里,利比亚实现民主之后,韩三篇出来,反革命和疑民主的论调让舆论大哗,尤其是关于“民主素质论”的谬论,无论是学术界的专家还是网友都在全力驳斥,但韩寒的影响力在那里,其谬论传播的危害远远大于所谓激活讨论的作用。当韩寒暴露了他的思想的底色之后,人们不禁要问:韩寒是谁?从这个意义上说,反思“天才韩寒”,“公民韩寒”的包装是一种必然。即便不是麦田打响的那一枪,也会有另外一个人扣动扳机。

在这个时候,方舟子的出现恰到好处,因为他直指“韩寒神话”的核心,他断言:一个平庸的少年被塑造成文学天才,有人造假!方舟子开始连续撰文分析韩寒的文章,先是打破天才的神话,接着通过文本分析得出“代笔”说。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的智慧是无穷的,各种各样的证据、猜测和分析铺天盖地压来,韩寒在这样的压力之下,阵脚大乱,韩寒表演了赌咒发誓悬赏、讽刺谩骂对手、一会儿回应又一会儿不回应的出尔反尔、甚至在媒体上公开指责对手居心叵测公报私仇,最后一招竟是诉诸法庭去解决这一场笔墨官司。到目前为止,即便“代笔论”还没有坐实,那么韩寒的“天才形象”和“公民形象”基本毁掉了,但毁掉这一形象的不是方舟子,而是“真实的韩寒”,是在一系列质疑的压力之下表现出真实素质和修养的韩寒。那么,可以说无论最后诉讼的结果如何,韩寒已经被还原了,在文学界,他不再是个好作家,而在公共论域,他的意见也将不再有那么大的影响,当然他可以继续在赛车界和娱乐圈发展,不影响他赚钱,这或许对他也是一件好事情,何必背着沉重的壳四处表演呢,表演真实的韩寒不就挺好?

一部分人处于对方舟子的仇恨而站在韩寒一方,我就不说了,屁股决定脑袋。我感到痛心的是一部分自由派也相信起了阴谋论,他们说方舟子是自由的敌人,是个大五毛,认为方舟子一贯打击自由派知识分子,居心叵测。但这次倒韩,我认为方舟子恰恰帮了真正热爱自由民主的朋友一把。至少是对言论自由的理解加深了。言论自由最大的作用当然是监督公权力,但言论自由并非只针对公权和官员,它还能指向其它一切公共事务,包括学术讨论,还包括质疑没有公权力的公共人物,如韩寒,这些人物拥有巨大的话语权,他们的背后是媒体和政府的潜在支持。中国是一个按照潜规则运行的社会,权力可以隐身,由于裙带关系和各种利益输送,权力的触角延伸到社会生活的每个角落,往往对于一件不合理事件的刨根问底般的质疑最终肯定会触及到某种权力。在目前的中国,保护言论自由,甚至忍受一些言论自由带来的及时伤害都是必要的,这本身就是享受言论自由的好处的代价。但有些自由派公知似乎有道德洁癖,无法忍受言论自由带来的一些表面的混乱,恪守着“私权神圣不可侵犯”的教条,让人失望。暂且不说言论自由的边界本身就可以讨论,我们可以看看方韩之争中触及的无非是“名誉权”,而“名誉权”并非核心的私权,不象生命权,失去不可复得,言论自由作为更基本的权利,本身就暗含了对名誉权的保护,名誉受损的公民,可以反击,可以澄清,其所作所为甚至能带来更好的名誉,尤其像韩寒这种话语权在手的公众人物,如果从容而理性的回应其质疑,可能声望更高。可惜韩寒这次的表现让人大失所望,名誉受损,其实怨不得别人。

下面我来简单分析一下此次方韩大战中挺韩一方公知的表现,A类是韩寒利益圈中包括出版界的人,如路金波,马日拉,罗永浩等,他们在此次论战中无所不用其极,比如用超越底线的下流微博辱骂方舟子及其家人,转发无理攻击方舟子的文章,用钓鱼手段制造陷阱,伪造方舟子的微博等,手段都极为不堪。那么,韩寒交这样一些品质的朋友,染上点痞子气也很正常吧。

