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与妓女及幼女 — 红警苏红不懂爱 2012/2/8

发布日期: 二月 8,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韩寒与妓女及幼女

作者:红警苏红不懂爱 2012/2/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cd70301010kl0.html

———————————————————————————————————————

这一标题如果令你产生不快的话,首先请你去掉你心里的对妓女的歧视。

因此,我们首先要降低对与妓女并列的敏感度。这一点,韩寒给我们作出了师表,他的十六岁的脑袋里,一有什么联想,都能和妓女连在一起。

如果不信,看看《三重门》里找到的案例吧:

——“珍贵的东西当然真贵,一个小时几十元,基本上与妓女开的是一个价。同是赚钱,教师就比妓女厉害多了。妓女赚钱,是因为妓女给了对方快乐;而教师给了对方痛苦,却照样收钱,这就是家教的伟大之处。

——雨翔本想说:“教育局管这个,他们是一路的,这样一管岂不是妓女赶嫖客?

——可怜那些电脑,为避风声,竟要向妓女学习,昼伏夜出。

十六岁的韩寒如此熟悉妓女的身体与灵魂,那么,我们在讨论三十岁的韩寒的时候,也没有把妓女看成老虎,好比把妓女与韩寒关在一个笼子里,我们没有必要担心妓女把韩寒吃了,连骨头都吐不出来。

韩寒的成功的经历,其实与妓女的爱的模式有着相似之处。

这里,我们必须提到一部好莱坞电影,名叫《绝代宠妓》,看过的人应该不少。未看过,也没有关系,我略述一下电影的故事梗概。这个电影里描写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好像是维也纳的吧,具体记不清了,但这不影响我们对妓女的爱的理解。

这个女孩,爱上了一个贵族男子,但是她出身平民,是无法与那个贵族呆在一起的。一般女孩得不到心爱的男人就算了,至多在心里回味,如果是美女作家的话,可以通过穿越去意淫一下。但这个女孩是不一样的女孩,她想要的东西,是一定要到手的。于是她干了一个别的女性难以置信的选择:去当妓女。

当妓女的好处,就是可以走上一条与良家妇女四平八稳的生活不一样的道路,通过她的另类、她的公共性(不是公知的那种公共性),赢得与众不同的名声,于是,她终于成了名噪一时的绝代名妓。

韩寒喜欢把妓女拿来与教师类比,其实,我们也可以用妓女类比一下韩寒。

韩寒就像一个良家小孩,按道理,在学校里完全可以走一条正常的学习之路,但是,他的目标很高,但实现这一目标的路径太窄,走学习之路,他难以得到他梦想的扬名立万的目标(见他与陈丹青谈话时的视频)。

于是,他选择了一条对良家妇女的正常的人生道路的逆行线,通过他的少数派的反潮流的轨迹的打造,来完成他对所爱目标的攫取。

果然,他的叛逆,他的越轨,他的少数派言论,都使他尝到了不一样的甜头,得到了顺向思维与发展所无法获得的一切。

在他的韩三篇中,很明晰地看到,他对着“少数派”的地位,有着病态的迷恋,比如他说:“所以未来的中国如果有革命,谁弱小,我就在那里,它若强大了,我就去它对手那里。我愿牺牲自己的观点而争取各派的同存。只有这样,才有你追求的一切。”

这个思路,实际上是他从高一休学时就一直坚持着的思路,他明白,他当年选择了一条少数人才走的路,从而走到了今天的一呼百应的地位,他要维持他的地位,就必须不断地站到逆反的站位上。这无疑与那名妓女有着一样的选择,就是选择别人不愿意走的少数派占据的曲线路道,来拥“有你追求的一切”。

韩寒的脑海里形成了一种定势,就是他的所作所为,无所谓正义,无所谓有利于谁,他只看重的是地位,注重的是站位,这反映了他的思维与观念,是没有什么意义上的正与负,红与黑,天与地,他只不过选择站在那一个少数人的位置上。

所以,我们看到的韩寒说的话都是朝令夕改,自相矛盾,他表达的不是他的思想,而是他的站位,正如他自己所说,他通过不断调整自己的站位,来达到他的“才有你追求的一切”的那个最佳位置。

为什么韩寒善变?为什么他的思维没有恒定?为什么他只能说一些嘴皮上的真理?正是因为他的这种以有利于自己的“追求的一切”的内在诉求,决定了他的话语发言的投机性质。

这种不断地选择着最有利于自己的时机,获得最大利益的人,却在当代中国被当成意见领袖,就像那名妓女最终成了绝代宠妓一样,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可以解析的案例。

“韩三篇”发出来的目的何在?

