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此次方舟子、韩寒事件只中国知识界的一封公开信 — 叶舟boat 2012/2/7

发布日期: 二月 7,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就此次方舟子、韩寒事件只中国知识界的一封公开信

作者:叶舟boat 2012/2/7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79669.shtml

———————————————————————————————————————

我们都是从做学生开始的。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必须选导师。选导师,首先你就要去搜索各个人选以往的研究经历和他现在所感兴趣的研究方向。有条件的话,最好能与这些未来的导师们面对面交流一下。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1.让对方了解你;

2.你了解对方。

这是谓“切磋”。文人之间、学术界各人之间通过切磋达到交流的目的。什么叫做“交流”?具体知识层面互通有无,这是交流的一个方面,但还有另一个方面,也许更重要:思想的碰撞。在交流中,人们可以对他人在学识、见识、品德、潜力等各个方面获得直接的综合认识。这种认识构成了学术界或文化界对一个学人或文人的信任基础。

所有学术界的人,无不希望有更多的这样被他人直接审视的机会,比如参加学术会议的机会。所有文人(除了韩寒),也都希望有更多的机会来与文化界的人士进行更多的交流。这是谓“被界内人士所承认、接纳”。

当一个原来的学术界或文化界的人,跨领域向其他领域拓展时,尽管你在你原来的界内已经得到了承认,你仍然要通过相同的途径,争取得到新领域内界内人士的承认和接纳。

思想领域,由于容易产生直接的、社会的影响,所以,界内人士就不仅包括思想界人士,还要包括社会各界人士。换句话说,你要踏入思想领域,你就必须准备面对社会各界人士的质询。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思想家不接受社会各色人等质询的。这种质询,观点的争论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人们通过质询,知道你的思想是否是建立在坚实的学识基础上。因为,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也有某天在大街上捡到一篇文稿而抄吧抄吧拿去发表或一时兴起攒出一篇看上去像模像样充满睿智的文章的可能。而即使原来业界的人承认和接纳了某个人,其它业界的人也不想被一个草包所迷惑。所以,交流、质询,这是社会自我净化、检验和保护的一项功能。这种功能不仅能够保护社会不被骗子所引导,同时也是对有真才实学的人的一种保护。

韩寒的问题,关键在于他或他们无视社会的这种功能,以为可以不经社会质询与交流而随心所欲地想在那里插一足,就在那里插一足,真以为有钱能使磨推鬼。你或你们想引导社会思潮,可以,但你或你们必须准备好回答社会各界的质询。如果韩寒们只在文学界里折腾,外界人士轻易不会介入文学圈,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看没看走眼,那是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事。可是他现在出圈了!

社会质询是社会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即使有了这种机制,也不能保证不出现社会各界全都看走眼的情况。就像老萨举的那个例子:汪精卫。“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当年汪精卫的粉丝不但不比今日韩寒的粉丝占社会百分比的比例少,更比今日韩寒的粉丝质量高。可是,事实证明社会各界全都看走了眼,汪精卫中年成为汉奸。社会遴选机制失效,社会要为此付出代价。当年我们民族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差点亡国。

好嘛,今日许多人,连这个不算完备的机制都想免了。嘿嘿!

本人这次回京,特意在与昔日的伙伴们相聚时请他们务必带上他们的孩子。大的已经大学毕业,小的也都该考高中。全都是独生子女呀!这些孩子,正处在容易盲从的年岁。可怜可怜这些不经世事的孩子们吧,不说让他们的思想接受正确思想的引导吧,但总应该让他们的思想受那些具有真才实学的人的引导吧。

社会推出的那些引导孩子们思想的人,必须是有真才实学的人。而怎样才能判断出一个人是否具有真才实学?靠某个圈子里的包装集团?呸!只能靠社会的正常筛选机制—社会质询。一个不敢或不愿接受社会各界质询的人,社会理应把他排除在社会影响范围之外。这不但是对社会公众智慧的尊重,更是对下一代人的保护。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