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分析方舟子“倒韩”– 柏相 2012/2/15

发布日期: 二月 15, 2012 5:00 上午

易中天分析方舟子“倒韩”

大玩“三国手段”

作者:柏相 2012/2/15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a9622e0100xqyp.html

———————————————————————————————————————

曾经因全新演绎三国,令国人眼球一亮的易中天先生,公元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也就是西方“情人节”那一天,在《南方都市报》署名发表了一篇《我看方韩之争》的文章。那篇文章,貌似公允,实则“蜜韩”,避重就轻。说白了也是“和稀泥”,是在想蒙蔽国人的眼睛,不露痕迹地表达“挺寒”的蜜意。不愧是研究三国的,比想当“和事佬”“辩真理”“打太极拳”的鲍鹏山先生的确高明了许多。

文章开头,易中天先生把方舟子“倒寒”比作“关公战秦琼”或“三英战吕布”。原话是这样:韩寒与方舟子的这场“官司”,是“关公战秦琼”,还是“三英战吕布”?要看事态的发展。

我分析易中天先生的理解,易中天先生是把韩寒看成了“关公”或“三英”,把方舟子看成了“秦琼”或“吕布”,易中天不愧是研究三国的高手,把自己的观点表达很有策略。

“关公”、“秦琼”、“三英”都是好汉,世人皆知,并且在国人的心目中是代表正义和忠义的。而吕布则不同,虽然也是英雄,但用张飞的话来说,是“三姓家奴”。用2001年一篇高考满分作文《赤兔之死》里的话说:“吕布此人最是无信,为荣华而杀丁原,为美色而刺董卓,投刘备而夺其徐州,结袁术而斩其婚使。‘人无信不立’,与此等无诚信之人齐名,实为吾平生之大耻!”

那么,易中天先生对方舟子和韩寒的评价不就很明显了吗:无论事态的发展怎样,韩寒不是“关公”就是“三英”,“关公”者,“忠义”的典范,“三英”者,仁忠勇的榜样。而方舟子呢?不是“秦琼”就是“吕布”,秦琼者,猛将也,鬼怪都见他逃之夭夭,是中国人的门神,而“吕布”呢?无信无义的小人。

易中天先生的“三国手段”不是很明显了吗?易中天在方舟子“倒寒”事件还没有结果的时候,用他从三国里悟出的手段既无形中美化了韩寒,也无形中鞭笞了方舟子。

而且易中天先生也以不露痕迹的手段给自己留了后路:

如果最后韩寒拿出了国人信服的证据,或者与方舟子公开在媒体对话显示出“无双国士”的风采,也就是韩寒如果“赢”了。

那易中天先生就会说:我早就以公允的姿态“暗示”过大家,韩寒是“关公”,方舟子是“吕布”嘛,韩寒是忠义之国士,对民族和国家之忠,堪比“关公”,代言知识分子心底深处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义薄云天;至于方舟子以及支持者,就是国贼之帮凶和投机无信者“吕布”,一如曹操所言,“吕布”乃一介匹夫,虽猛而必败。

那么如果韩寒在某些人的助涨和点化下,从不可一世到装可怜,再到一直沉默,甚至于“爆”出什么令誰也无法给他收拾局面的“铁证”,“神话”最终被打破,一败涂地呢?

易中天先生也同样会发挥得神采奕奕:我早就在那篇《我看方寒之争》的文章里以“中立”的姿态“暗示”过大家了,韩寒者,“三英”也,“三”在国学里虚指多,“三英”就是指韩寒背后有全能的团队,我也是搞研究的,我不读三国,能知道三国故事吗,能给大家在《百家讲坛》诠释三国吗,韩愈都说过“人非生而知之者”,鲁迅也说过“哪有什么天才,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读书上”,不读书却把文章能写得“那么好”,纯属“鬼话”,“鬼”才相信!

至于对方舟子易中天先生那就更好发挥了:

且听我说方舟子,大家开始以为方舟子是“吕布”,狼子野心,“讨伐”韩寒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可他真不愧为“打假圣斗士”,逻辑文本分析、博文更新之快一如“赤兔”,斗“助纣为虐”之人一如“斩婚使”,打掉中国被“包装的天才”韩寒,一如“刺董卓”!

方舟子更是手持钢鞭,令妖魔鬼怪见之就逃之夭夭的“秦琼”,虽曾经“赤贫卖鞭”,战伤累累,但永远是镇守我们中国之门的“门神”!有方舟子在,国人睡觉也能笑醒。

国人啊,罗贯中不愧为天才,可与授书予张良的黄石老人齐肩!

