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庄子方舟子 — 一座空城 2012/2/9

发布日期: 二月 9, 2012 5:00 上午

韩寒庄子方舟子

作者:一座空城 2012/2/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df7dd20100x0mg.html

———————————————————————————————————————

抱歉,我怎么把这帮人关在一起了?韩寒庄子方舟子,他们是三个世界三个领域的人。韩寒据说是个作家,是个拥有千万拥趸的偶像。(当然,据说而已,我知道他真实的身份是文盲,兼职业赛车手)方舟子据说是个打假斗士,当然,我也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个科普作家,兼任文艺批评者。

庄子的身份则很难讲。我如果说他是个作家,可能有人认可,也有人反对。我如果说他是个诗人,也有人支持或反对。当然,我如果说他是个哲学家,这恐怕就很少异议了。当年于教授在所谓的“庄子心得”中胡言乱语,惹得《庄子很生气》,今天,这个万人迷的韩作家和方舟子先生闹得不可开交,这大概便与庄子先生毫无关联了?庄子先生对此也是很生气的。为什么呢?各位请听我慢慢道来。

让我们从庄子的一则寓言说起。

啮缺问乎王倪曰:“子知物之所同是乎?”

曰:“吾恶乎知之!”

“子知子之所不知邪?”

曰:“吾恶乎知之!”

“然则物无知邪?”

曰:“吾恶乎知之!”

北大哲学系王博教授对庄子先生的这个寓言作过如下解读:庄子认为,这个世界是不确定的,我的生命是不确定的,我的知识是不确定的,我和世界的关系也是不确定的。在讲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王博先生还引用了康德的观点,认为人对世界的认识能力(纯粹理性)是有限的,因为人对世界的认识依赖于其对人自身的认识。人如果连他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那谈什么认识世界呢?所以,世界是不可认识的,真理是无法接近的,甚至真理本身是不存在的。既然如此,那么人家韩作家是否请人代笔,这岂非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你方舟子凭什么要去怀疑,求证?按庄子他老人家的观点,这是否代笔的真理,也只有天知道地知道韩作家本人知道,连庄子他老人家大概也懒得知道对吧?不过,问题也许并不那么简单,让我们进入正题。

许多年前,年仅14岁的韩作家横穿出世,写出了老辣厚重的、中年人才能写出的、充满批判性的《书店》《求医》等名篇,这让北大教授曹文轩先生也不得不惊叹。然后,韩作家再借《杯中窥人》而一举成名,再以其长篇巨制《三重门》杀出江湖,将整个“屁”一般的文坛冲得七零八落,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注意!韩作家在将数千万青春少年的心收服的同时,也将数千万人民逼收入囊中。

注意!人家韩作家摆明了就是个文盲,人家九门课可以八门不及格人家语文也可以不及格连作文都可以很滥,因为人家是现行教育体制的叛逆者。人家说。数学学来干什么?学到初一就可以了。那些到了初三还学数学的人都是SB,你陈景润更是SB中的SB。

好了,时间到了2006年,“德高望重”的文艺批评家白烨先生(以文简称“白批评”)终于发现不对劲了。“重重地来了”(我得解释一下,这是李敖的名言)的韩作家所写的作品怎么那么不堪呢?而且越来越不堪呢?于是白批评开始语重心长地思考《80后的现状与未来》。然而白批评的思考换来的只是韩作家以及千千万万韩粉粉的重拳出击,被殃及的还有巨擘陆天明父子及高晓松等等。

那一年,含泪九泉的庄老先生也语重心长地说“方舟子,你敢以‘子’来自称,那你就站出来吧。你看,在文盲大亨韩作家面前,这些所谓的文化人竟然毫无还手之力!你要是再不出手,那我老人家就要翻土出来自己干了。”

然而庄老先生在山东,那一年方舟子先生还活着,还在四处游走,在美国或北京,与九泉还有一段距离,所以没能听见庄老先生的声音。于是,2010年,曾信誓旦旦地声称“韩寒也就是一个匹夫的素质。跟他扯蛋,意义不大”,“不会用‘语言’这种东西跟他(指韩寒)废话。跟这种人对话,没有意义”的陆天明之子、大导演陆川先生与韩作家“握手言和”,并“把酒言欢”。

于是,在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2012年1月15日,庄老先生终于忍不住借麦田之手,将方舟子呼唤出来。

个人认为,方舟子这丫没有愧对“子”这一称谓。现在,二十多天过去了,方舟子以近乎无可辩驳的事实,以详细的细节披露、逻辑推理证明,这个曾经在中国横扫千军并拥有数以千万计的拥趸的所谓作家,其实是一个连基本的写作能力都不具备的娱乐明星。具体的推论有兴趣者应该好好地去看看方舟子的这些文章。本人能力有限,在此就不重复证明了。

