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打假与商品打假 方韩之争随感之五 — 戴建业 2012/2/5

发布日期: 二月 5, 2012 5:00 上午

学术打假与商品打假

——方韩之争随感之五

作者:戴建业 2012/2/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0128650100xh10.html

———————————————————————————————————————

在今天这种社会环境里过日子,真可谓是步步惊心:上医院求生可能使你更快地丧命,上补习班可能使你更加的愚蠢;喝牛奶不仅没有壮你的筋骨反而让你“作古”,吃点补药可能让你一命呜呼,崇拜天才可能就是在跪拜蠢驴……到商店买东西可能是自投罗网,给商家送上自己的钞票,还得给商家赔上自己的智商——你买了别人的东西,别人却卖了你。现在各地的医患矛盾非常尖锐,医生越是慷慨给你开药,便越是有人给他慷慨送钱,大家把白衣天使骂成“白衣狗屎”;大学里面的很多教授早已走出了象牙塔,成了商场上的掮客,成了官场中马屁精,大家把大学教授骂成“大学叫兽”,把学者专家骂成“白痴砖家”。你在商店买到水货可以退货,你在学校碰到弱智老师却不能退钱,你在医院遇上庸医更不能偿命。

世上的真货很少,世上的真人更少。假货都是人做出来的,到处充斥假货,肯定到处都是假人。

然而,对打“假货”者,大家把他奉为“打假英雄”;对打“假人”者,大家众说纷纭有赞有骂——打到自己讨厌的人就赞,打到自己喜欢的人便骂。因为对假货我们都很痛恨,“假货”自己也无法辩解,对“假人”可能很有感情,更可能真假难分。所以,打“假货”容易赢得尊敬,打“假人”容易树立敌人。

打假货不易,打假人更难!

我想到了方舟子。

方舟子绝对是神州大地上的一个“怪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生信条,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处世原则,而这位老兄偏偏“与人斗,其乐无穷”!而且他斗的不是当代名人就是当世要人——名人往往就是要人,要人更往往就是名人。他要是对哪个名人要人感兴趣,绝对是哪个名人要人要倒大霉。肖传国、唐骏等人就栽在他手上。他质疑李开复先生吹牛,李开复先生也因此而道歉;他批评贺卫方先生近些年没有学术成果,让这位社会名流在公众面前丢人。他质疑了很多牛人,他揭露了很多丑事。我敢保证没有多少人愿意见到这个“瘟神”。

我原来也很讨厌方舟子,觉得他是我们社会的一根搅屎棍。特别是当他质疑李开复和他批评贺卫方先生的时候,我觉得他是在无理取闹,是在哗众取宠。后来看到李开复先生公开道歉,后来我自己搜索了一下贺卫方先生近期的学术成果,我开始重新审视方舟子这个“另类”。

在方舟子身上明显有一种诚信的洁癖,而我们在心灵深处则“随地吐痰”,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个民族,道德上和精神上的“清洁工”。正因为方舟子这种人太少了,所以我们许多名人还在到处招摇撞骗,许多要人还不懂得洁身自好。

还是说说目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方韩之争。方舟子与韩寒前世无仇今世无冤,现在他偏偏要无事找事缠上韩寒不放,韩寒声明要“现在收笔”,而他却声称战斗方酣。韩寒这段时间运交华盖,遇上了一只咬人不松口牛虻。

我估计许多围观者的心态和我一样,对于方韩之争我们不在乎谁输谁赢。韩寒与方舟子,都既与我们无冤无仇,也都对我们无恩无德,不存在要搞垮谁要保护谁的问题。中国最需要的不是偶像,而是事实的真相。所有的“善”,所有的“美”,都必须建立在“真”之上,谁愿意娶一个“人造美女”,谁愿意嫁一个“人造俊男”?

通过质疑和反质疑,如果发现韩寒的确是我们民族的天才,大家都应该珍惜他爱护他;如果发现韩寒只是个赛车手,他就应该穿上赛车手的衣服而脱下作家的新衣,对他本人,对全社会,都有好处。

由麦田挑起并由方舟子主旗的这场质疑,是我们国家一个重要的社会事件,也是全社会一种重要的文化现象,方舟子过去任何打假和质疑,都没有激起如此大的社会反响,很多读书人春节谈论的不是“春节联欢晚会”,大家闲聊的是方韩之争的进程。不管最后有无具体结论,它可以培养人们理性的质疑精神。对于全社会而言,这场引起广泛关注的质疑活动,活动本身就具有社会学的意义;对于我所从事的专业来说,这场质疑和辨伪活动具有文学史的学术价值。

有人说方舟子没有勇气批评社会的不公,没有胆量揭露官员的腐败。可是,泛泛地批评贪官,空洞地指陈时弊,可以赢得如潮的掌声而不会招致别人的仇恨——反正贪官也不是我一个,反正腐败也不是这一方,骂贪官骂腐败像对着空气叹息,像对着太空唱歌,叹息可能引起别人的同情,歌声更可能让很多人叫好。谁有勇气指名道姓某某著作中抄袭,揭露某某作家作品由别人代笔?这可能让你的生活从此不得安宁,更可能让你因此丢掉性命。我在《骡乎?马乎?——方韩之争随感之一》中曾说:“我到台湾讲学期间如果不是太忙,我会就方韩之争写出我个人视角的长篇文章,让出来混的都摘掉假面具,让台面上的人都脱掉皇帝的新衣,‘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我太太读到这段话后和我大吵一架,骂我“神经有病”。

揭露贪官污吏当然更好,但方舟子是体制外的散兵游勇,没有真凭实据不可能无的放矢地说某某贪污受贿,说某某有多少二奶,说某某携款潜逃。每个人的眼睛都有自己的亮点,也有自己的盲点,眼观八路耳听八方的是神不是人。

清著名思想家和学者顾炎武说:亡国先亡士。方舟子质疑和揭发的那些名人基本属于古代所谓“士”的范畴,对这些人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知识分子要是也失去了“人性”,全社会肯定就会失去“兽性”——禽兽不如。方舟子这种人格上和精神上的洁癖,或许让很多名人从此不敢骗人,让很多要人从此不敢放肆。

方舟子历次质疑活动,间接地教会了人们,对那些自称天才的家伙,对那些自称是金子的“神人”,一定要把睁大眼睛好好打量,一定要验收一下是否货不对板。

方舟子历次质疑活动,也间接地告诉人们,对任何一个人,对任何一件事,做到感情淡化,态度客观,价值中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识别假人假货,做到这一点非常重要,同时做到这一点非常困难。

讨厌方舟子的人批评说,方舟子夫人的学位论文也要抄袭现象,而他却站出来为夫人辩护,这有点像我们政府指责美国的人权报告一样,在实行双重标准:宽于待己,严于待人。如果哪位发现方舟子本人和他夫人作品的确有抄袭现象,我觉得大家应该尽快对他们展开质疑——以其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