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方韩之争看中国的教育与科研环境 — 许锡良 2012/2/5

发布日期: 二月 5, 2012 5:00 上午

从方韩之争看中国的教育与科研环境

作者: 许锡良 2012/2/5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157117.html

———————————————————————————————————————

方舟子韩寒之争引发出一个很值得思考的现象,那就是,韩寒被指责为不读书,方舟子被指责为不务正业。

挺方派指责韩寒从小不读书,小小年纪就退学,变成“欺名盗世的小混混”。严重误导了一代年青人。而挺韩派则认为,是方舟子在不务正业,不做科学研究工作,不专心于一门学科的研究,不回到自己的书斋和自己熟悉的领域,做一些专门的研究工作,并且把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放到通常的学术刊物上发表或在学术研讨会上讨论,而是动辄喧哗起来,借助媒体大加挞伐,损人名誉,总是在自己未知的领域作出只靠常识做依据的“权威”裁判,凭一点常识,就到处作科学研究的学术裁判官,这样做很危险,很不靠谱。

这些指责其实暴露了中国在两个方面的无奈,即教育上的读书环境及其所受的教育上的无奈和中国的学术研究环境上的恶劣。可是方韩之争很少有人去作这方面的思考。韩寒不读书,早早退学是有原因的。中国的应试教育,残酷的激烈竞争,已经把孩子的身心健康过早地摧残,他们所受的教育,除了因激烈竞争带来的过度焦虑,身心压力之外,从来没有享受过一次知识的乐趣,思考的快乐与发现之后的愉悦。中国的学生从早到晚,双眼一睁,开始竞争,眼睛一睁,学到熄灯。孩子的焦虑焦点,只是分数与排名,这个世界再无他们值得关注的东西了。这样的教育就是摧残人性的教育,就是奴才教育,是令人无法成人的教育。韩寒早早退学是有深刻的原因的。即使韩寒不成为作家,不作年青的公共知识分子形象代言人,就只当一个赛车手,他也远远胜出了许多学校教育的所谓成功者。韩寒身上所蕴藏的个性与时代气息是不可以否认的。作为作家的韩寒或许可以质疑他有代笔的嫌疑,但是作为赛车手,他拿的冠军,总不能说又是枪手所为吧。因此,韩寒退学所显示出来的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是严重的。推倒韩寒这个偶像,让他的崇拜者重新回到学校读书,这掩盖了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的严重性。

相对于挺方派指责韩寒不读书而言,挺韩派指责方舟子不务正业也是值得商榷的。确实,科学研究应该找准一个自己爱好的方向,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作出专业的研究,这样才会对科学研究有实质性的贡献。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几乎看不到类似方舟子这样的打假专业户口与科学斗士。但是,这不是否定方舟子的理由。方舟子的价值恰好就是在中国。在美国、日本、欧洲任何一个国家,他的存在都没有任何价值。原因很简单,在一个拥有真正的科学精神,学术研究规范的国家,任何学术不端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同行评议,让学术共同体按照国际学术惯例来做这个工作。如果发现学术研究不端,一般都是学术同行来揭发,然后让所在的研究单位或者所在的大学来组织专家裁决是否涉嫌抄袭或者其他科研造假的问题。一旦证实科研造假,他们所在的学术研究机构对其所作出的处罚是非常严厉的,常常就是直接开除一切职务,而且永远不能够再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工作。

举一个例子,2005年12月韩国首尔大学的克隆之父黄禹锡被学术同行指控其在2005年发表在美国权威科学研究期刊___《科学》上的论文,涉嫌造假。韩国首尔大学调查委员会立即着手调查,并且将调查结果公布,调查委员会指出,这不是一起单纯的失误,而是蓄意造假的重大事件。经调查核实,黄禹锡教授论文所指11个克隆胚胎干细胞系中,9个是伪造,另外2个的真伪目前正在检验之中。

调查委员会认为,“黄禹锡研究小组伪造研究数据的行为,是损害重视真实性的科学基础的重大行为。从目前论文造假的事实来看,黄禹锡将很难免除其重大责任,但如何处罚还要等待最终调查结果出来才能决定。”

韩国首尔大学调查委员会在12月23日发布中期调查结果,初步认定该校科学家黄禹锡故意伪造论文数据。黄禹锡随即提出辞去首尔大学教授之职,并就造假事件向外界道歉。

随着最终调查结果出来,韩国首尔大学在2006年2月11日宣布,该校黄禹锡和其科研小组中另6名参与论文造假的教授将被暂停一切教学与科研,对于触犯法律的黄禹锡教授,还要被追究刑事责任,后来被以欺诈罪判有期徒刑10年。处理起来迅速、果断、严肃,那真是一丝不苟。就这样,黄禹锡仅以一篇造假论文,不但丢失了教授职务与科研的权利,而且还沦为罪犯。

韩国的学术科研机制是完全与国际接轨的,欧美国家在这些方面更是毫不留情,决不姑息迁就的。同时,在韩国作为大学教授与学术研究工作者是很有尊严的,社会声誉也很高,这种社会声誉就是靠这样的严厉的学术奖惩机制来保证的。有这样的学术研究环境,方舟子之类的学术打假根本就是多余的。相对中国的学术研究环境,造假成风,什么样的假都敢造,而且造了之后当教授、做院士,做各种各样的科研项目,大多只是虚假研究,伪造成果,但是,这些人呼风唤雨,成为学霸,垄断着中国的学术研究资源。即使被发现了,也是没有问题,绝大多数都能够轻松过关,甚至连皮毛都不会损伤,而举报人常常就命运悲惨。在这样的环境里,中国出一个方舟子打假,简直就是学术研究领域出了一个唐吉诃德,在与中国学术造假的巨型风车作战。这种以一人之身敌千万之人的勇气是应该值得敬佩的。但是,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的科学研究之烂,之臭,简直是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方舟子在中国学术研究领域里出现,是中国学术研究的奇耻大辱,也是中华民族的耻辱,这说明中国这个社会已经缺乏了起码的诚信、正义和热血。

我作为一个教师,也作为一个学术研究工作者,对韩寒的教育环境,和对方舟子的科研环境,都深有体会。中国的学术环境要是正常,那么多卓有才华的学者根本不用选择网络作为自己的表达方式,在这里的表达既得不到一分钱,也得不到学术认同,但是他们仍然痴心不改,选择在这里表达,实在是学术环境太过于腐败黑暗的结果。现在在中国,一篇学术论文的发表,常常不是看论文本身的价值,而是看作者来头有多大,关系有多硬,或者贿赂有多少来决定。几乎每一个教授头衔的出台、几乎每一个博士学位的问世都有多少黑幕肮脏交易的嫌疑。许多有良知、有见识的中小学教师,都对韩寒当年的退学都持支持或者同情与理解的态度。而许多有良知的学者,都对方舟子放弃专业研究出来打学术研究之假也都持公开或者暗中支持的态度。因为,韩寒身上反映的是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方舟子反映的是中国学术研究存在的问题,方韩寒之争,是中国的教育叛逆者与中国学术的打假人碰在一起,这是令人痛心的。我不愿意看到,方舟子为打韩寒把韩寒身上所折射的教育弊端也掩盖了,要把韩寒式的孩子打回到中国死灰一样的教育里去,受到奴役,也不愿意看到,挺韩派因为反方舟子而把方舟子出现的中国社会腐烂的学术研究背景也完全忽略了。这样来看,方韩之争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才不是个人意气之争,而是社会公共利益所在。

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