在这里,本人想说的有两点:

一、“方韩”之争与当初的“韩白之争”截然不同

二、方舟子现在处于严重困境之中。

第一个问题其实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韩寒是个文盲,这是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在韩寒面前,那些所谓的大师们(白烨等)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这也许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在现行体制下,这片土壤里不仅没有天才,连人才都没有。所谓的批评家其实的确都只是些假道学。(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在网上搜索仲维光先生的大文《当代中国无大师》)

第二个问题比较复杂一点,但我也得说一说。

方舟子之有困境,完全因于他不听庄老先生的话。庄老先生早就说过,“吾恶乎知之!”庄老先生早就告诉我们,万物齐一,是非是相对的,要认识世界是很困难的。既然如此,韩作家是不是找人代笔,你是无法证明的。即便你能证明,韩作家也是可以不认账的。如果韩作家不认账,奉之若神明的拥趸们自然不仅不承认,还会指你为仇敌,等着你的,还是锤子。这是其一。

其二,不仅韩作家的拥趸们视你为仇敌,就连那些和你对话的大名人们,也无法懂得你的逻辑。下面,针对此事 ,就方舟子近期接受采访的视频,让我来胡说八道一番。

在所有视频中,最让我感到恶心的是凤凰视频的恶作剧。他们将中国人民大学曾经的政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张鸣大教授与方舟子拉到一起,我们看一看张大教授的语录,便可以知道方舟子的可怜了。

一开始,张教兽就给这事定论道:

“这件事情挺无聊的。……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观众、网络有一种非常不好的心态:看打架。我干嘛要打架给人看呢……这事就像当年的艳照门……质疑一个作者不是那么靠谱的事儿。你可以在心里琢磨(怀疑),但你把他当那么大的事儿来说就不好了……”

在这里,张教兽认为这事很“无聊”,并且这只是他们两人的私事。你如果怀疑人家韩作家请人代笔,你只能在心里“琢磨”一下,而不能说出来。

我操,这是什么逻辑?张教兽号称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但他是否学过逻辑,是否懂得良知,是否懂得社会责任我都不敢相信。一个大作家,一个千千万万人的偶像和精神领袖竟然是假的,这样的事情我们都不能说,这都只能是个人之间的事?

还有,张教兽认为,这是“挺无聊的事儿”,这是“打架”。这准确吗?这件事情的本质是,韩寒是包装出来的,韩寒的作品由人代笔写成,韩作家连基本的写作能力都没有。这是打架吗?如果要说“打”的话,也是方舟子打韩作家,韩作家只有辩护,只有自证清白的权利,他哪里还腾得出手来还击?这与当初的“韩白之争”其区别已不言自明。

另外,我也看不出此事与当初的艳照门有任何相似之处。张教兽所记得的,大概就是那些艳照吧?

我想,韩作家不仅写作能力值得怀疑,其逻辑能力同样值得怀疑,因为,他自始至终不知道方舟对他的所谓“攻击”其实是非常严谨的文学批评。文学批评最终要闹着去打官司,这本身便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从本质上讲,法庭要解决的是社会问题,不是艺术问题。当然,这样的文学批评和文艺纠纷也不是没有人能进行仲裁。有,能仲裁的人(机构)是谁呢?唯有中国作家协会。当然,我相信中国作家协会也是不会来干这个事情,或者无能干这个事情的,否则,他们也不至于将郭作家等文章抄袭大师收录进这个肮脏的组织。

没有仲裁,没有结果,这样的结果不幸被张教授猜中了。

庄子先生早在两千多年前就告诉了我们,人的认识能力是非常有限的。况且,人对世界的认识其意义本身也值得怀疑。好了,世人完全不去思考庄老先生的教训,却对是非功过役役不悔孜孜以求,庄老先生在九泉之下能瞑目吗?方舟子先生,你要想唤起那些中间分子,让他们理性地对偶像进行分析,不要盲目崇拜,这做得到吗?更何况,这个时代本身是个没有信仰的时代。青少年们终于找到了信仰,这总是好的吧?无论他们信的是什么,只要信就好。鲁迅曾说,那些人你其实不能去惊醒。一旦他醒来,发现自己没得救了,“你倒认为你对得起他们么”?况且,即使是中间分子,也不可能向你靠近,以下附件是我的证明,请仔细阅读,否则你就要后悔了。

附件1:方舟子韩寒事件近期重要视频分析

一、优酷对“五岳散人”的采访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Q4MDU5NzY4.html:

“五岳散人”语录:“方舟子借私怨以打击韩寒,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

分析:“散人”说方舟子借私怨以打击韩寒,并且断言这是一个简单的事实。我是草根,的确孤陋寡闻。在此恳请方舟子先生开诚布公地澄清与韩作家的私怨。

“五岳散人”语录:“他(方舟子)所有证据里最强的不过是那种弱证据,就是用逻辑推理的方式……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的全是忽悠……”

分析:“散人”认为,方舟子的证据最强的也不过是弱证据,也就是逻辑推理。逻辑推理是最弱的证据,那么,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证据算是强证据?逻辑推理而成为弱证据,黑格尔这逼就该去自杀。亚里氏多德你还玩什么三段论呢?

