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窥人 之人造寒寒篇 — 毛闷骚 2012/2/15

发布日期: 二月 15, 2012 5:00 上午

杯具窥人 之人造寒寒篇

作者: 毛闷骚 2012/2/15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86132.shtml

———————————————————————————————————————


我想到的是寒寒,尤其是中国的人造寒寒。方肘子先生阐之未尽,我有我的看法。

南宋《三字经》有“人之初,性本善”,说明人刚出生好比这团干布(也有说是白纸,包装纸,道林纸),可以纯洁到无暇;接触造假这潭水,哪怕只是包装,也会不由自主如进染坊,本来的纯洁也会慢慢被污染开,渐渐被浸润透,思想便向“老子”靠近。

中国人向来品性投机,所以也偶有洁身自好者,硬是撑到出生后十几年还清纯得不得了,结果一连7门功课亮红灯,不为社会所容纳,“前途迷茫”了。这人造寒寒就是如此。《书店》、《求医》这两篇作文,读之甚爽,以为真是少年天才写的,其实不然。要细读,细读以后可以品出作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猥琐男——猿人君才能写得出来。倘若这些捉刀的人蒙混过关,弄不好就得了个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要引以为荣。可惜现在的枪手抢手,轮不到那些想出名又找不到代笔的人,所以,他们只好去质疑寒寒。

写到这里,那白布已经仿佛是个累极的人躺在床上伸懒腰了,撑足了杯子。接触久了,不免展露无遗。我又想到中国人向来奉守的傻B和装B的2B精神。作为一个中国人,很不幸得先学会装B。一个人起先再牛B,也要慢慢学会装B。钱钟书够文艺青年,可怜了他的导师吴宓、叶公超,被贬成“傻B”和“2B”。可惜后来不见有牛B的傲语,也算是被水浸透了。李敖尚好,国民党暂时找不到他装B的证据,他对他看不顺眼的一一骂成2B,对国民党也照骂不误。说要想找个崇敬的人,他就照照镜子,但中国又能出几个这类为文为人都是无可挑剔的文青?

然而在中国做个想不靠包装出名的公知实在不易。一些假公知的轶事都被收在《新语丝》里,《新语丝》是什么网?——“笑话网”啊!以后就有人这么教育儿子了:“吾儿乖,待汝老时,纵有千万粉丝,切记断不可自夸公知也,汝视《新语丝》中之公知,莫不作笑话也!”中国人便乖了,广与社会交融,2B为人。

中国看不起造假的人。而在我看来造假并无甚,好比陆金猪包装寒寒,只要找人代笔便可以成了公知;中国人习惯了装B,碰上不那么装的B,理所当然就叫公知了。

敢做公知的人得不到好下场,吓得后人从不装B变成不牛B了。幸亏鲁迅病死了,否则看到这情景也会气死。结果包装出来的“公知”被社会接受了。

写到这里,布已经吸水吸得欲坠了。于是涉及到了“公知”被过度包装的结果——暴露,天朝的假公知雄踞世界首位。我也读过大量批评、赞扬美国的书,对美国印象不佳;但有一点值得肯定,一个美国孩子再有钱,他也不能被允许包装成“公知”。

中国的老爸是否知道,这和帮儿子捉刀是连在一起的,一个不到年龄的人太多成名的诱惑,便会……中国的老爸把代笔和造假分得太清了,由文字可以看出,中国人造字就没古罗马人的先知,拉丁文里有个词叫“claustrumpseudochristus”,解释为“代笔”与“假公知”,可见罗马人早认识到代笔即为造假。

写到这里,猛然发现布已经沉到杯底了。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