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先生的“三国”嘴和韩寒的门面 — 道前子 2012/2/19

发布日期: 二月 19, 2012 5:00 上午

易中天先生的“三国”嘴和韩寒的门面

作者:道前子 2012/2/19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1MjQyMjA4.html

———————————————————————————————————————

现在网上商城多多。有一些不是售货的网站,走进去,感觉却也象在逛购物街。引人注目的是那些精品店、名品店,也便是名人博客、微博了。当然,即便“名品店”,这里陈列的“产品”也是五花八门,鱼目混杂,活生生一派农贸市场的繁荣景象。共同点是:青菜罗卜,各拣所好。

某网站曾列出方韩对阵将士图,并亮出双方的“唇枪舌剑”。其中,有一把酷似张翼德使唤的丈八蛇矛,定神一看,乃 易先生之《韩寒的新衣》。于是,心中赞叹,不愧为教授,早就看出韩寒在祼奔了。转念一想,不对呀,阵中的易先生是归列“韩元帅”帐下,莫非“卧底”?生怕移花接木,便决定上易先生的“名品专卖店”看看。

耳闻易先生因说《三国》而名声远播。在我初一时,老屋对门的俞先生见我好书,便借了我一本《三国志》。纸页发黄,竖排的。同时,知晓了一句老话,叫做:少不看《水浒》,老不读《三国》。当然,这是老话,大可不必信它。

这是首次上易先生的“名品店”,说起来有些惭愧。

一般逛店,我有个习惯,进门前必先端详门面。易先生的门面,看上去很美。门眉一块电脑主板,很好理解,科技发展观,与时俱进。左下方二则是善举,虽然如今善不太那么好举了。隔天去逛,门面装修过了。善仍旧举得好好的,电脑主板没了,换作一个立体的“3·15”字样,竖得象天安门城楼。当我点开这篇博文,忍不住笑出声来。老易呀,你也太搞笑了。偌大的、金灿灿、黄澄澄、立体的、威严的“3·15”字样下,竟然是——韩寒的新衣!你这不是存心跟韩寒过不去吗。下个月的事,就这么急着将标语挂起。你不晓得,即便挂上三百六十五天,也只有一天管用。

终于开读《韩寒的新衣》了。望文生义,总以为文中应该有小男孩出现的。结果是小男孩没找到,一大帮古往今来的文人,被易先生从头到脚生生骂了一通。这不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么。明里干着挺韩的“公活”,背地里却干着自个儿的“私活”。难不成,这些个倒韩的“理科生”转眼全变成了“文科生”?将文人折分的这么细致,莫不是想急着证明,易先生不是文人,是学者?

逛到新款架上,一篇《我看方韩之争》。这个题目可以的,方前韩后,符合传统伦理。看了第一章节,心生感叹,毕竟是教授,行文严谨,条理分明,大义凛然之势如挂烫机的蒸气,腾腾扑面。尤其是浅入深出,颇得传统文人修辞笔法的精髓,这比鲍朋山先生的作文手法,至少高出三个档次。如果说易先生的作文手法是酒家,那鲍先生的只能算作大排档,且卫生质量堪忧。难怪有些网友会误以为易先生改变了初衷呢。这里我替易先生证明一下,易先生挺韩立场没有变,变得只是因为易先生浸淫《三国》多年,深有谋略而已。

但再老谋,也有失算。在《我看方韩之争》一文中,易先生在第一章第二小节中,主张“批评三不问”,不问动机,不问资格,不问对象。而在本章最后一小节中,易先生却对方先生对韩先生的质疑,说:“首先应持有最大的善意”。那易先生在文中所比喻的,对岸某人喜欢“三只小猪”,就去投蔡英文的票,这是善意还是恶意?蔡完全可以说,您这是把我当猪啊!文人的感性思维,只是易先生走的不是“猫步”,是“狐步”。而本节最后一句,更是文人惯用的手法,绵里藏针,可惜方先生不吃这一套。此处,相比之鲍先生的“鲁莽”之说,易教授差了何至三个档次。

第一章看过,无趣。硬着头皮看第二章,这章内容明显救了韩寒一急。众所周知,韩寒曾骂遍天下无敌手。这次刚上场开骂,麦克风就坏了,急得韩老爷忙着找音响师。可叹一代骂将,颜面尽失。这里,易先生还好意思说韩寒是条汉子?要说汉子,搁郭德刚那北方旮旯,干它一架立马见分晓;搁易先生南方周未,笔债还得笔上讨,骂它个三十年一万五千天;搁上海,按周立波说法,“叫人做脱伊”,这还象汉子

