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方舟子来质疑我的文字 — 许锡良 2012/2/8

发布日期: 二月 8, 2012 5:00 上午

假如方舟子来质疑我的文字

作者: 许锡良 2012/2/8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209325.html

———————————————————————————————————————

1、假如被质疑的文字真是我自己的作品,我不会害怕方舟子来质疑,甚至欢迎他来质疑。因为他一质疑,关注度就高了,而且更多的人来了解我的作品,包括原来不读我的文字的人,也会来围观。这对传播自己的思想观点,扩大知名度是很有帮助的。因为,真的东西就假不了,围观讨论的结果可能是发现了一个真正的天才。

假如,我不是天才,只是一个平庸的小文人,平时,确实也偶有抄抄,或请人代写一二篇,问题是存在的,但是并不是完全由枪手代作,而且自己也不是一个公众人物,只是写一点文字,聊作一些自娱自乐的话,我都懒得理他,因为我有写作表达的自由,我爱怎样写就怎样写,只要不侵害他人的权利(侵害了由被侵害人来告侵权,用不着方舟子来打我),即使有不合乎逻辑的地方,也不关你的事。但是,假如我是公众人物,我的作品真是我自己写的,既没有请人代笔,也不存在任何抄袭,而且,我的作品影响很大,我又从这些文字中获得了巨大利益,那么,面对质疑我没有权利保持沉默。面对任何对作品本身的质疑,我都会出来澄清事实真相。在有疑问的地方给予准确的解答,因为,公众人物不同于普通人,无论获得公权的人,还是从公众那获得巨额利益的人,都有义务证明自己的清白。

掌握了公权的公众人物证明自己的方法,就是依法公布自己的财产与收入来源,公众人物就是证明自己的公信力。在有人质疑的情况下有责任与义务站出来澄清真相。因为这种利益不能够建立在欺骗大众的基础上。更不会说,这是方舟子在故意抹黑我,因为,方舟子如果没有逻辑,如果没有一定的根据,他要抹黑谁,可以,但是,能不能令人信服,那由不得他了。如果作品真是自己写的,即使出现错误,也可以解释得清。

2、文字的争论用文字解决,我决不会上告法庭。除非还涉及其他的人身攻击与捏造事实的诽谤。如果,仅仅是作品的批评而言,你说我是代笔的,证明自己的办法多的是。比如,最急功近利的做法就是,我可以召开记者招待会,现场回答记者包括方舟子本人所提的任何有关文字可疑的问题,之后,由在场的人,任意出十个题目,用抽签的办法确定题目,当场写一篇文章,请公证处公证,然后将这篇现场作文公布在网络上任由人去点评对比。这可能不一定是自己的最拿手的文字,但是,由于基本功与一个人的学识、见识与才气所在,基本上也不会差得太离谱。

3、如果不想这样急功近利的话,也可以从长计议,毕竟怀才有如怀孕,时间一久,人们自然容易看出来。假的真不了,真的也假不了。这个时候,可以不打破正常工作与生活,只要按照平时去做就是了。比如适时做一些公开演讲、讲座,视频录像、录音全录下,不加编辑,全部上传网络,参加一些作家笔会,学术研讨会,多找机会作即兴发言,多作现场讨论交流。然后录下全部过程,放到网络上。这个工作可以让其他参与者自觉去做。国外认定一个人的学术水平,常常也是多管齐下的。比如,作品、论文答辩、公开演讲、学术讨论交流,然后得到学术共同体的一致公认,形成学术水平的公信力。在国外学术评价的同行评议的权威性,常常就是这样来的。关于真假的问题,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清楚了。一个人有错觉,不可能人人都有错觉,一个人是色盲,不可能人人都是色盲。

4、当然,以上是这些文字真是自己写的前提下才成立。俗话说真金不怕烈火炼。假如,真是代笔的话,那么心虚的我,感觉最稳妥的方法还是这样的: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

因为这样可以避免被人拉出遛的时候自己这头骡子却露出了马脚。然后拿出重金悬赏,发动粉丝保卫战,用强大的威吓力量吓退对方。如果,对方不买帐,这一招不灵,就装出受害者的可怜样子,引发人同情。但是,仍然要保持住自己那种神秘感,也就是任由网友千呼万唤,犹抱琵琶半遮面,也不出来遛。因为,不出来遛,还可以拖延时日,一遛的话,戏就立即结束了。保持神秘感的好处就是,质疑者与被质疑者伤害各半,黑箱里的红球黑球本身就是各一半,大家猜测去吧。

