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请全社会正视“韩寒事件”书 — 挣脱枷锁的囚徒 2012/2/19

发布日期: 二月 19, 2012 5:00 上午

敦请全社会正视“韩寒事件”书

作者:挣脱枷锁的囚徒 2012/2/19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89725.shtml

———————————————————————————————————————

2012年伊始,“韩寒事件”引发全社会巨大反响。尤其是处于今天网络时代,但凡有点文字基础和资讯途径的民众都参与其中。众多媒体更是大肆热炒,各界社会名流尤其是文化名人也纷纷阐述立场和观点。而且可以预见,在这场迟到了13年的质疑中,无论是否是韩氏利益相关方的名人,迟早都会亮相,并最终站队。

这里,笔者需要强调的是,可能有很多人还没有充分意识到该事件的重要性和意义。事件的起由和发展,参与者都已经大概明了,不再赘述。从目前事件发展趋势看,越来越明显不利于韩氏一方。如果,最终以方舟子先生为代表的质疑方的观点被证实。笔者认为,这将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而且有着更加重大的意义。

正面意义

首先,是怀疑精神和理性的胜利。而这种怀疑精神和理性正是我们民族所缺乏的思想意识。

历史上看,如果把先秦战国的“百家争鸣”定义为民族的启蒙运动,那么这场启蒙运动由于秦统一六国以及接踵而至灭秦和楚汉相争战争所中断。当然,学界总是在强调始皇帝所谓“焚书坑儒”对文化的摧残和思想的禁锢。而笔者认为,这不过是史学家为了突出秦暴政而有构陷之嫌的结果。

事实上,汉初朝廷信奉黄老道学的“无为而治”理念,为人民休养生息和社会初步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而且,文化的发展和思想的争鸣又有复兴之势。但是,董仲舒以把阴阳与五行学说的彻底合流,并以此诠释春秋公羊学,异化传统儒家思想,创立了完整的“天人合一、天人感应”理论体系,以“天人三策”博得汉武帝的欢心,最终采纳其所谓“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策略,并立为国策,“天人合一、天人感应”被纳为官方哲学。其中,“五德循环”、“君权天授”理论,为皇权统治找到了理论依据,迎合了最高统治者的意愿。客观上,其“大一统”思想为中华民族巩固统一作出思想意识上的铺垫。但是,也严重禁锢了民族思想发展。最终,终止了那场民族启蒙运动。此后,“天人合一”、“阴阳五行”理论统御国人思想2000余年,直至今日。严重禁锢了民族思想、压抑了民族文化的创新意识,尤其是对自然科学发展产生了重大的阻碍。

更为令人痛心疾首的是,这种被梁启超先生斥之“为中国二千年迷信的大本营”的“阴阳五行学说”能够统御国人思想200余年,甚至流毒至今。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民族缺乏怀疑精神和理性思想。崇古、崇天、崇君父、崇祖宗,就是容不得对这些的任何怀疑。

欧洲中世纪的所谓黑暗时期,曾经远比中国更加迷信,天主教对人们思想的禁锢更为严重的多。但是,他们有古希腊哲学的理性和怀疑精神。虽然,一度中断千年,幸有阿拉伯文明和爱尔兰岛国地理优势得以传承。文艺复兴运动以复兴古希腊文化艺术的名义,使得古希腊哲学得以复活和发展。而宗教改革运动就是从怀疑教皇和教廷的权威性开始,发展到近代,以“笛卡尔式怀疑”复活古希腊哲学的怀疑精神,发展成为理性主义哲学,至康德进一步发展成为“批判理性主义”,直至尼采宣布上帝死亡,促使欧洲走出迷信走向理性。

期间,有众多哲学家、科学家为了追求理性、追求真理被斥之异端,甚至献出生命。在科学发展方面,也正是哥白尼、伽利略等对一统欧洲千年托勒密“地心说”权威的怀疑和否定开始,怀疑精神和理性也正是促进科学发展的源动力。柏拉图“对人的尊重不能超过对真理的尊重”、以及亚里士多德“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等名言,正是这种怀疑精神和理性主义的写照。

所以说,没有怀疑精神和理性主义,就不会有现代人类文明的今天。可见,这种怀疑精神和理性的重要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也曾经有过初期的民主政治和经济的快速发展。20世纪50年代,由于经济建设经验的缺乏,和国际环境的逼迫,国家提出以发展重工业重点的总路线,而忽视均衡发展的重要性,尤其是忽视了农业发展、农村问题,甚至农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这引起了曾经有着乡村建设试验的梁漱溟先生的关注,在1953年9月的政协常委会扩大会议上,梁先生对中央政策提出了质疑,呼吁重视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他说“……我想着重点出的,那就是农民问题或乡村问题,过去中国近30年的革命中,中共都是依靠农民而以乡村为根据地的。进入城市之后,工作重点转移城市,农民干部亦都转入城市,乡村便不免空虚。特别是近几年,城里工人生活提高得快,乡村农民生活依然很苦,所以乡下人都往城里(包括北京)跑,城里不能容,又赶他们回去,形成矛盾。有人说,如今工人生活在九天,农民生活在九地,有‘九天九地’之差,这话值得引起注意。遗漏了中国人民的大多数——农民,那是不相宜的。尤其是中共领导党,过去依靠了农民,今天要是忽略了他们,人家会说你们进了城,嫌弃他们了。这一问题,望政府重视。”

