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生韩寒》宣扬的是神棍文化 —- 作者:草云 2012/2/18

发布日期: 二月 18, 2012 9:15 上午

在网民对韩寒“少年天才”的质疑进而揭露眼看要收官的当口,深得抱有求真欲望的文化人喜爱的《南方周末》忽然抛出《差生韩寒》一文,实在让人大跌眼镜之余,惊诧莫名。怎么啦?这份打着客观、公正、理性旗号的报纸竟然也和一批伪劣公知一样,是非判断力突然降到零,连常识也不顾了,不惜以媒体得来不易的公信力做赌注转述荒唐的神话传说,修补一个快要破产的”骗局“。难道为掩盖真相竟然突破理性和良知的底线?真不知道该文作者自己相信不相信他写下的这几段话:

“一个又黑又瘦、头发蓬乱的高一新生站起来,轮到他向全班作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韩寒。韩是韩寒的韩,寒是韩寒的寒。底下笑成一团。接着,他又郑重其事地说:从今往后,松江二中写文章的,我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晚上回到宿舍,他经常和同学聊起某某作家的某某作品,这是他情绪最高昂的时候,他对睡在对面铺的沈宏伟说:全世界用汉语写字的人里头,钱锺书是第一,我是第三。那时候的沈宏伟听得一脸茫然……”

“……语文老师戴金娜把班级的黑板报交给他去写。同班同学潘超安也是寄宿生,有时韩寒课后或周末写黑板报的时候他也在教室里。他发现别人是抄黑板报,而韩寒却是真的“写”黑板报——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想到什么随手就写上去,居然也是一篇很棒的文章……陆乐也发现,韩寒会写文章并非吹牛,有时候韩寒把一些刚刚写好的文章直接拿给他看,文字妙趣横生,看得他乐不可支。”

“这种急智和文才其实很早以前就显露出来了,只是刚到松江二中的时候无人知晓。初中时候韩寒刚进罗星中学,写的第一篇作文《我》就被当时的语文老师彭令凤赞赏不已。彭令凤如今已经退休,住在上海市区,她在电话里头说,在教学生涯里从来没见过这么早熟的学生。‘初中开始写作文风就很老练、诙谐,而且他看问题的角度跟同龄人完全不同。’彭令凤发现,闭卷考试的时候其他学生花半小时才能写好的作文,韩寒通常十分钟就写好了,而且接题就做,下笔成文,基本上不做改动。”

这像不像旧时代神汉巫婆讲出来的故事?说韩寒反智,该文作者更反智。作者转述这些故事无非想说明,后来韩寒的文学“奇迹”不是代笔,而是他自己创造的。因为创造奇迹的人还在奇迹出现前就与众不同,他不仅是自信心十足还是毫无疑义地预见到他的未来。但这恰恰给我们似曾相识的感觉,似曾相识的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比比皆是的反科学的糟粕——发自于易经的阴阳五行八卦、谶纬学、麻衣相法,以及儒家的天人感应说,甚至自称代表最先进文化的某阶级革命理论中的权威领袖形成的学说,等等,都能从中看到这类装神弄鬼的影子。关于天才少年的故事拥有一切骗局炮制的固有程式中必经的桥段:要么天降祥瑞,早有预兆;要么神灵附体,将来必定成为什么什么大仙、什么什么大师,什么什么王。而事实证明,一切政治骗子、文化骗子的行骗手段莫不如此。比如近代有义和团的神拳,太平天国有上帝附体;文化上典型的“红学”研究中的神秘主义,使得一部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变成了不可解的天书。眼前还有,围绕金家三代统治者的一大堆荒诞无稽的神话,刚刚接位的金三就传出3岁打枪、6岁骑马、8岁飙车的故事。这已经成为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笑柄。

当然,在互联网尚未普及,资讯不发达的昨天,揭露类似骗局的难度要大得多。假使这一切在这位天才少年还没露出破绽的当初,还真没法判别真伪,也可能就被蒙混过去。尽管如此,事实上随着网络逐步走进千家万户,这场疑似骗局也整整持续了13年。可是在近期一系列真人秀的视频让围观者一览无余,传说和实际形成巨大反差,被质疑者死不肯出来“走两步”后,谁会相信呢?你这不是把大家当傻子,公然侮辱广大读者的智商?

