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中窥人》的作者到底是谁? — 中国大批判 2012/2/11

发布日期: 二月 11, 2012 5:00 上午

《杯中窥人》的作者到底是谁?

——深度剖析《杯中窥人》作者的性格特征

作者:中国大批判 2012/2/1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290e0401010otf.html

———————————————————————————————————————

我想到的是人性,尤其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鲁迅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朴之点评:

1破题,开门见山!

2本文作者知道鲁迅曾经批评过中华民族的劣根性。(不要笑哈!)

南宋《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干布,可以严谨地律己;接触社会这水,哪怕是清水,也会不由自主如害羞草叶,本来的严谨也会慢慢被舒展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列子靠近。

朴之点评:

1《三字经》广为人知,但是《三字经》是哪一朝代写出来的,估计90%的人不知道。我的推论:

①本文作者读过《三字经》前两句,“人之初,性本善”,并很清楚地知道《三字经》的作者是南宋人,应该略知一些文史常识,估计经常翻阅《文史知识》、《读书》等杂志。

2请诸君留意“思想便向列子靠近”是凭空冒出来的。列子思想是什么,汉代大学者刘向是这样阐述的:“其学本于黄帝老子,号曰道家。道家者,秉要执本,清虚无为,及其治身接物,务崇不竞,合于六经。”此段是描述人一出生,便无可避免地会被社会所影响,忽然很突兀地冒出一句“思想便向列子靠近”,不免让人生疑。

我的推论:

①本文作者对列子思想有一个大体的认知,否则一般不会说“思想便向列子靠近”这样的话。由此我们可推出以下两种情况:

A韩寒是本文作者,但是他在考场写作文时脑袋瓜忽然短路了,于是出现了这种前言不搭后语的现象。此种可能性,我个人以为约占20%。

B韩寒不是本文作者,而是为了对付比赛,事先背了这篇文章,默写时忽然有一段忘记了,结果出现了这种前言不搭后语的情况。此种可能性约占80%。

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所以也偶有洁身自好者,硬是撑到出生后好几十年还清纯得不得了,这些清纯得不得了的人未浸水,不为社会所容纳,“君子固穷”了。写杂文的就是如此。《杂文报》、《文汇报》上诸多揭恶的杂文,读之甚爽,以为作者真是嫉恶如仇。其实不然,要细读,细读以后可以品出作者自身的郁愤——老子怎么就不是个官。倘若这些骂官的人忽得官位,弄不好就和李白一样了,要引官为荣。可惜现在的官位抢手,轮不到这些骂官又想当官的人,所以,他们只好越来越骂官。

朴之点评:

1这看上去像是一个久经世故又郁郁不得志的“知识分子”所思所想。其实,李白并未引官为荣,在他进入官场以后发现实现不了自己的政治抱负之后飘然而去,毫不留恋。细数中华历史上的那些伟人们,老子、孔子、孟子、屈原、李白、杜甫他们无一不对官场上的那些腐朽那些糜烂深恶痛绝。自古中国真文人的命运,几千年前屈原早已言明——离骚。另外,该文作者似乎是为了发泄,可以忽视了这一现象——同样是当官,有的成了“范仲淹”,有的成了“和珅”。当然,眼下这个社会,“和珅”是太多了。

我的推论:

①本文作者有些愤世嫉俗,痛恨官场,喜读《杂文报》、《文汇报》,对李白生平一知半解。由此我们可推出以下两种情况:

A韩寒是本文作者,17岁的韩寒非常愤世嫉俗。此种可能性,暂定为90%,17岁的中学生愤世嫉俗的也有一些。

B韩寒不是本文作者,本文作者是一位久经世故又不得志的“知识分子”。

写到这里,那布已经仿佛是个累极的人躺在床上伸懒腰了,撑足了杯子。接触久了,不免展露无遗。我又想到中国人向来奉守的儒家中庸和谦虚之道。作为一个中国人,很不幸得先学会谦虚。一个人起先再狂傲,也要慢慢变谦虚。钱钟书起初够傲,可怜了他的导师吴宓、叶公超,被贬成“太笨”和“太懒”。(孔庆茂:《钱钟书传》及《走出魔镜的钱钟书》)可惜后来不见有惟我独尊的傲语,也算是被水浸透了。李敖尚好,国民党暂时磨不平他,他对他看不顺眼的一一戮杀,对国民党也照戮不误。说要想找个崇敬的人,他就照照镜子(《李敖快意恩仇录》,中国友谊出版社),但中国又能出几个这类为文为人都在二十四品之外的叛才?

