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毒三期 《南方周末》是病妓 — 仙人指路010 2012/2/19

发布日期: 二月 19, 2012 5:00 上午

媒毒三期 《南方周末》是病妓

作者:仙人指路010 2012/2/19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b01c6901011nk0.html

———————————————————————————————————————

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韩寒除了不敢出面对质以外,耍尽了无赖。方舟子出示的分析报告《韩寒作品<就这么漂来漂去>有人代笔的两条铁证》中,列举了韩寒曾经两次面对网易主持人采访,矢口否认作品中的很多情节是自己所写,坚称是别人代写的。依他的智商,他肯定没料到自己能有牛皮被吹破的时候。昨日,他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那些话是他写的,但他不赞成自己的观点!——这就比周星驰的喜剧还无厘头了,真佩服这小子的喜剧天赋。

人要是不要脸到了这个程度,那谁也办法了。我们对他说:喂,你裤子破了。他回答:是吗?我脱了它,光着好了。于是他光着屁股了。你说你怎么办?我们对他说:喂,你家窗帘没挂好,看见你耍流氓了。他回答:是吗,我把窗帘摘下来就是了。遇上这样不要脸的,谁能出个好主意,让他懂得羞耻?谁也没有办法。这就是无赖的最后嘴脸,耍泼皮。

过去说过,方舟子打假,打的都是要脸的人。比如李开复,稍稍吹了牛,小小的虚荣心加上媒体崇拜的目光,把持不住说了谎。方舟子一点破,李开复羞愧道歉;这样一来,人们佩服方舟子的较真,也不失对李开复的尊敬。这说明李开复是个要脸的人。遇上韩寒头发长,平时都挡着不要脸,这回干脆豁出去了。

方舟子打假的招数有两个特点;一是狠;二是毒。“狠”就是不留情面,谁劝也劝不住,他才不管什么社会影响、利益得失,就认“真假”二字!非得让你在“公开道歉”和“身败名裂”中选择一条道。“毒”就是步骤缜密、诱敌深入,每天都让你感觉过了关,而第二天又发现进入了更残酷的生不如死的状态。方舟子打假已经打成老油条了,他是暗中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才会择机“羞答答”地出手,对手感觉他好像并不十分了解内情,往往趾高气扬、麻痹大意,更有的上来气势汹汹,想一下子踩死他。可他左闪右躲,避开锋芒,专找你的破绽,你越凶狠破绽越大,他越冷静出手越准。不然怎么会逼得拿了半辈子手术刀的肖传国,抡起了装修工擅长的锤子。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方舟子连这个锤子也躲过去了,就留下个比拔火罐痕迹还要轻许多的伤痕,像一个吻。

方舟子想对付韩寒,从一开始没交手时,韩寒就中埋伏了。方舟子先说对这件事“不感兴趣”,言语口气中带着鄙视和不屑,暗中却已经着手收集材料。韩寒不知是计,受不了方舟子的阴阳怪气,加之以前骂张骂李嚣张惯了,心想杀杀方舟子的气焰一定是一件很露脸的事。于是一会儿“小破文”,一会儿“正常文”,一会儿“超常文”得瑟上了,如同两军阵前跳起了芙蓉姐姐的扭腰舞。甭管什么文,后来都成了自证自己是个文盲的证据。这其中麦田的道歉,简直就是王二小放牛,带着这帮韩家军悉数进了方舟子的伏击圈……。结果大家都看见了,惨不忍睹!稍微要点儿脸的路金波自戕退场,不要脸的马日拉被迫“整容”成马锐拉化装成新战士,天天对着方家的祖宗漫画喊操操操。最可怜笔者的老乡范美人,没招谁没惹谁,早晨起来摸一摸热被窝,突然莫名感动,拿起电话就吩咐经纪人“共襄盛举”2000万。你说你没事起的什么哄?2000万再好挣也得忙活好几天吧!再说了,有2000万就牛吗?笔者天天往下水道里冲1个亿,跟谁吹过?!

方舟子的招数都是对付要脸的,碰上韩寒这种不要脸的,可能还是头一回。所以方舟子的分析与网友们的调查有理有据直至铁证如山,韩寒只有一招:赖!厚颜无耻地赖!看来这种人至死也不会亲口承认事实的。你把他衣服全扒光了,他声称自己还穿着一套仿生纳米服!就算你照着网友的雕塑把他小JJ切下来,他说我压根儿就是女的!你说你还有什么招?没招了吧?他找到媒体说他赢了。这就是无赖。郭德纲有言:流氓会武术,谁都挡不住。这位是:文盲癞皮狗,谁都赶不走。

这次方舟子打假韩寒,媒体被有关部门噤声,不许报道对韩寒负面的新闻。这个禁令给了骑墙看热闹的人一个明确的信号,韩寒是作为一个被招安了利益集团的走狗死掉的,他的死是利益集团不愿意看到的。

《南方周末》,终于说到了《南方周末》。笔者搞文艺创作的,对时政不是太敏感,因此记不清《南方周末》是从什么时候堕落的。比较清楚的记忆是孔庆东骂《南方周末》“滚你妈的!去你妈的!操你妈的!”当时笔者还撰文,夹枪带棒狠狠地损了孔庆东一顿,支持了《南方周末》。在我的记忆中,这个报刊一直是一个敢说敢当、敢作敢为的有骨气刊物。笔者有坚持了好几年购买《南方周末》的习惯。从几毛钱到一块五,再到几块钱,后来渐渐觉得文章不疼不痒没什么深度,就不买了。有时候忍不住好奇,便顺手牵羊拿走邻居订的。越看越没意思,越没意思越不买,越不买越好奇,越好奇越拿邻居的……直到邻居把报箱加了锁。最后一期是2011年8月25日的,再没见过。

