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的虚构及时代烙印 —— 兼答韩寒的回应 —- 作者:奥巴牛排 2012/2/10

发布日期: 二月 10, 2012 4:09 上午

  有网友问韩寒:你没上过大学,怎么写出了有关大学生活的小说?韩寒答:胡闹,吴承恩去西天取过经啊?
  翻遍方韩开战以来韩寒的博客,在面对方舟子和网友提出的所有质疑中,这个回答最理直气壮,也最唬人,貌似真理。韩寒也用文学作品可以虚构这一说词,应对了方舟子对其《书店》、《求医》等作品中时代烙印的质疑。韩寒说的没错,文学作品可以虚构。吴承恩没去西天取过经,但他确实在《西游记》里派出了孙悟空护送唐三藏,一路降妖打怪,取得真经修成正果。儒勒.凡尔纳从没离开过地球,但在他的科幻小说《太阳系历险记》里,法国上尉塞尔瓦达克率领一干人等畅游了太阳系。
  写到这里,韩寒,还有韩寒的粉丝们先别高兴,下面进入正题。
  文学作品的虚构与文学作品的时代烙印
  先说说文学的虚构从何而来。文学作品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所谓来源于生活,指的是文学创作的基本素材来源于生活;所谓高于生活,是指文学创作者在自己能够认知的范围内对生活素材进行加工、凝练、润色,经过合理或不合理的构想,将其塑造为具有美学意义、思想意义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文字产品。对基本素材进行加工、凝练、润色、构想的过程,可以认为是文学虚构的过程(纪实文学不在此列)。现实生活中的素材是文学创作中必须的基本元素,再夸张的虚构,再疯狂的幻想,都离不开现实生活素材这一根本基础。既然文学素材来源于现实生活,就必然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鲁迅笔下的阿Q未必真有其人,但没有一个受过基本文化教育、智力正常的成年人会认为喊着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阿Q们是抗日战争时期的人物,虽然鲁迅先生在文中压根就没提起过辛亥革命。
  韩寒在回应中提到了吴承恩,涉及到了《西游记》。没错,吴承恩确实没去西天取过经(这里先不讨论《西游记》作者尚有争议的问题),但他创作《西游记》的基础是唐朝唐玄奘《大唐西域记》,南宋《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金代《唐三藏》、《蟠桃会》,元代吴昌龄杂剧《唐三藏西天取经》、无名氏《二郎神锁齐大圣》等作品,这些历史作品就是吴承恩所处时代的现实素材。假设吴承恩身世成迷,没有学者会说《西游记》是比元代《二郎神锁齐大圣》更早的作品。当然,没有上过大学的人完全可以写出描述大学生活的小说,因为可以拿别人的作品当素材,可以从社会环境中获取大学生活的信息资料,也可以与大学生交往,取得间接的写作素材。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上过大学、文笔优秀的人写出来的关于大学生活的文章一定比没上过大学的人写的更透彻、更深刻(除非有上过大学的人代笔)。如果吴承恩亲身去西天取过经,那么他的《西游记》会比今天我们看到的版本更精彩。
  虚构文学作品中的时代烙印
  《西游记》的作者是否是吴承恩,文学界和史学界是有争议的。因此,用吴承恩本人来例证文学虚构中具体的时代烙印,不合理也不准确。但《西游记》本身是糅合了从唐到元跨度达到700多年的各朝各代相关史料创作而成的,而每一种史料都带着各自年代鲜明的时代色彩。说到虚构,没有哪一类文学作品比得上科幻小说,故事情节的完全虚构是科幻作品最大的特点。在完全虚构的故事情节里是否存在时代的烙印呢?下面就以科幻小说之父儒勒.凡尔纳的《太阳系历险记》为例,探讨一下文学的虚构能否背离时代背景,是否带有时代的烙印。
  《太阳系历险记》的大致梗概是,驻守在阿尔及利亚海岸营地上的法国上尉塞尔瓦达克和他的勤务兵被一次巨大的震动震晕过去。醒来后,发现身边的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后来在天文学家罗塞特的帮助下,才知道是彗星与地球的撞击把他们和地球的一小部分带到了围绕太阳公转的一颗金质的彗星上。塞尔瓦达克们由此开始了穿越金星、土星、木星轨道的太阳系之旅,并最终在彗星与地球再次擦肩而过的时候坐着热气球返回了地球。小说中详细阐述了金星、土星、木星的轨道参数,还提到了天王星和太阳系“最外层”的海王星。
  文本分析。
  1、小说开头部分并没有交代具体的时间,但法国军官驻扎在阿尔及利亚这一情节很明确地交代了小说产生的时代背景。翻开历史,我们可以知道,1830年法国出兵占领阿尔及利亚,开始对阿尔及利亚实行殖民统治。1962年阿尔及利亚宣布独立。依据凡尔纳(1828.2.8~1905.3.25)的生卒年月,完全可以判定《太阳系历险记》的故事背景是1830年—1905年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前殖民时代。
  2、凡尔纳没有离开过地球,但十九世纪天文学和天文物理学的发展,已经让人类的目光从地球拓展到了太阳系的边缘。这为凡尔纳创作《太阳系历险记》奠定了时代基础。小说中提到了距离太阳“最远的行星”海王星。翻开历史,我们知道,德国天文学家J.G.伽勒于1846年9月23日首次根据亚当斯和勒威耶计算出的轨道观察到了海王星。也就是说,小说中关于海王星的描述,将小说的时代背景进一步缩小到1846年—1905年的法国殖民地时期。
  3、小说中提到彗星加利亚是金质的,并把海王星说成为距离太阳最远的行星,非常明确地表明了小说创作的时代局限性。在二十世纪以前,天文学界一直认为彗星是由坚硬的热物质组成的,直到1949 年,国际天文学界才普遍接受美国天文学家惠普尔的“肮脏冰冻团块”学说。而冥王星是美国亚利桑那州的Lowell天文台的Clyde W. Tombaugh在1930年 发现的。如果凡尔纳能穿越到1949年,他不会在小说里把彗星加利亚描述成是金子构成的,也不会把海王星说成是距离太远最遥远的行星。至于天文学界把冥王星又降格为矮行星那是本世纪初的后话。
  结语
  只要是有文字成行的地方,必然会有时间的烙印,或深或浅,或小或大。文学作品的创造离不开时代的基础,离不开社会发展的局限,离不开作者对世界的认知程度,再天马行空的幻想也逃不脱现实的钳制。如果凡尔纳不是出生在十九世纪,而是生活在烧死布鲁诺的欧洲黑暗的中世纪,那么虚幻出《太阳系历险记》的凡尔纳不是凡人,他一定是上帝!在一部文学作品里出现了几处甚至是十几处时代错位的现象,乃至超出了作者认知的范围,可以判定,作者要么是妄想症患者,要么作者根本就不是作者。韩寒,还有韩寒的粉丝们,你们认为呢?如果你们坚持用虚构来回答时代烙印的质疑,只能说这是违反人类智力的行为,或许,你们是上帝?
  这个世界没有无源之水,也没有无本之木,时间刻画在每一件事物从生到亡的全过程。一个人可以修改身份证的年龄,但他无法改变他的生理年龄。一个在舞台上画着花脸唱戏的人,总会在台下卸掉自己的伪装。
  于二0一二年二月十日
来源: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82350.s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