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韩寒的价值——我为什么致韩寒公开信 — 李波 2012/2/10

发布日期: 二月 10, 2012 5:00 上午

质疑韩寒的价值——我为什么致韩寒公开信

作者:李波 2012/2/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ab78b0100wr20.html

———————————————————————————————————————

“韩寒代笔事件”发生后,我沉默了一段时间,一度以为只是一场见怪不怪的商业炒作,网上甚至流传着韩寒团队商业炒作的流程图,言之凿凿。同为码字者,深知这工作不为人知的艰辛,也不愿让人指责“本是同路人,相煎何太急”。直到韩寒事件愈演愈烈后,我才开始阅读一些倒韩文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先别说让韩寒成名的那篇《杯中窥人》无论内容还是竞赛程序都漏洞百出,他16岁完成的那部成名作《三重门》里涉及的学识,更是吓死文史哲三个博士。当年我看《三重门》时,只觉得神奇,不觉蹊跷。说实话,尽管我也是个勤奋的小书虫,但15、16岁时还懵懵懂懂的,更关注的是自己身体的奇妙变化、教育的苦闷和快乐,以及对异性的渴望,所谓少年维特式的成长的烦恼,对社会没那么多兴趣,更别说深度思考了。我是相信天才论的。而据后来的信息——有些来自韩家军自己,就觉得不对了。特别是参阅了韩寒的早期作品和他个性、成长经历,又观察了“韩寒事件”出来后韩寒团队展示的证据,以及韩家军种种失态甚至下作战法(如悬赏又反诉,自相矛盾,人身攻击,回避挑战,大打悲情牌,拉曾经最鄙视的郭小四孔庆东等人,躲到夫人背后,在媒体上孩子讨要糖果般发嗲……),直觉、常识、理性和经验都让我坚定了韩寒是泥塑雕像和中国文学史上一大(或许最大)骗局的判断。证据网上已经泛滥成灾,我在新浪博客里也有一些举证。因为有激将法心理,博客有些调侃和攻击性,还望见谅。

我出于善意,百忙之中发出了致韩寒公开信并转发媒体(《扬子晚报》首发),提出为他独辟考场、我专程回国陪考的“馊主意”。这些事情,除了自证清白,别无他途。大部分舆论反应赞成这个建议(尤其较理性的男性居多)。道理很简单,韩寒的声誉是建立在一系列比赛之上的,包括早年的新概念作文大赛、后来的博客,以及他的赛车生涯,可以说是久经沙场,打遍天下无敌手。但韩寒的反应除了指责我出于嫉妒对其使用“文革”和“延安整风”手段(见土豆网对他的视频专访),始终回避“应战”,任由我牛二挑衅杨志般叫阵。现在,我依然觉得我的建议合情合理合法,为了避免有些韩粉担心的灵感问题,压力问题,我们甚至可以给韩寒非常宽松的考试环境:一是文体,只需一篇千字文或三五千字的短篇小说(如果你说没灵感,甚至只考考你同样突出的文史知识);时间可以从三小时延长到一两天;考场挑选舒适的五星级酒店或安静的乡间别墅;我依然愿意回国陪考。惟一的条件是,切断和外界一切联系。这建议和“文革”、“延安整风”有什么关系呢?

其实,“韩寒事件”已远远超出了文学范畴。事件的本质问题是诚信和公平——中国最稀缺的价值,也是最严峻的社会问题。这和体育比赛中的作弊是一个道理,成年人穿着少儿的马甲参加比赛拿到金牌,对所有参赛者和观众都是不公平的。所以,如果不揭露假货,真实的价值就无法树立。国家甚至为此设立专门机构和“3.15”日。其实诚信和公平一直是韩寒为之奋战的目标,其勇猛不亚于唐吉珂德大战风车。韩寒获得“新青年”、“当代鲁迅”、“公知韩寒”、“公民韩寒”等赞誉的主要道义资本也建立于此。打铁还得自身硬,无法想象《皇帝的新衣》里面的那两个裁缝,可以树立为道德楷模。作为公共人物的韩寒别佯作不明白状,谁都拥有对你的质疑权——无论作为你的读者,你的竞争者,甚至你所说的嫉妒者。你不是公开宣称:“文体算个屁,谁也别装逼”嘛!怎么到自己这儿,就此路不通了?你究竟是那个大叫皇帝什么也没穿的孩子,还是那个瞒天过海的裁缝呢?

这世界什么都可以冒充,千万别冒充天才。至于韩寒神话,其实我现在依然很纠结。即使是摧毁一个用过的杯子也会让人感伤,何况一个和自己无缘无仇甚至喜欢过的大才子。别说我柿子专拣软的捏,“你的影响力大过中国所有教授”(人大张鸣教授语),我指名道姓质疑了100多个专家学者,没一个出版社敢出(见“云中书城”《专家一发言,上帝就发笑》。)其实我们是战友。

我相信,我的叫阵或许会深刻得罪韩寒、韩寒团队、特别是韩粉,这都无关紧要了。就算我有私念,心理阴暗,并不能证明你无辜。相信很多人也对韩寒有个再认识的过程。

认识真相是残忍的,对此,我们这个热衷于造神运动的民族有着不堪的经历和惨烈的血的教训。所以倒掉这个神话,对中国社会和文学本身是一个净化运动,从长远来看,绝对是必要的。这种情况对张艺谋也一样实用。

说一下,除了注定遗臭万年的“韩三篇”,我依然喜欢韩寒的作品——我指署名为韩寒的作品,但这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从韩寒对方舟子作为理科博士的资格质疑来说,纯粹无理取闹。近读网络上流传的方舟子早期诗歌,典型文学青年,甚至就是个不错的诗人,据说他还是当年福建省高考语文第一名,当然有足够质疑和证伪资格。

最后申明一下,迄今为止我和方舟子、麦田压根就不认识。愿意仿效韩寒,任何人能提供我们认识的证据,悬赏一只眼角膜——谁让我没韩天才和范美人财大气粗呢?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