二、杨盛昱、石述思与方舟子的对话

http://v.ifeng.com/news/society/201201/cdd834db-a660-4a51-b31f-989bac719fd0.shtml

石述思(工人日报编辑)语录:这两人掐起来,那是关公战秦琼……深表遗憾——他们都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应该联手起来,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但他们却打起来了。

分析:我早就说过,用诸如“打架”、“掐起来”、“战”这样的词都是不准确的。另外,石大编辑的逻辑仍然出了问题——方舟子揭露社会种种丑态,你说他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没错。韩作家如果的确是真正的“作家”,如果方舟子对韩寒的揭露不是这样致命的问题,那么,韩作家应该可以算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有大贡献的人,可惜的是,方舟子要揭露的东西对韩作家来说是致命的。如果方舟子的立论为真,那么韩作家便是个人造的偶像,他在被世人包装起来之后成为千千万万青少年的偶像。他们偶像们凑起来的钱拿去作赛车的费用,这也算是对社会的贡献吗?石大编辑尚未弄清这个前提,便假定韩作家也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种鲜明的韩粉立场让人敬佩。

杨盛昱语录:当年明月24岁写出《明朝那些事儿》。

分析:杨大师由此得出结论,天才可以有。方舟子的回答是,作家可以有天才,可以少年老成,但生活的阅历,时代在作家身上的烙印是无法改变的。方舟子对此有举例说明。

我认为,方舟子先生已经不再是一个科普作家,他在做的,是给这些逻辑混乱的大师们上文学批评的基础课程。可怜的方舟子,可怜的中国文学。

三、湖南台对对碰、尹鸿教授(清华)VS人大学生

http://tv.sohu.com/20120131/n333334015.shtml

高材生刘敏语录:“是否代笔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方舟子他们拿文本分析的角度来分析一个文学作品,这是一个非常荒唐可谬的事情……走法律的程序已经是很理性了。”

分析1:高材生刘敏自称是“半个韩粉”,她显然太自谦了。如果是否代笔都不重要了,那什么才是重要的呢??如果方舟子本人也认为是否代表也不重要了,那这半个韩粉和天下所有韩粉都会振臂欢呼。

分析2:高材生刘敏认为,“方舟子他们拿文本分析的角度来分析一个文学作品,这是一个非常荒唐可谬的事情”,那么,要如何来分析文学作品,才不“荒唐可谬”呢?

四、锵锵三人行:

http://www.iqiyi.com/zongyi/20120208/8a4f1c727050b6a8.html

语录:这个不是什么大是大非

分析:那什么才是大是大非呢?

五、凤凰视频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cTf2aMykJjk

张教授语录:(主持人:张老师,您认为名应该如何应对质疑)有些事情你能回就回,回不了就拉倒;有些事情费不着非要这么折腾;因为你这样一折腾实际就是给看客以热闹罢了。因为事实上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分析:在这里,我必须要表扬张教兽一句:您用了鲁迅先生常用的一个词:看客。但您一定要注意,鲁迅先生当时写到看客的时候,在心里是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鲁迅毕生的使命,便是去唤醒他们。也就是说,鲁迅先生认为,看客是需要去改变的,就是通过文学作品去改变心灵。张教兽您虽然知道这个词,但您对看客的态度显然和鲁迅先生不在一个层次上。抱歉,我怎么拿鲁迅先生和您扯到一起呢?在这里,我既要对鲁迅先生表示歉意,也要对方舟子先生表示同情。他似乎总能在任何场合(即便是在被狂咬的时候)保持一种知识分子难得的谦虚和宽容。

主持人语录:让大家在这场论战的背后能够体会到一些深层次的思考……我们该如何去面对一些质疑……面对质疑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去处理这些问题

分析:就不分析了吧,主持人也不容易。

附件2

陆川语录:他(韩寒)有拥护者,因为很多人在这个体制中被压抑和限制,尤其是一代年轻人。没有一个社会会真正理解年轻一代的愿望和欲求。尤其在我们这个社会。所以,谩骂中的韩寒以及很多谩骂中的人都成了世俗的英雄,成了为自由和平等而奋战的旗帜。在愤怒的指引下,没有人真正深究愤怒的原因,而都被愤怒指引,成了愤怒的工具,甚至成了愤怒的凶器。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