南方报系亲自参与了这次造神运动,瞒天过海,把个文盲智障活生生包装成文坛领袖,并鼓噪着要推举他为文联主席。韩寒本人是靠着讽刺政府、挖苦名人搏出位的,众媒体的吹捧造神,其实是把他当成工具代言,试着让他说出一些媒体不敢说的话,再加以引用利用。韩寒本人和他的团队,真以为自己是领袖了,岂不知这是一群心怀诡计的人,把他推在前面趟地雷!遇上政府地雷,这些人可以顺利脱身,粉身碎骨是这个文盲。韩寒的团队是一群商人,盈利赚钱才是目的。等到看准时机想转型,偏偏遇上方舟子了。

许多媒体和名人,掉进了方舟子这次挖的大坑里。有的羞愧难当躲了起来,比如刘瑜。有的面子过不去,写点儿过渡文章好下台,比如易中天。还有一部分恼羞成怒,继续硬挺,没有理由,就是喜欢韩寒本人,比如潘石屹的老婆,说自己看着韩寒的休战书流下泪来;这种情感就复杂了,超出了打假的范畴;建议老潘去国外订做一个韩寒的充气娃娃,摆在家里,以慰夫人芳心。

《南方周末》的《差生韩寒》出生的很不是时候,基本就在韩寒作为偶像死得不能再死了,抛了出来,被网友戏称为知音体。何为知音体?内容已经很标准,只需将标题改成《我那七门功课不及格的智障孩子啊,南方报系的叔叔阿姨为你撑起一片奈何天!》就完全合格了。这篇文章笔者粗粗看了,没看完,因为完全是胡扯,小说不像小说,报道不像报道,全篇胡编乱造、漏洞百出。作者似乎是照着某部国产励志片的故事大纲现编的。说是韩寒行,说是刘文学、欧阳海、邱少云都行;甚至说是少年毛泽东、少年彭德怀、少年刘文彩都可以。这是文革通稿,哪里是报告文学?!

《南方周末》不甘失败,把已经被群众痛扁致死的骗子偶像硬绑上十字架,再次挺了起来,说他没死,还有精神。韩寒自己可早就宣布休战退出了,偷摸跑出来诉诉苦,喊喊冤,不敢正经露面,连最基本的在节目中对质都不敢。《南方周末》的这个表态,其作用只有一个,公开了自己作为一个无良无德无耻媒体的本性,下场是失去了广大的读者,彻底将自己送进了街头垃圾小报的地位。

韩寒死得不冤,因为他本来就是个文盲,恢复原形并不能算是被剥夺了什么。《南方周末》就不同了,铁骨铮铮的文化形象日渐堕落,最后竟然与一个骗子为伍,拿全部的声誉与名望去与之同归于尽,一起跳了化粪池。这种行为不会赢得人们敬佩的,人们只会觉得可笑。

昨天,方阵营里的女政委彭晓芸提出“该大结局了吧?”人们突然意识到,确实该大结局了,方阵营铁证如山,韩阵营尸骨成堆!不结局还能怎么样?虽然还有零星的韩粉在叫嚣,都不成气候,不值一驳。彭晓芸于此时提议大结局,可谓给了《南方周末》一个莫大的鄙视——写的什么我们没兴趣看,也没兴趣驳,你扯你的,我们先走了。

笔者意犹未尽还想斗一斗韩阵营,询问网友如今韩方主将姓甚名谁?网友也大多因为韩阵营打乱了而说不出个像样的名字来。跟贴列了几个,笔者基本都不认识,查了一下,言论偏执、形象恶心的居多;笔者不愿粘屎,心想就算了吧。胜败已定,优待俘虏。再说了,脑残的就让他们继续脑残吧,告诉他们真相,万一他们明白过来,那不就等于帮了他们嘛!我等这点儿聪明劲儿,不都是因为脑残多才显出来的吗?没有了他们,我们拿谁开涮去?!

石述思老师作为方阵营卧底,在最后的胜利关头立了奇功;一条语法混乱、逻辑不通的短信的曝光,把韩寒的文盲本质彻底盖上了检疫章;相当于把躺在地上倒气儿的韩寒,在他脖子上又结结实实系了一根鞋带儿!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石述思老师因此赢得了“深海”石则成的美誉。

战斗结束,和平到来。有心急的网友把2000万的分配方案都提出来了,大体看了一下,笔者被划于10%的庞大分红队伍中,几百万人瓜分,笔者连一块钱都摊不上,心凉啊心凉。想一想战斗的岁月,常常在电脑前坐得两腿发麻,最敏感的部位都失去了知觉。哪怕给分个暖水袋暖暖小肚子也行啊。“久坐写字,前列腺肥大,影响生育”——韩寒“生”前说的所有话,就这一套理论,笔者是赞同的。

2012-2-19 下午

分享至
更多

2 评论数 : “媒毒三期 《南方周末》是病妓 — 仙人指路010 2012/2/19”

  1. 二月份精选文章列表 —- asmallboy | 倒寒先锋网精选 :

    [...] 媒毒三期 《南方周末》是病妓 — 仙人指路010 2012/2/19 (针对《南方周末》的《差生韩寒》) [...]

  2. 《公痴韩寒》第四章/第五章 草稿 | 倒寒先锋网 精选 :

    [...] 媒毒三期 《南方周末》是病妓 — 仙人指路010 2012/2/19 [...]