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权力要不要介入“韩寒事件”? — 疯疯癫癫僧 2012/2/8

发布日期: 二月 8, 2012 5:00 上午

公权力要不要介入“韩寒事件”?

作者∶疯疯癫癫僧 2012/2/8

——原载∶http://blog.sina.com.cn/s/blog_73135ad10100wygs.html

———————————————————————————————————————

一个多月来,“韩寒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是超过了任何社会名人的争论程度。

“韩寒事件”的焦点,并不是有人所说的韩三论,革命民主自由的问题是个老问题大问题和难问题,客观地讲,对於这种理论性问题并不是广大民众所关心的事,民众关心的是最直接的,最简单的,最切身的利益问题,由此而延伸到民主自由的需求,中央的民生政治取向,广东乌坎村民主自由的实施,非常有可能就是中国社会具有历史意义上的转折。

网友说∶“我们广大普通网民积极参予倒韩行动,与政治无关,与立场无关。我们所强烈关注的是韩寒的真伪,说到底,是关乎社会诚信,道德诚信,中华文化诚信;及另一层更现实的问题,青少年到底要不要学校教育?一个没有任何文化的人,借助欺骗,是否也可以成为文化名人,┅┅”

为了把韩寒从娱乐明星转而打造为政治明星,“民意”领袖,“公共知识份子”,一些人(如韩寒)一边制造忽悠出社会非常危险随时会发生暴力革命的紧张气氛,一边又发文说不要暴力革命,一边在享受新中国62年历史上最好的言论自由,一边又叫喊自己的言论不自由,一边生活奢侈挥霍消费1700万元票子用於房子车子女子,一边又叫喊房价太贵要还房贷,似乎他是个受压迫受苦受难的普通穷百姓┅┅总而言之,韩寒们用尽手段,千方百计地把自己置於社会的聚光灯下,产生“民意”代表“公共知识份子”的明星效应,不惜“制造”5亿点击的博客,用极高的社会关注度,转而获得巨大的商业代言利益与书刊销售利益,这种把戏,稍有头脑的人不难看穿。

“韩寒事件”的暴发,有着广泛的社会成因,就是人民大众对物质产品的造假深恶痛绝,转而进一步对精神产品的造假亦痛恨不已。网友说∶“社会假丑恶横行,社会道德滑坡,假冒伪劣层出不穷,假文凭、假商品,现在直接发展出了假公知,假名人,胆大包天,肆意妄为,欺世盗名,冒天下之大不韪,如不严惩,则道德沦丧,国将不立!”

韩寒的“七门课程挂红灯照亮我前程”的宣传炒作,诱导青少年不读书、早出名,早发财的非常大的负面效应,早就引发了无数中小学教师,学生家长及醒悟过来的学子的极大反感。这次韩寒事件只是火山积累的能量暴发,批判韩寒,质疑韩寒的网友中有许多就是资深教师,愤怒的学生家长以及当年受韩寒思潮毒害的粉丝们。

“韩寒事件”的炸药,在韩寒成名时己埋下,只是当初网路上的时政论坛还没今天那样发达普及,对《第一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内幕并不知情,当初绝大多数人(包括疯疯癫癫僧本人)不知道韩寒的比赛作文是完全违背比赛规则才获得一等奖的。尽管韩寒的名声随著包装炒作,名声越来越大,但对韩寒的质疑声十多年来从来就没有中断过,此次对韩寒的质疑浪潮只是韩寒下流漫駡狂妄砸钱点燃了社会对造假偶像的深恶痛绝的炸药导火索而已。

韩寒当年《杯中窥人》的一等奖是违反公平公开公正的比赛规则而获得的,继而从社会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这己是不争的事实。如果韩寒这件事不追究不处理,那麽,就会形成社会群起模仿风气,就可能形成全社会的灾难性的问题,只要出名获利,为了比赛出名,一切违法乱纪的手段都可使用。甚至父子共用姓名的荒谬之事也会效仿。

网路上有专门的新兴产业,专门为炒作扬名扩大知名度服务,他们为了经济利益,使得网路论坛上“水军”泛滥,一言不合,潮水般的下流漫駡蜂涌而至,一声令下,“马甲”撤退消声匿迹,网路论坛难以正常讨论问题。同时有专门攻击与吹捧以赚钱的行业,俗称“五毛”。中国的文字文化再次堕落了一个层次。

关於韩寒,zt央视评论员王志安发布微博∶

“┅┅我们不能要求16岁的韩寒在面对一次有可能改变命运的机会大公无私地想到规则意识,但我们是否可以要求成名後的韩寒,在面对当年因程序瑕疵产生的公众疑问,而自我反思?这是韩寒一贯宣称坚持的原则,批判是非的标准。但我们看到了怎样一个韩寒?”

