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细节看韩寒 — 黎军 2012/2/17

发布日期: 二月 17, 2012 5:00 上午 | 关键词:

一个细节看韩寒

作者:黎军 2012/2/17

http://lijun3517583.blog.163.com/blog/static/5996322120121179483619/

———————————————————————————————————————

一次,我无意中见到韩寒的一条“经典语录”:“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逼。部分前辈们应该认真写点东西,别非黄既暴,其实内心比年轻人还骚动。”显然,“别非黄既暴”的“既”是个错别字,应为“即”。“非黄即暴”意为不是黄色就是暴力,而“非黄既暴”就讲不通。但我认为这很正常,谁能保证自己的文章不出现个把错别字呢?

又一次,在韩寒的博文《谈革命》中,我与“非×即×”的句式不期而遇:“在这样一个非此即彼,非黑就白,非对既错,非带路党既五毛党的社会里,革命两字说起来霸气,操作起来危害更大。”在这句话中,“非×即×”出现了三次。奇怪的是,第一个“非此即彼”写对了,而后两个“非对既错”和“非带路党既五毛党”,“即”又错写为“既”。这次,我觉得不正常了。

两次,都是同样的问题。于是我把它们作为同类项合并起来,当成一个细节。

这个细节,让我把韩寒看穿了,看透了,看烂了。

态度严肃、文风严谨的作家,每写完一篇文章,总要看上几遍,改来改去。可是,韩寒似乎不是这样,他既不看也不改,文章写完就直接塞给读者,管它是什么样子。如果不是这样,他怎么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他那么喜欢用“非×即×”的句式,却为什么总是写不对呢?我碰到的四个“非×即×”,他就写错了三个。而且,在一个短短的句子里,他连用了三个这样的句式,竟然一对二错。韩寒精力旺盛,眼睛雪亮,只要稍微看上一眼,那错误怎么能逃过他年青的眼睛!

我于是认定,韩寒的文风很糟糕:粗枝大叶,草率从事,而且冥顽不化,屡犯屡不改,态度极不严肃、行文很不严谨。

这个结论是否具有普遍性呢?我到韩寒更多的博客文章中去求证。

求证的结果,韩寒的文风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每一篇文章中都充斥着类似“非×既×”的各种低级错误。比如《谈革命》一文,劈头就是一个病句:“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问题,怎么能“翻看”呢?“翻看……问题”,能搭配到一起吗?又如“军阀混战,权利真空”,这里的“权利”应该是“权力”,韩寒想表达的意思是:军阀混战,使国家政权对许多地方失去了控制力,所以应该是“权力”。

我知道,我举的例子再多,全都是细节,为一些人所不齿;但我更知道,细节具有巨大的威力——巨大的魅力或者巨大的杀伤力。

这里,我只说杀伤力。

当最后一根稻草加上去的时候,一只高大的骆驼被压趴了;当最后一片雪花落下来的时候,一间坚固的房屋被压塌了。这是细节不断叠加所产生的轰动效应。

十多年来,韩氏父子惨淡经营,构建了一座名利大厦。这座大厦气势恢宏,神秘莫测。大厦的上空,闪烁着炫目的光华。

但是,韩氏父子在踌躇满志中却忘记了,那座大厦的建筑材料——韩寒的那些粗制滥造的文章,是劣质产品。如同那只高大的骆驼和那间坚固的房屋,被微不足道的稻草和雪花压趴、压塌一样,那些产品中,一个个丑陋的细节——“非×既×”、“翻看问题”、“权力”写成“权利”……在累积,在叠加,在发酵,在聚集能量,在等待爆发的时刻。

终于,最后一根稻草加上去了,最后一片雪花落下来了,细节引发了“井喷”。新年伊始,一场质疑韩寒的浪潮席卷了互联网。

韩氏父子乱了方寸,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先是负隅顽抗,继而节节败退,然后偃旗息鼓。他们多么希望,这场“井喷”就这样不了了之,这种惶恐的心态,无异于缴械投降时的萎靡。

众多韩寒的拥趸悲伤欲绝,虽然他们在极力维护心中的偶像,但他们心里很清楚,那尊神灵般的圣像已是明日黄花,那座神秘的大厦已经风光不再,那个人造的“神话”已呈现出破灭的征兆,如同走在春天的雪地上,脚下不断地回响着冰雪碎裂的声音。

战斗正未有穷期。“神话”尚未彻底打破,网友仍需奋发努力。许许多多的声音,已经产生宏大的共鸣;许许多多的思想,已经形成明确的共识;许许多多的力量,已经汇成强烈的共振。他们,共同摇撼着那座“神话”中的大厦,那就是:

把一个文章里充斥着丑陋细节的车手称为“作家”,中国的作家就会成为全世界队伍最庞大而质量最低劣的杂牌军团;

把一个抱着丑陋的细节死死不放的狂徒尊为“鲁迅”,中华民族的脊梁和魂魄就会被扭曲、被践踏、被矮化得不成样子;

把一个视严肃的细节为儿戏的庸人捧为“天才”,我们这个可怜的地球,仅仅因为要承载“天才”就会不堪重负,而发出瑟瑟的悲鸣。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