韩寒曾在访谈中,提到有一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将《无极》电影改编成小说,给老陈去看,韩寒说他下贱。以往,韩寒没少骂“官府”,这次叫上“青天老爷”了。那这位小说作者,该骂韩寒什么呢?骂“上贱”?真个韩寒独来独往,宁死于街上,不活于府中,那才是真正的汉子!三十年后,又是一条汉子。

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又转个货架。一款式新颖者,为《最该以人为本,最不拿人当人》。点开,一行一行看着,心里暗暗叫好,痛快,想着易先生还是有可爱之处。这个要顶。但看到什么是科学精神时,我又泄气了,真应和那句古话,乐极生悲啊。兹将这段话录下:

“什么是科学精神?我以为,就是怀疑精神、批判精神、分析精神和实证精神,是这四种精神之总和。不能怀疑,不准批判,不会分析,也想不到要去实证,当然不会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更不会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结果是,文科生变成字纸篓,理科生变成机器人。谁都不会独立思考,每个人都丧失了自我。”

这些个“精神”,怕只是易先生做脑按摩用的休闲用品吧?

一个精通《三国》谋术的易先生,在方寒之争间,心动手不动,也算是文人的一个缺憾。怎么看来看去,我越来越觉得易先生特别象你文中所描绘的文人了呢?

相比于易先生,韩寒的门面,那是阔气的多了,一看一大户人家。

一般网友只能吃“快餐”,在网站提供的店面样式中选择。韩寒吃的是“宴席”,还有车作为陪嫁。在韩寒的几个访谈节目中,主持人询问车与写作的关系时,韩先生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不幸的是,他的门面和《就这么漂来漂去》,是千真万确跟车有关系的。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我也想弄台你店里的SUV开开,人之常情。现在对钱,谁不大喊大叫的。可你却将车与写作的关系搞得象私通似的,见不得光。搞创作,不管哪一路哪一门,离了生活玩不转。有二种人会有这种想法,一种是无知,另一种是无知的无知。想那耶和华,是神,但人家不认他,不买他的账,他也得下人间,制造点惨案,用以证明他的存在。

要说韩寒的门面上,最亮眼处,应该是门框边张贴的一则“公告”。按一般常识或惯例,公告是官方用语,个人该叫作启事。而这“公告”内容,今天看来,是孕怀深意的。

“公告”原文照录:

“不参加研讨会,交流会,笔会,不签售,不讲座,不剪彩,不出席时尚聚会,不参加颁奖典礼,不参加演出,接受少量专记,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不写约稿,不写剧本,不演电视剧,不给别人写序。”

看这一串字符,感觉象丫蛋在玩唢呐,使着吃奶的劲,一口气吹到人晕倒。 十二个“不”字,象篮球,扔地上,弹起来赛过姚明,那高度跟古代贞节牌坊有一拚。

封建时代对妇女要求非常苛克,从一而终的贞节观念,害死不少人。所谓烈女死后,人们便立一座贞节牌坊以志。官方府志中,人物条都列有烈女一节。

现在这种牌坊情结仍然在延续,但不用死人了,进步了。这种进步,还体现在帮别人立牌坊的热情高了,为自己立牌坊的意志更加坚定了。韩寒这十二个“不”,可视为十二个操守,仿佛一座牌坊高高竖立。

立牌坊,我到也不反对;格守,我更会为之唱颂。问题是,你这十二条操守,有几条守住了?坑爹啊。

附录一则,见识一下什么样的可以立牌坊。挑选一段略为平和一点的。

“吴孙奇妻范姬,年十八。配奇一年而奇亡,父母以姬少寡无子,迎还其家。姬不肯归,迎者迫之,姬操刀割耳及鼻曰:“父母迎我者,不过以我年少色美。今已残矣,行将焉如?于是迎者空反。”

如果套用一下易教授那篇博文的题目,可将这个牌坊看作“韩寒的新衣”。只是这件“新衣”不能算作新的了,有年头了。想当初,一出手二千万,超级大款,一件衣服都不舍得换。太脏了,出门见客,被人笑话。你皮厚,经得住风雨,也得替你那些粉脸着想吧。别彩虹自己得了,让粉脸承受口水。要知道,这次事件,你最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这些喜欢你的粉丝。

不知来年此时,易先生是否再续一篇《韩寒的又一新衣》呢。天晓得。这世道,谁也说不准。但不过,记得要换个时日写,千万别再赶上个“3.15”。晦气。

道前子

二0一二年二月十九日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