全世界有亿万人都知道在北京奥运会上刘翔退赛了,作为主办方的中国可不可以找个“惜才爱才”的理由,第二天专门为刘翔设定一次不公开的复赛,没有观众,也没有视频监视,只一个裁判陪刘翔跑110米跨栏之後,拿个成绩给奥会,然後宣布刘翔获世界冠军呢?当然不可以!

如果说,当年16岁的韩寒可以原谅,那些成年的《萌芽》相关人员赤裸裸地违反比赛规则,打着“惜才爱才”的招牌,不仅为韩寒一个人进行了专门“补赛”,题目不从题库中抽题,一个人、一个考场、一个题目、一个监考,留一个一等奖名额,还避开了公证员对比赛过程的监督,又急匆匆参加评选宣布韩寒的《杯中窥人》获一等奖,┅┅。

这种违法乱纪的过程,过去不知道也罢了,如今已公开到广而皆知的地步,社会公众岂肯善罢甘休?

有人说,韩寒作品的问题私人问题,不可侵犯其私权。疯疯癫癫僧注意到,绝大多数人非常理性地,偶尔点一下己公开的私事,并没有对韩寒的私生活进行深入发掘曝光。关注分析质疑的是他涉及社会的言行。韩寒的博客点击数达五亿次,无疑己是社会公众人物,他的作品销量可能居全国之首,韩寒本人己经籍此从社会获得了巨大的名誉利益与经济利益,韩寒是否作弊,是否代笔就不是个人的私权可似庇护得了的事了。

金庸代笔是公众所知,他没有隐瞒事实欺骗读者,对於韩寒的作品,人们追求的仅仅是一个真相,难道公众连这点权利也没有了吗?如果韩寒社会名声是通过欺骗而获得,那麽对於购买他自己的作品及他代言产品的社会公众而言是公平吗?

公众购买物质产品有知情权,要知道是原装的还是组装的,是原产的还是套牌的。消费者对精神产品理应也应享有对此问题的知情权,因为消费者买的是17岁的小韩寒的作品,而不是中年老韩寒的作品。那麽,如果韩寒的作品真的不是17岁的小韩寒本人撰写,那麽对於购买韩寒作品的公众消费者公平吗?

网友说∶“卖地沟油获利数千万会判死刑,卖假文学家的小说获利数千万确没事儿?哪有这种法律?”网友此言也许过於武断韩寒是“卖假文学家的小说”之人,但社会公众对於《杯中窥人》的获奖,对韩寒《三重门》等作品的质疑,在社会争论一团乱麻的情况下,公权力机构应该给社会公众一个答案吧。上海黑车“钓鱼”事件,陕西“周老虎”拿奖金事件,都是公权力及第三方介入,查明真相,还社会一个真相,平息了社会舆论风潮。

韩寒起诉方舟子,法庭只能在起诉范围内作出判决,无法对韩寒事件的来龙去脉作出裁决,更无法给社会广大公众,特别是韩寒作品的消费者们一个事实真相。

如今,质疑韩寒作品的捉刀代笔舆论己遍布社会各个阶层,持续不断,己形成一个广受关注的社会性事件,面对这种情况,政府公权力机构是不是应当介入调查韩寒事件的来龙去脉,查明真相,还社会公众一个真相,一个公道呢?

公权力要不要介入“韩寒事件”?请各抒己见。

网友需要了解的真相,给公权力介入调查目标作参考(网友可补充)∶

1.“全国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有明确的比赛规则,组委会是否可以用“解释权”的名义,违反基本的比赛规则,避开公证员的监督,为韩寒一人特开一个赛场一个题目一个监考留一个一等奖名额,匆匆匆忙忙评定宣布获奖?韩寒的《杯中窥人》比赛得奖,是否公正,是否合法,若不公正不合法,应不应该收回韩寒的获奖?《萌芽》杂志社是不是应该向社会道歉?

2.《杯中窥人》原稿及其他文稿已公开,韩寒的父亲韩仁均说父子笔迹相近,当时又在那个特殊的复赛现场,所以有必要查验韩寒和韩仁均笔迹的比对,韩寒的公开笔迹不少。韩仁均的笔迹在他以往的投稿,工作上各种文稿及他档案中所填写内容均可找到,由本地或异地的专业司法鉴定。社会公众一个真相。

3.《书店》《求医》《杯中窥人》《三重门》等成名并获利的作品,是否有串通作弊或独立作弊?是否有设计违规的安排,为作弊创造条件?

韩寒本人原创或代笔的实质性问题与“周老虎”、吹黑哨,踢假球一样,关系到各种各样的竞赛的社会公信力的问题,是否对社会公众隐瞒真相而获得利巨大利益,就是涉及到了对社会公众有没有进行欺诈的社会大问题。

有必要对当年松江二中的教师和学生进行调查,韩寒当年的在校情况。

有必要请教育家、文学家、资深中学教师对韩寒16——17岁的作品与近几年博文进行比对鉴定。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