朴之点评:

1“中庸和谦虚之道”,用得不伦不类。真正了解儒家文化内涵的人,是不会用“中庸和谦虚之道”这样不伦不类的话,因为“中庸”和“谦虚”其实并不是并列关系,中庸是指极高明的哲学,谦虚是指人的道德修养。但是因为近六十年来国人的文化素质下降得太厉害,“中庸”被认为和“平庸”是近义词了,本文作者用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的推论:

①本文作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略知皮毛,但绝算不上深刻。中华文化的传统经典基本没读过,估计曾经涉猎过《论语》,但也是浅尝辄止。喜欢读《钱钟书传》、《走出魔镜的钱钟书》、《李敖快意恩仇录》等狂人的作品。

2“但中国又能出几个这类为文为人都在二十四品之外的叛才?”恕我无知,此“二十四品”具体指的是什么?为文在二十四品之外嘛,还好理解(《二十四诗品》);为人在二十四品之外嘛,恕我孤陋寡闻还真是不知道这个典故。

然而在中国做个直言自己水平的人实在不易。一些不谦虚的人的轶事都被收在《舌华录》里,《舌华录》是什么书?——笑话书啊!以后就有人这么教育儿子了:“吾儿乖,待汝老时,纵有一身才华,切记断不可傲也,汝视《舌华录》之傲人,莫不作笑话也!”中国人便乖了,广与社会交融,谦虚为人。

朴之点评:

1《舌华录》不但不是一本笑话书,反而是一本警语隽言集,当然,其中也记录了不少“狂语”,感兴趣的朋友读读就知道了。

我的推论:

①本文作者听说过《舌华录》这本书,可能也看到了别人引用的及评价,但是基本可以断定没有看过这本书。由此条我们可推出以下两种情况:

A韩寒是本文作者,那么他只是听人说《舌华录》是笑话书,于是便写进来了。此种可能,暂定90%。

B韩寒不是本文作者,本文作者对《舌华录》也仅仅停留在道听途说上。

中国看不起说大话的人。而在我看来大话并无甚,好比古代妇女缠惯了小脚,碰上正常的脚就称“大脚”;中国人说惯了“小话”,碰上正常的话,理所当然就叫“大话”了。

朴之点评:

1本文作者了解中国古代妇女是缠惯了小脚的。

敢说大话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说大话变成不说话。幸亏胡适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结果不说大话的人被社会接受了。

写到这里,布已经吸水吸得欲坠了。于是涉及到了过分浸在社会里的结果——犯罪。美国的犯罪率雄踞世界首位,我也读过大量批评、赞扬美国的书,对美国印象不佳;但有一点值得肯定,一个美国孩子再有钱,他也不能被允许进播放黄带的影院。

中国教育者是否知道,这和青少年犯罪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不到年龄的人太多沾染社会,便会……中国教育者把性和犯罪分得太清了,由文字可以看出,中国人造字就没古罗马人的先知,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orpusdelieti”,解释为“身体、肉体”与“犯罪条件”,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肉体即为犯罪条件。

朴之点评:

1“Corpusdelieti”,关于这点,广大网友已经找出出处,1985年版《欧洲名诗人抒情诗选析》。

我的推论:

①本文作者曾是一位文学青年,有摘抄的习惯。或者,本文作者学过拉丁文,对拉丁文很了解(此种可能性太小,基本可以忽略)。由此条我们可推出以下两种情况:

A本文作者是韩寒,韩寒曾是一位文学青年,并有摘抄习惯。或者他正好曾看到过这个摘抄本,且非常感兴趣把这一条记下来了。只不过是作文比赛的时候抄错了。此种可能,我以为占30%

B本文作者多半曾经历了八十年代那股文学潮,也曾是一名文学青年,此种可能,我以为占70%。

写到这里,猛然发现布已经沉到杯底了。

(一) 综上所述,本文作者应具备如下特征:

本文作者是一位文学青年,后来目睹社会腐败、官场糜烂,开始愤世嫉俗。平时喜读钱钟书、李敖等狂人作品,性格清高和狂傲,有事没事都会翻翻《文史知识》、《读书》等杂志,有摘抄习惯,对传统文化有所涉猎但是尚未入门

(二) 综上所述,本文作者是韩寒的可能性:很小。

感觉还有不少漏洞,但是大体的方向应该是没问题,敬请诸君批评指正,让这篇我的推论能够更合情理。

首发: http://blog.sina.com.cn/u/2703822340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