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与求胜——方韩之争随感之六 — 戴建业 2012/2/13

发布日期: 二月 13, 2012 5:00 上午

求真与求胜

——方韩之争随感之六

作者:戴建业 2012/2/1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40128650100xn4p.html

———————————————————————————————————————

方韩二人在社会上都有超高的人气,方韩之争自然就成了社会重大的公共事件,从春节前到春节后,它是人们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也是人们分歧最大的焦点。有人不无夸张地说:“上亿网民陪着韩寒与方舟子过春节。”当然在这场笔墨征战中,无论是争论的双方,还是围观的看客,抑或是两边的粉丝,显然各自都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取向:有的意在求真,有的只想求胜,有的既想看到真相,也想一赌输赢。

争论由麦田《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一文挑起,在麦田先生开始道歉和退出争论之后,方舟子先生接过这场争论的大旗。方韩之争其实就是代笔之争:韩寒抖出数千页手稿和书信,证明早期作品出自自己的手笔,方舟子却从这些手稿书信和作品的字里行间“看出”了有人代笔。其实,“方韩之争”只是一个简约的说法,在主将方韩两边聚集了不同的群体——韩寒这边参与争论的骨干,或出于父子情亲,或出于利益鬼瓜葛,或出于情义相挺,或出于偶像崇拜;聚集在方舟子这那边的人,或由于观点相近,或由于情趣相投,或由于对质疑行为的肯定,或由于对事件本身的怀疑,还有很多人是由于对韩寒最近表现的沮丧。

在走上法庭之前的这一回合,韩寒几乎次次都是在出昏招和烂招:向公众发誓,用二千万悬赏,对质疑者叫骂,拿女儿赌咒,上法庭告状……这些反应既迹近泼妇骂街,回应文章更意气用事,它们不是在以理服人,而是在借财势吓人。从被质疑之初的悬赏到求助法庭的判决,韩寒的所作所为不是在冷静理性地求真,而是在一门心思地争胜;不是向大众展示我“行”,而是向人们显示我“狠”。他本人的失态自然带来很多观众的失望。

如果说韩寒的表现让许多人“摇头”,方舟子的分析文章也没有让所有人“点头”。外行读者没有耐心细读他那些条分缕析的文章,甚至将他的“摘叶寻枝”当作“吹毛求疵”;行内专家虽然觉得他有些分析不无道理,有些质疑也相当有力,有些论证也比较严谨,可他的所有分析、质疑和论证都不能一剑封喉。多数人只看重那些一目了然的“人证”“物证”,轻视这些转弯抹角的分析论证。要是方舟子拿不出“人证”“物证”,这场争论将永远“死无对证”。不过,方舟子从质疑开始就一直在进行文本分析,从韩寒作品、手稿和韩寒父子书信等内证来追寻事情的真相。你可以说他的分析失之琐碎,你可以说他的“内证”不是“铁证”,你可以说他的逻辑或许不够严谨,但你不得不承认他是在执著地求真,方舟子从来没有捏造事实,也没有无理取闹和找茬挑衅。

对韩寒成名作的真实作者产生怀疑,并根据作品本身和作者言论之间的矛盾提出质疑,这本身是一种值得肯定的求真行为。作为进入《时代周刊》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之一,韩寒应该宽容地看待别人的质疑,并诚实地解答质疑者的疑问,发誓悬赏骂娘不是答疑而是斗狠,对簿公堂不是释疑而是争胜。面对质疑韩寒本应展现他的风度,然而他却在大众面前出丑;原本可以为自己的形象加分,然而他却在使自己的光环褪色。

真遗憾!

这场争论中双方粉丝的表现更让人痛心。粉丝本应从这场争论中学会理性地思考问题,打破自己过去对偶像的狂热崇拜。无论是韩寒,还是方舟子,对大多数人而言,既无仇无冤,也无恩无德,由于没牵扯进利益之争,自然容易跳出个人的意气之争,能平心静气地欣赏争论双方的高人过招,从争论文章里学会论辩技巧,从双方的争论中培养自己的求真精神。

争论的终极目的是求真,而志在求真就得冷静理性:首先我们不能预设立场,这样就可能保持相对客观的态度;其次对哪一方都不能有太多的个人偏见,这样我们就能做到感情淡化;再次要跳出双方的利益纠葛,这样就能保持相对超然的情怀;最后也最重要的是不能在争论之初就“选边站”,要学会服从真理而不是屈从名人,这样就能保持自己的价值中立。