5、有人要质疑,那就让他质疑,我还会去法院告他,反正他的质疑又拿不出确切的证据。何况虽然支持方舟子的人不少,但是,同情我的人也不少。鹿死谁手还说不定。法院告的好处就是对方如果只是质疑,而没有确切的证据的话,以证据定胜负的法院肯定是判我赢的。只要法院判我赢了,那么,谁还要讨论与质疑,至少在法律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说法,那影响不了我什么了。再说我是代笔,那就是闲言碎语,显得无聊了。损失肯定也是损失,但是,至少不会一败涂地,或者不会立即就败下阵来。

6、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只是对于造假者来说,当然是不愿意被人质疑的。假如,我没有造假,怎么会不愿意呢?被人质疑不正是扩大知名度的契机吗?我十分希望有人来质疑我,特别是像方舟子这样的大腕名人,因被人质疑,自己多少年前连自己都忘记了的文字竟然被翻拣出来了,被晒到了网上,大大地扩大了影响力,并且为将来编自己的全集作了不少免费的工作。方舟子如果没有抄袭,他也会欢迎别人对他的质疑,即使是无端的质疑也是对他的一种帮助。至少又为他拉来了不少眼球。

7、人类社会,常常只有造假作恶的人需要掩盖。至于好事是从来不怕曝晒于阳光之下的。像做好事,不留名,还想掩盖的人,在人类历史上恐怕只有雷锋这一个人了。哦,请等等——其实雷锋也没有真正的掩盖,他只是用暂时的掩盖,使得名气会在将来更大一些而已。因此,做完好事不留名,却一一都写进了自己的日记里,耐心等待着将来被人发现。事实上雷锋成功了。他不但被人发现了,而且还被他最崇拜的毛主席发现了。因此,毛伟人大笔一挥:“向雷锋同志学习”。

8、在互联网时代,社会对一个公众人物的文字的质疑是不容易掩盖的。所谓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人们无论做真事,还是做假事,都会留下蛛丝马迹,都会留下某些证据,真的证据容易出示,假的证据难免露出马脚。因为,真证据出示的时候,有系列的真证据链来佐证它,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起因、结果,每一个因素都是可以互相吻合的。偶然,当然也是一种情况,但是,偶然只会出现一次或者两次或者三次,但是,不可能所有的可能性都是偶然在一起了。当所有的证据链都同时指向同一个目标的时候,这个目标的可疑性就非常大了。指向这个目标的证据越多,这个目标就越可疑。杀人犯并不是都是在现场被抓到的,也不是所有的杀人现场都被当场录下的。但是,侦探还是要破案,只能够靠证据了。人证、物证、时间、地点与事件,这些因素,对于一件真事来说,是完全吻合的。对于捏造出来的假事来说,就需要小心精心策划、精心安排、精心施工,因为证据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链条,即使策划得再精心,即使再缜密,也难免百密一疏,特别是在一个互联网的开放时代。因此,造假造得特别精致的总是很少的,因为,一个证据好造,但是,这一个证据要与所有的证据链条完全吻合有多困难?

因此,凡造假,拙劣的表现常常是多数,是正常的。韩寒被方舟子质疑之后表现严重欠佳,这并不仅仅是团队公关水平的问题,也不是韩寒心理素质差,而是确实可能有猫腻。假如,方舟子质疑韩寒是假赛车手冠军,韩寒还会那么措手不及吗?坦然自信来自于真实,尤其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更是这样。

9、韩寒的团队再精明强干,也不可能胜过美国尼克松的总统府。可是当年尼克松遇到“水门事件”的时候(值得补充的是,尼克松本人并没有直接制造水门事件,而是他企图替自己的部下掩盖的时候被拖进来的。)无论尼克松还是他的部属,所有的表现都是非常拙劣的。有趣的是,后来尼克松面对国会质询的时候,竟然想出一个借口,说“水门事件”干得如此糟糕,水平如此之差,不可能是白宫这些精英的专业水平,这肯定是与他们无关的事件。可是,人在造假的时候,即使是精英,也会变形,会表现出拙劣的水平来的,何况韩寒还不是尼克松总统那样的人物。

10、质疑韩寒这件事不能看成仅仅是个人利益之争的(虽然也包含了这一点),他的公共意义还在于,可以通过质疑帮助大众学会思考,学会质疑,学会分析与判断,学会寻找真相。因为民主法治本身就是有利于寻找到真相的制度。民主、法治、自由、人权,是不可能建立在虚假的基础上的。

2012年2月8日星期三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