此次质疑反质疑、揭露和反揭露之战规模空前,几乎所有知名文化人和上网者都卷入了。令人惊讶的是,一批被冠以“公知”的文化人却出人预料地站在了反质疑、反揭露的挺韩阵营一边,说什么“倒韩”转移了斗争的大方向,即使有代笔的嫌疑,也没有必要去质疑,你找不到确切的证据,你为什么不去质疑公权力,不去官场打假呢?这样做不是很无聊,就是别有用心,甚至神经质地恫吓倒韩者:你们这是搞文革……等等与身份、学养、知名度和他们一贯宣扬的理念完全不匹配以致相反的脑残说法。他们自以为一言九鼎,特别是韩家水军势不可当汹涌而来之际,以为活该被屠戮的公众不过是跟屁虫,无人敢于说不。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反而激起了草根网民的斗志,他们比被单挑的方舟子显得更加勇猛、顽强、执着。大量质疑、考证、辨析和揭露的文章源源不断,倾泻而下,终于组成了一条触目惊心的有图有声有文字记录的无法抵赖的证据链条。就在这种情况下,《萌芽》那一干编辑、第一届新概念作文比赛的出来说话的个别评委都还一口咬定他们推出韩寒没有一点问题,质疑者是诬陷,是造谣,是在有意抹黑少年天才。这真令人难以置信。这本享有极高声誉的文学杂志本该站在质疑者一边,再次审慎地检查一下当年的比赛过程,看看究竟有没有漏洞,有没有失误,有没有猫腻,直到水落石出再下结论。可是,他们急不可耐地证明自己绝对干净,绝对公正。如果他们确实把文章看做“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确实有修正现存腐败的教育体制、人才选拔机制、社会政治制度的强烈责任感,他们绝不会这么做。相反,他们会从善如流,会虚怀若谷,哪怕质疑错了,批评有恶意,也绝不会采取这种躲躲闪闪以致完全对立的态度。那些知名的文化人如果还有哪怕一丁点民主自由的理念,一丝一毫客观公正的态度,也不会连质疑的文章也拒绝看,更不会对被质疑者的言行视而不见就预定立场,贸然参加进来拉偏架。他们会理性地劝说被质疑者坦然接受公众的质疑,拿出最有说服力的证据——在合适的公开场合,在众目睽睽之下现身说法,充分显示自己不同凡响的才华。但他们不是这样,而是跟专制独裁的神棍一样极力压制批评,制造一些狗屁不通的法学和文艺批评理论来吓唬网民,阻饶质疑。结果,他们反而帮了倒忙——正是他们的拙劣表演,更进一步激起网民的愤怒。质疑和揭露因此更加深入,真相正渐渐浮出水面。

真为推出《差生韩寒》文章的南方周末惋惜,也为《萌芽》的编辑和那些顶着“公知”帽子的文化人感到脸红。你们配当理性的媒体人和文学编辑吗?你们配当“公知”吗?你们的行为和文化专制主义者正在做的有何区别?充其量不过多披了一件争取自由民主的外衣罢了。试想,哪一天有可能由你们这些人来取代现在的思想文化的管控者,你们什么混账事、坏事干不出来呢?

有网友说得好:“倒韩是一次难得的思想启蒙运动。韩寒神话破灭,一群公知跟着陪葬,觉醒的是广大网民。世界上没有神;我们谁也指不上,不管是天才还是公知,我们只有靠我们自己,靠我们自己的头脑判断。真能独立自由运用自己的理性,自己的判断力,我们也就获得了宝贵的启蒙。你是质疑还是盲从某人?如果是前者,那么,恭喜你,你自我启蒙了。”

来源:http://nanjinglong.blogchina.com/1245874.html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