B类是一些作家,如慕容雪村,石康等,但我看到更多的作家其实是不怕质疑的,一个作家的作品如果是真实的,他能如数家珍,怕什么质疑呢?况且,韩寒事件是一个特例,因为他是韩寒,因为祸起韩三篇,一般人想被质疑还不可能呢,稍有脑子一点的作家对此肯定是不以为然的。韩寒恐吓大家好像方舟子将是作家的公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C类是社会名流,包括演员、企业家、主持人等,如王利芬,姚晨,范冰冰,张欣,胡紫薇,王冉,薛蛮子等,女性居多,她们是韩寒提供的政治类杂文的忠实消费者,她们以往对韩寒的高度评价本身就是她们提升自我形象或者自我感动的一种方式。这次维护韩寒,在粉丝面前,也显得有情有义。同时,韩寒以往确实也说出了不少她们想说但是根本不敢说的话,以后少了一个出声筒。不过,话说回来,韩寒只是名气大点,韩寒说的那些话,随便去一个论坛看看,到处都是,没什么了不起的。

D类是学者、律师、时评人、经济学家、社会活动人士,如刘瑜,熊培元,笑蜀,陈有西,斯伟江,许小年,这些人都名声在外,本应代表自由派学术的高水准,本应用自己的学养理性的引导方韩讨论,而不是一开始就站队和党同伐异,可惜这次的表现让人大失所望。最后刘瑜删掉微博这一偶然事件,竟然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而刘瑜这种不愿意正面面对冲突,不愿意交流的姿态和她平时的民主和自由的形象相冲突,并受到方舟子的嘲讽。刘瑜有60多万粉丝,说走就走,对其粉丝是不是有点不负责任?当然,刘瑜或许是一位不自愿的“民主女神”,她自己并不喜欢扮演这样的角色,从她的博文可以看出她更喜欢随性的生活而不是生活在聚光灯下,因此她个人选择离开也无可厚非。

有人说刘瑜的离开表明挺韩方公知的失败,甚至看做自由派的失败,我当然不同意这种看法,因为本身反韩方就有大量自由派人士,而挺韩一方也有很多非自由派人士,这次论战本身也不涉及到关于自由与民主的讨论。只不过,以后这些自由派公知的形象会打些折扣,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这其实引出另外一个问题,即自由派是否非要造神呢,南方的所谓自由派媒体是否非要包装“公民韩寒或刘瑜”呢?我一向认为,自由主义的精神是理性的,反对任何造神运动,反对任何人造偶像,是题中之义。自由主义的真正力量在于其理念深深的根植于人性之中,因此它是普遍的,能够为大多数人所接受。比如,我们看看英美自由民主国家,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少有主流党派叫做“自由党”,美国是共和党和民主党,英国是工党和保守党,因此当自由主义的理念深入人心之后,就算一个国家没有所谓“自由党”,也会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了。另外,这一次北非的民主运动,并没有任何一个标志性的偶像人物的出现,所谓一场没有英雄的革命终于发生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当人们普遍接受了自由民主的理念后,即使没有一个偶像的号召了,人们只需服从内心深处的呼唤,自由民主自然就会到来了。当然,或许不需要“偶像XX”,但更多的“公民xx”还是需要的,但这样的“标志性的公民”所具备的素养也是不低的,这次倒韩运动,证明韩寒差很远,从内心讲,我不希望自由派这边的标志性人物在左派的攻击下会如此不堪一击,韩寒不行,可以换其它更多的人来啊。我相信自由派这边真正有学问又有担当的人不少,但他们有些清高不屑于争夺话语权,希望这些人在观念的市场竞争中能更主动点。真正的自由派绝不仅仅限于做学问,而在于践行自由的理念。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