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就是乱攀亲 — 国语 2012/02/13

发布日期: 二月 13, 2012 5:00 上午

“公知”就是乱攀亲

作者: 国语 2012/02/13

http://bbs1.people.com.cn/postDetail.do?view=1&id=116191993&bid=2

———————————————————————————————————————

相信民主自由人权就不要相信有“公知”存在

三十多年来,中国某些知识分子做得最起劲的一件事情部是对公有制的全面否定、对克己奉公精神的否定。至近年,这个“事业”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甚至连铁路也要私有化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正是这帮知识分子中的某些人,忽然起劲鼓吹,这某些人中的某些人是“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什么人的思想都不是为公的,唯独他们这帮人的思想是利公的,是公共的。雷锋是假的,别人学雷锋是假的,唯独“公知”天生为民拯命。这叫什么事呢?真有符合所有人利益,为所有人带来好处的思想吗?为什么当所有姓公的几乎全都要打倒的时候,某些知识分子自己倒炮制出“公知”这种伪概念出来?

三十多年来,也是这帮人,天天民主啊民主啊,一人一票啊,不要被代表啊,民主就是不攀亲啊,呼于抢地,震天价响。可就是这帮人,在“公知”这个问题上,却是非常专横非常独裁的,“公知”圈内人说谁是公知谁就是公知,哪来什么投票?而且直接上来就可以强行代表你、强行代表全民,因为“公”嘛,你违他的意,你就是与民主自由为敌,与人民(民众、大众、公民、公民社会、公众、选民、纳税人、全民、老百姓……总之,各种词)为敌。如果按他们的标准说人民代表产生过程不够民主的话,那么任何不带偏见的人们从李承鹏选人民代表和李承鹏“当选”公知的过程,就可以看出“公知”的产生那是比人民代表选举专制一千倍,蛮横一万倍,完全是霸王硬上弓。人民代表的产生总还有个程序,总还有候选人、有投票的形式。总还有法有规。总还是根据得票多少而定。所以李承鹏要当选人民代表不容易。但是如果谁让“公知”团伙看上了,要“当选”“公知”太容易了,只要肯当某些知识分子的“公鸡”就行了,直接任命就是了“公知”了、就可以代表“公”(民、众……,诸如此类)了,就可以乱攀亲了。“公知”=“公鸡”,这里的公可不是公母的公,而是公共的公,这个鸡也不是吃的鸡,而是只要给钱给名利就可以为任何人服务的意思。所以说,“公知”就是乱攀亲,逮谁代表谁。相信民主自由人权就不要相信有“公知”存在!

当公务员要考试,当律师、会计师、审计师要考试,当记者要考试,当工程师不仅要考试,还要有经过实践检验过的实绩。当公知完全没有技术标准、学术门槛,完全是圈内人近亲(哥们)繁殖就行了。由“公知”直接任命“公知”,由“公知”互相认证“公知”。所以笑蜀可以当“公知”、李承鹏可以当“公知”,韩寒也可以当“公知”。也就难怪“公知”是最没有底线的一群了。

“公知”是人造的,公厕也是人造的。说公厕是人造的大家都同意,说“公知”是人造的,“公知”本人以及“公知”的制造者、奴性崇拜者就一个不舒服。

公厕的公共性是真实的,是部分人建造来满足不特定人需要的,公厕之公名符其实。“公知”的公共性是假的,只为其制造者所特定要服务的一群人服务,而这种服务,往往以损害其他公众的利益为前提。例如小右贺卫方、陈有西,在二李(李庄、李昌奎)一薛(锦波)案中的表演就很能说明“公知”的非公共性。像“韩公知”已经说出了要戮群众的狠话来,还有一部分粉丝去狂热支持他,一部分是相信姓韩的要戮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一伙,因此这部分人其实是知道“公知”的非公共性的,另一部分则是傻而又贱的,心甘情愿去受虐。

历代都有影响力大的知识分子,但是“公知”这个词是近世才有的。明明只为一部分甚至是一小撮人服务,却非要发明这种公共的标签,“公知”的欺骗性就在这里。“公知”一词的发明,说明了现在知识分子骗人越来越不容易了,只有强行灌输了。宣称自己或自己喜欢的人是公知,越是起劲的,往往就是骗人的欲望越强的。

所以最近姓韩的和姓方的都对“人造”两字感到愤怒,除了基本无理之外,也有一点是真实的委曲——“公知”都是人造的,凭什么只说他们两个呢?这也是一种不公平。

公厕大家都可以去排泄,任一“公知”对于其炮制者、使用者是一个道具、工具,对其余大多数人,“公知”不如公厕。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