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基于四点断定韩寒代笔!– 梦雪2012 2012/2/6

发布日期: 二月 6, 2012 5:00 上午

我们是基于四点断定韩寒代笔!

作者:梦雪2012 发表日期:2012-2-6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78566.shtml

———————————————————————————————————————

我们是基于以下几点判断韩寒代笔:1. 天生的才华是存在,天生的知识是不存在的。公鸡下蛋,母猪上树,亩产十万斤,这些违反公理的事情只存在于神话传说中,在现实中那是不可能的。某些人脑子秀逗了,大脑神经长期缺少刺激,思想贫乏,一定要抛一个“天才公鸡论”,“天才母猪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来证明公鸡可以下蛋,母猪可以上树,一亩可以产十万斤粮食以刺激大脑思维。这些话题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料是可以的,一旦认真追究起来,却是万万不行的。我们这个国家的悲剧,就在于一边宣扬无神论,一边又不停的造神。从哲学上来说,神存在或者神不存在不能被证明。我们都可以去寺庙烧香拜佛,可以去教堂虔诚祈祷(这两个地方我也经常去),但绝不能让神论出现在法庭。要不然,直接让神来宣判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公检法都可以解散了。大跃进的悲剧在于神论,文革的悲剧也在于神论。朝鲜今天的悲剧同样在于让神论占据了法庭,占据了社会大众的意识。

2. 用文本分析的方法对文学作品进行考证,判断作者是谁,这是科学的。考据学是中国一门土生土长的学问。你以为顾炎武,黄宗羲,方以智,惠栋,戴震为代表的乾嘉考据学派以及后来的胡适,陈寅恪到今天的文史学家们,他们都在做伪学问吗?你觉得顾炎武,黄宗羲,方以智,惠栋,戴震,胡适,陈寅恪等等,这些人都是伪学者吗?天天考证来,考证去?现在那些文史学家是不是都该回家去种地了?实际上,这种考据方法和笔迹鉴定一样都是非常科学的。笔迹鉴定还存在着公权力机关造假的可能性,文本考据却是完全不可能。到今天为止,网友对韩寒《三重门》,《求医》,《杯中窥人》等作品的考证,已经远远超过文史学家们对历史上任何一部作品的考证和分析。你以为这些是可以用一句“文学作品是虚构的”,就可以蒙混过关的吗?那做笔迹鉴定是不是可以说,当时写字的时候没写好或者超水平发挥了呢?笑话!

3. 韩寒都说了一些什么话啊?在此之前,无数次对媒体,对网友说:我不读书,我从没看过《红楼梦》,没看过四大名著,我觉得古文很看懂(答网友问),外国名著从来不看(答网友问),我一直逃学,我不喜欢学习。等到别人开始质疑,摇身一变,又变成了一个彻夜苦读《管锥编》,《二十四史》,《论文的精神》的勤奋刻苦榜样了。我从小学从三四年级开始读金庸,古龙,梁羽生的小说,小学六年级开始读《红楼梦》,初一开始读《史记》,一直到高中毕业才算是将《二十四史》(2300万字,不是4700万字,加上《清史稿》和《元史》也不到3000万字)当作故事书,勉勉强强翻一遍。也还远远做不到可以引经据典,随手拈来。至于《管稚编》,有些地方是“字含其义”,要真正读懂《管稚编》需要一个字一个字的去研究。我翻过几次,终究觉得看不懂,太费神,只好丢一边去了。外国名著除了思想和哲学类的,我是一部都没看过(主要是觉得文学作品翻译以后变味了,没有那种语言艺术感)。尚且不论韩寒是不是真的天份有那么高,智商高达1000以上,我等难以望其项背。首先他自己就打了自己耳光,话话前后矛盾,撒谎成性。如今谎言被揭穿了,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就不应该先诚恳的道歉吗?

