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真相的民族不可能会有民主 — 许锡良 2012/2/11

发布日期: 二月 11, 2012 5:00 上午

没有真相的民族不可能会有民主

作者:许锡良 2012/2/11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6256103.html

———————————————————————————————————————

真相与民主制度,常常是互为条件,密切相关的。没有真相的民族不可能会有真正的民主,同时,没有民主的民族,也不可能会有真相。所谓,民主法治制度,不过是一套帮助获得真相的制度。

最容易掩盖真相的东西,主要有两个,一是公共权力的掌握者,这些人常常掌握他人的生杀大权,一个社会,要获得真相,就先得把公共权力监督与制衡好,否则所谓真相,都是虚幻的海市蜃楼而已。二是公共社会资源与巨额财富的掌控者,这些人常常并不是政府里的公职人员,但是,由于其特殊的社会地位与获得的公众影响力和相应的社会财富,他们在公共话语权与社会财富的调配方面比一般普通民众要有绝对优势,这些人可能通过深厚的人脉关系,加上财大气粗,完全可以通过收买公共媒体,收买唯利是图者出来作伪证,甚至通过买凶灭口来达到掩盖真相的目的。

而以上掩盖真相的各种手段与方式,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造假达到谋取更大权力与更大利益的目的。如果是无利可图,不需要掩盖,如果是用合法的正当的手段来竞争获得权力或者利益,也是不需要特意动用各种手段去掩盖什么的,作为公权人物或者公众人物,最多做到谨言慎行就可以了。由此也可以知道,所谓掩盖真相的核心就是权力与利益。在真相不明的地方,公众利益就可能被损害与侵吞。作恶的伪君子靠欺骗上台获得位高权重。毒牛奶被包装成了品牌,得以畅销,甚至垄断牛奶市场。一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靠伪作成为销畅书作家,霸占了大量的出版资源。等等。这些都是严重损害公众利益的造假现象。因此,一个社会要取得真相,也必须考虑如何突破权力与金钱对真相的掩盖与封锁。

美国的民主法治,首先想到的就是对公共权力的控制。在制度设置上,比如,政府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在公共舆论上,新闻舆论独立自由,法律保持社会公众舆论对公共权力与公众人物的批评自由,在批评错误的时候,让公共权力与公众人物承担错误的后果。因此,在这样的民主法治社会,质疑与批评公众人物一般不以诽谤侵权论。即使是错误的批评,不实的报道,也不行。这是保证新闻自由,监督公权与公众人物的必要的恶与必须付出的代价。那么,如此报纸广播电台杂志岂不是可以无法无天?也不是的。因为新闻市场的自由,没有一家独大,他们的新闻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如果通过澄清得知某家新闻单位的报道总是失实,那么,这家新闻的信誉与品牌就要毁掉了。没有人总是去选择信誉度不高的报纸与电视。因为,获得真相,是人类的天性。除非这个真相与自己的利益密切相关,人们才可能会有态度上的转变。这一切都是保证防止公权私用,以及操纵舆论,控制社会公共资源的有效手段,其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一个社会有真相。因此,这样的社会公德标准就是不能够撒谎,特别是公权人物与公众人物,撒谎是绝对不允许的。在法庭上作伪证,一经被证实,是严重的违法。属于重罪。在这样的社会,一个人如果动辄把“我骗你的”挂在嘴上,这个人将会在这样的社会难有生存立足之地。因为,人们可能不再相信你的话。只有像中国,撒谎成为一个人生存的有效手段。“我骗你的”常常成为一个人的口头禅,这样的社会是不可能有真相的。

获得真相,既是一种制度,也是一种能力。而构建这种能够获得真相的制度的智慧,就是民主法治的大智慧。其后面有对人性阴暗的深层考虑,有深远的社会实践智慧,还有学术思想的繁荣,逻辑思维的训练、科学知识的普及,特别是对普世价值的信仰与捍卫等等,有了这些,才能够保证一个民族具有建立获得真相的制度的能力与愿望。中国人似乎对有重大影响的公共事件的真相不仅毫不关心,而且常常认为中国可以借助假相来达到民主法治制度的转型,至少也是认为,能否获得真相对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没有关系,因为纠缠于真假问题,常常被怀疑是被阴谋转移了视线,转移了人们对夺权的焦点问题的关注。其实如果不解决更为基本的问题,即如何求真的问题,即使通过一场争斗夺到了权力,坐到了龙交椅上,也还是难免一个民族的命运轮回。

比如吴英因非法集资罪被高等法院判了死刑,这其实并不是真假问题,而只是权贵资本与民间资本之间较量,是金融垄断组织对金融市场的垄断地位的保护与市场对金融市场的公平竞争的要求之间出现的矛盾,形成的生死对决与利益之争。允许吴英的行为,就意味着权贵对金融市场的垄断权被破坏了,如果吴英胜出,其结果也许只是吴英又成了一个新的金融市场的垄断者,如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中国成王败寇的轮回法则已经是数千年了,有过改变吗?一个缺乏基本科学素养的国度,如果一个人用逻辑来推理,用科学知识与一些常识来较真,他常常会沦为这个社会的“人民公敌”。

中国作为一个造假王国,那不是几个骗子的伎俩,而是有深厚的传统文化根源的。逻辑工具缺乏,推理论证能力差,缺乏讲理能力,这是千年一贯的。科学知识缺乏,实验调查能力与意识差,靠科普知识就可以识别大量的伪学术成果,这是历时已久的。缺乏人权观念,自由平等意识差,成王败寇,成功就是一切,因此,大家不择手段,争做人上人,为成功,为达到目的,什么阴谋诡计,什么罪恶滔天,都毫无顾忌。那么造假又算得了什么?在这样的社会,不说假话办不了大事,不仅是“文革”流行的思想观点与行为准则,而且可以说中国数千年来的行之有效的潜规则。在这样的社会,本份老实,规矩做人,常常就是无用的失败者。像华盛顿那样老实巴交的政治家,早就被刘邦、朱元璋式的政治流氓排挤出局。他不但不当皇帝,不打江山坐江山,权力不传子孙后代,不以自己一家之利为天下之利,而且全美国人民要他出来当个总统,都像是要他的命一样。在勉强当了两届八年总统之后,把坐那个总统的宝座看成如坐针毡,这样的民族才会有真相,也才会有真正的民主法治。

2012年2月11日星期六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