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性癔症为“新人”: 韩寒的常识与常识的韩寒 — 商裔 2012/2/19

发布日期: 二月 19, 2012 5:00 上午

群体性癔症为“新人”: 韩寒的常识与常识的韩寒

作者:商裔 2012/2/19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88892.shtml

———————————————————————————————————————

(已发天涯杂谈和凯迪猫眼看人,题目为《群体性癔症为“新人”:常识的韩寒与韩寒的常识》,后来想想,还是改一改题目会好一些。)

质疑韩寒事件发生以来,事态持续发酵,攻防精彩纷呈,呵呵,以上都是模仿媒体宣传体调侃的。言归正传,说说好玩的,被对方目为中年理科男的方舟子居然对韩寒的成名作“韩三篇”(《求医》、《书店》、《杯中窥人》)和“三虫门”(《三重门》)进行文科生才能干的文本分析,据说女生天生不具有逻辑思维优势的小女生彭晓芸竟然在论辩中主攻逻辑(还告诫对手不要玩“诉诸无知”这样的把戏),还有,就是作为知名媒体编辑的方玄昌穿上了医生的白大褂,发出了一篇《韩粉们的“群体性癔症”》,对各行各业的韩粉们找出了病因。方先生自称得罪同行,由于全文较长这一就不转发了,于是转发方先生得罪同行的那条微博(不含长微博):

@方玄昌 :《韩粉们的“群体性癔症”》:一篇得罪同行的文章:从众心理加上追星心态,演变到一定程度,到了“他是天才”就可以解释一切、可以无视最基本的逻辑之时,韩粉们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种非医学意义上的癔症状态;一些媒体人也在病中,他们的作为更严重地助长了这个癔症群体。

首先表态,方玄昌此文加此微博对我很有启发,甚至于是大开眼界豁然开朗,因为对于很多之前没有明白的问题,此文给了我一个答案。这个世界没有答案的事情是让人抓狂的,所以生活才需要思考。而方玄昌此文就在广告思考的重要性,如果要从癔症中走出来的话。不过对于方玄昌的结论(从众心理加上追星心态),我虽然认为是对的,但是认为不是全部。因为这个结论对于普通粉丝级的韩粉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这些人本身就是把韩寒当做超级巨星来追星;但是这个结论对于某些韩粉公知和媒体人是有问题的,因为他们不是在追星,他们本身就在造星,韩寒星,他们造,他们是操纵从众心理加上追星心态的一群人,你不能说他们被从众心理加上追星心态所操纵。那么,他们为什么会陷入群体性癔症呢?

后来思考的结果,是确实普通粉丝级的韩粉和韩粉公知和媒体人都陷入了群体性癔症,但是癔症幻想的内容是不同的:普通粉丝级的韩粉是幻想韩寒“他是天才”,所以疯狂的追星;韩粉公知和媒体人则幻想韩寒是他们众里寻他千百度的启蒙主义意义上的“新人”,树立和推广这个具有榜样作用的“新人”对于实践自己的主张具有非常重大的推动力,所以不遗余力地造星,以至登峰造极,蔚为壮观。

那么我们也来学习榜样韩寒,不要吊什么书袋子,用常识通俗地谈谈什么是启蒙主义。启蒙主义也是通俗意义上经常讲的反智主义的一种,不过需要特别说明这一种反智反的是传统智慧(如中国的传统文化),反的是过去。如果传统智慧是对的,那么还要启蒙干什么?正是因为过去是错的是黑暗的,传统智慧是让人愚昧无知的,所以才需要反这种智,还需要启蒙让大家去除这种愚昧无知。而从启蒙主义这个逻辑起点出发,去除愚昧,解放人性,然后是团结这些解放出来的人(国家主义或称社群主义),还是让解放出来的人单独活动自由一些(自由主义),这就是左派和右派的分野。但是这些都是内部的事情,左派和右派其实都是启蒙派,都是认为过去蒙昧无知,都需要启蒙,然后让没有受传统智慧毒害的“新人”产生出来。

而韩寒,就是他们期盼已久的“新人”。

事实上,从首先发难的麦田对韩寒“三骂”(骂教育、骂文化、骂社会)成名路归纳可以看出,韩寒确实是在用行动与传统决裂,韩寒没有受到传统的毒害(人家还退学呢),还号召抵制这种毒害。这样的表现,不管是左派和右派,怎么能不怦然心动呢?这样的“新人”, 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经常上百度,怎么我不早点上百度,这种心情,又是不懂启蒙的人怎么能够理解的呢?