不要去讨论他的观点。他没有什么观点,与他讨论观点,只能被他捉弄。他只有一些要言妙道,但却没有恒定的东西,他在变,不断地变,为了“才有你追求的一切”他可以什么都做。

我们发现“韩三篇”的背后,就是韩寒膨胀到他真的把自我塑造成一个“青年领袖”的形象。

“开玩笑,就算我认同革命,并在上海起义,”这是韩寒的合理引申。

这可以说是开玩笑,既然是玩笑,一笑了之,没有人会延伸下去,但韩寒竟然真的开玩笑下去了。

他在想象着自己在玩笑中的可能。

一般人会这样想吗?不会,只有韩寒在想像着这个玩笑开下去的可能。

而实际上,我们在韩寒的近作《他的国》中,倒是看到了韩寒借小说人物表达出来的潜在的愿望。小说里的左小龙与韩寒的角色身份有一定程度的重叠,他的渴望,就是成立一个合唱团,他担任里面的指挥,他可以享受到一呼百应的那种神奇的快感。后来他无意中站到了小镇最高的楼顶上,被当成了跳楼自杀者,他在这里享受到了一种被关注的强烈快感,几乎就是他梦寐以求的合唱团“指挥”的角色,这篇小说可以说是韩寒内心的那种意图操纵别人的真实的折射。

小说在最后,还写了一下主人公的一个感悟:“为什么非得去创建一个乐队来指挥,而不是去一个创建好的乐队当指挥呢。”

小说里的主人公一直意图想创建一个合唱团,但是最终惨败,他最后突然明白,为什么不能到一个体制内的合唱团里去指挥呢?

这一段内心的潜意识,有没有在“韩三篇”中得到体现呢?

因此说,韩寒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所在的站位,来获得他在小说中潜意识表现出来的合唱团中的操纵别人的快感。只要有这种快感,他可以任意地变动他的话语,改变他的思想,只要能够享受那种一呼百应的快感,他就无所不用其极。

他说中国人的素质差,不知道这里面包括不包括他自己。

如果我们承认中国人的素质差的话,那么,恰恰应该体现在被韩寒鄙视着的他的那些支持者,那些利用者,那些捧臀者身上。在字里行间鼓吹着民主与自由的所谓公知,却依然乐此不疲地为自己进行“造神”的镀金,不断地把自己推向《他的国》中描写的那个故乡小镇上的最高点上,他不自觉地扮演着我们太耳熟能详的所谓一呼百应的领袖的形象,意图得到他所想“追求的一切”,部分民众对他的热望,成了他抬升自己的资本。

民主与自由,它所需要的最关键的一点是对众生的平等。而韩寒的骨子里,并没有任何的对普通民众的平等的态度,他有一种内质上的所谓精英的理念。然而就是这个对斥责中国人素质差的所谓公知,所谓精英,竟是一个高中时代多门功课不及格的辍学者,这不是对中国人智力的极大讽刺吗?

难道中国人的意见代言人,就是这样一个只要求“女人的活好”就行的男人吗?

他用他的站在少数派的立场上获得的“造神效应”,就像少女走上妓女之路的艳名,获取着钱财与女色,获得一种指东打西的话语权,这样的人,能够代表着中国普通民众的意见吗?

特别是,一到危急头头,他所表现出的不是男子汉的顶天立地的气魄,而是极度的自私自利的本能,甚至把他幼女拿出来,与2000万元的赌资挂钩在一起,来为自己获得立论上的胜算而拉帮结派。

瞧瞧韩寒对女儿说了什么:“所有我的文章如有一字他人代笔,我诅咒我自己不能活着看到我女儿成年。”

这句话如果放在公务员考试题中,应该属于一个病句题。但不管怎么说,这里,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韩寒对别人生命的无视,看到一个自私自利者的凶残的恶相。

我们不由诘问一句:韩寒凭什么把自己的女儿拿出来,作为诅咒的一个砝码?

我们凭常识知道,他的女儿,不仅仅是公民韩寒的女儿,更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公民韩寒有没有权利处置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生命?

我不由想到 鲁迅先生近一百年前说的话:“此后觉醒的人,应该先洗净了东方古传的谬误思想,对于子女,义务思想须加多,而权利思想却大可切实核减,以准备改作幼者本位的道德。”“他们的误点,便在长者本位与利己思想,权利思想很重,义务思想和责任心却很轻。以为父子关系,只须‘父兮生我’一件事,幼者的全部,便应为长者所有。尤其堕落的,是因此责望报偿,以为幼者的全部,理该做长者的牺牲。”

可悲的是,韩寒恰恰是鲁迅笔下所说的“幼者的全部,便应为长者所有”的东方古传的谬误的思想。他不惜牺牲女儿的生命的成长权利,来获得父亲的既得利益。

这样一个对幼儿的生命权都如此忽视的人,有权利指责中国人的素质低吗?中国人当代的意见领袖竟然由这样的人担任着,不是可笑、可悲又可叹吗?

正因为多少年来,正规的思想界对韩寒作为一个屁一样存在的纵容与忽视,使韩寒找到了壮大与炒作的机会,在天下人都没有注意的瞬间,竟然半推半就地成了民意的代表。这可以说是中国当代最大的笑话与神话。

戳破韩寒的神话,揭开他的心目中连幼儿都不放过的对人权的践踏,我们才能扫除我们这个时代总是过一会就能生造出一个所谓领袖的惯性,开辟一个真正的自由与民主发展的空间。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