其实,远不止于此,此篇文章题目和字里行间之中,全是“三国手段”。可惜有些“三国手段”玩得好,有些“三国手段”玩得很烂。

先举一个“三国手段”玩得好的例子。

比如:文章题目是《我看方韩之争》“方”在前,方舟子及其所谓的追随者看了心里舒服;可文章一开头却说“韩寒与方舟子”,韩寒在前,韩寒及其所谓的拥戴者心里看了也舒服。这是“两边讨好”,但不露痕迹。

其实大家都知道中国国情,都知道中国是个很奇怪的国家,名字出现的先后顺序,谁在前谁在后是全世界所有的国家里最有讲究的,谁不明白这个,最起码那是要按姓氏笔画排序的。

再举几个三国手段玩得很烂的例子。

第一个玩得很烂的“三国手段”

易中天先生在谈第一个问题“方舟子能不能质疑韩寒”时,肯定方舟子的质疑权,劝解国人无需质疑方舟子的动机,大讲“批评三不问”原则。

这是第一步,是对他玩“三国手段”的铺垫。

但很快笔锋一转,谈普通民众、公职人员和公众人物的质疑权限。

普通民众,我想主要指置身事外关心此事的民众和双方的所谓的“摇旗呐喊”的追捧者;公职人员我不恰当地理解为司法机关、政府工作人员或机构;公众人物毫无疑问暗指的就是方舟子了。

我这里不说他对普通民众和公职人员质疑权限的诠释,说一下他对公众人物即方舟子质疑权限的解读。

用易中天先生的原话来说,就是:

1、该被“盯着”,不等于该被“冤枉”。公众的“知情权”是要满足,名人的“名誉权”难道就一文不值?真相固然重要,善意难道就可以罔顾?

2、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公众记住的,往往是第一印象。如果被误疑的还是公众人物,他可能一辈子都“跳进黄河洗不清”。

说白了就是,名人的“名誉权”≥公众人物的质疑权!所以作为一个普通老师的我,奉劝方舟子先生,别把你自己的批评权当根葱!!

但以上步骤只可以理解为准备玩“三国手段”的“过渡”。

其实易中天先生在此一节中玩“三国手段”的目的还在后面,按易中天先生在《我看方韩之争》一文中的逻辑,如果这三类人的批评权如果再加上名人的名誉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式呢?

我估计,在易中天先生眼里恐怕是:

普通民众的批评权﹥名人的名誉权﹥公众人物的批评权>公职人员的批评权。

可是,所谓人微言轻,普通民众批评了有什么用呢。大家都知道“人民”和“公仆”的权限,堂而皇之,是人民﹥公仆,而在现实生活中呢?

所以我说,批评权限最大的普通民众,一如我,你们还说洋洋洒洒地说什么呢,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吗?

这才是目的。

第二个玩得很烂的“三国手段”

(易中天先生在《我看方韩之争》一文中谈得第二个问题“韩寒该不该起诉方舟子”,因为据说韩寒已经撤诉了,现在分析这个问题里的三国手段没有任何意义。)

易中天先生在谈第三个问题“我们要有怎样的言论自由”表面上倒是讲得好像还算有理,象一个谙熟“三国手段”却不愿意玩“三国手段”的明白人。其实一样,还是在玩“三国手段”,他是研究三国的,不玩“三国手段”玩什么?难道玩“水浒手段”?但是仍然玩得很烂。

大家不妨看看我的分析:

他先肯定言论自由,赢得了全民信任。这叫“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老百姓把这种手法叫“带二尺五”,知识分子把这种手法叫“拍马屁”或者“戴高帽”,封建统治者把这种手法叫“体恤百姓疾苦”。

然后讲责任,讲言论自由与责任的关系,讲不负责任的后果,还给责任划分了比如法律责任、政治责任、道德责任、“负审美责任”、名人责任、判断失误”责任、刑事责任、民事责任等八种类型。这叫“挖陷阱”,而且不动声色。

再然后,他大谈名人责任,让大家在不知不觉中掉入了“三国手段”的陷阱。

为什么这么说呢,在谈名人责任的时候,为什么只举例说明了方舟子这个“名人”如果不负名人责任的后果,却对韩寒这个“名人”如果不负名人责任的后果只字不提。

谁能说这不是误导,谁能说这不是易中天先生在玩他的“三国手段”。

这篇文章的最后,大家在易中天先生分析的帮助下,终于弄清了如果是方舟子质疑有误或者批评权使用超越底线,得负“判断失误”责任,最起码得认账,不认账也行,虽然不认账既不违法,也不缺德,但“没品”,说如果那样的话方舟子就是“死皮赖脸”或“不像男人”。

可是,谁能替我们普通民众分析一下,如果韩寒的确是“造假包装”成名“骗取”了国民的“崇拜”和“追捧”,他的名人责任该怎么负?如果真的是这样,韩寒恐怕不只是“死皮赖脸”和“不像男人”这么简单了,他践踏了什么?他亵渎了什么?那意味着什么?

方舟子可以通过道歉的手段负起他的名人责任,受了伤害的韩寒同时也可以得到“安慰”而且更加“大红大紫”。

可是,“蒙蔽”了国人13年之久,“人造天才”韩寒的这个名人责任怎么负?他负得起吗?国人将怎么得到安慰。当然,我这也是象易中天先生一样在假设。

所以,我说大家都别急,事情已经发生了,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中国方舟子“倒韩”这件事,“折射”的问题也很多,问题要一点一点的解决,我们再讨论讨论又有何妨。

所以,方舟子“倒韩”这件事,发展到现在,我觉得,意义深远,绝不是易中天先生讲的那三个问题那么简单。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