4. 既然你水平这么高,又这么在乎有没有人代笔,那就走到前台来,公开答问。千万别说口才不好,我看您口才可好着呢?谈起女人和赛车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只是一谈到具体知识,那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再说我们质疑的只是你的知识水平,又不是你的口才,哪怕你上台说得结结巴巴,疙疙瘩瘩,也没关系。街头小贩的口才也可以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但基本上没什么知识含量。文化人的口才不一定要好,哪怕吐词不清,也可以从他的语言中看出知识含量和文化底蕴。说白了,也就是你问他:“是几时孟光接了鸿梁案?”,他能接得上话;你跟他说:“昭体故意新而不乱,晓变故辞奇而不黩”,他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与他讲李白,他不会理解成是杜甫。街头小贩的口才则是“张飞打岳飞”,“关公战秦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在书中写:“我用《史记 平原君列传》(全名应该是《史记 平原君虞卿列传》)里 毛先生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得他像《战国策 燕策三》那样的痛入骨髓”,不会一上台就连毛遂自荐和荆轲刺秦的典故都忘了吧?只记得姚文元去延安整风了?大家不怀疑你的口才,只需要你像在写作的时候那样来“掉书袋”,看看书袋到底是怎么掉的?方舟子找你打擂台,你大可以上啊,跑什么嘛?

5. 我们正是基于上述四点而判断韩寒代笔,后面多说一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那么多“没有人出来公开承认代笔”就不能确认之类的谬论,还什么“疑罪从无”,更是离题十万八千里!“疑罪从无”是什么意思都没搞清,刑事和民事也没搞清(参考辛普森杀妻案的判决),还有一个家伙写了一大篇的逻辑论。按照他们的“人证理论”,杀人只要没有看见,自己不承认,就不能定罪了?那大家都可以去杀人了。只要没有人看见,没有人证,我不承认,你能耐我何啊?这是什么猪一样的逻辑?大脑发育不完全,脑子里面哪一根筋搭错了?人证才是最靠不住的证据,哪怕用测谎仪也不能保证其可靠度。否则,还要什么证据?还要什么法庭审判,律师辩护啊?有人证,用测谎仪测一下就行了。至于让“嫌疑人”自供其罪才能定罪的中国式思想和逻辑,恰恰是中国刑讯逼供屡禁不止的症结所在,也是大量冤案错案的根本原因之一。只知道凭“傻瓜式的所谓证据和自供”定罪,却不知道从根本上说,能做出判断的不是证据,而是人的大脑。

6. 追求民主的本质就是追求利益,即更公平的分配社会财富以及更好的保护每一个人的权利。民主与素质无关。英国的光荣革命,法国的大革命和美国的独立战争,他们目的都不是为了追求什么理想。而是为收税,为了保护私有财产,为了利益。通俗一点,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为了钱。民主的进程,就是为“钱”而开启的。民主并不一定是什么高尚的情怀和理想,不否认有为理想而献身的斗士,但同时也不缺少投机份子。如果说宣传民主的人一定是道德高尚的人,这恰恰是对民主基本精神的否认。如果你自认为是一个民主人士,却因为立场而不愿意承认事实,你还是静下心来反思一下你所谓的“民主思想”吧?马丁路德金是何许人?美国民权运动的领袖,为民权而献出了生命的勇士,美国人都不因此而否认而隐瞒马丁路德金的论文剽窃事件。事实就是事实,不因为他是畜生,还是伟人而改变事实。用公正客观的态度而不是自身的立场去对待事实,别人才会相信你是在真正追求公平正义和民主,而不是在欺骗民众。如果因为喜欢或者崇拜某一个偶像,因为有相同的立场而不管事实,这不是在开启民智,而是对“心智的绑架”。

7. 最后我想说,对神论的质疑,是我们对待“躲猫猫”,“70码”,“韩寒代笔”的态度。这个态度就是质疑到底。对神论的质疑态度也是对待公权力机关不断造神的态度,对神论的质疑态度同样是对待公众人物和媒体不断发表谬论的态度。少一些神论,民众才不会那么愚昧,民智才能真正开启,这个国家才有希望。

93后女生:梦雪2012

2011年2月6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