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极自由也不是挡箭牌 — 大隐于朝 2012/02/13

发布日期: 二月 13, 2012 5:00 上午

消极自由也不是挡箭牌

博主:大隐于朝 2012/02/13

http://xys030788.bokerb.com/?do=blog&event=view&uid=4734&ids=198441

———————————————————————————————————————

质疑权,是人类的天赋人权,任何人都不能否认,否则就是严重的侵犯人权。但由于中国国情的特殊原因,很少人知道质疑权,也很少人知道质疑权的原则和边界。海纳百川的Truman博友提出的质疑三原则,浅薄的我以为是可以作为质疑活动中的指导性原则和质疑活动本身的边界的,这个边界外有律法在作为守护者,只要人们的质疑不超出这三个质疑范围和边界,则人们的质疑就是合理合法的。Truman博友的质疑三原则是:“质疑第一原则是基于哲学真伪判断基础上的真假判断原则;质疑第二原则是基于现代政治学中的规定性之权利(自由)与责任(义务)对等原则;质疑第三原则是基于普遍价值观上的道德之善恶的价值判断原则”。

很显然,韩寒代笔门一案,涉及到的质疑,只关乎于质疑第一和第二原则,实际上与质疑的第三原则无关,因为韩寒代笔门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道德上的善与恶的问题,如果硬要扯本质疑案是关乎于道德问题的话,那么从形而上学(孤立片面静止)的观点来看,硬扯的一方有故意搅浑水的蛮横和无理,属于无事生非。很显然,从当前质疑案本身的进展来看,真假判断基本上已经没有问题,从逻辑学和考据学的角度来说,质疑结果为代笔成立。但是即便是在真假判断原则成立的基础上,很多挺韩者很不服,找出各种理由来反对质疑,因为真伪已断,没有悬念,在这种情况下,挺韩派提出诸多理由来进行“衰竭式反抗”,所谓衰竭式反抗就是为了掩盖一个错误,不断的大量的犯错误来掩饰第一个错误。因为第一个错误本身就是违反了不矛盾律的行为,所以,衰竭式反抗本身严重违反了“造假成本暴增定律”,这也是挺韩派目前陷入了四面楚歌而被动挨打的状况而不能自拔原因所在。

挺韩派已经犯下了大量(他们无知也不以为然)的错误来掩盖韩寒造假这个错误了,虽然他们的负隅顽抗中,提出的两个观点还是要驳斥一下的,否则,我个人以为,仅凭逻辑第一原则就将韩寒打入造假的地狱,似乎只有必要条件,还缺点充分条件似的,于是我根据质疑第二原则对“韩寒造假行为属于消极自由而不能质疑”的观点予以驳斥。

韩寒是什么人?谁都知道他是大众名人,娱乐明星。这种人有着大量的受众和粉丝,因此是个公共人物,这一点绝对没有疑问。为什么有人为他张目洗脱造假罪名?就是因为他的标杆性和号召力,这一点谁都无力反击我的说法。但有人用韩寒的造假行为属于个人的消极自由为理由,曲线且乏力的反对对韩寒造假的质疑。很显然,这种提出消极自由的说辞,实在是档次很低下的“衰竭式反抗”。何来此说?

根据消极自由的概念创始人伯林的定义“是不受外部力量干涉的自由”来看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仅仅是自由下的一个有限定词的概念。反对对韩寒造假行为的人抬出这个概念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因为在反对质疑者眼里,质疑活动本身因为侵犯了“神圣不可侵犯的消极自由”权利,所以对韩寒的质疑活动就是侵犯了韩寒的“消极自由权”。哈哈,好象很有理,但是这种说辞,就连反对者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为什么他们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呢?因为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归谬法,按照他们提出的说法和逻辑,可以轻松地让他们顷刻间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这里一个问题是,你可以“消极自由”的制造一个核武器或者炸弹装置而不受别人的干涉吗?哈哈,你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消极自由的制造核武器的权力,应不应该被制止或者说是被质疑?

提出消极自由的概念来对抗质疑,很显然是一种非常愚蠢的顾头不顾腚行为。因为人不但是个体人,还是社会人。韩寒作为一个所谓的“公知”享受了高于常人很多的权利,那么,根据现代政治学权利和义务对等原则,韩寒必须接受质疑,必须接受比常人要深刻得多严厉得多的质疑,才能与他享受的权利相匹配和相吻合,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但是这在西方国家家喻户晓的概念,为什么到了某些常年在欧美,沐浴在民主自由氛围中的人眼里就不存在呢?很显然,这里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质疑不质疑的问题,也不存在什么真假的问题。存在的只能是屁股决定大脑的问题,试问,为此质疑案提出“神圣不可侵犯的消极自由”的人,到底存不存在大脑?为什么这种显而易见的,连三岁小孩都看出来是忽悠的说法,居然能提出来?而且还被少数更脑残更愚蠢的同类欢呼呢?

人劝我穷寇莫追,但我在真假问题上绝无妥协的余地。宜将剩勇追穷寇,不把脑残白痴的花裤衩子彻底扒下来,我绝不收兵。不过我现在很乐观地说,我已经进入到打扫战场的收官阶段了,因为衰竭式反抗的规律是:反抗、衰竭;再反抗,再衰竭;回光返照般的反抗,翘辫子!!!

我很早就说过,韩寒在本质疑门中,没有直接证据不是他代笔门的挡箭牌;我还说过,“无罪推定”不是他代笔门的挡箭牌;我同样说过,上法庭告官也不是他代笔门的挡箭牌;更说过波普尔的真理不对称性也不是他代笔门的挡箭牌;现在我又要说,伯林的“消极自由和积极自由”理论,更不是韩寒代笔门的挡箭牌。我的“造假成本暴增定律”和Truman的“质疑三原则”,就是高悬在代笔门一案中所有负隅顽抗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本文结束以前,提两个小问题:

第一、刚刚剥夺了人们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赋人权之质疑权后(据用消极自由概念来挺韩的始作俑者说,质疑权虽属于人的人权之积极自由权,但该权利却是通往奴役之路的权利,是导致产生邪恶的权利云云等歪理邪说),立马赋予韩寒“神圣不可侵犯的和不可剥夺的”消极自由权利,这权利是什么权利呢?很显然,这就是用当今西方自由概念包装,然后偷梁换柱出来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权利,这种本质上独裁专制者的权利,竟然出自民主自由派之口,不禁令天下愕然和哗然。在民主自由派剥夺了人们的天赋人权质疑权后,我揭露和指出这种民主派是法西斯民主派(右派)。而今次为了夺回挺韩派在代笔门一案中的主动权,法西斯民主派们竟然丧心病狂的赋予韩寒不可剥夺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消极自由权,试问,用这套说法为韩寒辩护的这种民主派,是不是已经蜕变为“独裁的法西斯民主派”了呢?呵呵,人们不禁要问,今天你放火了吗?

第二、按照本代笔门质疑案独裁的法西斯民主派提出的,人类不得拥有积极自由权,而只能拥有消极自由权利的说法,那么希特勒就被赋予了拥有“神圣不可侵犯和不可剥夺”的“屠杀犹太人和种族灭绝”的天赋人权之消极自由权(简称不可剥夺和侵犯的屠杀权),是不是完全可以这样理解呢,我可爱的独裁的法西斯民主派们?同样,孔老二孔丘也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屠杀少正卯的不可剥夺和侵犯的屠杀权吗?

倒牌子喽!!!倒牌子喽!!! 地沟油喽!!!地沟油喽!!!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