总之,态度的客观,感情的淡化,情怀的超然,价值的中立,体现了我们求真的理性精神,它们是公共言论的基本要求,也是围观看客和粉丝大众的应有态度。可是,我们看看这次双方粉丝的对骂和围观看客的狂热,他们关注的只是争论的输赢,毫不在乎事件本身的真假。有的粉丝袒护自己偶像酷似古代的仆从护主,只看比谁骂得恶毒,只看比谁骂得下流!一个博友只表示了一下对方舟子的支持,马上招来了一顿虚拟的群殴臭骂:“祝你一出门就被撞死!”有一个女性韩粉在网上跟帖说:“我崇拜韩寒十几年了,韩寒要是个骗子,那我不成了傻子?我最讨厌什么方舟子,我相信自己不是傻子,也相信韩寒不是骗子。”人们只是喜欢偶像,但害怕见到真相。

网友@刘戈先生在微博中说:“我认识的四十五岁以下的女性全部无条件支持韩寒,方老师的对手有多强大吧。”这个说法是否符合实际暂且不论,一个叫@蘇蘇Rosemary的网友跟帖说:“我支持韩寒,因为我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以貌取人的人,一种是长得象方舟子的人。如果金城武和陈道明反对韩寒我就倒戈。”要是长得像金城武和陈道明这样的帅哥反对韩寒就倒戈,而“长得像方舟子的人”反对韩寒就死挺!你还能找到比这更搞笑更幽默的支持理由吗?

甚至有些著名学者也看重这场争论的输赢,而没有探究这场争论的意义,如上海许纪霖先生就感叹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游戏”,干嘛要那么在乎谁输谁赢呢?如果能追问到事情的真相,或接近事情的真相,能让人们打破偶像崇拜,让社会回归常识理性,最大的赢家是社会大众。博友“@拔刀斋皇甫江”直接就以方韩之争赌输赢:“关于方韩的案子,洒家有个建议给 @方舟子 :我愿意拿出十万与他合伙打这个官司,案子输,我统统赔款。如果赢,韩寒和范明星的四千万悬赏我拿10%,如何?欢迎朋友入我这边的股份,按比例分担成本和享受收入!10万对400万的赔率,可以玩,愿意的先跟。不过最后,要看方舟子是否同意,哈哈哈哈!”学术争论变成了司法官司,司法官司变成了入股分红,所有正剧最后都成了闹剧,这的确很有“中国特色”。

我的文章属于公共言论,我不搅和方韩任何一派,不在乎方韩的输赢,只在意事情的真假。但是,不能把对双方没有偏见,当作对事情不置可否。我曾在自己的微博对当年韩寒得奖程序的公正性和合法性提出质疑:“有全世界谁见过为一个人进行补赛的吗?即使王子错过了竞赛时间,也不可能为他一个人举行补赛,在我们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无奇不有,无所不能!为韩寒一个人举行补赛,这种竞赛还有什么合法性?补赛时评委们都出去吃饭,这不是在监考是在搞笑;补赛时间原本为3小时,韩寒1个小时就写出了惊世‘妙文’,这位高一七科课不及格,语文只得了40分的天才突然仙人附体——这件事一秒钟就能让一个无神论者跪拜神灵。”见我批评韩寒当年作文竞赛程序的合法性,一个名蒋鹏jeason的网友指责我“不偏袒任何一方”的表态“极其虚伪”!绅士流浪汉网友更骂我说:“教授这此地无银都六百两了。人要是虚伪,再有学问也比不上白痴。”一个叫刘大虎的网友骂得更加难听:“这么大年龄了,没必要学凤姐了吧?没必要老找人骂你那可怜的已经死去的母亲的吧?”

作为一个引起广泛关注的公共事件,不仅能见出争论双方的道德勇气和智力水平,也能反映社会观众的文明程度。特别是在我们这个时代,假货充斥,假人遍地,通过质疑求真能让大家更加理性,以后不再相信那些自吹自擂的广告,不再相信那些自封自夸的天才!许多老师在课堂讲授,也欢迎学生提出疑问,能从不疑处生疑,表明学生的敏感和聪明;能将疑问详尽解答,同样能表现老师的专业水准。

可是,方韩之争中的公共言论被视为两派排队,观点差异最后成了意气纷争,探讨是非最后成了决赌输赢,理性质疑最后成了人身攻击,争论对手最后成了冤家对头。既很可悲,也很无奈!

能否以这次方韩之争为契机,为社会营造健康的言论环境,为大众建立理性的公共空间?

2012、2、11于台湾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