这一善意的质疑和建议,引发毛泽东主席的注意和不满,最终发展为被认为是怀疑和攻击总路线。经过反复抗争,最终梁先生的质疑被压制。这就是著名的“毛梁公案”。

此后,在农村的从初级农业合作社、高级合作社、到人民公社,再到一步跨入共产主义的“大食堂”;工业方面的大炼钢铁为标志的大跃进运动。这场完全失去理性的运动中,甚至有人放出了亩产十数万斤稻谷的“卫星”,居然就没有人质疑。随之而来的60年大饥荒的民族悲剧。

试想,如果53年梁漱溟先生的质疑不是那么生硬被压制甚至遭到批判,那么在接下来的那些理性尽丧的运动中,必定会有专家学者提出质疑,是否就可以避免那场民族悲剧的发生呢?笔者认为,答案应该是可定的。

进一步想,是否可以避免“文革”十年浩劫的发生呢??

1978年的“真理问题大讨论”,不也是从对过去方针路线的质疑开始的一场恢复理性的运动吗?才使得民族进入发展经济、强国富民的正确轨道。

但是,从禁锢国人思想2000年的“阴阳五行”仍然根深蒂固的残留,以及近年一些社会社会现象。尤其是类似“韩寒现象”这种造神运动仍大有市场来看,国人的怀疑精神和理性思想仍远远不够。

试想,如果韩寒最终被证实为“人造天才”,那么为什么在长达13年内仅有零星的质疑,而且就是现在这场迟到了13年的质疑,也是颇有戏剧性和偶然性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韩寒把方舟子拉入战团,方舟子的认真、执着、逻辑和理性,才使得这场运动得以持续。怀疑精神和理性的缺失,应该是主要原因。

所幸,这场运动正在想纵深发展。其实,韩寒是否最终倒掉,已经不是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借这次运动,唤醒国人的怀疑精神和理性。

从这种意义上说,是一场具有重大意义的民族思想解放运动。

其次,这场运动还有另一项重要任务,如果得以完成,同样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那就是呼唤国民的社会责任感和诚信意识。

事件发展到现在,民众大致也分为几种心态和群体。

一是,韩寒及其利益相关方,包括当年“新概念作文大赛”组织方、韩寒的出版商、被成为韩寒推手的众多媒体和文化界社会界名人,以及曾经正面肯定甚至吹捧过韩寒的那些名流。因为韩寒现象持续长达13年,这个群体也不再少数。他们的态度和观点,自不必说。

二是,韩寒众多的拥趸、粉丝。这个群体给长庞大,尤其是以青少年学生为主,对偶像的崇拜心理,使得他们狂热的追捧和拥护韩寒。

三是,虽然不是韩寒的粉丝,却认为对韩寒的质疑是出于对成功人士的妒忌、是质疑者多管闲事。有些人是单纯因为看不惯方先生的行为,甚至是因为方先生反对中医、而支持转基因生物技术的推广而对方先生个人厌烦而反对质疑的。这种人是典型的缺乏理性者。

四是,不曾关注甚至说是对事件漠不关心的群体。

五是,虽然,关注事件却没有自己的观点,仍在观望着,被称之为中间派或者骑墙派。

六是,支持方先生质疑的群体,它们认为,既然可能存在作弊、欺骗甚至欺诈,就应该坚决质疑。其中,有很大部分是原本支持韩寒,随着质疑证据的增多,而转而支持质疑者的。这个群体,是最理性的。

七是,以方舟子为代表的质疑派,其中甚至不乏主张检举和起诉韩寒的激进人士。

依照社会契约论,人类之所以度过最原始的自然状态进入人类社会,社会成员间自愿或者非自愿地缔结形成某种形式的契约,最根本的目的在于“自我保全”。这种“自我保全”除了能够更好的对付大自然以外,更重要的是维护每个成员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及其他系列权益。这就要求社会尽最大可能的公平、公正、正义,才能达到社会成员“自我保全”的目的。那么,维护社会的公平、公正、正义必然是每个社会成员的责任和应尽义务。而如何才能维护社会这种秩序呢,首先需要每个成员的诚信。如果社会成员间缺乏最基本的诚信,那么社会必然陷入尔虞我诈的混乱状态,受害的必将是每个社会成员。所以,任何社会的事件都是攸关每个社会成员切身利益的大事。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看客心态,都是社会责任感缺失的体现。

就韩寒事件而言,韩寒现象存在已达13年之久,在社会多个层面都形成了巨大的影响,尤其是韩寒的粉丝大都是世界观尚未成型的青少年学生,深受韩寒那些所谓叛逆、读书无用论等的影响,严重扭曲了它们的人生价值观。

所以,全社会包括所有社会成员和公权力,都应该正视韩寒事件,将这种运动进行到底,还社会和公众一个真相,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未完,待续)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