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易中天的《我看方寒之争》 — 仙人指路010 2012/2/14

发布日期: 二月 14, 2012 5:00 上午

评易中天的《我看方寒之争》

作者:仙人指路010 2012/2/14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b01c6901011jm3.html

———————————————————————————————————————

韩寒现形,害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方舟子对韩寒开火的时候,就曾在微博上数着:跳一个,又跳一个。我记得比较清楚的是刘瑜,还有一个香港凤凰台的女主持,说是要把韩寒的作品收藏传家,给孩子当教材。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女主持傻得可爱。心想这种智商的,生活中我怎么一个也碰不上呢?

很多所谓电视访谈名嘴,在对话韩寒的时候被他弄蒙了。并不是韩寒伶牙俐齿让他们难堪,而恰恰是韩寒云山雾罩不知所云的呆头鹅话,让这些人抓狂。抓狂的结果是断定韩寒高深莫测,认为自己才疏学浅。于是慌不迭地掩饰,没话找话讨好韩寒。这小子其实是天然呆,因为问的问题全部超出他的认知范围。呆子的最大好处是麻木,不管你如何着急,他就一个表情。主持人可就慌神儿喽,觉得自己随时都在被这位大智若愚的天才耍,为了自己“不露怯”,几乎是自问自答,帮着韩寒圆话。

易中天也被韩寒这样耍过,没有观点交锋,生怕不知深浅被搞得灰头土脸。犹如空城计里的司马懿,太小心,太多疑,反而误了战机。

今天易中天发了博文《我看方寒之争》,《南方都市报》也刊登了此文。通篇读下来,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观点,看似中立的口气透出偏袒韩寒的痕迹。在我看来,像易中天这些曾经被韩寒蒙蔽过的知识分子,在韩寒的谎言被戳穿之时,心里或多或少是不舒服的。这个事实不太好承认。——媳妇娶回家好几年才发现是个好吃懒做的爷们扮的,这份恶心就甭提了;赶出门怕人笑话,留家里更不愿意;两头为难。易中天的这篇博文,可视为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先下一阶,别站太高。这说明易中天对韩寒的“名誉”前景是不看好的,至少心里没底。

全文三大段,我简单剖析一下。

原文小标题:“一,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易中天的意思是能,但要“善意”。因为一旦公众误解,被质疑的“跳进黄河洗不清”。

易中天显然太夸张了。对方又不是死人,而是号称当代“鲁迅”的韩寒,笔墨斗嘴一直是他最擅长的。方舟子等于是迎着韩寒的炮口上前的,何以这位“才高八斗”的韩寒,一见到方舟子就萎成一团了呢?方舟子代表大众,就韩寒擅长的写作问题问一声真假,怎么就是毁他名誉了?谁家的处女膜这么不结实,放个屁就震破了?易中天说“一旦失误,不妨赶紧道歉”,不要“死硬到底”。这是在暗示大家方舟子已经错了。这种论调,明褒暗贬,不磊落,不公正。

原文小标题:“二,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易中天的意思这是韩寒的自由,理所当然可以起诉。而且这是“为生命而战”,“弄清言论自由的概念,制定批评质疑的规则”,韩寒“功德无量”。

易中天大概忘了,最初麦田质疑韩寒的时候,是韩寒主动向大众提出悬赏,拿出2000万赏金奖给举证他作弊的人。方舟子明确表态不感兴趣,韩寒冷嘲热讽跑人家门上叫嚣。这是激将,用路金波的价值观看,就是拿着2000万吓唬人家方舟子来了。及至方舟子宣布开始调查,接受2000万合约,韩寒一方谩骂、造谣、讽刺、灌水,百计用尽,眼看2000万不保,这才跑去法院起诉的。并不像易中天文中所说的大家都指责韩寒起诉,说应该“笔墨官司笔墨打”。你韩寒怎么打都行,方舟子一方奉陪就是了。只是我等观众不理解韩寒家族这种首鼠两端的行为。高喊2000万叫板、请人举证的是他;击鼓喊冤、要人赔偿的也是他。这是什么行为?还“功德无量”,还“质疑规则”。方舟子所有的质疑都是根据韩寒自己提供的材料提出的,这难道也破坏了规则?那什么样的规则是我们这位当代“鲁迅”,还有你易中天教授认为是正确的?面对一部作品,分析文风,分析时代背景,分析手稿笔记都不让,那请举一个例子告诉我们,应该怎样“质疑”文学作品?

原文小标题:“三,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这一段为韩寒的开脱就非常明显了。易中天也知道韩寒一方在这次“斗争”中耍尽了无赖,污言秽语骂街的本事,不逊色任何一个资深泼妇。因此易中天说:“至于普通民众,骂爹骂娘,百无禁忌。但被认为素质低下,也得认了。这叫‘负审美责任’。”就是说韩寒他们骂街无所谓,只是外观看着不好看,实际无伤大雅。又嘱咐方舟子要“负科学责任和道德责任”,不能“有违科学良知和职业道德”。言外之意,方舟子要是不拿着显微镜,不摆出化学实验室的瓶瓶罐罐一大堆,仅凭着两只不大的小眼睛看屏幕,那是完全违反科学规律的。

我在以前的博文中举过例子,笔墨质疑,论战交锋,好比是下象棋。你韩寒刚走两步觉得不是对手,就起身改去告状打官司了,我们首先判断下象棋你输了。至于你在法院里摆了一盘跳棋,避开众人招呼方舟子去玩,那是另外一件事;输赢不论,我们不一定有兴趣看。

易中天洋洋洒洒小三千字,和了一大盆稀泥,并没有明确态度。似乎这盆稀泥是用来做面膜,糊脸上要面子好看的。可你别忘了,作为一个学者,作为一个全国家喻户晓的历史学家,在方舟子一方出示了大量的证据,韩寒一方全线哑炮,不敢还嘴的时候;难道你没有自己的主观判断?你可以说方舟子一方有理,也可以说韩寒一方有理。模棱两可,却为哪般?这样和稀泥的态度,不像个有担当的学者。论坛论战已经结束了,下一步战场转移到法院了。论战出示的海量证据,都有网友集结成册了,难道易中天老师看不到?如果这种时候还没有自己对这件事的是非判断,不能表明立场,那就彻底不做声也无所谓。至于这样不咸不淡的文章,还是少写为好。说了等于没说,费那力气干嘛?!

2012-2-14 午后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