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韩寒2月6日博文中见 — 黄学章 2012/2/9

发布日期: 二月 9, 2012 5:00 上午

与韩寒2月6日博文中见

作者:黄学章 2012/2/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8e6d5940100wbyd.html

———————————————————————————————————————

2月零3日韩寒发出“战略转移”申明,说不再回应方舟子和网友质疑了,一心打官司了。申明的最后又说:“……(说)我将不做一个作家,现在想来,完全是扯淡。作品见。”

哎!这就对了!很多好心之士早就劝过韩寒,你谩骂、赌咒、悬赏、打官司,都是没用的。要证明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写好自己的文章,拿出有水平的作品。

于是,2月6日韩寒的新作品《我这一代》就在质疑声浪继续发酵中,出笼了。 这是韩寒战略转移后的第一篇,显然有重要的展示作用。

此文回避方舟子和网友的质疑是“理直气壮”了,因为已有了“不再回应”的申明。但还须展示两点:

第一,文笔不能太好,以免让人怀疑此作也是老爸代笔;

第二,文笔又不能太坏,要尽量挽回对韩寒文字低劣,语句不通,错别字多的印象,从而让人退一步想,17岁写出《三重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如何掌握文章老道与幼稚的火候,这就让执笔者煞费苦心了。

文章一开始从挽救“杀戮民众论”的恶劣影响切入,巧妙地补充提出也要杀戮自己。使这种狂妄自大,反人类的恐怖语言暴力,降温到等同于“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好像“杀戮民众”不过就是“批评民众而已”,而将敌视民众,献媚官府权贵的内心丑态轻轻掩盖起来。

为了加强掩盖的效果,文章还战战兢兢的扯上毛泽东不接受“杀戮”的例子,说什么:“比如1962年??接着1966年??接着三七开了??接着老时代过去了”

意思是说连毛泽东我都敢“杀戮”,何况民众乎?顺便也展示一下自己还是有点历史修养的,62年七千人会议、66年文革、文革结束“三七开”这些我都知道。至于“姚文元搞延安整风”不过是口误罢了。

我过去从未看过韩寒的文章,不知他意见领袖是怎么当上的。现在,网上网下对毛泽东错误、罪行的批判已经比较深入了。老年的有茅于轼,年轻的有袁腾飞。韩寒不三不四地“杀戮”两句,连官方的深度都达不到,怎么就成了“意见领袖”了?显然,也只能是官方培育的”“意见领袖”罢了。

韩寒展现自己,其实也就是文章第一段。接下来的文字,都是在继续“粉丝维稳”,向80后呼救。要去中学生中演讲啦,回忆与同龄人的交往啦,文章拼命渲染“代沟”,强调“我这一代”终究会接过权力,接过权力就不一样啦。一句话,韩寒还想要当80后一代人的偶像、领袖。他不说“我们这一代”,而要说“我这一代”透露出野心还不小哩。

然而,由于维稳心切,文章中又露出不少破绽,如将自己30岁算成15000天,引为网上笑料,到还罢了,一不小心又露出了他“出道时”早已使用电脑的事实(我出道的时候叛逆……成年人又都在使用icq和oicq,……我举目无友,孤独的像只马桶搋子。摊开电脑又写不出一个字,因为我的生活累积用完了。)这更进步引起韩寒有电脑为何要手写?高调宣称的1000页手稿究竟是真是假?的怀疑。

然而,看文至此,对韩寒文章要展示的上述两个问题仍然没有答案。如此粗俗、平庸、漏洞频频的文字很难证实韩寒有写作《三重门》的能力。甚至连《我这一代》是否出于韩寒之手也难以断定。

此时,韩粉们一定会跳起来说我不厚道,“你们要他写,写出来又怀疑代笔,你们究竟要怎样?”恕我直言,这也是没有办法,因为被质疑代笔之人正是他老爸,而他老爸一直在他身边。

最简单,也是最有力的办法还是韩寒走出来,正面回答网友的质疑,介绍《三重门》《杯中窥人》的写作过程,一切自然会迎刃而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