比如我就不理解。像商裔我这样到了2011年才开始开博客和微博、开始在公共空间写点东西(因为周末不用上课啦)的人,也是到了2011年才知道中国出了个韩寒这个重大的事件,以前是真的不关心。那时候想知道博客该怎么写,所以好歹都要到第一博主那里去看看,然后我就不理解为什么韩寒的博客会这么受欢迎。不理解的人估计也不是我一个的,所以造星一方要做这些人的思想工作啊,他们知道讲道理是没有煽动性的,讲故事才有感染力,于是他们告诉你一个《皇帝的新装在中国》的故事:

皇帝爱秀衣服……皇帝有天秀了一件看不见的“衣服”……围观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皇帝其实没有穿衣服……如果别人都说看见了自己看不见是不是自己有问题?……呵呵,真好看真好看……有个小孩说皇帝没有穿衣服……这个小孩叫韩寒。

从这个故事里,你是不是看到了一个启蒙的“新人”叫韩寒?为什么围观那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说皇帝其实没有穿衣服,因为他们受传统的毒害所以愚昧无知;而那个小孩没有受到毒害,保有童真,他就是与众不同的“新人”,这个新人大家认识一下,他叫做韩寒,他用常识说话。

对于这样的一个小孩,某些公知和媒体人怎么不真心爱护呢?即使事件发生到现在,还是那么多所谓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在力挺韩寒,原因也在这里。至于有些说法说韩寒与有文化的韩粉之间已经是个既有利益集团,具有共同利益,所以相互包庇云云,以及说有些人过去热捧韩寒现在实在只好把戏唱完等等,其实都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是真的爱护韩寒,里面包含着他们对于启蒙新人的幻想。方舟子在采访时说曾经给司马南的书写序如此评价司马南:你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是你不能怀疑他的真诚。其实,这句话也适应在群体性癔症中的他们。

但是癔症毕竟是病,病就是不能用正常去推理的。是的,韩寒是一直用说常识赢得这么多人的真心喜欢的,这点没有错,但是这次质疑韩寒的时候,质疑一方如方舟子用的正是你们曾经欢呼的常识,但是怎么这次欢呼哪里去啦?不行的,这次不能讲常识,韩寒是天才,天才是颠覆常识的。

是的,七门挂科、作文考试也不高分却写出长篇小说,这是奇迹,这不需要常识;没有阅历却对生活的悟性极早极高,14岁和16岁就写出《求医》、《书店》和《杯中窥人》,这是奇迹,这不需要常识;在视频访谈中答不出自己作品的内容,不好意思,我忘了,这不是奇迹,但是,还是不需要常识;一个码字的人,有那么多次面对镜头,侃侃而谈都是赛车和女人,却好像不谈或刻意回避谈文学和自己的作品,没关系,这里不需要常识。

是的,都不需要,但是时间还在进行,故事还在发生。《皇帝的新装在中国》续集已经出来啦,发布如下,版权归商裔所有,特此声明:

自从在《皇帝的新衣》时装发布会上一鸣惊人之后,小孩声名鹊起……小孩这个时候已经知道,围观的这群人真蠢,这么容易被人愚弄,这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孩还是读过《二十四史》的,记着项羽围观皇帝车队的时候曾经说过“彼可取而代也”,而同样围观的刘邦则说“大丈夫当如是也”……后来小孩就长大成了小伙子……小伙子登台秀衣服,超级受欢迎……有一天小伙子想起皇帝那件看不见的衣服……小伙子穿上看不见的衣服,下面掌声如雷,好看好看,真的好看……突然有个中年男出来说(待续)

哈哈,故事讲完啦。恭喜那些幻想启蒙新人的韩粉公知和媒体人,新人韩寒已经在台上啦,他很好!

分享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